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百鬼夜行抄

男频江湖
男频江湖: 江湖 » 人物

  实际上当然不可能真的凑齐百鬼——只是借用了这个名号。说起来,日本的鬼怪种类繁杂,而且其概念也与我国相差很多。作为阴阳师的对手(说白了应该算是生活的依靠、工资的来源……汗),鬼怪们在历史的阴暗角落中闪耀着青绿色的光华——也许,他们才是时代变迁的真正支配者(《真说日本史》?!)。

  考察「鬼」字的源起,当是一种象形文字,表示头上长角的怪兽。在我国,「鬼」是对死人亡灵的称呼;而日本却特指额生利角的异形(谈到「鬼」,当代日本人大多会联想到虎皮短裤——拉姆小姐命~~~~!!!)。在平安时代,很多鬼都是以幻化形态出现的。

  除了角之外,「鬼」还象征着对传统观念的反叛。自神武东征时代的土蜘蛛,到平安朝的酒吞童子和鬼女红叶,都是这样悲伤的存在。

  说到「百鬼夜行」,按照字面意思解释,即是说鬼怪们于夜间自京城的大道上昂然而过(汗……)。据目击者(?!)称,鬼怪们多呈马首单目,因此又唤其为「马头鬼」。另一方面,有名的阴阳师在其幼年时期亦都曾有「目睹百鬼夜行」的记录——这也是对他们资质的证明(我敢说这是骗局!一定是骗局!)。

  因为一旦看到百鬼夜行,就会于不久后死于非命,所以夜间出外冶游的贵族们都怀着既惊也喜的心情(够刺激~)。为了逃避鬼怪,他们多将《尊胜陀罗尼》缝入衣襟内,以祈求佛祖的庇佑(我呸!宁死也要出去找女人——这种人渣还不如快点死了的好)。

  如上文所述,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和鬼女红叶是平安时代比较著名的鬼怪。下面,就让我们依次将它们介绍给大家(读者惨叫声:不要啊!~~~~~~)。

  酒吞童子是鬼怪的首领,曾于990年震撼了整个京都。对于它的正体,一般认为是盗贼,也有人说是德国人(?!)——关于它的记载当然不见诸于正史,而是通过民间小说和画卷流传至今。

  考察酒吞童子的劣迹(当然你要说是「壮举」我也没意见),主要有以下数条:

  一在京城附近的丹波大江山(亦有山城老坂之说)修筑铁宫殿——未经政府允许私建民宅;

  二于夜间潜入京城的贵族府邸偷取珠宝钱财——纯属夜盗行为,是个人都能做;

  三掠走贵族家的公主——标准的采花大盗,但或许是“罗密欧,为什么你是罗密欧~?”也说不定;

  四茹毛饮血——拜托各位白粉公卿大叔,你们不吃肉不等于别人一律都不能吃吧?!

  关于酒吞童子的身世,《御伽草子》等小说都记载其本是越后出身的小和尚(……哈哈哈哈!标准的香艳故事),因为容貌俊秀,故招来嫉妒,由于诸多恶念,遂使其化为鬼怪。此外还有「伊吹山明神(实际上是阎魔)与附近毫族姬君之子」的说法。如按前种传说所述,酒吞童子后来被察觉到其恶念的高僧赶出寺庙,从而结束了其幼年生活。

  总而言之,在纷繁杂冗的传说最后,酒吞童子的下场只有一个(作柯南状):被源赖光千里追杀,死于非命(哭~~~美形之死)。

  既酒吞童子之后名列第二(什么第二啊?!)的是茨木童子,有传说认为它是酒吞童子的部下。在著名的谣曲《罗生门》和歌舞伎《戻橋》中,它都被称为「罗生门之鬼」。关于他的故事,这里仅作一简略介绍:

  话说某日傍晚,源赖光的家臣渡边纲自仕所返回己宅。行至一条桥畔,忽见一美貌女子正自徘徊。询问之下,方知其新迁入京,居于五条府邸;因不熟道路,故踌躇不前。渡边纲见天色将晚,便扶女子上马,两人共乘向五条邸而去。

