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描写

文笔手法
文笔手法: 文笔提升
前言

一、小说写作的技术梳理

二、描写的作用

三、环境描写和人物描写的运用及手法

四、类型小说描写杂谈

五、结语

前言

因为最近我又开始写点书评,发现有些网文作者在描写上略有不足。所以在书评里谈了些自己关于描写的体会。有朋友建议我总结一下,编写成文,于是就有了这篇仓促的写作体会。我希望对各位有志于创作的童鞋有点启发和帮助。

也因为写得仓促,没来得及查阅专业资料。文中难免有不少遗漏和错误,各位如果有发现,欢迎指出纠正。

再:本文前三部分写了一天,有些累。第四部分偷懒全部摘自书评,大家将就看了。

一、小说写作的技术梳理

小说写作无论技术上如何千变万化,最后一定能概括进三个技术层面——叙事、描写与对话。这里我就介绍性地和大家梳理一下,具体不展开,有遗漏的欢迎补充。

1叙事

叙事简单来讲,就是如何讲故事的问题。网文故事性第一,因此叙事可能是三个技术中最重要的环节。每个作者都会形成自己的叙事风格,如有的人富有节奏感,读来畅酣淋漓;有的人行文细腻繁复,故事连绵不断;有的人叙述不温不火,娓娓道来,平凡中见真章。但能形成标志性叙事风格的作者,网文中其实并不多。作为作者,我们应该有追求自己叙事风格的野心,这是让我们不泯然于众的重要手段。

叙事从结构上说,有从整体角度考虑的正(顺)序和倒叙之分,在局部上则有插叙、补序等不同的表现手法。网文写作通常使用正序,局部上插叙为主,其他表现手法很少用。

叙事人称决定了小说以哪种人称展开来讲故事。通常网文各个类型都以第三人称适宜,但某些小说类型也可以选用第一人称,比如灵异、推理、职场等。

叙事角度我们最常讲的就是全知视角,即上帝视角,其他还有如局限性视角,纯客观视角等。如何不露痕迹的完成人物视角间的切换,是叙事里的重要技巧。

此外叙事还涉及的方面有,小说的叙述节奏,场景的变换,小说世界时间的流逝,不同角色的登场与谢幕,人物的情节比重等等。

2 描写

描写是丰富小说的手段,让小说故事生动,人物有立体感,整体上具有真实性,都是描写的功效。

描写最简单的分法,可以分为角色相关描写,即我们常说的“人物描写”,以及非角色相关的其余描写,即我们常说的“环境描写”。

人物描写并不是只能用于“人”,准确地讲,这个“人物”是指角色,也就是所有小说中人格化了的东西。它们包括人、动物、植物、不存在的怪物、物品,甚至世界、宇宙本身,虚幻的灵魂等等。

而在环境描写中,同样也可能出现人或动物,这样具有生命的东西,但他们不扮演角色,则不属于人物描写。

3 对话

对话我们也称之为对话描写,所以是一种特殊的描写。它是塑造人物不可缺少的手段。之所以把对话描写单独罗列出来,是因为对话除了描写原本的功能外,还具有叙事功能。当一部小说全部用对话来完成叙事和人物塑造时,也就变成了一种可以单独归类的文学样式,即剧本。

网文对于对话的依赖很严重,而且对话在网文中的主要功能表现为叙事。大多数网络作者无法发挥对话的描写功能,缺乏用对话塑造人物的能力。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心理描写。心理描写过去是从属于对话描写的。在戏剧舞台上,所有人物的心理都会用戏文表现出来,后来就演变成了独白,即人物对自己说的话。

网文对独白的使用到了泛滥的地步,作者通常只考虑要交代剧情,经常让人物整天自言自语,实际上完全没有考量人物塑造的合理性。很多自言自语有时可以做留白处理,有时直接以心理描写的形式给出即可。毕竟现实生活中,我们不可能看到满大街的人都在自言自语,把自己的内心世界显露出来。

二、描写的作用

描写的作用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为了表现真实性。其实无论哪种类型小说,我们都是力求将故事发生的世界和个中的人物描绘得栩栩如生。为什么很多网文读起来像大纲,人物不生动,小说的世界干瘪无趣,没有立体感,都和缺乏描写有关系。

