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辽县抗日志

民国抗战
民国抗战: 历史人物 » 先辈
晋中市气象局     离休干部   原斌


    人老了喜欢怀旧,尤其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全国人民都在庆祝这一伟大的节日。每天的电视剧、新闻、报纸又把我的思绪带到了那并不遥远的抗日、解放战争年代,重温了共产党、八路军在抗日战争那艰苦的岁月里,与太行山区抗日军民团结战斗,对日寇进行的殊死斗争。

   一、抗日战争开始左权县的抗日形势

    1922年我出生在山西省辽县(现左权县)原庄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少年时耳闻了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在这个时期萌发了忧国忧民的爱国之心,日本侵略中国后,全国一片抗日民主救亡呼声,我受到新思潮的洗礼,毅然参加了抗日救国工作,那年我15岁(1937年)在柏管寺编村担任青救会秘书,5月参加了辽县营盘飞机场召开的全县抗日动员大会,在会上广大人民群众都愿意抗日不当亡国奴。当时日寇狂吠三个月就灭亡中国。调动了陆海空部队大举进功上海“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

  “曹操倒运遇蒋干,中国倒霉遇上蒋不干”一直妥协求和的蒋介石这时才下了决心,不惜对日一战,发表了告国人书。同时阎锡山在进步势力的影响下,提出“牺牲救国人人有责,守土抗战,一拼到底”的口号,全国人民拥护国民政府抗战到底。

    那时老百姓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工农兵学商,一齐来救亡,儿童来站岗,汉*哪里藏,石头蛋、红缨枪,吓的鬼子叫爹娘。儿童团青救会,自卫队都能干,鸡毛信一来快快传”。父母教育子女“好铁要打钉,好儿要当兵”。妻子送郎上战场,母亲送儿打东洋。恩爱夫妻谁无有,不抗日来活不成,上了战场真勇敢,消灭鬼子早完蛋。真实体现了当时人民群众抗日的热情。

   1940年春是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当时缺衣少食,为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开展了大生产运动。春耕生产在即,八路军总部彭老总,参谋总长腾代远率领军民都上山,到武军寺村大后山、下武村马鞍山、麻田村龙王堂等地,帮助当地农民修渠整地,浇水抢播为秋天大丰收奠定了基础。保障了那艰苦岁月里粮食的自给。

   二,妥协投降没有好下场。

    1937年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政委张浩率部进驻辽县,对全县人民抗日运动影响很大,全民大团结拥护国民党政府领导全民抗战。还唱“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党已站到一条线上”。可是日寇进占太原后,敌人企图围剿八路军,用精锐兵团数万人,发动了九路围攻。多次向根据地大扫荡,实行的是“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十分残暴,有些革命意志不坚定的人妥协投降。和我在七区紫阳村做地下工作的公安员孙炳跑进城内给日本人当了汉*,还有在十一区做公安员的陈宽艮为追求荣华富贵同样跑进城内当了汉*,人民痛恨汉*、卖国贼情绪异常的激动,当时的戴区长亲领民兵八人,夜间偷袭城内,将正在吃婚宴的陈宽艮捉出,拉在庄则村河渠内将他处死,群众排手称快,振奋人心。孙炳也没有好下场,在日寇投降前也被日本人处死。

    三、三次参战,一次中弹

    1941年年关,号称钢铁大军的日军井关36师团第4、6混成旅,在空军配合下对我根据地残酷扫荡40天,,人民在山上逃亡,坚持多日,天寒地冻,无衣无粮。敌人烧毁房屋,抢走财物甚多,捉走村民27名,关在敌战区沐池村,强迫人民回村投降日军,再加上特务的活动,写上投降书放在驴耳朵里送给日本人,动摇我民心。邻村石台头日寇把全村人集中起来,用机关枪扫射打死38人。有一部分村民害怕了要回村投降日寇。

    我当时是辽县抗日第七区联防指挥部政委,分管原庄村的工作,在这紧急的情况下,我去柏峪村深山老龄屹洞找到县委书记翟英、区委书记张树潘,做了汇报,县、区领导指示:说敌人很快就要退出,坚决不能投降要顶住。在我回村的路上,遇到要投降的村民,将他们拦住,有人不听劝阻硬要走,我朝天鸣枪两声,励声断吓才将全体村民劝回到山上。为稳定民心,我用军粮给每人发放了10斤救济粮。第三天敌人全部退回辽县城内,挽救了全村人民的生命,在战后全县召开的总结大会上,受到了县政府在大会上的表扬,得了奖状一面,我一直把它珍藏着,可惜后来文革时红卫兵抄家丢失。