  到这里为止,都可视作正常的言情小说情节;不过正如《聊斋》中的桥段一样,这类故事的男主角向来都充当“事后诸葛亮”的角色——如此这般接续上文,那美貌女子忽然轻启朱唇,柔声说道:“妾身宅邸其实位于京城之外。”然后那白痴渡边纲自然问道:“敢问小姐家住哪里?”怎知美人极厌恶这等索要地址、电话、QQ号码的行径,于是乎形式骤然逆转:“老娘家就住在爱宕山!”——接着就N段变身+必杀技:一把抓住男主角的发髻向黑暗中跳去。只可惜茨木童子百密一疏,那渡边纲腰间正挂着向赖光借来的名刀「髭切」(刮胡刀?!),于是便扑哧一声“刀光闪过”,茨木童子抓着发髻的手臂就被砍了下来。为了显示自己的英勇(其实是好色吧?),渡边纲便将断臂呈给源赖光,赖光使安倍晴明占卜之,结论是「渡边纲必须进行七日的物忌」。然而到了第六天头上,其叔母(一说养母)真柴突然来访,纲便打破物忌的戒律,与她相见了。谈话间,真柴瞥见那只断臂(为何会在纲的宅邸中?!),便说到:“哎呀,我的胳膊怎么会在这里呢?”语毕,抓起断臂,作倾城一笑,转瞬乘风而去。(说到底,事件双方都是有够傻的……)

  至于茨木童子的身世,通常认为他是个弃儿。按照传说记载,其双亲乃是摄津茨木人,由于母亲怀胎超过十六个月,故茨木童子一生下来便被称为「鬼子」,并遭到所有人的厌恶。后来,他被理发店的老板收养,过了数年便长成大人的体格。一次,他在工作时不小心刮伤了客人的头皮,鲜血流淌出来,茨木童子伸舌去舔,竟觉味道格外甘美——为此他自然又遭到众人的唾弃。最后,他于某日夜晚发现自己在水镜中的倒影呈现出鬼相,便顺从了命运的召唤,抛弃了人世,回归到丹波山中去。此外,在《御伽草子》中,还可见到茨木童子与渡边纲战斗的情节(因爱生恨?)。

  介绍完两名男性鬼怪,我们终于来到了鬼女红叶的面前。这位被称为「户隐鬼女」的红叶小姐,比起前二者更可说是「风华绝代」。

  幼年的红叶本名吴叶,其正体出自「第六天」的魔利支天(一说自在天)。受到细心照料、渐渐长大的吴叶虽然生得如花似玉,却也不幸暗合了「蛇蝎美人」这个词语。数年后,吴叶嫁入附近的豪族家中,然而新娘其实不过是妖女的一个分身。

  之后,红叶改换名字,成为了源经基(赖光祖父)的小妾。不久,经基的正妻便突患重病,家中也不时出现鬼影。察觉到红叶阴谋的经基之子马上将红叶追放到户隐。

  但是,红叶到达户隐后却集结了一批对朝廷不满的原贵族(多为平将门残党的子孙),他们头覆鬼面,在乡里横行霸道、烧杀抢掠。消息传到京城,天皇马上命令平维茂前去讨伐。

  之后的事情当然是以“正义的力量不容忽视”作为结尾:红叶虽然以第六天魔王的力量进行反抗,但手持降魔利剑的维茂却毫不在乎——于是,怀抱荡平天下悲愿的红叶只得暂时匿身于六道之中;数百年后,以男子的形象复现世间,其新的名字叫做:「织田信长」——(在下马上血溅五步……)

  除了头上长角的鬼,经常在京都出现的非人类生物还有妖怪和怨灵。

  对于「妖怪」这个名词,几乎没有什么较为确切的解释;在下所翻译的资料上居然称之为「即不包含于鬼类之内的生物」——这不跟没说一样嘛?既然如此,也只有通过具体案例来加以总结了。

  首先要介绍给大家的,是付丧神——从它的名号中,我们也能大抵了解到日本人对于「妖怪」的认识和态度。「神」这个字,本身应该是褒义的。虽然传说故事中出现的神祗亦会有善恶之分,但总体看来,东方神话体系中的神仙是仅次于佛陀的存在。而「妖怪」则是对那些有可能修成神体、但尚未圆满的精灵的总称。所以其地位虽远远低于神祗,但人们对它们仍然抱有某种程度上的敬畏之情。

  考察付丧神的产生,应是自经年累月的陈旧器具中升华出来的魂灵念体。在著名的真珠庵本《百鬼夜行绘卷》中,付丧神能够变化成为各种形态,其中较为有名的是文车妖姬、云外镜和唐伞等等——「付丧神」的语源本身,为九十九发,即指年长的老妪。与其说它是变怪异类,倒不若说是我们人类本身的执念化身。

