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细节描写的作用

人物塑造
人物描写: 细节

作家李准说:“没有细节就不可能有艺术品。”简言之,细节是指文学作品中描绘人物、事件或环境的最小组成单位。所谓细节描写就是对细节的刻画,是对人物的外貌、行动、心理、语言或周围事物、环境的某一细微特征所进行的具体而细致的描绘。它是文学作品完整地描绘人物性格、事件发展和环境、景物不可缺少的手段。在文学作品中细节描写常见的作用表现如下:

一、突出人物鲜明的个性特点

在文学作品中,细节描写是最生动、最有表现力的人物塑造方法,往往用极精彩的笔墨将人物的真善美和假丑恶和盘托出,让读者欣赏评价。要突出人物鲜明的个性特点,就要采用多种恰当的方法,对人物进行细腻传神的描写。

1.写外貌,应力求写出人物的风度、气质与神韵。

“哈!这模样了!胡子这么长了!”一种尖利的怪声突然大叫起来。

我吃了一吓,赶忙抬起头,却见一个凸颧骨,薄嘴唇,五十岁上下的女人站在我面前,两手搭在髀间,没有系裙,张着两脚,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

这是鲁迅《故乡》里的杨二嫂。作者运用肖像描写、细节描写,把杨二嫂尖酸、刻薄的形象刻画得生动传神,从而也揭露了封建社会的毒害之深。在她这里,一切都是夸大了的,是根据自己的实利考虑变了形的。她一出场,发出的就是一种“尖利的怪声”“突然大叫”,这是她不感惊奇而故作惊奇的结果。她的面貌特征也是在长期不自然的生活状态中形成的。她一生只练就了一个“薄嘴唇”“能说会道”,脸相却迅速衰老下来,只留下一个“凸颧骨”,没有了当年的风韵。她的站姿也是不自然的,故意装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实际上她早已失去了自己的自信心,失去了做人的骄傲,但又希望别人看得起她、尊重她。

2.写语言,应揣摩人物说话的语气、语态,让个性化的语言充分展示人物性格特征。吴敬梓的《范进中举》中有两段非常好的细节描写:

范进因没有盘缠,走去同丈人商议,被胡屠户一口啐在脸上,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中了一个相公,就‘癞蛤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中相公,也不是你的文章,……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泡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

……

胡屠夫作难道:“虽然是我女婿,如今却做了老爷,就是天上的星宿。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的!……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

这两处语言描写,把胡屠户一副无耻的嘴脸刻画得十分逼真。既有前面臭骂范进尖嘴猴腮的话,也有才学又高、品貌又好的赞扬。把“小女在家长到三十多岁”一提,胡屠户的话越发显得不知羞耻。

3.写动作,应精选动词,对其行动过程进行生动的描摹。朱自清的《背影》里有一段父亲买橘的动作描写: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这段文字作者运用了 “探”“穿 ”“爬 ”“攀”“缩”“倾 ”六个动词,生动形象、细致入微地表现了父亲买橘时穿越铁路、攀爬月台的艰难和努力,衬托了父爱的伟大。

4.写神态,应抓住人物的面部表情进行生动的描摹。

(1)表现不安。如《孔乙己》中的一段神态描写: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

孔乙己深怀科举失败的隐痛,不幸这隐痛又被别人戳到,他那点可怜的自尊簌簌跌落。这里的神态描写生动细腻地刻画出他内心隐痛被戳到时的痉挛、挣扎。

(2)表现悲愤。如茹志娟《百合花》中对新媳妇的描写:

新媳妇这时脸发白,劈手夺过被子,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自己动手把半条被子平展展地铺在棺材底,半条盖在他身上。

(3)表现惊恐。如《我的叔叔于勒》中写菲利普夫妇得知卖牡蛎的老水手是于勒时的神态:

我父亲脸色早已煞白,两眼呆直,哑着嗓子说:“啊!啊!原来如此……”

5.写心理,也应抓住细腻的地方进行描写。刘和刚演唱歌曲《父亲》时,评委以及不少现场观众都感动得哭了。歌词写道:

想想你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不知不觉你鬓角露了白发/不声不响你眼角上添了皱纹/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你只尝了三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你啊/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

歌词内容完全是一段心理活动描写,而“抚摸你的双手”“鬓角露了白发”“眼角上添了皱纹”就是几个生动的细节。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发自内心的真情表白和一系列感人至深的细节描写,这首歌才打动了所有的人。

二、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契诃夫《变色龙》中的“军大衣”是沙皇警犬的特殊标志,是奥楚蔑洛夫身份的象征,是他装腔作势、用以吓人的工具。文中四次提到“军大衣”,而“脱”大衣的动作表现的不是天气热,而是“判”错了狗、急得浑身冒汗的胆怯心理。“穿”大衣的动作表现的不是天气冷,而是遮掩因辱骂将军而心冷胆寒的心理。一“脱”一“穿”的细节,不仅勾勒出这个狐假虎威、欺下媚上的沙皇走狗的丑态,而且也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

三、使主旨得以升华

文学作品中人称的变化这一细节也能深化主题,如鲁迅的《故乡》中有一个细节,就是鲁迅回到家见到闰土那一瞬间,闰土“态度终于恭敬起来,分明地叫道:‘老爷’!”这个细节使作品大放异彩,主题也因此更为深刻。另外,人物的衣饰也能折射出时代的背景。《孔乙己》中对孔乙己衣饰的描写:“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这段描写,抓住了“长衫”这一典型细节,穿长衫是科举时代读书人的象征,而孔乙己的长衫却“又脏又破”,一个穷困潦倒的、迂腐的封建社会知识分子形象就活现在我们眼前,也由此可见封建科举制度对知识分子的愚弄和毒害。由孔乙己的破长衫而认识到封建科举制对读书人的毒害,真可谓一叶一世界!

其实,古人也深悟细节生情之三昧。归有光《项脊轩志》中有归有光怀念早逝母亲的细节描写:“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这极普通的动作描写、极平常的生活话语,却如林纾所言:“震川之述老妪语,至琐细,至无关紧要,然自少失母之儿读之,匪不流涕矣。”

文学作品中如果没有细节,就等于人没有了血肉。没有细节的文学作品不能称之为艺术,也不值得欣赏品味。细节可以让一花一木现出光彩;细节可以让肤浅走向深刻、让枯燥走向生动。作为教师,也应当引导学生展开广泛的联想和想象,抓住身边的每个细节,去寻找生活中、学习中的美。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