虽然我不喜欢用“代入感”这个词,但为了方便解释不妨用一下。所谓代入感就是感同身受,身临其境。怎么来传达这种感觉?靠描写。

环境描写和人物描写,都可以帮助作者把代入感传递给读者。因为小说阅读对于读者是有一个把虚幻世界真实化的过程。而文字本身是一维的,读者只有依靠阅读描写,才能将文字里的画面、声音、人物的内心感受等等,投射到自己的脑海中,并且依据读者自己对于现实世界的经验感受,模拟出小说中人物表达的感情,以及故事画面等。

描写的第二类作用是辅助叙事。

常用的叙事辅助包括描写与剧情直接相关的环境或物体。例如高手对决时的环境描写,《将夜》中诛夏侯一段,《射雕》系列中西毒与北丐多次对决的场景;又如战争场面中两军对垒时的地形描写,《异人傲世录》中“土城”一战就很典型。

金毛狮王的宝刀“屠龙”,张小凡的烧火棍,都是和剧情有直接关联的物品。此外在灵异、推理小说中的线索物品,也可以通过描写用来辅助叙事。

环境描写有时也被用来烘托剧情,也就是寄情于景的写法。如“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水浒》中 “下雪紧”与“林冲上梁山”的烘托关系。用环境烘托剧情通常有预示剧情走向以及人物结局的作用,可以看作是暗示性或者象征性的叙事。

对于场景和人物的描写,也可以用来强调这个场景与人物在剧情中的重要性。重要人物给予大量描写,是对读者的一种提示。与剧情关系密切,有重要事件发生的场景,重点描写也一样有提示作用。《红楼梦》中的不少人物描写,以及对大观园的重点环境描写,都有这个作用。

三、环境描写和人物描写的运用及手法

1 环境描写

环境描写通常和小说场景联系在一起,一般有几种写法。

从作者角度出发,由远及近的全境式描写。这种描写通常用来展示小说的大型背景,借此往往能起到刻画小说世界的功能。有架空世界的小说类型,这类描写运用比较多。

如历史小说中大型的战场描写,仙侠小说中大型门派的山门描写,科幻小说中浩瀚的宇宙空间描写等。

全境式描写通常遵循从大到小,从粗到细的描写原则,因为这样符合我们建立一个场景印象的心理习惯。以下为一个简单示例:

“三个人正站在一个小坡边,眼前豁然开朗,下面是一片谷地。一个村庄,不,准确地讲更像一座小城,悠闲地躺在那里。卡瑟琳远远望去,大片茂盛的树林包围着城市,城中一条大路直通南北,两边都是房屋建筑,尖顶的,圆顶的,平顶的,几乎人类各地的建筑风格都汇集在这座小城中。不知为什么,这座城市有股灰蒙蒙的感觉,虽然房屋的墙面都被涂成了各种缤纷的颜色。卡瑟琳看见城里有几处冒起炊烟,街道上甚至还有玩耍的孩童,心头感到少有的平静,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从小说人物的视角出发,人物站在某个点上看剧情场景,这时使用的环境描写称作定点描写。这类描写可粗可细,要根据剧情需要出发。比如人物看到一件新式武器,那就需要具体的状物描写;人物在监视时,可能在不同的时间里,又会对某一个场景进行多次描写。这些都表现了定点描写的特殊性。

定点描写和人物塑造会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每个人物的观察习惯不同。如果想结合人物性格、职业特性进行塑造,那具体描写上的顺序、详略就要有取舍和调整。比如女人喜欢先看细节,男人可能会注意汽车,侦探观察非常细致没有遗漏,小偷总盯着逃跑的出路。以下为一个定点描写的示例:

“张三拉开车门,但见眼前一幢深府高院,大红的院墙足有两人来高,门前青石打磨的台阶正好六级,两旁汉白玉的镇门狮一对,镶了黄铜钉的朱漆宅门紧闭,门上一块黑底金字大匾,以斗大的隶书写了‘曾府’二字。”

当人物从一个场景进入另一个场景时,随着场景的变动,我们通常要对新环境进行一定的描写。场景变换时的环境描写是和叙事联系在一起的关联描写,对新环境的描写应该和剧情相辅相成。

此外,当一个角色在一个场景中发生移动,而随着周边景物的变化,进行的描写,我们称之为移步换景。移步换景在小说中可能因为剧情需要,并不是一气完成,而是与叙事夹杂在一起。比如人物从大街的一头走到另一头,这中间会发生多个不同的小事件。事件与事件之间就可以用移步换景来进行衔接,描写不同的街景,借此带出必要的人物和伏笔是常见手法。

以下的示例略长,也较为复杂,请注意叙事与移步换景之间的关系。整个换景过程是人物沿着午后大街行进,最后到达广场。这个场景是完整的,随着人物的移动,需要对气氛和背景进行描写,并引入必要的伏笔和悬念。

