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这就是剑意

打斗情节
打斗情节: 功法感悟 » 实力晋升 » 武器
和你以前认识的人有些相像?他在这里很多年了都没出去过,应该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吧?静胥说了这么一句,但是看着洛北有些急切的样子,他还是点了点头,反正我只是负责接引,只要不让你误入其它经窟就好了,亦无权限制你们的行动,你要去见,便过去见一下吧。

  
多谢静胥师兄。

  洛北深吸了一口气,便朝着那道月白色的人影走了过去。

  
洛北说的他以前认识的那人是谁?在他心中这么重要?看着洛北走过去的样子,采菽等人心中都忍不住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三个人还从未见过洛北如此紧张。

  淡淡夜色中的月白色身影,洛北越走近便越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他越看就越觉得
和原天衣相像。
怪人,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恩?你是到这经窟里来修习剑诀的?

  但就在洛北走到他身后不远处时,这个人却慢慢转过了身来,看着洛北说道。

  洛北的整个人一下子顿住,浑身顿时充满失望至极的感觉。

  这人虽然也是散发,而且身高体型也是和原天衣差不多,面目也是十分俊俏,但是眉目却和原天衣没有一分相像。

  他显然不是原天衣。

  
怎么,你为什么会如此失望?这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忽然又问道。

  洛北这才一下子醒转过来,这时他才发现,这男子的双眼竟然是无比的纯净,纯净得有如不经世事的儿童,清澈见底。

  顿了顿之后,洛北有些歉然的回答,
我本来以为你是我认识的一个人,可是过来了,才发现不是。

  
哦?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怎么,你认识的那人和我长得很像么?

  
不是的。洛北缓缓的低下了头,只是背影看上去很像。

  是么?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起身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洛北,那人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

  洛北点了点头。

  对于洛北来说,罗浮便是他的家,原天衣和老召南,不仅是他的师,还是真心对待他的家人。

  否则他发现这人不是原天衣,心中也不会如此的失望,难过。

  虽然他现在很多时候都沉寂在修道突破的欣喜之中,但是一个弟子,有了成就,心中也总是想着自己的师傅能看到的。

  
我心里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就是我记不住是什么样子了。

  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看着洛北,突然淡淡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洛北。

  
洛北?身穿月白长衫的男子看了看洛北,笑了笑,又转过身去,看着已然变黑的天空。

  
你在看什么?洛北忍不住问。

  
我没在看什么。身穿月白长衫的男子微微的皱着眉头,我是在想我是谁。我想告诉你我的名字,可是我想不起我叫什么名字。


更改剑诀!

  
至道无形,应生元气,谓之一也;一之所剖,分为三也…..。

  经窟之中,一道黑色的剑光绕着洛北盘旋飞舞。

  第二日,洛北一边熟读、领悟接下来的剑诀,一边练习驭剑的法门,现在这驭剑之术,比起前一天显然是已经进步了不少。

  而且可能因为炼化了乌虬内丹,真元之中带有龙威的缘故,这在他身边盘旋的黑色的三千浮屠,竟然也似给人一种有如蛟龙的气息。

  这就是剑意。

  虽然洛北在飞剑诀法上的修为还很是低微,但修剑之人,都有剑意,现在洛北的剑意,无形中已经比一般的人要威严宏大得多了。

  
的一下,三千浮屠猛的一滞,就好像一个控制不住要掉落下来。

  
一之所剖,分为三也…..,这是什么意思?

  洛北如同醒觉一般,控住了飞剑,将三千浮屠收在了手里。

  这两三个时辰下来,洛北已经将御剑经文全部记得烂熟于心,但是这御剑法门比起驭剑法门还要艰涩难懂,现在他是有一段文字,始终理解不了其中的意思,以至于有些入神,一时差点失去了对三千浮屠的控制。

  
还是问问明浩师兄或是断天涯师兄再说吧。

  洛北心知这种经文字面上的意思不懂再强自揣摩也是无用,再在心里记了一遍这御剑部分的经文之后,便起身往外走了出去。

  除去这是蜀山的藏经重地不说,在晴日之时,阳光下的天若窟本身就呈现一种超凡脱俗般的美丽。

  只是有些微微的冷清。

  
他还在那里。

  静胥不在,他显然没料到洛北会这么早出来,洛北就一个人顺着山道慢慢的往下走,走到那个拐角之时,他果然看到那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男子还是和早上上来时的一样,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天边的白云。

  
他连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和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了。

  一时间,洛北忍不住就又走了过去。

  
恩?你是到这经窟来修习剑诀的?

  和昨天下山时一样,洛北走到他身边不远处时,这个容颜很是好看的男子转过了身来,淡淡的问了洛北这么一句。

  和静胥说的一样,他果然连昨天见过的洛北都忘记了。

  洛北看了他一眼,还没想好要说什么,他却又嗯了一声,看着洛北,
你认识我?

  
昨天认识的。洛北点了点头,我叫洛北,昨天我在这里见过你,只是你记不得自己的名字。

  这个人的双眼,似乎纯净得可以看见人心,在他面前,洛北也觉得自己变得无比纯净,不用任何的虚伪、掩饰。

  
又过了一天,我又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了。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露出一个歉然的笑容,我一天过去,就会把前一天的事全部忘记。要不是在这里划上一道,我都不知道又过了一天。

  顺着他的眼光望去,洛北看到他身旁的一块山石上,有无数条浅浅的印子,似乎是用树枝划出来的。

  
对了,昨天我们说什么了么?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突然又问洛北。

  
没有。洛北摇了摇头,你只是和我说过,你心里也有一个重要的人,但是却记不得是什么样子了,你连你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是么?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笑了笑,和我这什么都记不住的人说话,一定无趣的很,既然你知道我过了一天就又会不认得你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来和我说话?

