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你始终是别人的妻

情感心理
情感心理: 感情故事 » 伤感

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别人的妻。

我记得那天你问我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结婚?我想这可能也是许多人心里的疑问。上高中的时候,我喜欢上班里一个女孩,她不是天津人,毕业以后我们就分开了。那时年轻,两个人都觉得特别恋恋不舍,她问我,红涛,你能等我吗?我说能,我会一直等着你。这一等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里,我真的没交其他女朋友,一心一意地守着这个承诺。几年前,她打过一个电话来,我才知道她已经在家乡结了婚,心也就彻底灰了,直到前年遇见李萌。

李萌也是我的高中同学,只是从没说过话。1999年冬天,我到外面去办事,在长途汽车上遇到了她。那天天气特别冷,风里夹杂着细雨,我匆匆上了车,发现车上人很少,只有司机和稀稀落落两、三个乘客。刚刚坐定,车上的两个女孩认出了我,脱口叫出我的名字,我想起她们都是我的高中同学,其中一个就是李萌。一路上,我们聊了许多,我知道她已经结了婚,还有一个6岁的小女儿。晚上,我给她们打电话,请她们吃饭,她们欣然前往。

春节以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我再次见到了她。私下里,大家叮嘱我说,李萌的小孩刚刚在元旦时因为医疗事故死去,我们说话注意一些,以免她过于伤心。这时,李萌进来了,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她眼底的疲惫和恍惚,可是神色间却是要强的,强打精神应付大家的笑脸,那一刻,我的心里很疼很疼。大家忍不住去劝她,她哭了,哭得很伤心,我走过去对她说:“安慰的话我就不说了,日子总还要过下去。”她抬起头看着我,那种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她的近似于歇斯底里的绝望和悲伤,深深打动了我,使我不由自主地想去同情她,靠近她。

临走的时候,我自告奋勇开车去送她,李萌提到了丈夫,提到她现在的家。没有了女儿,这个家变得寂寞而清冷。关于孩子的身后事,她和丈夫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她认为女儿不能白死,一定要向医院讨个说法;可是丈夫坚持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究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她和丈夫在这件事上吵得不可开交,他们分居了。这场意外的医疗事故,不仅夺走了女儿的生命,也拿走了他们夫妻间最后的感情。李萌说:“事情来得太快了,女儿不过是发烧,却连命都没了……”


她离婚了,我不会让任何事伤害到她

后来,李萌经常给我打电话,她说她想离婚,她说她和丈夫的关系一再恶化,这个家只是一个伤心地。最后一次,我在电话里冲动地对她说:“你离婚吧,离婚以后我娶你。”她沉默了一下说,好吧,我去和他谈。

一个月以后,李萌来找我,她说他们已经谈妥了,协议离婚。我深深地注视着她,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那天,是我第一次拥抱她,因为在此之前,除了打电话之外,我们连一面也没见过。那一刻,更加确定了我对她的爱情。李萌显得很高兴,我也高兴极了,经过这么多年,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感情,能不高兴吗?

随后,我开车带她来到海边,因为她女儿是海葬,骨灰就撒在了这片海里。李萌望着微微荡漾着的水面,眼眶一下子就湿了,拿着一大捧亲手为女儿折的纸鹤,一只只放进大海。潮水轻轻亲吻着她的脚面,一波又一波,好像逝去的女儿在顽皮地和母亲嬉戏撒娇……李萌的身子蹲了下来,天色一点点转暗,我不敢靠前,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李萌,我一定会对你好,从此以后,不会让任何事再伤害到你。

那是一段美好的日子,她已经办完了离婚手续,每到周末都会来看我。我们一起设计未来,计划着结婚以后的幸福生活。我们会要一个小孩,甚至连名字都起好了,不论男女,就叫他“青青”,因为绿色代表生命,代表健康。李萌说,我只要我的孩子健康地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

2000年6月份,李萌正式和她父亲提到了我,提到了我们的婚事。谁知他的父亲就是死活不同意,连见我一面都不肯见。在李萌的要求下,我还是到她家去了,可是他的父亲一直板着脸,对我不理不睬。面对老父的固执和冷漠,我的心里有一些沮丧,却并没认为这会影响到我们的关系,总以为过些日子,做做老人的工作,一切就会好。可是,我错了。

7月31日那天,我们在外面玩得特别开心,晚上回家以后,两个人意犹未尽,又打了一会儿电话。谁知到了半夜1点半的时候,李萌的电话再次打过来,连声音都变了,虚弱得要命。我预感到出事了,打车就到她的家里去。一进门,我就看到李萌在小床上躺着,她父母一左一右站在床边,好像正数落她,她不说话,只是哭。见到我来了,她拉过我的手就靠到了我的怀里,等她父母出去了,她才告诉我说刚才为了我的事和父母又争执起来,她背着他们吃了整整一瓶的安眠药。我一听就急了,劝她和我去医院,可是她说什么也不去,说自己已经吐了好多,没事的,不许惊动她的父母。我不放心,整整守了她一夜,天亮时才离开。

