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描写短语
描写短语: 动物世界 » 走兽
从峡谷那一头,传来了一声长长的狼嚎,像人在歇斯底里干哭,恐怖、凄惨、哀伤。

恶狼那绿莹莹的眼睛,在黑夜中像团团鬼火,闪闪晃动。

恶狼眼里闪烁着凶狠的绿光,像闪电似的窜过来。

狼常常默默而立,像一尊雕塑,两耳像雷达屏一样指向前,能听清最轻微的风吹草动,或某个地洞里的吱吱声。

狼胆子越大,走进林园,坐在房子前边的树间空地上,瞪着闪亮的眼睛,凝视那些昏黑的结冰的窗户,在严寒的黑暗中,抬起头来,开头发出像在怨诉的低音,接着越来越响,把它们饥饿的呼号提得越来越高,于是就继续不断地哀号,越号越高,沁人毛髓地号……

狼好像会缩身术,栅栏轻而易举就钻进去,此时羊像筛糠似的缩在羊圈一角。狼只要叼住羊脖子,羊就一声不吭地跟着走了。

狼是囚在一个狭窄的有铁柱的笼子里。它不停的走,来回的走……从铁柱的空隙探着爪子,擦着长嘴巴,白白的牙齿,尖锐得象亮银的钉,发疯似的咬着铁柱,黄亮的眼睛象金子磨成的啊!周身确是生的白色毛子。

狼在向亡命奔逃的麂子扑击时,尖利的狼爪能像钉子似的深深地嵌进麂子的皮囊,狼牙能在奔跑颠簸中准确地一口咬断麂子的喉管。

那狼眼睛,又凶又怯,闪闪的像两颗鬼火,似乎远远的来穿透了他的皮肉。

那又黑又大的眼睛,在夜间发出绿色的磷光,像一对小绿灯照亮四周,藏匿的动物,都逃不出它的视觉范围。

那只狼龇了龇锋利的尖牙,吐出那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大模大样地蹲地厚厚地雪地上。

那只狼龇了龇锋利的尖牙,吐出那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大模大样地蹲在厚厚的雪地上。

那只狼龇龇锋利的牙齿,吐出那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大模大样地蹲在厚厚的雪地上。

那种目光凶恶,口吻深裂,拖着一个扫帚似的大尾巴、到处追逐肉食的动物——狼,是最贪婪凶残的。

那种目光凶恶、口吻深裂拖着一个扫帚似的尾巴,到处追逐肉食动物的狼,是最贪婪凶残的,一群狼经过之处,任何它们可以吃得下的动物,它们都吃个精光。它们为了吞噬猎物,可以一直紧紧跟踪数百里、只要闻到一点血腥,前面有一点儿“肉食目标”,狼可以成百上千只成群结队来追逐。

群狼那绿莹莹的眼睛,在暗夜中像团团鬼火,闪闪晃动。

它宽大坚实的骨架,强壮的躯体,闪亮的长毛无一不透发着狼王的威猛与无上尊严。黑眼珠里闪着幽幽绿光,充满了痛苦与仇恨,辐射出一种巨大的力量。

突然间,狼像根弹簧似地高高跃起,四肢长伸,腾在空中,把一只倒霉的小动物扑倒在地。

夜晚,在空旷的山野,安谧的森林,只要有一只狼吼叫一声,其余的也要引颈长嚎,声震四野,听了令人毛骨悚然。

一只母狼被他的脚步惊动,从一个洼地的灌木丛里站了起来,她把她的长长的头伸出来,在那里站了一会,凝视着人,于是她伏着耳朵,把她尾巴夹在两腿间,向山谷间逃去了,她的黑色的、下垂的乳头,在她那陷落进去的肚皮下面松驰的摇摆着。

在一堆食物面前,狼简直像是吃下了过量的兴奋药,也像是染上了什么狂躁症似的,几乎是喘着大气般在进食了。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