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欧洲 » 意大利

    在欧洲南部地中海、亚得里亚海和第勒尼安海的环绕中,一块狭长的陆地犹如一只穿着靴子的脚,伸向浩瀚的万顷碧波。靴尖不远处的小岛,则恰似一只足球,与那靴状的陆地构成一幅绿茵场上踢球的架势,相映成趣。这便是当今威逞一时的足球强国意大利,它的首都罗马,也是欧洲文化的源头之一———古罗马帝国的首府所在地。

    古代的罗马帝国,真是气派豪华,不可一世。这个曾经雄踞欧、亚、非三洲的奴隶制国家的首府,有着高大的宫殿,辉煌的庙宇。整日里宛如仙音的乐声飘浮缭绕,牛羊牺牲的香气四逸,战将忙忙碌碌,诸神自在逍遥。在巍峨耸立、与日月争辉的诸多神庙中,女战神弥涅瓦的神庙香火尤盛。剽悍的罗马帝国,因为有了这位美貌、坚强而勇敢的女战神的保佑,才如此发达兴旺,威震天下的。可是,有谁能料到,这位女神却也是个极其嫉妒而虚荣的女人呢!

    传说,在古罗马的迈俄尼亚地方,曾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姑娘,名叫阿拉克涅。她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染匠之家,父亲是位洗染高手,母亲是位纺织巧匠。从阿尔克涅刚会走路起,她便每日里听着母亲的机杼声玩耍,看母亲的织机上如何一寸寸 “长” 出美丽的织品。阿拉克涅常常忘了玩耍,眨着蔚蓝色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双手,猜测着这双修长、灵敏的手怎样织机“长” 出开满鲜花或奔跳着小鹿、小兔的挂毯。年龄稍长,母亲便教她纺织了。阿拉克涅聪明极了,她学得很快,连母亲都啧啧称奇。

    阿拉克涅十岁那年,母亲患病死了。她十分悲伤,更加用心  纺线织布,这是她对母亲最好的纪念。父女俩相依为命,靠给人染织布料为生。父亲技艺高超,他能染出彩虹一般美丽的毛线,  阿拉克涅就用父亲染好的毛线织出不同颜色、不同式样的精美的   挂毯、地毯和衣料。她织出的东西又好看、又结实耐用,有一种 超凡脱俗的美,挂在屋子里,能使蓬荜生辉,穿在身上,能令丑  男丑女变得天使天仙般漂亮。人人都争着购买阿拉克涅的纺织 品,那些衣料啊,挂毯、地毯啊,常常是还没有拿到集市上,就  被抢购一空了。阿拉克涅在迈俄尼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巧    姑娘。  
    天上的仙女们得知人间有这样一位巧姑娘,纷纷下凡来,想  亲眼目睹阿拉克涅的佳作。谁知这一看,竟使仙女们眼界大开,  赞叹不已:“世上竟有这般巧手的姑娘,这等精美绝伦的织品!”

    你看那挂毯上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似乎带来一股清新的  暖意;

    你看那地毯上的草原,绿得那样沉醉,又那样蓬勃,似乎散发着野花的芬芳;

    你看那高山、大海、树林、众神……都多么活灵活现!

    多么柔软洁白的衣料、绚丽多姿的衫裙啊!多么漂亮的毯子啊!

    仙女们挤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评说着,羡慕不已,兴奋异常。可是当她们终于记起这些织品的创造者,转过脸去看那姑娘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又一次惊呆了:“呀!阿拉克涅纺织的动作优美得如同舞蹈啊!

    瞧,她坐在一大堆雪白的羊毛中间,多么像一位神女乘着白云在飞翔!她左手指捻动纺锭,右手往纺车上添加白云般的羊毛,灵巧地拉线、搓线,纤纤十指上,宛如有无数个精灵在欢快地跳舞。不一会儿,大堆大堆的羊毛就纺成了毛线。手艺高超的阿拉克涅的父亲转眼之间,已把成捆的毛线染上了七彩的颜色,晾干,又堆在阿拉克涅的织机旁边。阿拉克涅开织机,沉思片刻,又飞快地把一捆捆毛线织成一件件美妙的成品了。

    仙女们看着,赞美着,羡慕着,忘记了时间,当她们飞回天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打那以后,林中的仙女,河里的仙女,也都常常离开她们居住的葡萄园,离开自己的河流,挤在姑娘窗上,看她纺织。她们也和天上的仙女一样,流连忘返,乐此不疲。

   “阿拉克涅的纺织技艺世界第一!”

    这消息像长了翅膀,越传越远,最后传到天上的女战神弥涅瓦耳中,惹得女战神很不高兴。

    原来,这天上的神仙中,最聪慧灵巧的,就要算女战神弥涅瓦了。别看她是叱咤风云的战将,可做起纺线编织的女儿手工来,是任谁也比不上的。天上众神常常以女战神的技艺为自豪,不惜使用最美妙的词儿夸奖她,所以女战神也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无论是神人,都比不上她。现在,听到仙女们啧啧不已地赞美阿拉克涅,她的面子可受不了。她脸涨得通红,回到宫殿里,想来想去,只想出一个挽回自己荣誉的办法:派个侍女到人间去找阿拉克涅,让她承认她的手艺是向女战神学会的。对!就这样办!

