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打斗动作
打斗动作: 经验

打斗场面没有延伸出细节。需要先在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预先渲染出,然后再描述。说这个问题很复杂,我放两段《历史的尘埃》里的片段给你看看。

①“宰了她。”希力卡一声熊一样的嚎叫,连带着一团血肉一起拔出了身上的骑枪。连他也明白这样的敌人要生擒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周围的盗匪随着这一声命令疯狂地一拥而上。这里是地下室,即便是逃通道也只有那窄窄的几条,困兽之斗完全激发出了他们的勇气和斗志。

女骑士手中的长剑变成了一团光幕,最先涌上的盗匪立刻成了一堆堆残肢断臂飞了开去,这不是战斗,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比砍瓜切菜还轻松。

“全都退下。”希力卡又是一声大喝。他现在看得出,环绕在神殿骑士身上的白色光芒那是由十数种惊人的辅助魔法累加在一起和本身的斗气混合而成的,这样一个本身武技就已经高得惊人的战士再在这么多辅助魔法的帮助下,战斗力已不是自己这些手下可比的了。女骑士占据着通道口没有后顾之忧,战斗力绝对的差异下,数量再多的弱者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盗匪们听到命令立刻又潮水般地退开了。希力卡转过身来看着旁边那七个人,声音开始沉静下来,连表情都平静了,淡淡说:“你们不会准备让这个婊子把我的手下杀光,然后就我们几个人去图拉利昂吧。”

“当然不是了。”老头咳了咳嗽,从袖袍下拿出了一根怪模怪样的魔杖,上面甚至带着几根禽类的羽毛。

其他五个人都迈步朝女骑士走了过去。他们都走得很小心,很谨慎。周围的盗贼全都朝边上躲了开去,给这几人把地方让出来。

女骑士低声吟念了一下,身上的白色光芒更亮了,手中的长剑更是耀眼。她冷冷地看着走来的五个对手,面容如冰,金发飘扬如丝。

前面五人不断地接近,后面的那个老头则轻轻摇动着手里的古怪法杖,口里咕哝着奇怪的咒文,低垂呢喃的语调听起来好像一个垂死的人在呻吟。法杖上亮起一阵诡异的光芒,老头举起法杖朝女骑士凌空一指,口里大喝了一声。

没有谁看见有什么魔法从法杖上射出,但是女骑士身体却一震,两道殷红的鲜血就从她的鼻孔里滚滚而下。

“渎神者,居然敢对神的信徒使用灵魂魔法。”女骑士陡然大喝,一对凤眼精光暴射,伸手一抹嘴上的血迹,鼻中的鲜血立止。虽然她雪白光洁的脸上因为血迹而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老头这一下好像除了让她狼狈些以外就完全没有什么其他作用了。而女骑士扭头看向老头眉宇间的杀气凌厉无比。她伸手朝老头一张,语气中的威严和愤怒彷如一个人呵斥一只刚刚咬伤了自己的老鼠。“我以主之名义审判你。”

一道亮眼的白光从神殿骑士的手掌间射出,直接越过前面的几人照在了老头的身上。老头正因为对方硬受了自己一击居然还生龙活虎而一怔,措不及防之下被白光照个正着,立刻出一声杀鸡一样的尖叫,全身冒烟往地下栽倒。

“光箭术?”前面的五人一愣,想不到这个女骑士居然还可以瞬发出这种相当高级的白魔法。这原本只是对付亡灵生物和的魔法,但是能够对人类也产生这样的杀伤力,至少也是一个高级牧师的魔法水平了。

但是他们这一愣,也只是思维因为惊讶而有了短暂的停滞,他们的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停留,几乎就在女骑士用出魔法之后,立刻就有三个人趁这个发出魔法的空档朝她扑了上去。

