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流氓大亨黄金荣成就“跌霸”的往事

民国抗战
民国抗战: 势力分布 » 江湖
流氓大亨黄金荣成就“跌霸”的往事

黄金荣在上海滩是个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人物,但关于他“跌霸”(上海话,没面子、丢脸的意思)的故事却流传很广。

关于黄金荣跌霸的故事版本虽然各不相同,不过大致都是黄金荣在上海滩力捧一个名叫露兰春的京剧女明星,因为露兰春一次登台演出演砸了,一位一直追求露兰春没有成功的年轻人当场喝倒彩,黄金荣大怒,把这个年轻人打个半死,后来这个年轻人带军队抓了黄金荣进行报复,黄金荣这才知道被打的年轻人是浙江军阀卢永祥的公子,多亏杜月笙、张啸林等四下托人说情,花巨款才把黄金荣赎了出来。其实这个流传甚广的故事,只是人们的想象而已,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呢?

故事里的露兰春其实是黄金荣徒弟的养女,自小就曾出入黄公馆,与黄金荣相识。后来露兰春年长后喜欢唱戏,黄金荣就想方设法力捧露兰春,以黄金荣的实力,在上海滩想捧红个女明星易如反掌,再加上露兰春的戏也确实唱得好,所以露兰春很快就成为上海滩最耀眼的女明星。当时红遍上海滩的露兰春只有20出头,而整整年长露兰春30岁的黄金荣却看上了这位一直叫他公公的孙女辈的小姑娘。黄金荣为了讨好露兰春,不但经常在露兰春登台演出时为她捧场,还出钱由百代公司替她灌制唱片。没多少时日,黄金荣依仗着自己的权势与金钱,将露兰春据为己有,霸占为自己的情人。露兰春虽一万个不情愿,但一个弱女子在一个上海滩的大流氓面前,只能逆来顺受。就在露兰春内心痛苦不堪的时候,浙江军阀卢永祥的公子进入了露兰春的视线。

露兰春一日登台演出《镇潭州》,这出戏原本对露兰春来说,那是小菜一碟。也许是身有小恙,露兰春一个不留神,竟然唱走了板。奇怪的是,此时的剧场内却平静异常,观众们面面相觑,胆子大点则低声耳语几句,因为大家都知道黄金荣就坐着场子里“抱台脚”,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会在太岁头上动土呢?露兰春自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经验老道的她稍微定了定神,接着往下唱。刚一张口,只听得包厢里传来阴阳怪气喝倒彩的声音,在安静的剧场里显得十分刺耳。众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到那个包厢之上,有的人认出来坐在包厢里的青年人上海滩大名鼎鼎的“四大公子”之一卢筱嘉。卢筱嘉乃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当时的上海、浙江都在卢永祥的控制之下,上海的最高军政长官松沪护军使何丰林就是卢的部将,说得夸张点,卢永祥跺跺脚,上海都要抖三抖。凭借老子的势力,卢筱嘉在申城威风八面,过着声色犬马、一掷千金的生活。

旁人以为黄金荣不敢找卢筱嘉的茬。可黄金荣这天大概是被怒火冲晕了头脑,竟然忘记了卢筱嘉的身份,喝令手下将卢筱嘉捉到自己面前,不由分说上去就扇了卢公子两记耳光。卢筱嘉只带了两个保镖,见黄人多势众,“光棍不吃眼前亏”,挨了打也只好低头不语。结果,卢等3人被逐出共舞台。

说到这里,笔者不得不停顿一下。关于黄金荣在共舞台打卢筱嘉一事,不同的书籍各有说法。除去上述喝倒彩一说之外,有的说是卢筱嘉为露兰春大声喝彩,行为张狂,忘乎所以,被巡场打手扭送到黄金荣处,黄一台手便是两巴掌。还有的说,卢筱嘉也看上了露兰春,每日准时前往捧场。有一日露在表演时,与卢眉目传情,卢也情不自禁大喊叫好。这让本已怒火中烧的黄金荣实在忍无可忍。一气之下,就惹出了掌掴小卢的闹剧。