  比起付丧神借外力产生,下面要介绍的九尾狐便可称为“自力更生”了。说起狐狸的传说,中日两国的记录皆可说是汗牛充栋。在我国,最著名的狐妖出现于《封神演义》里,妲己的名号,几可成为“红颜祸水”的代名词。而在日本,相同的荣誉则应颁发给「玉藻」娘娘。

  「玉藻」本是鸟羽天皇最为宠爱的嫔妃,由于其天生丽质,甚至被誉为「自体内散发出光芒的贤德姬君」。也因此,天皇特赐名号,称为「玉藻」。

  然而不久以后,天皇便得了怪病倒下了;大臣们因此开始怀疑玉藻,并暗中对她进行了占卜。结果,玉藻的正体:九尾妖狐暴光,她便逃离京城,躲避到东国地方。与此同时,御体康复的天皇恼羞成怒,发出了追讨的敕令。上总介和三浦介奉命行事,终于结果了玉藻——然而,她的野心和执念仍然以杀生石的形态保留在那须野,时刻等候着下一个机会的到来。

  除了原生的妖怪之外,人类也可以化身变异。三十六歌仙中的藤原实方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位左近中将由于当殿与藤原行成喧哗争吵,并将其冠帽掷于庭下(唉,文人相轻的悲剧。其实人家行成不过是说他的和歌不怎么地,这位仁兄就立刻暴走了),便被一条天皇贬为陆奥守。刚刚接到左迁的敕令,实方又得知行成升任藏人头的消息——于是就郁闷啊郁闷,最后终于在998年于陆奥地方郁郁而终。

  然而,肉体的消逝却无法带走其盘旋于空中的怨念。不久,日本全国各地都出现了猿首狸身、虎足蛇尾的怪鸟(那是鸟吗?!)——它们如同蝗虫一般到处吃食庄稼,甚至肆无忌惮地啄食清凉殿上的御膳。老百姓们将这种叫声如同虎鶫的鸟取名为鵺。

  1153年,平安京宫城突然被自东三条方向的森林里涌出的黑云所遮盖。近卫天皇忙召群臣商量对策,然而祈祷和加持却都没有效果。于是群卿便推举当世武勇第一的源赖政去降魔除怪。接过这个烫手山药的赖政先到镇守社去祈愿,之后便进入大内。到了丑时,黑云果然又出现了,无数鵺鸟自云团之中现出身形。赖政弯弓放箭,口诵「南无八幡大菩萨」的名号,将为首之鵺射了下来。然而,鵺的死尸又引起了瘟疫等传染疾病,所以便将其放入空舟,自鸭川顺流而下,飘入大海。

  与藤原实方相似,产女的本体也是人类。这位在京极夏彦的小说中大出风头的女妖,原来是一个死于难产的妇人。由于尚未见到孩子便已死去,母亲的执念使其化作妖怪。产女一般会以下半身染满鲜血的妇人形象出现在行人面前,并拜托他们帮自己抱抱孩子。然而这个婴儿却似岩石般沉重——不过如果能够坚持抱住的话,据说就能遇到幸运的事情。

  在《今昔物语》中,卜部季武随源赖光到美浓去,在途中便遇到了产女。当时,季武抱着产女的孩子,任凭产女如何哀求,就是不予归还。然而他虽然带着婴儿回返驻地,但下马细看时,襁褓之中却只剩下三片树叶。

  「怨灵」是指死于非命的人类魂魄——其在人间作祟时称作怨灵,被超度成佛后则称「御灵」,甚至还能获得人们的尊敬和供养。

  历史上比较著名的怨灵,有菅原道真和平将门。

  关于菅原道真大人的生平,在下想就不需要详细叙述了。只说自他于大宰府愤懑而死后,909年,当初将他撵出朝廷的藤原时平便以39岁的年龄死去了;923年,皇太子保明亲王也以21岁的弱冠之龄病故;接着,其母隐子(时平之妹)亦撒手人寰——如此看来,菅原大人竟具有可与埃及图坦卡蒙法老陛下媲美的诅咒力量!对于这一系列“天降祥瑞”的事件,朝廷上下自然是人心惶惶,于是赶紧追赠给他正二品·右大臣的官阶,希望能够平息怨气。

  然而,925年,时平之孙、年仅5岁的皇太子庆赖王竟于一夜之间暴卒,同年,日本国内更是爆发了大规模的洪水、台风和豪雨(……日本沉没……),全国各地亦频现凶兆。比起这些民间祸事,930年横劈清凉殿的落雷则是更具决定性的一击——殿舍烧毁不说,当时正在宿直的近卫及一干公卿也都死于非命。