“灰云领着卡瑟琳三人走上午后大街,沿街不像先前那样冷清,有居民陆陆续续地开门张望。他们中不少人年轻貌美,和灰云一样都是只有二十岁的样子。卡瑟琳发现,这里的民众每个人的衣服各不相同,如同城里的建筑一样,来自四面八方。这些服饰既有东方城镇的灰纹大宽袍,也有南方森林的褐鹿皮猎装,更有不少卡瑟琳都无法完全认出的服饰。要知道,常年四处走动的冒险者个个见多识广,这让卡瑟琳他们吃惊不小。

“市民们,朋友们,这几位是远来的勇者。他们穿越丛林,涉足深山,进入多登山脉的腹地,来到了我们偏远的城市。让我们欢迎他们,让我们为他们欢呼。”灰云看到越聚越多的居民,忽然停下来大声地喊道。

在灰云的提意下,欢呼声和掌声陆陆续续响起来,居民们脸上都露出欢快的表情,一个个跟在四人身后。

“你们从哪里来?”

“你们要到哪里去?”

“谁是现在国王?”

“你们一共有几个人啊?”

“你们遇到什么战斗没有?”

……
当第一个人开始发问后,不停地有人提出问题。居民们七嘴八舌,问题也是五花八门。从冒险到时政,从地理到天气,知道的不知道的,卡瑟琳三人来不及回答完一个问题,就往往被另一个人打断。到后来,三个人根本无从插嘴,前后左右都是问话声,每个人都好像有着一肚子的疑问。

人群就像滚雪球一样慢慢地变大,沿路不断有人加入进来。里面的人拼命地在问卡瑟琳三人,来晚的人在外面又问里面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先是交头接耳,渐渐是小声嘀咕,接着发展成大声谈论,最后变为高声地喧哗。

有人拍了一下手,马上就跟着一阵掌声;有人叫了一声好,立刻就引来一片欢呼。不知谁吹起了笛子,一首节奏明快的乐曲从人群里传了出来,随着音乐有个姑娘放声高唱:

“欢迎拜访角落城,

远到的朋友欢迎你。

角落城的居民真高兴,

因为欢乐从今夜起。

狂欢的篝火已点燃,

美味的食物任品尝。

芳香的好酒尽情喝,

大家同我一起来。

……”

歌声一下子点燃了人们的情绪,各种美妙悦耳的歌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喝彩声震耳欲聋,好像新年的庆典提前到来了。

卡瑟琳被这种气氛所感染,她拍着手打着节奏为演唱者喝彩。几个居民在前面即兴跳起舞,转着圈的,翻着跟斗的,踩着眩目步伐的,两个青年人更是开心地把费利拉去一道放纵。

灰云对发生的一切似乎并不意外。他这时也一起欢呼鼓掌,不过脚下却不紧不慢地带领着卡瑟琳,还有笑不拢嘴但手中紧握剑把的阿斯,向前走去。人群有节制地围在他们四周,慢慢地流动。

很快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宽广的广场,广场正中真的点起了篝火,熊熊的火焰蹿起足有二、三人高。火光盖过了即将暗去的天空,人群在这里散开,更多的居民从四处涌来,他们端着自家的美食,抱着沉甸甸的酒桶。盛大的欢庆,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开始了。

人们自发地搭起十几米的长桌,摆上各色酒食,有北方的铁桶烘烤麦饼,西边湖区特制的石板烤鱼,甚至大水草森林一带特有的吊腌熏肉都罗列在上。

卡瑟琳心中说不出的惊讶,角落之城融合了大陆各地的文化,从建筑、服装到音乐、饮食,不仅齐全,而且包罗万象。长桌被一排一排地摆起来,每隔半米,又有一根根明亮的蜡烛被放置在桌上。整个广场就像个亮堂的大火盆,卡瑟琳抬起头,看到天空已经变得完全漆黑,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点。星星和月亮在角落之城的上空,完全失去了它们的光彩。

广场上的氛围喧嚣热闹,居民们坐上长桌,大块朵颐,聊天喝酒。有不少商家把自己的买卖都搬到这来。一、两张方桌便能搭起一个简易的柜台,三、五件东西就能坐地起价。叫卖声不失时机地混杂进了这场狂欢中,首饰、衣料、杂货、果品,各色商品都出现在了场面上。更多小型篝火也在各处被点燃,载歌载舞的人们围着篝火又唱又跳。”

