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网文勃兴与作者写作境界(中)

梦想起航
梦想起航: 不忘初心

  作者创作的三个阶段:


  前面讲理念的东西讲的比较多,讲什么是网络文学,讲什么样的作品是好作品,讲寓教于乐,看起来离大家有点远。但其实一点都不远,那些都是最核心最基本的概念。


  现在想成为一个作家的人很多,但是大家对自己面前的道路看的并不清楚,我讲一下对一个作家来说,要经历怎样的创作阶段。


  作为一个作家,如果按照写作实力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你就首先要让你自己具有最基本的创作能力。我们现在绝大多数人最基本的创作能力从现在来讲还是由一套不成熟、不完善的中学语文教学来体系维系,这是现在非常糟糕、非常痛苦的事情,也是网络文学写作者遇到最痛苦的事情。稍好一点的是靠自己长时间看闲书或者模仿成熟作者的作品开始自己的写作历程,但是整体处于非常低的层次,不知道小说的人物、结构、纲要、故事情节的起承转合。我们发布网络文学大学,其实就是想在网络文学里重建文学院的培养模式,让大家知道小说怎样写,能容易一点的进入到下一阶段的写作。目前来看,青训学院的工作还算是卓有成效,但以后的培训工作还得加强,还要编纂教材,培养教官。


  第二个阶段是在掌握基本的创作技巧,具备一定的创作能力后,明确自己的定位,就是我要知道我究竟是一个说教型的选手,还是娱乐型的选手,这非常重要。因为这决定了你在你的领域内是否能做到专精,达到一定的高度。我觉得现在比较成功的说教选手都已经转型写社科类图书了,而且都比较成功。比如,像《女人不狠定位不稳》、《怎样抱上司的大腿》等。社科类图书是说教型选手最好的选择,因为靠写一个小说来教育人实在是太难了。我们在研究以前的文学创作的时候很少讲“代入感”,但其实新时代的文学,尤其是小说,网络流行小说,“代入感”是与以前那些小说创作最大的不同。


  如果大家选择创作娱乐类型的小说的话,要经常把自己放的开一点,不要自寻烦恼,因为你知道你必然要经过这样一个阶段的训练你才可以攀升第三个阶段,而不是你从现在就开始纠结。每天晚上就为这一句话到底能不能给大家带来心灵的震撼,就愁的不能入睡,我觉得这有点好高骛远,你还没到那个阶段。如果在这两个阶段能成为高手,在下一步怎么发展?在座很多人就处于这个阶段,就是亟待突破。


  如果写娱乐小说,娱乐小说的各种套路、各种架构,都已经耳熟能详,再搞也没有什么新的发展。你要做的是什么?


  你要建立你自己的价值体系!在你能够向别人去传递好的故事的时候还能让别人有好的感受,那个时候你靠你的思想去影响别人。我觉得在通俗小说领域有一个算的上成功,也算不上特别成功的例子,这个作家大家很熟悉,就是郭敬明,韩寒也算,但是没有把郭敬明做的这么彻底。郭敬明不断把自己的价值观输送给读者,他已经超过对文学技巧的应用,而进入下一个阶段,就是他把他的价值观输送给别人,虽然他这追求物质享乐、奢华生活的价值观很多人未必喜欢。


  而对于写娱乐小说的作者来说是这样,但对于我们讲社科类、教育类的作者来讲的话,他也其实很痛苦,比如这些“狠男”作家们、“狠女”作家们写了几本书之后,大家对他们有一点望而生厌。为什么?因为他们每天都在说教, “女人应该怎么样”,“男生应该怎么样”,说两性关系说了这么多年,你只能靠新用户,那些老用户都对你的这一套很厌烦。人家的思想观念成熟,接触别人的价值观念之后就把你嗤之以鼻。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发展其实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对这一类作家来讲要想进入第三个阶段的创作,很简单。尝试用一个故事教育人,最好是不露痕迹,不要非常生硬的说教,去写两本类似于《杜拉拉升职记》《蜗居》这样的小说。