    1942年5月,日寇发动了空前残酷的大扫荡,摧毁根据地、歼灭抗日主力,扫荡以来,县城至黄漳村的近百里补给线上日军运输频繁,在129师385旅769团1营教导员王亚林的指挥下,在苏亭打了一个伏击战,苏亭峡谷沟很深是我们这里地势最为险峻的地方,我和民兵队长杨专才、苗连喜等八人在靠近苏亭使龙皎山上以步枪、手榴弹、地雷、滚石等武器参加了战斗。

    日寇人马分成四路,军官骑着大洋马,腰挎指挥刀,赶着牲口驮着向老百姓抢夺来的物资行进,敌人走进了我们埋伏圈,地雷开了花、七八个鬼子倒了下去,汉*报告说:“土八路的干活,关系的没有。”听了汉*的报告日寇继续前进。约有三、四百敌人进了火力网,李连长高喊一声“打”,两挺机枪、手榴弹开了火,在山沟里轰鸣,好像四面八方都在打,我隐蔽在石头背后用七九步枪向敌人射击,当时因弹药缺乏每人只有子弹40余发手榴弹4颗,子弹得数着用,那真是“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在交战中日寇一片片地倒下,这时我被飞来的子弹击中左手中指,鲜血染红了枪筒,幸好没有击中骨头,我仍然能坚持作战。好石崖边两人高的石墙倒了下去,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大石变小石,山崩地裂般的石雨飞泻而下,敌人被砸成肉饼,打了半个小时,敌人连我们的阵地在哪都没有弄清。战斗结束后清理战场,共杀伤敌人140人,获取了驴、马、骡80余匹,缴获枪支10余支,截下抢夺老乡的物资一批,我们以极少的牺牲换取了大的胜利,受到了刘伯承等领导的通令嘉奖。为此,原庄村苗连喜在太行群英会上获得了奖状一面,套桶步枪一支的奖励,大大鼓舞了我们山区游击队员的斗志。

    1942年,辽县成立了县独立营,各区都成立了抗日区干队,当时抗日根据地困难越来越大,斗争越来越艰苦,八路军总部坚持华北成立自主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广泛开展了群众性的游击战争,辽县抗日第七区成立了区干队,编制82人。队长是乔锦田,政委、党支部书记是我,在县独立营的领导下,开展对敌斗争。5月反扫荡结束后,日寇抢走根据地的大量财物、牲畜,人民不能够生产、耕种。经研究我们制定了一个方案,由乔队长和我带队,兵分两路夜袭城内敌人阵地,抢夺生产物资。趁着浓浓的夜色,乔队长带领王海林、等八名熟悉地形、勇敢善战的队员,在城墙坝上挂上绳子上了城墙,进了城内东观,我带领其它队员在城下掩护、接应。乔队长带领同志按事先了解的情况,找到圈牲口的店房,将四个喂牲口的民夫捆绑在地,用棉布塞住嘴,开了大门把牲口全部赶出,还有四名队员将城门两个站岗的卫军打倒在地,开了城门。每个牲口饿得四处乱跑,我带领其他队员在城外及时接应将75头牲口经由蛤蟆滩赶回粟城区上,解决了村民的耕种困难,得到了人民群众的热烈拥护。

   根据形势的发展,我们还配合在辽县正规军瓯团、独立营的战斗,炸毁日军控制的左权到和顺的公路、夜间我们还破坏通讯线路,推倒电信杆,割取电话线500余斤、扰乱了日寇的通讯联系,让日军叫苦不迭。很好的配合了我大部队的军事行动。

    “革命征途应尽瘁,荣誉党和人民给,老骥要怀千里志,点点余热当发辉”。我从小生在辽县,这里是我成长和战斗过的地方,就如歌中所唱:“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狼吃日本扫荡我辽东,左权将军麻田附近光荣牺牲。”为纪念左权将军的功勋,中央决定把辽东县更名为左权,让后人永远缅怀英烈。现在每当我唱起这首歌我就难以忘怀那艰苦的岁月里跟我并肩作战牺牲的战友们,我常常思念他们,想念和他们一起共同战斗的日子。今天,共和国没有忘记你们为祖国付出的一切,依然牢记你们前扑后继的革命精神,牢记着你们的英名,永远歌颂着你们的丰功伟绩!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