总得来说,网文的环境描写通常用特征描写就足够了,注意多加色彩和一些状语。其实无论上述哪种描写,都要有色彩,有静态描绘和动态描绘。静态是状物,动态指路人车马,风雨鸟兽等等。

“他来到大街上,大街很热闹。”

这句话说明一个人物进入了场景“大街”,但对“大街”的描写只有抽象的“热闹”两字,没有具体的环境描写。那么对大街的“热闹”要不要进行必要的描写呢?现在网文很多作者处理得都太简单。如何表现“热闹”,其实有很多角度可选择。可以是人物看到的,听到的,也可以是作者从全局角度来写。花多少笔墨,要结合入场人物的重要性,并考虑这个场景中发生的具体情节和环境本身的互动关系。

2 人物描写

人物描写分为工笔和白描。

工笔如写真,对人物描写从头到脚,非常详细,几乎不会疏忽任何细节。工笔在网文中已经不常见了。因为读者没兴趣看,作者也没能力写。工笔的作用是强调人物的重要性。一个对剧情十分重要的人物,作者希望他能给读者一个深刻的印象,并且在读者头脑里留下一个真实完整的形象,就可以用工笔描写。

使用工笔时,通常从上到下,在头部给于特写,即肖像描写。肖像描写的最高境界是把人物的性格也表现出来,所谓相由心生。在进行头部以下描写时,那么有体形和衣着的描写。体形能够提供人物的物理特性,而衣着描写则是展示了人物的社会特性。同时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反映出小说世界的文化和历史背景。示例:

“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俊美消瘦的青年。他的个头比女法师略高,皮肤细洁,略显苍白;他的眼睛极富有神采,仿佛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他的鼻子挺直,嘴唇红而薄润,嘴角微微向两边翘起,始终保持着一个自然得体的微笑。

青年斜戴着一顶不常见的天蓝色四角方帽,褐色的头发垂到耳边;他穿着奇怪的绿色半截袖短褂,短褂上有两排好看的菱形银扣子,但是领口的两枚并没有扣住,露出脖子上系着的暗红色丝巾;他的下身是条显眼的白色紧身旅行裤,裤管收得很紧。所以即便他的个子不算高,仍显得身材十分修长。说起来这种设计颇有古典意味,听说早几百年前,紧身裤在贵族的服饰中很吃香,但如今绝对不是东大陆的流行款式。

不过这位年轻人最吸引人的地方,却是他的双脚。原本那双隐藏在黑暗中的脚并不引人注目,然而无论是作为魔法师的卡瑟琳,还是来自地狱的魔王陛下,都对靠着黑暗能量燃烧的魔焰极其敏感。实际上,青年的双脚正是两团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

白描也就是留白描写。这种描写并不完整,只是将人物最有特征性的地方描写出来,而其它部位留白让读者想像。

网文的描写,我认为对人物只用白描是可以的。但白描不是简单到一个“胖子”,一个“伙计”,一个“大汉”,一个“女官”诸如此类。而是根据需要,在人物出场时,结合动作适当加入特征性的描写。为什么结合动作,因为静态白描不够生动。示例:

“来者是个胖子,大腹便便,走起路来一摇三摆,大冬天的不停用手抹着额头上的汗。”

“来者是个小伙计,一张挤着眼眉的笑脸,肩上搭着块抹布,走过来还没说话,先把腰哈了下来。”

“来者是个大汉,大碗粗的胳膊横里拨开人群硬挤进来,一个人占足了三个人的位置。”

顺便讲一些叙事和描写之间的应用关系。以上三段描写中的三个人物,如果同时出场,一般应该如何排序?比如下面这道填空题,省略号处要填入胖子、伙计和大汉以及他们的描写。

“李四瞧见人群中有三人特别引人注目,第一个为……;第二个为……;第三个为……”

答案是伙计、胖子、大汉。因为伙计的描写最为详细,有面部、有衣着和一定程度的性格展示;胖子的描写和大汉区别似乎不大,都是体型和动作,但胖子有面部描写(所谓露脸的人)。这个出场排序和白描的程度,暗示了在后续剧情中这三个人物的重要性。伙计最重要,胖子其次,大汉最不重要。所以在后续剧情中,作者给予三个人物的相应笔墨,也应该遵循这三个人物出场描写的详略程度。

