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打斗动作
打斗动作: 教程

看这个问题这么热闹,我也来答两句!

结合前面各路大神写出来的干货,和自己的经验,总结归纳一下:

一、铺垫。

直白点甚至可以这么说,没有铺垫的战斗那几乎都是鬼扯!就好像一个不懂球的人一个人去看一场球赛!不懂游戏的人去看游戏职业比赛!或者一个正常人去看两头牛打鬼架!除了看个热闹以外,什么都看不明白,极有可能是一脸懵逼的看个开始,一脸懵逼的看个结束,全程一脸懵逼,啥都看不出来。

而铺垫的作用就很明朗了,就相当于,你看球赛,游戏职业比赛之前做足了功课,知道,球怎么踢,规则是什么,什么操作会扣分,什么操作会加分,什么情况是赢了,什么情况是输了!

这就是铺垫,有了这些铺垫,整个观看过程,会更加酣畅淋漓,更加过瘾,阅读体验直线上升。

     而铺垫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剧情铺垫;一种是人物铺垫或者说武力铺垫。

     剧情铺垫,就是某一场战斗的前因后果,起因经过。就相当于之前说的观看比赛之前做的必要的,基本的功课。

什么人?什么原因?什么身份,还有对剧情的影响程度,这一架打完对剧情有什么作用?有什么意义?等等,这一系列完全为剧情方面来服务的铺垫。

这一系列铺垫往往开始于战斗发生之前的剧情里,很少会有直接穿插在战斗中的,因为,太拖节奏,影响阅读体验。

而与这些剧情铺垫相呼应的文段大多是战斗分出结果时的尾声阶段,或者战斗完全结束之后的剧情里,所以剧情铺垫的作用就只是同观看球赛一样,为了更好的观看体验而做出的基本介绍

——什么人在打?为什么要打?不打行不行?那我应该站哪边?仅此而已。

第二种,人物(武力)铺垫。

这一点也很重要,而且不同于,剧情铺垫,接着打个比方,仍然以看球赛为例,如果说剧情铺垫就是知道球怎么踢,那么,人物(武力)铺垫的就相当于,在观众知道球赛规则之后,再详细的告诉他,比赛的这两只队伍的具体状况,

比如,各有哪些人?两支队伍各有什么强势点和劣势点?战前分析,哪队伍支赢面更大?优势方想要稳赢需要怎么做?劣势方想要赢,需要哪些条件?

这样介绍完,观众看得会更加明朗,而且最关键一点方便观众站队?支持那一方,一旦这两个铺垫做足,战斗还没开始,观众的状态就会被调至顶峰,会非常非常期待这场比赛,而且会无比期望自己支持的那一方会赢。

对应小说战斗就是在战前,把交战双方的武力值情况,阐述出来,不用太过详细,又不是回合制游戏,大概就行,让读者知道大致情况,心里对于战斗结果有一个大概的底。

就像王者荣耀里,10级打14级的,结果基本上大家都能预料,但是如果这个10级的能把这个14级的秀死,那这场打斗将会非常值得让人反复品味。

同时人物(武力)铺垫,一定不要全部托盘而出,一定要留一些关键的底牌,就像斗地主一样,小牌,单张,小对子,我摆桌子上,让你看都行,但是大牌,炸弹,千万别让人猜到。因为它们可以让战斗更曲折,更引人入胜,更有悬念。

对战斗剧情的设计会更上一个档次。


二、战斗场景描写
战前铺垫,可以提高读者的阅读兴致,根据笔力,程度各有不同。这东西就像漫威常年放出来的预告片一样,出一支预告,粉丝的热情就被调高一次,一直到出了三四支预告片,粉丝的热情被调到顶点之后,才会选一个良辰吉日,把正菜,就是正片放出来。