  我举一个抗战类电视剧创作里面常说的例子:指导员教导新兵的时候,如果只说“你们一定要爱国,鬼子来了之后你们一定要努力的去抗敌”,你说这种说教有意义吗?没有意义。比他更高明的说法,你想鬼子来了以后你的房子被烧了,你爹妈被杀了,你后代什么都没有了,这种就生动得多,再找几个被鬼子祸害了的现身说法,那就有鼓动性的多。


  我觉得网文作者在这些方面就强的多:酒徒写的穿越小说《明》,《明》里面有一个商人非常的奸诈,无商不奸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跟国家做生意都不懂得躬亲礼让,都要从这上面狠狠拉一块下来,觉得这块肥肉是他的。这本来是一个非常不讨喜的人物,但是在他西行的过程中遇到一个情况,瘸子帖木儿就把他抓了,因为他要侵略大明,然后说“你是一个商人,你只要把里面的情况告诉我,我就让你成为大富翁”。他最后被一刀刀拉死的,最后他说了一句话“老子什么都卖,就是不卖国”。当时就一下子击中了泪点,我当时想“老子什么都卖,但是卖国也轮不到我”。天使奥斯卡在《篡清》里面通电全国“徐一凡不降”,这些故事对人的爱国情怀鼓动性要远远强于政治课本。


  我觉得文学的魅力是异常强大的,很多人都崇拜英雄的情怀,英雄做出来的不是一件事件,而是体现他身上的精神,他的价值观。我们一想到美国的城市英雄们想到超人、蜘蛛侠,它们都不是高大全的角色,在他们身上都有人类的弱点,但他们之所以闪光就是他们身上有爱的光辉,有价值观在里面体现,有是非善恶。


  这三个阶段大家明白了么?


  第一个阶段是让你有基本的创作技巧;


  第二个阶段是让沿着一条选定的路去迅速成熟;


  第三个阶段其实是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观,并且去影响读者;


  如果大家能够顺利的跨过这三个阶段,那你就是一个顶级的作家了。但如果你想进入超一流作家的行列,还远远不够。


  到那个时候,你们已经要脱离现在的状态,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要忘掉,进入一个新的状态。这种状态是什么状态呢?我跟很多著名的作家交流过,后来总结出一点叫做“学而后忘、去掉代入感”。我知道大家现在写东西很容易把自己投射进去,比如把自己投射成主角,把自己的人生经历投射到故事里面来,把你听到的、看到的一些东西写到里面去,有时候看比较生硬一点,有时候技巧比较高的话不露痕迹。但是真正高超的作家他们其实是在写别人,不是在写自己。我这是为了讲述的方便才区分了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大家知道我之前讲的意思就行了。就是传统的作家其实很少写自己,基本都在写别人,而且基本上都摈弃了“代入感”的东西。


  举几个例子:比如《百年孤独》,谁看《百年孤独》的时候有产生过强烈的代入感?当年我读的时候我特别难受,感觉人后边长了一个尾巴我难受的不得了,为什么会有这个情况?是因为我自己太擅长“代入感”,以前看这个作品都把自己代入进去,所以痛苦不堪,觉得真是难看到了极点。


  而在通俗小说领域,哪怕是像基督山伯爵这么惨的,我对他凄惨前半生我也可以代入进去。哪怕是《三个火枪手》这样的多主角结构,我也能代入一下。但是为什么看大师作品的时候我完全失去了“代入感”?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很多年,直到前几年我才想到。因为它们在写别人,他们是以异常冷静的态度,而不是以异常热情的创作态度写这部作品,他们是冷眼旁观这个世界。说白了他们才是真正的上帝视角,他们让你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原型在里面。以前很多人跟我讨论,说鲁迅是不是一个一流的小说家?曾经我认为他不是,后来我才领悟到他确实是一个一流的小说家,而且是超一流的小说家。因为他描绘了一个世界,描绘了一个真实存在而又看起来有些荒诞的社会,然后很多人能够从里面找出他们的影子来,但是他里面的人物并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人,而是很多人的影子在里面,他已经能抓住人的共性和个性的区别然后进行创作。