这是这些在生死战斗中浸泡过来的人的下意识的反应,一个刚刚发出魔法的对手,正是绝佳的攻击对象。

全身裹在黑袍中的女子扔掉了袍子,她的面孔还是被黑纱蒙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紧贴着修长结实而又丰满的身躯,每一处都漫溢着力量和诱惑,像一只黑色母豹一样。她双手都持着一把暗蓝色的短剑,一看就知道浸上了剧毒。一个又瘦又小的男子手里拖的却是一把比他身体还高还厚,砍不死人也能撞死人,撞不死人也能压死人的双手巨剑。而另一个男子双手则是握着一对拳剑。三人分三个不同的方向朝女骑士冲去,撞去,扑去。

那把足有一人多高一人多厚的双手巨剑激荡起来的风声直接就把这地下室里所有的声响都掩盖了过去,舞起来的剑影更是铺天盖地。瘦小男子为了挥动这样巨大的武器几乎将身体的每个条肌肉的力量都用上了,他本人好像倒成了这把巨剑的附属部分,随着剑的摆动他的人更是跳跃纵跨着摆动得更厉害。

但是比着更致命的却是那蒙面女子的两把短剑,她的身影像只隐藏在巨浪中的鱼,悄无声息地在双手巨剑的波涛中滑向女骑士的颈项。

使用拳剑的男子动得最迟,但是却也动得最快。正面的攻击空间已经被那巨大的双手剑占满了,他先纵身跳到了地下室的顶部,然后转身借力如离弦的弩箭一样居高临下扑向女骑士的头顶,他的整个人仿佛就是一只放大了无数倍更尖利了无数倍的针,两只拳剑上一往无前的尖啸甚至盖过了那双手巨剑的怒吼。

狠,毒,辣,一切能要人命的要素都在这三人的攻击中。虽然这三人虽然是第一次联手,但几乎是下意识地就采取了最合理,最有效率的配合方式。只凭这潜意识作出的选择和攻击方式,就绝对堪称一流的高手了。

就在这杀气汹涌可以将人绞得粉碎的武器波涛中,女骑士身上那白色的光芒闪耀得如同太阳一样。

她动作却是异常的简单。她向上一跳,刚好躲开了拦腰扫来的巨剑。黑衣女子原本对准了女骑士颈项的两把短剑只刺到了那副全身钢铠上,带着两道火花从铠甲上滑过,女子还没来得及收剑,女骑士一拳就挥在了她的胸口下。女骑士的手臂看起来并不太粗壮,但是这一拳却把和她身材差不多的黑衣女子击得倒飞了回去。每个人都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几声肋骨断裂的声音。

就在她左手挥拳的同时,右手的剑化成一片光幕迎上了凌空飞刺而下的那个男子。

凌空飞刺而来的男子看起来出手最狠,最奋不顾身,所以采取这样全无退路的博命攻击。但是偏偏又只有他的判断最准确,采取的防御最有效。几乎就在神殿骑士刚一挥剑,他判断出了在自己的拳剑刺到对手之前这一剑就可以把他剖成两片。原本一往无前仿佛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拳剑立刻收了回来横架在了面前,恰好能架着了那疾如闪电的一剑。

可惜这一剑不止迅疾如电,更是威猛如雷。两把交叉的拳剑架是架着了,但是却没有架得住。那闪着白光的长剑活生生地顶着两把拳剑继续朝前继续自己的轨迹。总算男子拼死用上了吃奶的力量抵挡才没让剑刃突破自己的臂力极限,只是身形已从凌空俯冲被这一剑砍成了倒飞回去。而剑尖最终也划上了他的脸,从额头到眉间拉到下颚。

就在击退那两人的时候,下面那把闪过的双手巨剑又怒号着重新卷了回来。女骑士伸足一踏,踩在了剑峰之上。

这样一把数百斤重的剑很难,似乎也完全没有必要去磨得很锋利,更无法挥动得太快,所以女骑士的钢战靴一脚稳稳当当地踩在剑峰上面,借着挥来的力弹向了墙壁,然后她又在墙壁上在借力反弹,一剑反刺向瘦小男子,剑上的白光再盛一步。