这样一来,三四道预告片吊足胃口,然后再上足够精彩的正片解馋,整个观影过程可以说是十分过瘾的。

但是同样这也说明了另一件事——胃口吊得再足,那也得真正正文给力,不掉链子,最好是不负众望才有最完美的效果。如果正文正片做砸了,不到达不到铺垫的预期效果不说,很有可能还会适得其反,功亏一篑。

所以正文,也就是真正的战斗场面才是重头戏,前面所说的什么剧情铺垫和什么人物,武力铺垫,都只能算是加分项。

战斗场面,可以分析总结为两个方向:
一个方面是想,就是剧情设计。

这一方面属于硬功夫,需要多看,多想,多分析,总结,多练,一点一点慢慢提高,几乎没有什么捷径,近道可以走。而且每个人风格,思路,经验,乃至技巧都各不相同,就如同男频女频,虽然都是小说,但是其内千差万别,却根本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清楚的,所以就不多深讨了。

不过倒是有些小技巧可以额外拿出来分享一下。

1,剧情设计

我们喜欢看小说,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喜欢追求小说里的那种刺激感,新鲜感,神秘感,永远出乎意料,却永远都在情理之中,反复反转,不停转折才是让我们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将故事看完的根本原因。

试想,如果给你一本你从来没看过的小说,但是你只是看了一个开头就马上猜到了剧情的发展经过和结局,想必你也看不下去。

同理,打斗剧情也是一样,不管你的写文风格,思路,经验是怎样的,这一基本常识是不能逾越的。

过程必须曲折,故事才能好看,才能耐看。而曲折意味着反转、转折,反转转折必须要有铺垫才能合理,这里就涉及到了一个度,如何取舍,如何把握,这就是看自己的实力与思路了。

当然,万事没有绝对,打斗剧情,不可能全部都是你来我往,斗的旗鼓相当的打斗。还有很多我们常说的吊打,秒杀。

这种级别的打斗,那基本就没什么转折来写了,毕竟都吊着打了,直接秒杀了,还转折个球。

所以这种碾压局的打斗推荐两种剧情设计思路,要么干脆不要有转折,直接快刀斩乱麻,在读者没有厌烦之前,用最少的笔墨一笔带过,绝对不要拖,更别水,一旦读者觉得腻了,那就不可逆了。

第二种,仍然可以穿插转折,但是转折的地方不是武斗,而是剧情线索,以这种没有悬念的碾压局打斗作为载体,来承载主体剧情的反转,同时可以乘机偏移读者的注意力,让读者不注意的忽略掉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打斗而产生的厌恶感。

当然,以上两种剧情设计思路是发生在,配角,被吊打被秒杀的情况下的处理办法。而还有一种情况,处于剧情需要,主角被吊打,被秒杀,这时候上面两种剧情设计思路就不能用了,因为如果用在主角身上,会让读者有一种懵逼的感觉:

什么鬼?啥玩意?这就输了?主角这就凉了?假的吧?写的什么几把?什么啥比作者?写的什么垃圾?再也不看这作者的书了!真恶心!

是的!恶心!作为作者,你可以恶心自己,可以恶心你笔下的任何角色,但是,你绝对不能恶心读者。别问为什么。

如果你真的打算写这种情节,那么基本可以确定,这一段是高虐,高伤的剧情,那就尽力写出一种悲壮,揪心的感觉来,把读者虐的揪心,把主角往死里虐。

为了增加效果,主角可以增加一些反转,一些不影响主体方向的反转,什么叫不影响主体方向的反转?那就是反派对主角的吊打,碾压,必须还是吊打碾压。就像一个初中生打一年级的小学生,小学生可以多咬初中生两口,多踢他两脚,多撑两耳刮子,多挨两拳头,但是该倒还得倒,该吐血还得吐血。方向不能变。

然后乘机用点笔墨,渲染一下氛围,感觉就出来了。

当然具体的剧情,文笔,细节是祥写还是略写,视情况而定,但是感觉一定要尽量写出来。不然读者看着会感觉非常尴尬。

除开这种纯粹的碾压局打斗之外,其他的打得不相上下,难分难解的,甚至打个几天几夜,一步一个小反转,三步一个大反转的超大型武斗就需要战斗场景里,剧情设计外的第二个方向配合着来探讨了。