当然网文里这种细节无关紧要,读者多数不会在意。但有兴趣精益求精的童鞋不妨思考一下。

四、类型小说描写杂谈

1 历史类

以历史穿越小说而言,环境描写必不可少的原因之一,是主人公和那个时代本身就是最好的戏剧冲突。读者看书,只有看到那个时代与现代的不同,才能更好地体会主人公与历史之间的鸿沟。

当然话说回来,作者有时不敢细写,也可能是怕考据。其实没有那么严格,所谓的环境描写也不是拍照片。过去我们没人回去过,想完全“真实再现”本身就不可能。所以基本原则就是大处真实,小处想像。

2 奇幻异界类

“异界”这个概念,在网文里似乎被狭隘化了,泛指西方奇幻背景的架空世界。其实通常只要和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同的地方,大约都可以冠之以“异界”吧。

要以“异界”为题,我以为作者应该有刻画一个引人入胜的架空世界的准备。对于这个架空世界,描写风土人情,可能只是最基本的东西,还需要构造文明,创作种族,剖析社会结构,讲述文化冲突,展现哲学体系,编注历史等等。

工作量实在不小,所以并不容易。导致多数网文作者做得都不到位,或者是有心无力。

小说总体的故事脉络还是可以的。角斗士加上越狱这类题材,古往今来不少。作为经典的有戏剧冲突的桥段,故事切入后确实能写出一些东西来。

撇开故事,我觉得这本书可能描写少了,小说缺乏“色彩”。

具体来说,一是事物环境的描写不足,以及通过事物环境描写对于剧情的烘托和渲染。这个还可以回到上面关于异界构造的话题,怎么通过具体的描写,向读者尽可能展现一个异世界,但又是恰到好处不刻意。

比如建筑物,一个斗兽场,或者一间牢房。是不是可以全方位的写一写呢?它的外形,它的地理,它的历史,围绕它的人物典故之类的。写这些东西的时候,能不能和剧情配合起来?一个人物走进一个场所,看的时候要不要给些视觉上的描写?听人说起时,能不能来段插叙?又如要逃跑,写到过的外形和地理就有用了;如果之后遇到某个剧情人物,和历史与典故相关的话,那等于埋了一个伏笔。

我觉得各种事物环境描写,不应该成为废笔和累赘。也不要害怕节奏上的问题,而不敢运用。

二是人物描写及塑造。这本书的人物出场,主要人物还好一点,次要一些的全是标签化。一个职业,一个种族,就用这样的标签来指代出场人物,具体的外貌描写基本很少。如皇帝、看守、冒险者,这些出场者,连男女都不知道,太泛化了。

小说不是剧本,留白不能过于彻底。人物的塑造也不仅仅是通过心理以及对话来完成的。外部描写完全可以有,面貌、衣着都是包含了文化意味和性格特征的,这是很好的一种补充。

标签式人物最大的问题,就是作为配角和过场人物的存在感不强。一旦这个人物不说话,或没有内心独白,几乎就无法让读者聚焦。这种时候,要把一个可能只出现一次的人物写出彩,还是要靠真刀真枪的正面描写。文本自然就丰满起来了。

此外我基本上看不出来,书中的半兽人孩子和人类孩子有什么两样。塑造上缺少差异性,我说故事是发生在两个人类王国之间的也完全可以。

仅靠“兽人变身”这种差异,是不够来体现两种文明、两块大陆碰撞之后,带来的战争创伤以及文明冲突。这些孩子作为主人公,他们是一种夹缝产物。如果是兼顾两边的话,他们身上的文化融合有没有?他们思考模式应该是什么样的?他们的语言呢?他们宗教信仰会是什么?可能形成特殊的生活习惯吗?……

是不是都可以思考一下,并在剧情中表现出来呢?

最后还是尽量不要用成人化的方式去写孩子。例如为了表达痛苦与煎熬,用成人的语言去大段叙述,显得不够真实。作为正剧,人物的心理、语言,和外在年龄最好匹配。

3 仙侠类

其实修真世界和西方奇幻世界一样,都是异界。所以写修仙题材也会遇到如何描述和刻画“异界”的问题。

基于文化背景,同西幻架空世界比起来,我们的读者对于具有东方哲学宗教色彩的架空世界,显然更为熟悉。一、两个标志性的事物,就能很容易让我们想到相关的小说或背景。比如一个上有天庭玉皇大帝,下有地狱阎罗王,海有龙宫龙王的世界,第一感就会是《西游记》吧。

因此东方异界特别容易让读者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而作者往往利用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省略各种具体描写。(其实西幻世界的刻画同样有这样的问题。)