  事到如今,“六神无主”这个成语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醍醐天皇的心情了。他坚信「道真要杀朕!!!」——赶快把皇位让给了儿子(喂喂,你这是当爹的么?!)。然而即便如此,上皇仍然于禅位七日后突染流行性感冒而死(那个……虽然不大恭敬,但是我真的很想爆笑——哇哈哈哈哈!)。

  947年,北野天满宫落成,并举行了创祀仪式。987年,再次奉敕祭祀——至此,菅原道真正式获得了「北野天满宫大神」的称号。不过,至于他以后有没有再次作祟,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说到平将门的怨灵,民间的传说就更是不计其数。有人说他有七个影武士,自己则有钢铁合金(?!)般的身体(咸蛋超人?!达斯·维达?!未来战士?!……我还《寻秦记》咧);也有人说平将门有百鬼护体,只有鬓角处未设防备。藤原季乡正是自将门的爱妾·桔梗口中打听到这一消息,才最终阻击成功,将将门斩杀毙命的(女人啊……女人……)。

  然而,死人其实比活人更加可怕——在将将门首级运往京城的途中,人们发现,将门的脸色一如生时(马王堆女尸……);更可怕的是,三个月后,他的双目竟然散发出青色的光芒(义眼故障……)——终于,在一天午夜,那枚失去身体的头颅盘旋而起,于空中发出凄厉的哀号,风也似地返回关东去了。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出:将门回返关东途中所发生的事情——一个脑袋在空中飞啊飞,嘴里叫着“还我身体!”,周围还散发出诡谲的光芒——沿途的百姓没吓死一千也有一百。所以,大家便在它停留过的地方修社建祠,以镇怨灵——这些修筑神社的地方被称为「神田」,而其内用土堆砌的坟茔,则叫做「首塚」。

  关于将门后来复仇的事件,荒俣宏的《帝都物语》中有详细记载;此外,将门之女泷夜叉姬的传说则被编成歌舞伎在日本各地上演。

  到了平安末期,怨灵的出现就愈发频繁。其中较为有名的彗星怨灵,便是由崇德上皇幻化而成。

  细究家谱,崇德上皇名义上虽然是鸟羽天皇的第一皇子,但其实却是鸟羽天皇祖父、白河法皇的儿子(…………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崇德自幼便受到白河法皇宠爱,5岁即登上皇位。而鸟羽天皇却遭到了祖父的冷遇——自然,他与崇德的关系也就对立了起来。

  公元1129年,白河法皇亡故,鸟羽上皇掌握大权,这也是院政的开始。之后的1139年,鸟羽天皇一直期待的即位人(近卫天皇)终于出生了,于是他便在嫡子刚满3岁时便逼着崇德天皇让位。然而,近卫天皇的早死又使皇位继承权落到崇德上皇的子嗣手中,这当然是鸟羽上皇所不能容忍的。于是,他便令自己的次子后白河天皇即位。1156年,鸟羽上皇崩御,崇德上皇随即发起「保元之乱」。其后的发展大家应当都非常清楚了——变乱失败后,崇德上皇被流放到讃岐,9年后黯然死去。

  然而,崇德临死之前却发下了毒誓:「愿为日本之大魔,为帝戮民,为民弑帝!」并咬破舌头,以血写下诅咒之文——于是,他的形貌开始变化,终于成为「天狗」,飞向空中。

  除了这几位首席贵宾之外,平安时代还有一些曾经荣获「终身成就奖」的怨灵——下面就让在下为各位一一道来。

  奈良时代末期,桓武天皇决定将京城由平城京迁往长冈京,而担任新都建筑规划总指挥的,则是藤原种继。

  然而,天皇尚未动身,就收到种继遭暗杀身亡的消息。盛怒之下,天皇急令有司究察——但被抓获的主谋者却出乎整个朝廷的意外,他正是桓武天皇的弟弟、皇太子:早良亲王。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即便天皇有心替弟弟开脱,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失去了太子地位的早良亲王从此被幽禁在一处寺庙之中,他高呼“冤枉”并绝食抗议。不久,天皇决定将他送到淡路,然而身体衰弱的亲王在途中便抱恨死去了——临死之前,他一定是抱着「就算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这样的想法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应该说,他的执念确实有所效果,因为其后不久,桓武天皇的夫人、生母、皇后便相继死去,伊势神宫也遭遇火灾、全国各地爆发疫病、皇子安殿亲王也罹患重病。