而第二个方向可以归纳总结为四个字,剧情解说,或者打斗解说,精髓的地方就在于两个字——解说。

2,解说渲染。

小说里的武斗想要写得优秀,不妨参考一下另外一些类型里表现优秀的武斗——比如电视,电影,动漫,或者说漫画。

与小说相比,电视,电影,动漫有些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听觉刺激和视觉刺激,而小说只有文字,还必须要读者配合想象力来得到这些刺激。

而这些刺激有什么作用?

举个例子:你自己被人扇了一耳光,和你在另一个人的日记上看到他写着自己被人闪了一耳光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而且区别很大,你自己被人扇耳光,你会有身体触觉,你能感觉到。

那只手打在你脸上的声音,你能听得到。
在你被挨了耳光之后,你的脸部神经会将它所感觉到的痛传递给你,你也能感觉到。
如果扇你耳光的力道很重,你可能还会流鼻血,你的鼻腔神经也会把这种鼻血流出来的感觉传递给你,你仍然能感觉到。

这些都是刺激,不同的刺激,触觉刺激,视觉刺激,听觉刺激。不需要去描述,不需要去刻意的感受,你就能感觉到,身临其境,栩栩如生。

而那日记上所写出来的字,太抽象,抽象到你什么都感觉不到,你不会感觉到他被扇耳光的力道有多重,你也不知道他被扇耳光之后脸上有多疼,甚至你连他脸上有没有留下手指印,有没有哭,都不清楚,因为他只是写了,他被人扇了耳光,仅此而已。

如果你想要把这种刺激让读者想象出来,你会花费很多的笔墨,效果越形象,越逼真,所用笔墨就越多。

而电影,只是需要几个镜头,几个特写镜头,再配上声音,观众就能感觉到这种刺激,这就是电影镜头得天独厚的优势。

不论电影还是小说里,如果把这种效果,这种向观众表达展示这种刺激的行为,方式,用一个名称总结一下,那么它们都可以被叫做渲染。

电影里,一个镜头,或者几个镜头的特写就可以向你展示出来,一颗子弹飞得有多快,一把刀劈下来有多凌厉,炸弹爆炸的威力有多大,只用镜头就可以渲染,烘托出来。

而小说,想要达到这种效果,则需要花费比电影镜头更多的功夫,和笔墨,最关键还不一定能达到电影镜头的那种效果。

因为,小说文字毕竟是相对抽象的,而电影镜头是相对形象的。

但是小说文字也因此有些电影所没有的另类优势。

用形象的事物来展现出形象效果非常容易,但是用形象的事物来展现出抽象的效果却是难得多,有多难?