双手巨剑已经抡空,这样笨重的武器不可能立刻拉回来防御。但是瘦小男子原本就和这把巨型武器一起挥舞摆动着,人和剑之间的奇怪默契和节奏这时候就体现了出来,巨剑和主人微微相互摆动了一下,人就完全紧靠着挡在了那宽阔得和门板差不多的剑身之后。

‘当’的一声闷响。女骑士的长剑刺在了双手巨剑的剑身上,巨剑也颤抖了一下微微一震。能够用重量只是差不多百分之一的武器把这样一把数百斤的大家伙刺得动,足可见手腕的力量几乎可以和希力卡这样的壮汉匹敌。

巨剑只是动了动,但是紧挨在巨剑后面的瘦小男子脑袋却是猛然一歪,踉踉跄跄歪歪扭扭地退开了好几步,最后更是站立不稳拖着剑倒在了地上。一张口,吐出一口满是血的口水和几颗牙齿。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很明显已经头昏脑胀连东南西北都难分清楚了。

巨剑上长剑刺中的地方居然有了一个近寸深的凹痕,而刚才瘦小男子的头就正紧贴在凹痕的另外一边。幸好这柄剑够厚够沉,要不瘦小男子的头已经爆开了。

黑衣女子勉强站立着,嘴角溢出的血把黑纱浸得紧贴在了脸上。使用拳剑的男子似乎是受伤最轻的,至少他从空中落下之后站得稳稳当当,脸上那长长的一剑并不致命,只是深可见骨,血如泉涌,汇聚到下巴处不停地滴下。

女骑士这瞬发魔法之后的连攻带守明显也消耗了一下,原地站立着没有追击,长嘘了口气,身上的白色光芒黯淡了一下才又重新亮起。

所有的动作都只是兔起鹘落之间发生的,旁边的盗匪们甚至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那女神殿骑士似乎一跳,白色的光芒一闪,然后那气势如虹杀气汹汹扑上去的三个高手就莫名其妙地飞了回来,吐血的吐血,溅血的溅血,竟然只是一个照面就全部伤了。


②如果说女骑士一直以来都只是用出了七分的战斗力,那这一剑已是十二分。这是真正的全力一击,每一个动作每一条肌肉都在把所有的力量送往前端剑尖。汇聚起来的力量和斗志都到达了完美的巅峰,前方的敌人已退无可退,挡无可挡。她要凭借这陡然而发的全力一击把这个对手解决掉。不是因为这个人对她的辱骂,也不只是那散发出阵阵邪恶气息的武器,不是因为只有这个人在这些人中最厉害,是因为心底那阵奇怪的感觉。

虽然她以一敌五依然占尽上风,但是不知是战士的直觉还是女人的敏感,她总隐隐约约觉得这场战斗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对手绝对隐瞒了什么在战斗中没有展现出来,那也许是他的底牌。

到底是什么样的底牌,女骑士并不想去深究。只要人一死,再有什么牌都无所谓了。现在这个对手已经站立不稳破绽大露,她抓住了机会就在这一瞬间全力一击,她有绝对的信心这一剑可以把这个对手和他隐藏在背后来不及用出的牌一起绞成碎片。

男子踉跄的步伐略为一稳,立刻全力朝旁闪躲。但是女骑士的剑如影随形紧跟而至。

踏步,脚下的砖石已尽碎,斗气和魔法结合的光芒将她矫健的身形辉映得犹如天神下凡。身体前冲得几乎与地面平行,人已是剑势的一部分,剑气如万马奔腾山呼海啸一往无前即将摧枯拉朽当者披靡。她身下的地面甚至都在这一剑的威势之下龟裂,破碎。

旁观的盗匪们只能够在耀眼的白光中勉强看到一瞬间的身影和剑势,所有看到的人都产生一个幻觉,这一剑甚至可以把这整个地下室都刺穿,刺透。

“解。”一声清亮的喝声突然平地拔起。这个陡然而发的声音中气充沛嗓音明亮自然温和,和这充满血腥和杀戮气息的战场格格不入。

发出这个声音的是那个向希力卡要求金币的英俊年轻人。从战斗一开始,他拔出长剑之后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同伴在前面和女骑士杀得难解难分。战斗实在太激烈,艾西司和其他盗匪们也看得眼花缭乱完全没顾及到这个偷懒的‘高手’。而被希力卡夺去了武器而也只能在旁边干瞪眼的瘦小男子看到了他,也以为他是水平不够无法插手这样的战斗。