  能把现实和荒诞融为一体的,其实都是超一流的文学大师。


  对于大家来讲,创作的时候可以有信心,但是不要自满自大,因为在你现在的层次境界之上还有更宽广的空间。如果你能够用一种审慎的态度创作,以一种旁观的态度阅读,你会发现文学作品里面有很多非常精妙的东西是你以前读不出来的,就是“好书不厌百遍读”。现在好多人写书别人一遍都不愿意读,不是说读者变刁了,而是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有不同的层次、境界、阶段。比如我们以前小的时候都喜欢看一些不那么入流的漫画,比如《灌篮高手》等。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为那些最刺激的故事剧情甚至是人物画风所吸引。但是当你成长以后,你就会发现那里面有亲情、爱情、友情,你再成长一些以后你还会发现里面反映的一些社会情况。如果是有功力的作家写一个小说,他写的30年代的上海就像你亲身经历过一样,但是你说他经历过30年代的上海吗?肯定没有,人因为自然寿命的限制很难有这个阶段。但是他就能写的像他亲眼见过一样,这个就是文学作品的当下性,他能够去记录时代。


  我们现在去想以前富贵人家的生活,并不是说我们自己真的能够穿越过去体验,而靠的是文学作品的记录。就像《红楼梦》,很多人觉得《红楼梦》是一个特别“二”的故事,在网络上被写烂了的三流悲情故事,无非是爱我的人我不能爱,我爱的人爱的我死去活来。但是它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它的价值不在于爱情,而是在文本,在于它比较完整的保存了当时的社会形态。你看它可以把它当做是一个社会史研究,它成为经典并不是靠小说的情节,而是它为你保存了一个世界。在这个意义上讲,它就像录像机,它完整的保留了当年的社会人文场景。现在来讲看官宦人家的生活不可想象,令人羡慕,做一道茄子要多么的繁复,看起来不可思议,但那样的描写我们都认为是真实的。


  这就是文学的“当下性”,它具有记录时代的作用。《红楼梦》在曹雪芹的那个年代,其实就是一部“都市小说”。我们讲现在的网络文学,经常是抬玄幻,贬都市,其实那只是读者的不同偏好而已。都市小说写的好的,我是说那种偏写实、偏社会批判类的都市小说,比如《橙红年代》这一类将来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会很高。


  我们讲为什么在四大名著里《红楼梦》排的价值最高?除了出现的年代更晚,写的更精致之外,还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发现另外三部都在退潮。现在我们找一本网络小说写三国写的比《三国演义》写的好的,要多少有多少、要多悲情有多悲情、要多壮烈有多壮烈,就算文字也比罗贯中写的好。现在谁还愿意看半文半白的小说,所以《三国演义》的文本价值逐渐的在失去。现在一说《三国》就想到游戏“三国志”,谁会想去读原版的《三国演义》?《三国演义》逐渐在退潮,它在文学史上的价值逐渐降低。《水浒传》会稍微好一下,它具有部分的时代记录在里面,为什么梁山好汉特别让人羡慕?那就是烧杀抢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家有没有想为什么梁山好汉这么喜欢吃牛肉?吃点别的不行吗?为什么?因为在宋的时候私自屠牛是重罪,耕牛是受保护的,不是你想杀就杀,那个时候老百姓想吃口牛肉是非常难,富贵人家可以偷偷的吃一口,所以好汉们吃牛肉就是反叛的行为,梁山好汉就是这样干的。这个就具有我们刚才讲《红楼梦》时说的有具有记录时代的作用,所以它这部分的价值会大一点。


  说到《西游记》,其实和《西游记》和《封神演义》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为什么?大家不要以为《封神演义》不在四大名著里面就会退潮。因为它和《西游记》建立了两套完整的神话体系,这种神话体系会永久的流传下去。在《红楼梦》和《水浒传》现在来讲叫做都市现实类的小说,它的作用在于记录时代,你能够把时代记录下来就很成功。像张爱玲写的爱情小说真的那么好看吗,但是读了她的小说你的思路就会不自觉的带到30年代的上海,它把你俘虏了。《封神演义》和《西游记》相当于现在玄幻类小说,它们开创了一个体系被后人源源不断的用,所以会流传下去。