可以肯定的说,跟小说文字想要展现出形象的效果一样难。

所以小说文字相比起电影镜头,想要写出一些抽象的效果比电影镜头要容易太多。

而在不论电影还是小说的武斗场景里,形象的东西固然很多,比如声音,画面等等,但是抽象的东西也同样也不少。

比如战斗中的双方的优势,劣势转变,气势,心态,神态的转变,每一招每一式交手的细致感觉,心理变化,归纳起来也同样可以用一个名称来总结:解说。

相信很多都有过和我一样的感觉,很多电视剧,电影,或者动漫里,里面许许多多的打斗,看着虽然很震撼,很炫酷,很刺激,很热血,但是看着容易犯迷糊,迷糊是不是其他的什么,而是如同球赛一样缺少解说,我们并不懂武,也不懂论武,所以虽然这时候屏幕里角色打得火热朝天,屏幕外边咱们更多人是全程懵逼的看个热闹,因为我们看不懂里面的局势变化,招式变化,以及角色的心理变化。
而小说文字这一点则就与电影画面完全不一样了,电影画面因为图象这种形象的表现形式,所以对打斗的解说表现的非常局限,最常用的也是最有限度的解说方式就是在其中两个或者几个角色打斗时借另外一个或者一些角色的口来解说,分析一两句,而且还得顾忌这个的角色的人设,所以是电影画面对于解说表现得非常一般,或者说非常局限。
但是小说文字就不一样了,小说源于文字的抽象性,没办法直接就像电影画面那样展现出非常强烈的画面效果,就算作者想要强行用文字达到这个种效果,也需要极好的文字的同时花费大量的笔墨,而且还需要读者投入极强的想象力。
怎么看都像是吃力不讨好对不对?所以小说文字在描字打斗的时候加入另外一样东西能极大提升这个劣势,那就是解说,文字不同于画面,电影是由镜头来组成的,打斗的时候,更是一个镜头接一个镜头,速度极快,观众光是看这些速度极快的镜头就已经应接不暇了,要再配上解说,很拖节奏不说,观众看着也实在顾不过来。
毕竟这玩意不像比赛,必须得用角色来推动剧情,而球赛可以一直有个,或者两个解说员在边上一直不停地叨叨。
而文字不同,仅用一个个文字来展现出画面感,读者看得时候,吸收得慢,消化得也慢,最重要是太抽象,读者要是想象力差点,或者作者文笔差点读者想象不出来,那作者那一段文字就白写了。
小说则为了弥补文字表达的抽象性,更多时候就必须以旁白的形式在打斗描写之后再配上解说,从而提高提高小说的形象感,或者在读者脑子里的画面感,这很重要。
同时再加一些适当的氛围渲染,和类似电影里常用的特写渲染(突然之间忘记叫啥名字了)如果作者本身的文笔足够,所展现出来的画面感甚至可以不输于电影里面的镜头画面。
而特写渲染解释一下,就有点类似于电影的特写镜头,打个比方,比如说小说时某个正派大佬,打出了一个招式,一个很牛逼的招式,但是你不能就干瘪瘪地就说,这一招有多么多么牛逼,多么厉害打死了多少个人,这太抽象了,读者感觉不出来。
你得开容一下,把那种威力写出来,让读者在脑子里面感受到,举个例子:一个大佬打出了一拳,这不是普通的一拳,这是非常牛逼的一拳,打在人身上要死的那种,你写的时候就得渲染一下,让读者感受到这一拳的牛逼之处:
“这一拳好似连带着打碎了虚空,拳头所过之处,连同空气都被挤压出了一层层的波纹涟漪。小明看着打向自己额头的一拳只觉得心头一阵阵地头皮发麻,全身的寒毛根根竖立,血液都变冷了几分,一股无法形容危机感瞬间直击他的心底。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双手格在脑前,拼命一挡,那一拳却直挺挺地轰在了他的双手上,然后连带着他的双手一起打在他的额头上,只一瞬间,小明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便被这一拳轰得倒飞了出来,直飞出十多米远,这才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地上,足足有一分钟,小明再没有一丝动弹,显然是已经死透了。”

大概就这意思。
总结一下,战斗场景一共分为两大部分,一个是想,对于打斗剧情的构思,一定要有反转,转折,不能增铺直叙,留下足够的悬念,吊起读者绝对的胃口让读者被你的文字牵着鼻子走。
如果因为是一场吊打秒杀的打斗剧情,没有一点点的反转,那就尽量以最少最短的笔墨略写跳过,或者说用其他剧情来转移读者的注意力,总之不能让读者感觉到无聊,厌烦。
之后战斗场景第二个部分,写,对于武斗的描写手法,分为两方面,解说和渲染。解说是为了增加、弥补文字表达的抽象性,而渲染则是为了提高打斗里每招每式的感染力。