就在所有人几乎要将他遗忘的时候,他才突然把手中的剑遥指女骑士发出这一声清喝。就在他一喝之际,手上的长剑居然闪出和女骑士身上一模一样的白光。

长剑上的白光一闪,女骑士身上的白光立刻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则是女骑士的身体一顿,一滞,一个踉跄。那凌厉无匹破天穿地的一剑就这样嘎然而止,中断得莫名其妙。

“净化?”后面的艾西司和女骑士异口同声地大叫。不同的是艾西司的声音是惊喜交加,女骑士的则是惊骇欲绝。

这附着在光辉战甲上的白魔法等级极高,而且因为光辉战甲本身的属性和神殿骑士的独特斗气混合的作用,完全免疫其他系统的驱散魔法和诅咒。但是同为白魔法的净化咒文则能够透过这层免疫。不只透过,这个简单的净化魔法上加注的魔法力之充沛,很明显使用者将所有的魔法力都凝聚在这个驱散法术上,如一桶冰水兜头浇在了火堆之上,将光辉战甲上每天可以发动一次的‘天之佑’消除得干干净净。

陡然失去了十多种辅助魔法,力量,敏捷,反应全都降得一塌糊涂,身体中原本如滔滔大河的能量也被开了个闸口般飞速逝去。原本互相契合得天衣无缝的身体动作在这个陡变之下顿时失调,不用说把这一剑继续刺下去,就连站也差点没站稳,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

希力卡,德鲁依,还有黑衣女子和用拳剑男子眼里都爆出了光芒。那是正在和猛兽死命搏杀,却在紧要关头窥见了猛兽的致命软肋时的眼神。几乎是凭着本能,刚被逼退的四人发疯似的朝女骑士那失去平衡而空门大开的身躯扑去。连那个瘦小男子也抽出了一把短小的匕首抽身而上。只有那个原本要躲避攻击的男子刚刚跳到了墙边,来不及赶过来。

这个净化魔法很简单,没有吟念咒文,而是暗地里聚力默发也不是什么很高明的技巧,但是这个时候用出来却成为了扭转战局的王牌。

神殿骑士之前的每一次攻击,每一个动作都只用七分力量。这是最正确的战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变化都有转折的余地,躲闪防御的空间。所以这个年轻人没有贸然出手,他在等,等女骑士这自以为取胜的时候才发出的全力一击,只有全力出击的瞬间,那才是最不设防的时候,那一瞬间的失调足已致命。

这个年轻人一直没有出手,但是只凭这份耐心和深沉还有这时机的把握,就已证明他确实值那一千个金币的价。

拳剑,短剑还有瘦小男子的匕首和狼人德鲁依的利爪,几把武器还没到,带出的风声已经把女骑士那一头金发激得满空飘扬,尖锐的呼啸带着嗜血的冲动直奔女骑士那金发飘扬的后脑还有雪白的颈部而去,那是唯一没有护甲的地方,也是绝对致命的地方。只要这些武器有一把戳中了,女骑士的脑袋立刻就会向西瓜一样碎掉。

没有了白魔法的辅助,失力失势的女骑士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硬生生地凭借自己的腰力临空前翻了半个筋斗,那几把原本要把她开颅碎头的武器大都只击在了她后背上滑过,在光辉战甲上拉出几道火花和凹痕。一把拳剑和匕首从她头颈上擦过,带起一片如丝金发和血花飞起。

同时,女骑士的一脚也撑在了德鲁依的胸口。仓皇间的这一脚没什么力道,对于狼人结实如磐石的胸膛没有丝毫伤害,但是女骑士借力朝前一纵,凌空转身。只是这转眼之间,她已从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中恢复了。