  对于所有玄幻类小说的作家来讲,最高的境界是创造一个体系,这个事情在欧洲有人干过,而且干的很成功。我讲两个例子,第一个是托尔金,大家看《霍比特人》,看《魔戒》,其实这些内容就是在上世纪初创造的。你们不要以为在西欧以前很多人写过精灵、半身人,没有,现在看到的东西都是这一百多年创造的,长相俊美的精灵是托尔金创造的,精灵语也是他创造的,他是真正不朽的玄幻大师,因为他创造的东西是不朽的。第二个是JK.罗琳,这个人是写学院小说,她创造的哈利波特这样一个人未必会流传下去。我们讲哈利波特这个人他会永久的流传下来吗?我相信不会。但是魔法校园这个体系她建立了,所以有可能因为这套体系而让它的主角流传,不过从影响力来说,她当然不会超过托尔金,但是也取得非常重要的地位,建立了一个体系是别人可以引用的。在欧美的话这种事情很多,像《魔兽世界》, DND系统都是欧美人建立起来的,在中国大家不重视这个,网络小说作者说是重视设定,其实也很多都是用心不够,粗制滥造。


  现在说四大名著里面最没价值的其实是《三国演义》,它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的被人遗忘,三国的历史已经不是由《三国演义》来解释,也许这段演义历史的解释权最终是在网络小说家手里。


  玄幻小说说好写是因为跟风的多,但是真正能流传能不朽的很少,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没办法创造一个新世界。我们也不需要动辄就去学托尔金,你达不到他的水准。他本来就是大学教授,对语言精通的不得了,他有这个积累,所以他才创作这么好的世界出来,我们不要轻易的尝试这个事情。对于网络小说作家来说,要认识到写作是一辈子的事,而每一个阶段的人生都是很宝贵的,不要花冤枉时间去做超出自己限度和能力的事情。因为每一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而且每一个作家都有自己侧重的东西,有人偏重于事件的架构,有人偏重情节的假设,有人偏向人物的描写,有人擅长写爱情,有的擅长写斗争。


  托尔金也不是全才,他有一个小说叫《精灵宝钻》,那叫一个难看,哪有什么情节,那些叫小说吗?他擅长的是设定,所以你可以把这本书看成一个设定集。


  作家要比较清楚的知道自己处于哪一个创作阶段,不要老是好高骛远,想着去超越自己的阶段去做那些力不能及的事。


  经典不是那么好创造的,过好当下才能有机会去尝试不朽。


  现在的读者很热情,动辄就对某些喜爱的作品称之为经典。但其实经典也是分层次的,有的是不朽的经典,有的是一年的经典,今年看就是经典,明天不看就不知道还是不是经典了。


  其实写经典有一个窍门,就是选主题,把这个主题写透了就容易成经典,只要别人提一个类型,就不能不提到你。就像提武侠有金庸古龙梁羽生一样,我曾经运用这种“类型成神”的办法做了几本书,效果还可以。


  有时候我们说人偏激才能深刻,比如《残袍》这本书,但不是鼓励大家都去偏激,主要还是要学会聚焦。在写作方面也要聚焦,有人说《诛仙》写的好,说《诛仙》是经典,《诛仙》为什么是经典?《诛仙》其实剧情一般,设定一般,就是一本死去活来的爱情。《诛仙》的结构也不好,情节也不是多么精采,但是它就把爱情的几个方面写的比较经典。大家看最喜欢看《诛仙》的一定是女孩子,因为它写的就是爱情,《诛仙》不是玄幻,就是一本爱情小说。


  我建议大家在一块的时候尽可能的多交流,因为每一个成功的作家都有他的特质。我非常喜欢研究一个作家,我就想他能够这么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他最擅长什么东西,如果讲缺点的话,太多了,每个人都有缺点。尽可能多交流、多学习,每个人尽可能多去给自己做一个规划。