为了不让我看起来像是在空口无凭的吹牛逼,也同时是为了验证我说的这些东西用出来之后的效果,我就厚着脸皮码一段文出来看看效果,当然乱写一些东西的话展现难度有点大,我就挑一个在我脑子里比较(算是)有名武斗片段来码成文字来献丑了。
以下是《秦时明月》第三部《诸子百家》一直至今被诸多月饼津津乐道的机关城纵横决战片段,第四集第4分50秒左右至7分56秒左右战斗片段。
权当献丑。

   鲨齿剑轰然而落,在那白发身影的内力灌注下,自手中划出三道深黄色长长的剑芒,呼啸而出,向着盖聂的身形瞬间逼近。
    “铮”
    第一剑!剑芒擦身而过,淡淡的破空声,锐利如刀,还没有半点反应的时间便轻轻“嗡”的一声斩断了盖聂身形外那挡在剑芒前的一缕发丝。
    “铛”那第一道剑芒越过盖聂的身形,一剑劈在盖聂身后的那根两尺粗的石柱上,生生将那根石柱劈开了一半。
    “嗡”的一声如同剑鸣,剑芒消散,碎石乱飞。
    第一剑!过!
    “你的剑还是那样!一样犹豫,一样怯懦!”
    剑芒之后,卫庄的声音直透了过来,钻进盖聂的耳里,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冷酷,孤傲,还有鄙夷,甚至在这声音的深处还透着一股愤怒。
    第二道剑芒,转眼而至,封锁盖聂几乎全部的避让空间,虽是斩空,却让第三剑完完全全地向着盖聂身上劈了过来。
    “嗡”
    淡淡的破空声,伴随第三剑呼啸而来,轻灵得好似剑鸣,却锐利如刀,连空气都被这剑芒生生撕出了声音。
    那橘黄色的剑芒,颜色深得好似血红,自鲨齿剑外发出的一瞬,烙印在地上好似一条蜿蜒盘屈的游蛇,连同地面也一齐撕开一道裂缝。在墨家与流沙一众人等的眼中,向着那被前两道剑芒完全封锁了闪避空间的盖聂,“铮”的一声斩了上去。
    墨家众人心中均是一紧,入眼的却见那泛着橘黄色的剑芒却耀眼的好似夕阳的余辉,将盖聂的身形完完全全的遮挡在了里面,看不真切。
    “嗡”!
    剑芒还未消散,转眼便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自那剑芒中倒飞了出去,只是一瞬间又狠狠地砸在了墙壁里,一时间又是尘烟四起,那白色身影瞬间没入其中再寻不见。
    雪女一声惊呼,墨家其余众人也均是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只是所有人却都不言,细细听着那烟尘里的动静。
    几息过去,机关城内所有人屏住呼吸,细细听来,却完全听不到半点声音,一时间墨家众人心中一沉,而另一边的流沙众人却心中暗暗一喜,脸上却不露分毫。
    唯有卫庄手中握着鲨齿,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冷酷孤傲的脸上,那眼睛里,慢慢的多了一丝阴沉。
    似乎……有些不对!
    那因为盖聂砸在墙壁上而扬起的烟尘,开始慢慢散去,只是仍旧看不清烟尘里面的状况,还有那个倒飞进去的白色身影。
    四周一片宁静,没有人动弹,更没有人说话,似乎渐渐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剑圣!绝不可能单单就被这三道剑气给劈死了!如果是受伤,为什么里面没有一点挣扎喘息的声音?
    太安静了!
    盖聂他到底在干什么?
    众人眼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他们心中沉思间,正要有所动作,却在这一瞬,一道锐利空灵的剑气声自那烟尘内响起。
    那声音,好似世界上最锋利的利刃,割破了布匹而发出的淡淡清啸。
    “铮”的一声,也割在了众人的心底最深处。