几个攻击者不得不由衷承认。从这千钧一发之间的闪躲便可看出,即便不是那一身可怕的附加白魔法,这个女神殿骑士的身手和战斗的本能反应确实无与伦比。只凭自己手中的武器,确实无法至她于死命。

但是他们不能,不代表其他人也不能。一个古怪而巨大的风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山一样的人,山一样的巨剑,发出则的是一座山崩塌般的风声。只是看这威势,前面那四人下意识地都朝两边躲开。

希力卡比这四人慢了一步。不是因为他笨重,他的身躯虽然庞大,但是却和猫一样的灵敏快捷。他甚至是看到年轻人的净化咒文生效的时候最先有反应的一个,比这四人慢的原因是他原地站定,深吸了口气。

每个人都可以听见那犹如巨鲸吸水般轰轰隆隆的呼吸声,然后希力卡全身的肌肉都涨大。那原本就一块一块隆起的肌肉更隆得厉害,连皮肤都被绷得发亮,似乎立刻就要像充多了气的气球一样爆炸。他原本看起来就像一座肌肉的堡垒,现在则是堡垒般的肌肉。

和这变异的模样相反,希力卡没有狂性大发失去理智直扑上来,而是一脸的凝重,像一个刚学剑术的小孩子一样双手平举巨剑,迈步前冲,一个标标准准有如教科书式的平刺。这一瞬间,他的身上也居然冒出了一层淡红色的淡淡光芒,而且一直延伸到巨剑上。

“斗气。”德鲁依四人失声惊呼。这是只有真正对武技有着精深理解,将斗志和战斗经验都融入到了生命和灵魂中的战士才能够拥有的能力,想不到这个看似四肢发达,暴虐嗜血如野兽一样的匪首会有这样万中无一的境界。而更想不到的是,他在之前的战斗中居然丝毫不用,直到这个时候才把真实战力显露出来。

这一剑并不快如奔雷闪电,但是足够在女骑士落地还没有站稳的时候赶到,这是避无可避的一剑。

面对这一剑的威势,女骑士的脸色变了。她一咬牙将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一阵居然比刚才更强烈的白光顿时在她身上泛起,同时她光辉战甲左臂上一处蓝宝石破碎了,破碎的宝石发出耀眼的光芒,顷刻间就在她左臂上形成了一个由光芒凝聚而成的盾牌,堪堪迎向刺来的巨剑剑锋。

这是光辉战甲的最高防护魔法‘神圣守护’。是每个神殿骑士最后关头才使用的防御方式,她现在必须硬接这一剑。但是突然她的身体一震,眼神一阵恍惚,手臂上的光盾立刻黯淡了。

艾西司的旁边,那个挨了一记魔法的老头躺在地上,发出的笑声好像一只刚刚偷吃了小猫的大老鼠。他的全身依然在冒烟,连头发眉毛也全没了。但是他手里还有那只古怪的法杖,正指着女骑士。

他并没在那个光箭魔法下受什么致命的伤害,但是他也不敢爬起来。神殿骑士对他的灵魂魔法几乎免疫,他的魔法只能够起到很轻微的效果,所有他不敢妄动。他也和那个年轻人一样,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只是他的眼力和反应比那个年轻人差得太远了,没有赶得及同一个时机。

不过幸好,这个时机也不错。

覆盖着淡红色光芒的双手巨剑把黯淡下的光盾撞成了满空飞散的光点,然后擦过女骑士的手臂,击在了她的右侧胸腹之间。骨头碎裂和铠甲扭曲的声音听起来刺耳无比,甚至比撞击声更响。凭借着巨大的力量,巨大的武器,还有斗气之力,终于破开了光辉战甲的防御。

女骑士的身躯如同攻城弩炮射出的弩箭一样飞了出去。隆然巨响,整个地下室都抖动了一下,女骑士撞在了地下室的土壁上,身体几乎整个都陷进去了。一个边上观看的盗贼躲避不及,作了女骑士撞上土壁的垫背,活生生被撞得支离破碎。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