这样最终导致整个架空世界里的一切事物(包括人物),走向标签化。从创作角度来说,这对作者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现在看网络小说里的修仙文是不是感觉都很像,因为大家用的是一样的标签,具体的描写则又不充分。这样只出现标签的文章,读者就看不出差异。而标签所代表的形象,在读者脑海里早已经固化,当然看什么都差不多了。

举例来说,修仙门派,修了仙飞升去仙界;修魔门派,修了魔飞升去魔界。每个门派都有长老,功力高的就是元婴化神,入门弟子就是炼气金丹。大家耍的无非都是丹、符、器、术。

在没有具体描写的情况下,这类背景一出,小说给人的感觉是不是就大同小异了?那怎么才能打破这种固化印象呢?描写,各种各样具体的描写。

具体的描写,可以帮助读者跟着作者的思路,进入一个鲜活的世界,如同在眼前展开一个绚丽的画卷。

我们东方的文字有一种独特的魅力,特别是文言色彩浓郁的词句,描述时常会带出非常有意境的画面感。古诗词里有“诗即画”的说法,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写修仙、修真包括古言世界,描写的时候不妨尽可能尝试用一些古韵词句。利用它们本身的韵味,来塑造更生动形象的具有东方文化背景的世界。这样也符合我们的审美习惯。

我们来做个简单的描写,比如一个修仙门派,有洞府在山中,要描写它的气象,怎么着手呢?

由远及近,从位置开始写,“青洲秀水畔,云山落凤崖”;靠近了再写洞府外的景致,“朦朦雾千倾,十里不见亭”;再近点写洞门口,“崖边苍松翠,门前清泉跃”;洞府中高人出来,仙家气度,怎么表现呢?可以写他们的衣着、法器、座骑、外貌、行为,用最常规的外在的描写,来刻画他们。

“一位穿滚云水纹大红八卦衣,配蚕丝青玉玄天碧木剑,骑黑纹踏火吊睛白额虎,髻发长须,口诵道德真言;另一位着粗麻黄袖摆襟衫,背紫金绕蛇大肚葫,驾白颈朱喙灰翅鹤,宽额虬髯,击掌放歌。两人一前一后出的洞府,催动座下鸟兽,各自钻云破雾而去。”

描写有时未必要多复杂,用白描就可以。但一定要有描写,抓住特征。不同的人和物同时出现时,可以相互比较,相互烘托。此外最容易突出画面感的是色彩,所以描写的时候适当的让色彩丰富起来,往往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描写修仙世界时,两样东西需要特别关注,一是法宝,二是奇珍。

这两样东西的描写应该突出一些,因为它们可以帮助作者快而直观的渲染剧情世界。(当然,奇幻写作中也有宝物之类的,但数量相对稀少很多。)

法宝有什么用?打斗,防御,藏匿,乘坐,卜卦等等,对人物的生存非常重要。而且法宝形态各异,或平凡或夺目,奇思妙想令人拍案叫绝。

奇珍泛指神奇珍贵的东西,比如天材地宝,灵药仙丹,功法秘诀,奇兽怪虫等等。围绕这些奇珍,通常能引发多人间的剧情冲突。

作为修仙世界特征性的物品(和真实世界主要区别之一),它们本身就具备渲染、烘托剧情的作用,并且容易抓住读者眼球。所以法宝和奇珍描绘得越活灵活现,则让这个虚拟的世界显得越真实,读者更容易感同身受。

而且不同的法宝和奇珍也能反衬他们的持有者,是间接塑造人物的手段。

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小说,描写是基本功。作为作者,要丰富、创造我们笔下的世界,不该惧怕描写,也不该疏忽描写。

五、结语

网文发展到今天,很多创作上的具体运用,我们的作者或多或少都忽略了。本文涉及的东西或许大家并不陌生,但如何描写到位,并与叙事结合起来,却是一个漫长的实践和经验积累过程。

仅以此文总结个人在这几年的写作中,关于描写的一些点滴体会。希望对刚刚开始写作,以及有一定写作经验,但寻求突破的朋友,能有一点帮助和启发。

对于文中提到的各种描写有兴趣进一步了解的童鞋,我向各位推荐西幻小说《魔王在路上》。在这本小说中,各类描写应用的具体范例都可以找到。

此外深表遗憾的是,因为我写到今天还是一个扑街。从这点来说,我的经验和体会对于各位的意义可能很有限。

欢迎交流,诸君共勉。


上一篇:细节描写的技巧
下一篇:夸张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意见和建议: 2461176699@qq.com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