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金庸魔教都做过哪些令人发指的事

世界框架
世界框架: 东方势力 » 魔巫
一、明教

韦一笑

吸人血,如果真如他所说仅仅只是对敌杀人,那也罢了,最多是手段恶心而已,但是书中明明有他对无辜之人下毒手的例子(杨逍的童子),而且还是明明可以用其他血代替的情况下,这就是嗜杀滥杀了,

然后就是抢马,抢马本是小事,而且韦一笑好歹留手,比起向问天之流算是好很多了,但是韦一笑的言论却让人不寒而栗:“教主,这些小事,何足道哉?昔年明教行事,那才称得上‘肆无忌惮、横行不法’呢!”

再就是金毛狮王了,滥杀无辜,大把武林人士坐在家里都祸从天降。这也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金毛狮王不管是不是有苦衷,这等滥杀换成正派人物肯定是要开香堂做处罚的,名门正派明正典刑也不奇怪,而明教就是因为自己兄弟,所以不但没有处罚,反而还要维护。

总体来说,明教虽然有诸多恶行,横行不法,但是在侠以武犯禁的背景下不算太过分。

二、日月神教

这个就是不折不扣的邪教

首先教主会炼制三尸脑神丹来控制下属(不过很有意思的是,东方不败的三尸脑神丹的发放者是任盈盈,而东方不败被火拼后,任盈盈旗下的那些群豪未见明显减少)

其次教内极端专制,下属的生死上司一言而决,而江南四友这等人物对神教心灰意冷之时,竟然没有想过归隐或者破门出教,显然也是怕了教内对付叛徒的各种手段。书中最后仅仅是喝个断义酒,就要个个没好下场。

又想:“这些家伙当着我面,竟敢向令狐冲小子敬酒,这笔帐慢慢再算。眼前用人之际,暂且隐忍不发,待得少林、武当、恒山三派齐灭之后,今日向令狐冲敬酒之人,一个个都没好下场。”

第三对外极其残暴,滥杀无辜。

对武林人士,日月神教是这样做的:

江西于老拳师一家二十三口被魔教擒住了,活活的钉在大树之上,连三岁孩儿也是不免,于老拳师的两个儿子呻吟了三日三夜才死:济南府龙凤刀掌门人赵登魁娶儿媳妇,宾客满堂之际,魔教中人闯将进来,将新婚夫妇的首级双双割下,放在筵前,说是贺礼;汉阳郝老英雄做七十大寿,各路好汉齐来祝寿,不料寿堂下被魔教埋了炸药,点燃药引,突然爆炸,英雄好汉炸死炸伤不计其数,泰山派的纪师叔便在这一役中断送了一条膀子,这是纪师叔亲口所言,自然绝无虚假。想到这里,又想起两年前在郑州大路上遇到嵩山派的孙师叔,他双手双足齐被截断,两眼也给挖出,不住大叫:“魔教害我,定要报仇,魔教害我,定要报仇!”

那时嵩山派已有人到来接应,但孙师叔伤得这么重,如何又能再治?令狐冲想到他脸上那两个眼孔,两个窟窿中不住淌出鲜血,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方证怕他二人多作无谓的争执,便道:“两位师太到底是何人所害,咱们向令狐公子查询,必可水落石出。但三位来到少林寺中,一出手便害了我正教门下八名弟子,却不知又是何故?”任我行道:“老夫在江湖上独来独往,从无一人敢对老夫无礼。这八人对老夫大声呼喝,叫老夫从藏身之处出来,岂不是死有余辜?”方证道:”阿弥陀佛,原来只不过他八人呼喝了几下,任先生

就下此毒手,那岂不是太过了吗?”

任我行哈哈一笑,说道:“方丈大师说是太过,就算太过好了。你对小女没加留难,老夫很承你的情,本来是要谢谢你的,这一次不跟你多辩,道谢也免了,双方就算扯直。”

如果说武林人士尚有矛盾相关的话,那么对付普通人会是怎么样呢!