  
不知道。洛北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一个人连他心里很重要的人都记不住了,他一定很寂寞。

  
寂寞?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似乎有些微微的入神,你是觉得我寂寞,才过来和我说说话?

  洛北点了点头。

  
你是个有趣的人,和那个人一样。男子旋即笑了笑,伸出手指点了点,他每次见到我,都要对我做个大大的鬼脸。

  顺着男子的手指远远的望去,洛北发现那是静胥,静胥此刻正在远处一株树荫下,盘坐不动,应该是在修炼诀法。

  
静胥师兄也是童心未泯,又一个人无聊,才会每次对他做个鬼脸吧。

  
你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又怎么会记得他每次见到你,都要对你做个鬼脸?洛北还未来得及问他,他却已经摇了摇头,其实我不寂寞。

  
不寂寞?洛北怔了怔。

  
如果一个人什么事都记不住了,每天都能看到全新的东西,那他就不会觉得寂寞了。不过我还是很想记起我以前的事,想要知道我心中那个重要的人是长什么样子的,哪怕寂寞。身穿月白色衣衫的男子看着洛北,你寂寞么?

  
偶尔会吧,大多时候不会。洛北摇了摇头。

  
哦,为什么?

  
我有很多朋友,采菽、蔺杭、小茶、玄无奇….。

  
是嘛。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眨了眨眼睛,可惜我一个朋友都记不得了。

  
没关系,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洛北笑了笑。

  
朋友?我好像很多年都没有朋友了。洛北,我的朋友。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突然又笑了笑,看着洛北问道:你既然是来这天若窟修习剑诀的,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下山了?

  
剑诀里面有一小段文字我始终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所以就出来了,想问问师兄他们看看。

  
哦?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看着洛北,你是从破天裂剑诀的洞窟出来的,那我应该能告诉你是什么意思的,你是哪一段文字不明白?

  
你能告诉我是什么意思的?洛北顿时有些吃惊,你怎么会知道?

  
我修过破天裂剑诀。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些就是还记得。

  
你修过破天裂剑诀?!

  
他到底是谁?

  洛北的心中,顿时涌起十分震惊的念头。

  破天裂剑诀是蜀山无上剑诀之一,能够修习这门剑诀的师长,肯定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

  但是洛北随即又释然,因为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自己再怎么揣测都是无用。

  关键是,他和自己现在是朋友。

  
至道无形,应生元气,谓之一也;一之所剖,分为三也…..。洛北马上默想着经文,问道:我就是不知道这分为三也之中的三是什么意思。

  
哦。身穿月白色长衫的人点了点头,道:三者,清、浊、和,结为天、地、人也曰三元,上、中、下也;在天为三光,日、月、星也;在地为三宝,金、玉、珠也;在人为三生,耳、目、心也;在道为三气;玄、元、始也;又为三天,清微、禹馀、大赤也;复为三境,玉清、上清、太清也。

  
原来如此。洛北听他一解释,顿时有种霍然开朗般的感觉,那在这剑诀之中,就是要用剑诀法门将自己的真元分出清、浊、和三气,用清气来滋养飞剑,建立心神联系。

  
正是如此。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微微一笑,剑胎者,千锤百炼之物,至精至纯之物,直接用真元只能相控,却是不能相生。

  
多谢!一通百通,这个道理一通,洛北心中熟记的御剑篇的法诀,便一下子全部领会了其中的意思。

  
谢什么,我们不是朋友么?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笑了笑。不过这破天裂剑诀有些小小的瑕疵,你若是信我,几处经脉运行的方式改上一改,剑诀威力便会大上几成。

  
更改剑诀!

  洛北看着他,忍不住心神巨震!

  洛北现在修了妄念天长生经
、大道直指翠虚诀、三千浮屠中的无名法诀,恍惚之中已然觉得殊途同归,这三种功法都有些长处,但是洛北却也从未产生过将这三种功法融合在一起,更改功法的念头。

  更改、开创功法,那便是有大修为,大悟道的大宗师,大圣贤才能做到的事!

  因为修炼诀法,每一步都是凶险万分,谁都不知道真元流动稍微走岔了一丝,走错了一寸经脉,会产生怎么样的后果。

  或许便是暴体而亡,形神俱灭!

  可是他却说这破天裂剑诀,几处改上一改,威力便会大上几成!

  他原本的修为,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怎么?你不信么?就在洛北心神巨震,心中念头狂闪之时,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看着洛北问道。

  
你以前肯定是身份高绝的师长,现在虽然和我平辈相交,但传经授道,却也要受我一拜。洛北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月白色长衫的男子,拜了一拜,你是我朋友,我怎么会不信你。

  
你我即是朋友,又何须这些繁文缛节。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看着洛北,也不阻挡,就是笑了笑。

  他的眼神,让洛北有一种清澈见底,坦荡荡的感觉。
我罗浮行事不羁,好坏皆在心中,倒是我到蜀山久了,拘泥于礼数教化了。洛北心中这样的念头闪过,顿时也有种心神开阔的感觉,忍不住哈哈一笑,你说的是。

  
洛北,你果然是个有趣的人。朋友….几十年来我的第一个朋友。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笑了笑,你明天来,我便应该不会忘记你的名字了。

  
为什么?洛北有些惊讶的转过头去,却看到月白色长衫男子一直坐的那块山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月白色长衫的男子已经在上面刻了一个名字,洛北

  洛北的名字旁边,又有两个字,
朋友,而这四个字的旁边,却是两张脸,一张是洛北的相貌,一张却是一个摆着鬼脸的脸庞,正是静胥,下面还有很多条浅浅的印记。

  这下洛北便一下子明白,他为什么会记得静胥很多次见他都要对他做鬼脸了。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