    弥涅瓦的侍女来到人间,找到阿拉克涅,对她说:“你这非凡的手艺是女战神弥涅瓦教会的!她比你织得美,你算什么?不过是个穷染匠的女儿罢了!”

    阿拉克涅毫不退让。她瞪大蔚蓝的眼睛,直盯着女战神的侍女,大声说:“不,我这手艺是从我的父母那里学到的,别人谁也没有教过我!既然女战神能织布,我们不妨比试一下,看看究竟谁的手艺高。”

    女战神听了侍女的汇报,更生气了:“哼!阿拉克涅,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于是,弥涅瓦变成一个满脸皱纹、头发灰白的老太婆,拄着一根拐杖,颤颤巍巍地来到阿拉克涅家。她站在门口,对正在忙忙碌碌地纺织的姑娘说:

  “嗯,你织得是不错,但你得对女神恭敬些。去,向弥涅瓦赔个不是,请她原谅你对她的不敬!”
    阿拉克涅看看这陌生的老太婆,发现她的拐杖在阳光照耀下,发出刺目的寒光,心里明白,这老太婆一定是女战神假装的,她的拐杖是用她的长矛变的,可惜露了馅。姑娘心里暗笑,不卑不亢地回答:   
  “女战神当然纺织得好,我并没有说她织得不好。而我的手艺的确是父母传授的,不是向弥涅瓦学来的,她没理由说我对她不敬。如果她肯来这儿,我们可以当场比一比。”   
  “我就是女战神!”
    弥涅瓦摇身一变,现出原形:老太婆变成了一个头戴战盔,身着铠甲,手执长矛,满脸怒气的巾帼女杰。围观的人们大吃一惊,纷纷跪拜在地,不敢仰视。只有阿拉克涅毫不惊慌,她抬起娇嫩的脸儿,冲弥涅瓦笑笑,仍在捻动纺锭,继续纺线。

    弥涅瓦看看姑娘,又看看众人,大声叫道:

  “抬织机来!比赛! 听声音就知道,她的怒气有多么大。”

    比赛开始了。打谷场上支起两架织机,各色各样的毛线堆成两座小山。阿拉克涅和弥涅瓦分坐在两台织机旁,一声令下,她俩立即全神贯注地织了起来。打谷场上虽然聚集着黑压压的人群,却静极了,人们屏住呼吸,看人与神的比赛。人们只听见机杼发出的轻快的 “嗒嗒” 声,只看见飞舞的银梭和紧张忙碌的纺织者。

    织机响着,两双巧手下,银梭像翩翩起舞的仙鹤,优雅轻捷地跳动、翻飞。一缕缕毛线流入织机,另一头,带着金色图案的、高贵的紫色做底的地毯,徐徐吐了出来。不多一会儿,两人都织好了。

    女战神弥涅瓦高傲地扬扬眉毛,举起手中的挂毯,人们围上去,先看她的。

    挂毯上织的是众神之主、大神朱庇特审判战神马尔斯的场面。当年,由于男战神马尔斯杀死了海神的儿子,海神气极,跑到众神之主朱庇特大神那儿去告状。朱庇特召集众神,审判马尔斯。弥涅瓦当年也参加了审判,她很得意地把这只属于天神、不属于凡人的场面织在挂毯上:

    朱庇特高高地坐在众神之主的金色宝座上,威严地注视着众神。十二位天神分坐两旁,一个个面色庄严。周围士兵林立,剑戟森然。海神面对众神而立,三叉长矛敲打着嶙峋的岩石,岩石被敲出一条缝来,海水从岩缝中涌出,汹涌澎湃,象征着海神对众神的威胁:若不严惩战神马尔斯,他将淹没古希腊的首都雅典城。

    女战神弥涅瓦把自己也织在上面,占据着一个显眼的位置。她手执盾牌和尖矛,头戴战盔,盾牌护卫着前胸,尖矛击地。长矛所触之处,生出一株浅绿色的棕榈树,上面挂满了果实,显示着女战神奇异的法力。在女战神旁边,还织上了满面笑容的胜利女神的肖像,暗示弥涅瓦对自己战胜阿拉克涅、夺取纺织比赛的胜利完全有把握。

    为了警告阿拉克涅,说明冒犯天神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弥涅瓦有意在挂毯的四角织了四幅人与天神的比赛图:

    一幅描绘的是两个敢于声称自己与天神一样的人,被变成了两座荒山;

    一幅织的是矮人国的女王因为藐视天后和女猎神,被变成了专啄矮人的仙鹤;

    一幅绣的是敢于与天后比美的姑娘,被变成了小鸟;