回到家等她的电话,一直等到10点多,才敢给她打个传呼。她在电话里说,不许我再找她了,我们就这么完了。我很担心她,一直给她打,她不接。我又往她家里打,是她父亲接的,说李萌住院了。我终于在医院见到李萌,她躺在病床上,虚弱极了,醒过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我,使劲抓着我的手。这时她弟弟劝我走,说我哥快来了,姐姐为你自杀搞成这样,哥哥冲动之下不定会干出什么事。

第二天晚上,李萌的电话终于来了。她说因为这件事,爸爸病了,家里已经乱成一锅粥。昨天,她已经当着全家人的面给爸爸道歉,发誓再也不让父母生气,不和我来往。我好像安慰她说我听你的,只要你觉得好就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阿莱你说,我还能说什么?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对她好,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弄得她众叛亲离。

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一周以后,李萌去了北京。这期间她的电话不断打过来,有时说分手,有时又说舍不得我。再后来,她表姐给她介绍了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这个人叫老萧,据说她父母见了十分喜欢,同意他们交往。李萌见了这个人一面,不久就找借口回绝了人家,她说她坚定了要和我在一起的决心。我当时已经懵了,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事态一直反反复复地变化着,在希望与绝望之间摇摆和挣扎。果然,没有几天,李萌又说她别无选择,为了不让父母伤心,她必须要嫁给老萧,让我忘了她。

这次,好像是真的。

2000年8月底,老萧出差到新疆,临走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李萌,让她根据自己的喜好布置新房。她找到了我。是的,有些事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只要她需要我,我立刻就会二话不说地出现在她面前。我和她一起去选材料、买沙发、装窗帘、选壁纸,托人从外地给她捎装饰画,一心一意帮她布置新房,装饰我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的新居。我曾经设想过无数次我和李萌的家,设想我们亲手打扮它的样子,却没想到我的一切设想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而我,居然还是心甘情愿的,居然还把这当做惟一能亲近李萌的机会。如果说在她结婚前我最后能为她做点什么的话,就是这个我精心为她打造的家。

11月份,新房子装修好了。老萧还没有回来,李萌要去新疆找他。她求我送她去北京坐车,我想拦住她,可是,我又是谁?我又有什么资格呢?因为那边冷,我特意给她买了一双皮棉鞋带着。我很难过,可是不想让她看出来,脸上挂着刻意的笑。送她上了车,我在站台上对她笑,隔着车窗,我们相互凝视,凝视了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随着火车汽笛的拉响,我们双双泪流满面。反而是在分别的一刻,我看到了久违的真情。

火车准时地开走了,轰轰隆隆地开出了站台,带走了我的爱人。我知道,她这一去意味着什么,随着老萧的出现,关于我的记忆会一点点被另一个名字所覆盖和代替,她流泪的时候,再也不会枕在我的怀里哭泣。在长长的站台上,我那压抑了许久的心,放声哭了出来。

2000年圣诞节,李萌回来了。12月27日,她让我去接她,她说,她想去看看孩子。当天晚上,我就开车带她来到了海边,她给女儿从新疆带来了很漂亮的钢花。我看着她,眼前浮现出第一次陪她到海边祭奠女儿的情景。那时候我们很相爱,她说她要嫁给我,生一个健康的小孩,我安心要对她好,坚信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等着我们。

如今,一切都已物换人非。

今年情人节的时候,我忍不住又去找她,看到她拿着一瓶酒从家里出来,和我只说了两句话,就走了,说是和老萧约好过情人节。2月25日中午,李萌再次打电话过来,说自己昨天已经办了喜事,婚礼挺热闹的。我除了祝福以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现在她结婚已经快半年了,遇到什么麻烦事的时候,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想到我,我也会一如既往地帮助她。说真的,对于李萌,我放不下。她也一样,她一方面不能违背父母,一方面也舍不得我。她说,红涛,只要你不结婚,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情人。

阿莱我知道,我们这样做不对。对于她的丈夫,我的心里有着深深的愧疚。我无法忘却对她的爱,又无法原谅自己对另一个男人的伤害。我想忘却,我想改变,可是却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离开以前,孙红涛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阿莱,你想不想听听她的声音?每次和她通话的时候,我都会录下一些,至少,在这个时候,她是属于我的。”

我把手机轻轻打开,一个年轻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时而低吟,时而带些嗔怨,我仿佛看到一个女子对着话筒撒娇的样子,因为话筒的另一端,是那个宠着她、爱着她、随时可以依赖和倾诉的男人……(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