奔出十余里后,又来到大路,忽有三匹快马从身旁掠过,向问天骂道:“你奶奶的!”提气疾冲,追到马匹身后,纵身跃在半空,飞脚将马上乘客踢落,跟着便落上马背,他将令狐冲横放在马鞍桥上,铁链横挥,将另外两匹马上的乘客也都击了下来。那二人筋折骨断,眼见不活了。三人都是寻常百姓,看装束不是武林中人,适逢其会,遇上这个煞星,无端送了性命。

对比起上面的向问天,仅仅只是轻轻放下的韦一笑是不是顿时可爱了许多呢!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此外还有:

有一人道:“这七个是鲁东六府中最有本事的名医,在下都请了来,让他们给公子把把脉。”这七个名医都给粗绳缚住了手,连成一串,愁眉苦脸,神情憔悴,哪里有半分名医的模样?显是给这人硬捉来的,“请”之一字,只是说得好听而已。

那人将七个名医如一串田鸡般拉进棚来。令狐冲微微一笑,道:“兄台便放了他们罢,谅他们也逃不了。”那人道:“公子说放,就放了他们。”

拍拍拍六声响过,拉断了麻绳,喝道:“倘若治不好令狐公子,把你们的头颈也都这般拉断了。”一个医生道:“小……小人尽力而为,不过天下……

黄伯流

一怔,随即明白他说的乃是反话,苦笑道:“公子恁地说,自然是再好不过。只是……只是黄某二十年前打家劫舍,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公子又怎会跟俺交朋友?嘿嘿……这个……”

岳不群摇头道:“我不认得。只是听人说过,塞外漠北有两名巨盗,一个叫白熊,一个叫黑熊。倘若事主自己携货而行,漠北双熊

不过抢了财物,也就算了,倘若有镖局子保镖,那么双熊往往将保镖的煮吃了,还道练武之人,肌肉结实,吃起来加倍的有咬口。”


第四内部勾心斗角相互拆台

比方说被某些人吹上天的“阳谋”任我行

向问天道:“想当年教主对待东方不败,犹如手足一般,提拔他为教中的光明左使,教中一应大权都交了给他。其时教主潜心修习这吸星大法,要将其中若干小小的缺陷都纠正过来,教中日常事务便无暇多管,不料那东方不败狼子

野心,面子上对教主十分恭敬,甚么事都不敢违背,暗中却培植一己势力,假借诸般借口,将所有忠于教主的部属或是撤革,或是处死,数年之间,教主的亲信竟然凋零殆尽。教主是个忠厚至诚之人,见东方不败处处恭谨小心,而本教在他手中也算一切井井有条,始终没加怀疑。”

任我行叹了口气,说道:“向兄弟,这件事我实在好生惭愧。你曾对我进了数次忠言,叫我提防。可是我对东方不败信任太过,忠言逆耳,反怪你对他心怀嫉忌,言下责你挑拨离间,多生是非,以至你一怒而去,高飞远走,从此不再见面。”

任我行道:“多年以来,《葵花宝典》一直是日月神教的镇教之宝,历来均是上代教主传给下一代教主。其时我修习吸星大法废寝忘食,甚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便想将教主之位传给东方不败。将《葵花宝典》传给他,原是向他表示得十分明白,不久之后,我便会以教主之位相授。唉,东方不败原是个十分聪明之人,这教主之位明明已交在他的手里,他为甚么这样心急,不肯等到我正式召开总坛,正式公布于众?却偏偏要干这叛逆篡位的事?”

他皱起了眉头,似乎直到此刻,对这件事还是弄不明白。

看了上面的话语,是不是觉得任我行真是一个如向问天口中般的忠厚之人呢?显然不是,因为绣花一章中任我行就说出了真相:

他在东方不败尸身上又踢了一脚,笑道:“饶你奸诈似鬼,也猜不透老夫传你《葵花宝典》的用意。你野心勃勃,意存跋扈,难道老夫瞧不出来吗?哈哈,哈哈!”

让我们用任我行自己的台词来扇他自己的脸吧:可是你鬼鬼祟祟,安排下种种阴谋诡计,不是英雄豪杰的行径,可教人十分的不佩服。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