    一幅纺的是亚述国王跪在神庙的石阶上落泪,那石阶是他的女儿,因冒犯了天神,被变成石阶了。

    最后,女战神又在整幅图画的四周,织上一圈象征和平的棕榈叶。  

    人们围观女战神的作品,惊奇地睁大眼睛,又钦佩、又畏  惧,低声赞叹着、议论着,小心地挑选最美好的词儿,生怕惹这位又聪颖又有威权的女神不高兴。  

    弥涅瓦听够了人们的溢美之词,才说:   
  “阿拉克涅呢?拿你的来比比吧!”
    人们围住阿拉克涅,看她织的挂毯。

    挂毯上描绘的却是众神的丑闻:

    众神之主朱庇特变成一只公牛,引诱人间美女欧罗巴,又渡 过大海,把她带到一块陌生的大陆上去。深蓝色的海水击打着欧罗巴的双脚,她尽力抬起脚,痛苦地流着泪,神色凄楚;

    朱庇特变成老鹰,抢娶巨人的女儿阿斯特里亚,姑娘在挣扎呼喊;   

    朱庇特变成半人半羊的怪物,引诱波俄提亚的公主,生下一对孪生子;   

    朱庇特假扮人间的国王,拐骗王后;

    朱庇特变成一阵金雨,骗取了公主达那厄;

    朱庇特变作花蛇欺辱五谷女神的女儿;

    朱庇特假扮牧羊人,拐骗文艺女神;

    朱庇特变成飞马,与复仇女神恋爱;

    ……

    阿拉克涅还织上了海神类似的故事:

    海神伪装成河流,生下巨人;

    海神扮成公羊,骗取人间的美女;

    海神变作一匹马,与金发的五谷女神恋爱;

    海神变成一只鸟,与长着蛇发的复仇女神墨杜萨生了怪物飞马;

    ……

    这些形形色色的故事,连同它们发生的地点、背景,一起被织在挂毯上。人和神的模样栩栩如生,大海、河流的波涛仿佛迎面扑来,山冈、田野、树木、庄稼……仿佛吹来清新的风,飘来醉人的芬芳。

    最后,阿拉克涅在挂毯的四角上,织上了日神、酒神和巨人的故事:

    日神扮成农夫、扮成牧羊人欺骗人间的少女;

    日神变做老鹰、变做狮子抢夺少女,逼迫人间的女子成婚;

    酒神用一串假葡萄欺骗农人的女儿;

    巨人萨尔图努斯变成一匹马,生出半人半马的怪物喀戎。

    这幅挂毯的四周,织满了花朵和盘绕的藤叶,衬托得整幅挂毯的画面熠熠生辉,花团锦簇一般。

    众人看了,禁不住大声喝起彩来:

   “啊!太美了!太好了!”

   “这才叫精美绝伦!”

   “阿拉克涅!阿拉克涅!赛过天神的阿拉克涅!”

    人们脸上闪烁着发自内心的、由衷的赞美神情。他们笑着,赞美着,为阿拉克涅自豪。

    得意的笑容从弥涅瓦那漂亮的面孔上倏然而逝,她气得脸色铁青,一下子跳起来,跑过去一把扯过阿拉克涅的挂毯,三下两下撕成碎片,往地下狠狠一摔,又拿起梭子在阿拉克涅头上使劲敲了几下。

    阿拉克涅美丽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蓝色的大眼睛溢满了泪水,愤怒地盯住弥涅瓦。众人见到女战神如此举动,哗然四散,逃得远远地看着,心中同情阿拉克涅,却不敢上前劝阻暴怒的女神。

    阿拉克涅浑身颤抖,嘴唇哆嗦,手指弥涅瓦,说道:

   “你,你,你欺人太甚!”

    说罢,抓起一条捆毛线的绳子,转身拴在高高的织机上,把自己吊死了。

    弥涅瓦见事情闹大了,觉得很尴尬,讪讪地说:  

  “这又何必呢?”

    她上前把阿拉克涅解了下来,又对她吹了几口气,让阿拉克涅复活。

    阿拉克涅活过来,但仍在沉沉昏迷之中。弥涅瓦转身走开,
    去地府的恶神那里,要来了毒草的汁液。她把毒液洒在阿拉克涅
    身上,口里说道:

  “你这个坏姑娘,想一死了之,没那么容易!我不让你死,  我要让你活着受罪。你要变成蜘蛛,永远悬在空中,让你的后代 们、族类们世世代代永远这样生活,得不到片刻休息,没有安全保障。”   

    说完,弥涅瓦回天上去了。

    阿拉克涅醒过来了。她秀美的头发脱落了,耳朵、鼻子没有 了,头变成豆粒大,纤长的手指变成了腿,身体的其余部分,都 变成了又圆又小的肚子。她完全变成蜘蛛了,从此无休止地织 呀,织呀。

    几千年过去了,弥涅瓦的神庙破败了,倾塌了,变成残留着历史遗迹的废墟。在废墟附近,大自然中的树林却更加茂密,更加郁郁葱葱。无数棵树上,无数个蜘蛛仍在织呀织,它们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生命,织着一幅幅精美绝伦的挂毯,直到世界末日。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