至于这件事情的结局,也是众说纷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以下几种:从共舞台出来后,卢筱嘉径直跑到了位于龙华的护军使署,向何丰林告状。何丰林觉得事情重大,他不敢擅做主张,立即报告顶头上司卢永祥。卢永祥一听说儿子遭黄金荣欺负,火冒三丈,马上令何丰林率军包围共舞台,把黄金荣逮到龙华,欲置他于死地。何丰林之母吃斋念佛,听说黄金荣也时常出入庙宇,又是法租界捕房的要员,这才让儿子放了黄。

另有一说是卢筱嘉带领便衣军人冲进共舞台,将黄金荣架走,关在护军使署里,狠狠吊打了一顿。更有甚者,称卢永祥调动装甲车把共舞台围了个水泄不通,借机大敲黄金荣的竹杠,开价10万银元。大兵压境,黄金荣只得乖乖交钱息事宁人。

那么事实究竟如何?首先,黄金荣与卢永祥、何丰林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们相互勾结大做贩卖鸦片烟土的生意,尤其是黄、何二人还是义兄义弟。黄金荣拜何母为义母,凡遇名角来共舞台演出,黄金荣总要将何老太太接去看戏,殷勤侍奉。因此,卢永祥与黄金荣并未在此事上大动干戈。根据一些亲历者的回忆,此事的下文大致是这样的:卢筱嘉事后是向何丰林借了兵,准备教训黄金荣一番。何丰林虽不敢得罪卢公子,但也怕义兄吃亏,所以把风声放了出去,上海各界闻人纷纷替黄求情。黄金荣失手打了卢筱嘉后,也是追悔莫及,第二天就亲至龙华“自首”,称自己是“酗酒逞凶”,托义弟何丰林向卢谢罪。

黄金荣操办的烟土生意是卢永祥的一笔大财源,他岂能和黄闹翻自断财路呢?!但卢又爱子心切,堂堂督军也不能因此丢了面子。最后,他想出来一个“辕门斩子”的办法。卢永祥籍口儿子无权调兵,违犯军纪,要枪决卢筱嘉。何丰林等赶忙替卢公子求情。卢永祥仍故作姿态,非杀儿子不可。解铃还须系铃人,黄金荣不傻,他负荆向卢永祥请罪,要求赦免卢公子。卢永祥这下算是达到目的,自然买了黄的人情。黄金荣还在护军使署住了两天。社会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黄金荣被押往杭州了,故而生出许多非议。

黄金荣强娶了露兰春后,露兰春内心十分讨厌黄金荣这个老头子。结婚没几年,露兰春就爱上了一个叫薛恒的男人,他是上海颜料业富商薛宝润的二公子,此人风流倜傥,是有名的戏迷。与薛恒相识后,露兰春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爱情。经过接触,露兰春发现这位薛公子之所以敢闯龙潭虎穴,是出自对她的一片痴情,便有了许身之意。同时她也发觉薛家纵有万贯家财,却没有什么势力,要想与薛恒光明正大地结合,再多的金钱也赎不出她的身来,唯有靠自己去努力争取。爱情的力量给她增添了智慧和勇气,驱使她铤而走险。

露兰春并没有像一般的小女子那样软弱胆怯,她从保险柜了偷走了记录着黄金荣贩卖鸦片、行贿等证据的账本,以及他们的结婚证,从黄府潜逃出去,与恋人薛恒一起到法租界卢家湾聂公馆聂榕卿家避难。聂榕卿担任法租界四大管理机构之一的会审公廨(大致相当于法院)的会审官(相当于大法官),在社会上很有声望,因他雅好戏剧,兴起时还客串粉墨登场,露兰春曾拜他为义父。

黄金荣对露的私奔勃然大怒,但考虑到自己的全部秘密文件都在她手里,投鼠忌器,不便采取行动,只是托人带话给聂榕卿,告诉他露兰春是席卷黄老板保险柜中所有财物逃出去的。同时也找来露兰春的养父母,请他们一起来解决这个事情。尽管黄公馆上下和巡捕房为顾全黄金荣的体面,将这一桩公案对外瞒得严严实实的,但这个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在社会上传扬开了。黄金荣被弄得十分被动,这种情形下,他已经无法对露兰春使流氓招数了。

最后,黄金荣接受了露兰春提出的离婚条件,双方在律师的陪同下办理了离婚手续。露兰春则将从黄公馆偷走的黄金荣的犯罪证据原样归还黄金荣。

露兰春最终获得了自由,而在军阀面前都没有跌霸的黄金荣,则在露兰春这个小女子面前彻底跌霸了。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