  应朝廷急召而来的阴阳师对这些异变进行占卜之后得出“是早良亲王作祟”的结论,为了平息他的怒气,桓武天皇命人重新修整了亡弟的坟墓。当日,京都降下暴雨,其后祟灵暂歇。受到此事的影响,桓武天皇最终放弃了迁往长冈的计划,改迁平安京。

  然而,京都易址之后,安殿亲王的妃子却仍然死去了,富士山也突然喷发,桓武天皇终于患病卧床,并很快驾崩。

  现在,早良亲王的灵位被供奉在京都的上御灵神社中。

  看过早良亲王的案例记录后,我想诸位都深刻体会到了一个真理:无论做什么事,只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能成功的——所以,下面要介绍给大家的,便是怨灵母子档~

  作为光仁天皇的后妃,井上内亲王本来是非常幸福的——儿子他户亲王已被立为太子,自己也受到天皇的宠爱;然而,由于藤原百川的阴谋,她和太子却被扣上「咒杀圣上」的罪名,分别幽闭了起来。就这样,母子二人于不久后的同日默然死去了。据说井上内亲王死后化做了龙(一说为蛇);而他户亲王也曾以灵体姿态现身于京都。那一年,日本全国大旱,宇治川中滴水全无。至今在民间还流传着他户亲王在黄泉路上追赶母亲的悲伤传说。

  同样是后宫皇嗣,同样是母子二人,藤原吉子和伊予亲王的遭遇竟同前述二人如此相似。被指谋反、幽闭起来的两人以绝食进行抗议,后来更服毒自尽。虽然历史上没有他们二人详细的作祟记录,但从今日供奉于下御灵神社中的牌位看来,可知当时必定亦掀起了一场风波。

  在这两对母子档之后,在下就顺势介绍一下藤原显光和其女延子的悲剧——他们一生的幸福全部葬送在藤原道长手里。原本,显光是将延子嫁给三条天皇的皇位继承人敦明亲王的,然而亲王后来却将皇位让给了道长之女彰子的儿子,自己成为小一条院;不久以后延子更是被道长的另一个女儿宽子夺去了丈夫的爱情。

  遭受接连打击的显光一夜白头,延子也不堪悲苦死去了——之后,这对父女的怨灵便对道长展开了报复……

  既然两人不成,那便再接再厉增加人数——平安时期鼎鼎有名的「怨灵世家」就这样应运而生。

  擅长和歌和汉诗、将日本王朝文化培育开花的村上天皇平生最大的夙愿便是早得子嗣,但天不遂人愿,其后宫三千佳丽竟无一人怀有龙种——因此,谁能诞下第一皇子便成为了宫廷上下最为关注的事情。

  最终摘下这一桂冠的,是藤原元方之女祐姬。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位广平亲王就是日后的即位储君;然而,皇后安子却于两个月后生下了另一个男孩——村上天皇马上立此子为皇嗣。元方得知以后,不久便抑郁而终了。

  此后,村上天皇的御体便一日不如一日,朝野内外都盛传此乃元方作祟之故。不堪忍受世间议论,祐姬和广平亲王也于数年后追随元方而去。之后,安子所生的太子即位成为冷泉天皇,但不久竟患上了精神病——这大概也是因为元方一家三代的诅咒吧。

  由此可见,无名之罪最易令脆弱纤细的平安公卿变成怨灵。橘逸势就是其中的典型。他本是与嵯峨天皇及空海齐名的平安「三笔」,却在842年被指策划谋反仁明天皇的叛乱而流放伊豆——但实际上,「承久之乱」的主谋者却是中纳言藤原良房。背负着冤屈的橘逸势在前往伊豆的途中便病故了,享年60岁(左右)。其后,日本全国发生多起地震,疫病之祸亦随之而起——这些自然也都被归到橘逸势的怨灵头上。

  相对于橘逸势的悲凉晚景,藤原广嗣成为怨灵便显得有些理论不足。广嗣乃是藤原不比等之孙,也是后世所称「藤原广嗣之乱」的策划者。

  然而实际上(哪里的实际?),广嗣只是向圣武天皇上奏了光明皇后与僧人玄昉私通的隐情,结果竟被指逆反,遭到讨伐并处以极刑。自然,他的怨灵便袭击并杀死了玄昉——如此说来,藤原广嗣难道竟是个悲情大叔么?……一言以蔽之,勿以怪力乱神,所以说,这种事情还是当作饭后的甜点,随口尝尝就好了。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