  写作需要规划,作家最忌讳漫无边际的去创作。


  不是说以前的东西不好,也不是不行,我有冲动就写。这个还是属于“手工作坊”的做法,属于个人行为,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自己进行很好的人生规划,这种人生规划创作规划不一定都是一样的。比如三年之内写一部小说,这部小说是什么,然后我要拿到什么成绩,让自己有哪方面的提高,这个东西是没有。不要给自己设得目标太高,说我后年要得诺贝尔奖,这个很难,你今年出版,明年翻译都来不及。尽可能给自己好的规划,这个规划能够让你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内心的宁静。


  成熟的作家一定要给读者传递正能量,这个正能量就是代表你心中的价值观,你要让你的读者在读你的书的时候有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如果技巧强的话,你让读者哭读者就哭,你让读者笑就笑,这个从技巧层面来讲,是一种成功。但是仅有这个技巧性的成功还是远远是不够的,如果仅有这个就是成功,那不是玩弄人家的感情么?你还要通过你的故事,你故事里的人告诉他什么事情是对的,这个尽量不要用直接的语言表达,比如“我们要孝敬父母、尊重兄长”,这其实很低劣。为什么要让大家有高潮的技巧表现手段,就是为了让你要用故事表达、用人物表达。我们以前学的基础是极有用的,朱自清有一个散文叫《背影》,它不是小说,在大家的小说里写一篇小说出版至少也得五、六万字。但是看朱自清用多少字表现了一个父亲的伟大情怀,这个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文学技巧。他要表现父亲的伟大情怀让你触景生情,让读者由此涌现父慈子爱的感觉。这个就是文学的价值,这个是最深层次的文学价值,它不但表现技巧的高明,它同时体现你的价值观,同时把你心中的真善美传递给读者,语文老师教不了这些,作家可以。


  职业作家要有社会责任感。


  天底下最伟大的老师第一个是父母,第二个就是在座的诸位了,最打动人的东西是带有感情的。这个过程肯定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也不是要大家急于求成,现在社会上急于求成的情绪太严重了。当我们的新人连小说的基本结构都不懂,就开始扬言要写经典,他们只看到别人荒诞的地方,就开始沾沾自喜,根本对写作没有入门,没有研究的透。你写村庄,我也写村庄,你写一个家族几百年轮回故事,我也写一个家族几百年轮回故事,为什么你拿诺贝尔文学奖,我连签约都签不了。为什么?


  文学是有门槛的,文学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过程。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曼曾经说过,所谓作家,就是比起其他人,写作对他们来说更难的那种人。只有当你意识到写作是有门槛的时候,你才真正入门。现在全民化写作其实是个伪概念,它只是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可以提笔,但是你写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我不管。你说这个叫专业化写作吗?这个叫作家吗?不是,大部分人写五百字还不够高考的作文,高考作文至少还是完整的,你就写了一章,两个主角,出来就拌嘴,下文还没有,这不是作家。文学创作永远是有门槛的,而且这是一个非常陡峭的金字塔。


  现在讲网络文学是一个乱局,所有人都在干一件事情,告诉大家一句话,门槛很低,赚钱很多,忽悠一大帮人,上到70岁的老人,下到6、7岁的小孩,“我要写网文”,我说为什么,他说“我孙子要学费”。这其实是非常讨厌的情况,因为写的人多了,那些真正写的好的人反而不容易出头,要不然就是让自己提升写作能力,要不处于金字塔更一个台阶,被更多人注目。要不就是靠时间耗,原来是三年就可以出头,现在是十年,十年不停的写,让读者不断的看,有点印象。所有读者都是帮亲不帮理,他们在第一次选择都是靠感觉,玄而又玄的东西。文学创作也是这样,其实从技术的层面来讲,文学各种创作理论已经比较完善。也就是说,靠着这些人来教不一定能教出真正的文学大家,但是一般的作者还是可以的。只是要成为文学大家,即便那些真正具有写作才华的人也需要更专业的训练。