    “嗡”
    伴随着一阵轻轻的,淡淡的剑鸣声,一道白光刺破烟雾,自那烟尘内射了出来。
    在一瞬间,那手中紧握着鲨齿,身形一动不动的卫庄,却在这时,眼中瞳孔猛的一缩,一把长剑如同裹挟这世界上最一往无前的来势,倒映在他瞳孔中,向着他笔直而锐利地刺了过来。
    生死,只在一瞬!
    那是一股势!
    一股气势!一股剑势!一股这世界上最锐不可当的力量。
    而现在的卫庄却正是感觉到他正在被这么一股势!一股力量牢牢锁死着,挣不开分毫。
    “嗡”
    那轻轻的,空灵般的剑鸣声还在响,响彻在这寂静的机关城内,响彻在机关城内所有人的耳里,也响彻在所有人的心里。
    嗡嗡环绕!
    伴随着一道白芒!一道好似刺破黑暗的白芒。
    渊虹剑从那烟尘飞射而出,锐利地划开空气向着卫庄飞驰而去。
    在渊虹剑的背后,一只手紧随其后,还有那一整个白色身影如影随形。
    “嗡”
    在渊虹剑与盖聂从那烟尘里冲出的一瞬,机关城内所有人全都神色一变,瞳孔瞬息张开,一股凌厉而肃杀的杀意通过那柄在空中飞驰的渊虹所拉出的白芒直透进所有人心底,让他们心头全都为之一颤。
    “这是?”
    “百步飞剑!”
    “这就是百步飞剑?!”
    “……,虽然曾经听说过它的威力,但是亲眼看到还是比想象中更为惊人!”
    生死,只有一瞬!
    也只在一瞬!
    所有人心中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渊虹便已然逼近了卫庄。
    那股势!那股一往无前,锐不可当地剑势使得卫庄整个人避不开半分,而且,他也不能避,更不能退!一旦心中有了半丝怯意之后面对瞬息而临渊虹杀招,便必死无疑。
    百步飞剑!
    此术一旦发动百步之内,无人能敌!亦无人可以生还,所依仗的就是这股势这一股锐不可当,无人能敌的势!
    剑势正是发挥此招的关键所在,势成则此术必成,势败则此术必败,无一例外。
    却是在这时一旁一直观战至今的高渐离,这才醒悟:
    原来盖聂一直退让是在积聚剑势,犹如弓弦,被拉的越弯,反射之力便越强!
    而此时盖聂的剑势已至顶峰,被这股剑势所逼近的卫庄大势已去,胜负已然分晓!
    生死只在一瞬!
    卫庄双眼一眯,手中鲨齿剑抬起,格在身前,而在他跟前,紧随渊虹其后的那个白色身影,同一时刻,右手猛的一抓,反手握住剑柄,轻轻带着剑身,向着那被鲨齿挡在后方的卫庄首颈一削而过。
    “铮”兵刃相交,发出清脆的交鸣声。众人看在眼里,却只觉得眼前白芒一现,鲨齿剑便从卫庄手里脱手而出,高高地跃在空中,轻吟着,发着剑鸣,划破空气在空中划落。
    同一时刻,流沙一旁,赤练心中一急,右手搭上腰间链蛇软剑的剑柄,脚步一跨便要上前援手——这一剑,卫庄避不开!
    作为流沙魁首,卫庄绝对不能出事。
    只是在她身旁的白凤,却冷冷地开口将她拦了下来:“你现在上去,会比他们任何一人死得都快!”
    赤练心中一愣,转头看了他一眼,握住剑柄的右手纹丝不动,向前跨步的身形却停了下来!
    是了!以她的实力,现在上去,只要被盖聂所发出的这股势所波及只能是死。
    “铮”
    卫庄整个人一动不动,鲨齿剑却猛的一下,插在地上,四周一片宁静。
    卫庄身后,擦身而过的盖聂握着渊虹,缓缓回过了身,双眼水波不兴,脸上神色如常。
    一切已成定局!
    胜负已分,结束了!
    一如十三年前,他们师兄弟二人在鬼谷本该完成的结局:
    你们中间,最终只有一个人会成功。
    代表鬼谷派,去改变天地的命运,延续鬼谷的辉煌。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