  现在有一种很危险的情况,就是写的好的处于作家中上层的人,虽然内心有各种惶恐、孤独、不知所措的感觉,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在外表上表现的狂傲张扬,天底下我最大,还有一些人滥用自己的写作才华,这是令人非常痛惜的情况。任何一个人的创作才华都是短暂的,今天有这么点儿灵气,然后耗了三年,耗光了怎么办?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办法从此成为绝响,要不然就是凑合着写,像大仲马一样。现在看大仲马的书有四百卷,里面有写的好,有的写的不好,两极分化,写的好的一般是他本人写的,写的不好是他雇人写的。大仲马的文学成就为什么不如小仲马,因为小仲马起码还是自己写的。


  如果真的喜欢文学创作,那么就应该知道搞文学是一辈子的事,一辈子的事需要做规划,不要认为自己很年轻,青春亮丽、衣食无忧,有粉丝追捧就足够了,这只是你现在的情况。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五十年之后呢?你要想一想,如果给十年的时间,你十年之后还写不写?我遇到一些有成就的作家说“我十年之后不写了,十年之后我环游世界去了”。但是现在这种人现在又后悔了,因为环游世界的时候又有强烈的创作感,不写的话就难受,这个就是创作的冲动。我在《网络小说写作指南》里写的最长最认真的就是序言,要成为一个好的作家首先是要有创作的冲动,这种冲动是不可遏制的,只有这个东西才能真正宝贵的。像一个神一样,这个就是他的神火,只要创作热情还在就可以一直创作下去,哪怕写的已经不好了,但是对他来说写作仍然是娱悦的事情。


  对大家来讲不知道写作是让你痛苦呢,还是让你非常兴奋?我想问一下大作的大家,有过这种冲动并且保持两年以上的请举一下手,还是非常多。这得这恭喜大家,为什么刚才说两年以上呢?这是根据一个心理学上的理论来做的,就是任何一个事情凡是能够保持两年以上的热情,它就足以成为让你奋斗一生的事。就像爱情一样,其实测试里面还有测试爱情,爱情保质期只有十个月,和怀孕的时间一样的,就是不管多么炙烈的爱情,两人在一起生活十月就没有了新鲜感,这是必然的情况。为什么现在讴歌赞美爱情?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实大家都不满意。如果人类的爱情从五千年之前到现在都是圆满的,那谁还写爱情小说,这又不是亲上加亲的时代,现在又不是肥而不腻的时代。


  写人类真正需要的,但是社会上又很稀缺的东西,这样的作品才具有大红大卖的潜质。比如曾子航同学经常写的书,我当时看了以后心肝颤了一下,《女人不狠地位不稳》,我真觉得很害怕。但是这反映了一个社会现状,女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有几百万的女人会是这样?出现了这样的社会问题,女人作为社会的弱者被气压的时间太长了,她们没有社会定位,没有经济地位、没有家庭地位。所以她们会去买这样的书,每天晚上看一遍。


  作为作家来讲,大家一定要有一颗敏感的心,真正的作家永远能够抓住三点东西:第一点是时代的脉搏,我写的东西记录的就是这个时代,所以不管50年、100年、1000年,只要别人想研究这个时代必然要读我的书,这个代表就是《红楼梦》。


  第二个抓住这个特殊社会里人群的广泛特征,不是说让大家把小说都写成社会问题小说,批判现实小说,不是这样。而是你用你敏感的心去记录这个时代人群的一些特征。比如像张爱玲,她写的那些人为什么看起来那样的纠结、箫瑟,让你总有一点淡淡的冷意在里面。因为她记录了在那个时代的上海是一个孤岛,被日本人占领的一个孤岛,那里面人的思想。这个是张爱玲的擅长,这个是文学史上能够把她记录下的原因,那个年代的人是怎么来表现。


  第三个是典型的事件,这个年代发生了一些什么典型的事件,因为你的作品里面有这样的记录,你的作品里有类似的引用,这个是莫言经常会用的。莫言以前在山东的时候经常写一种相对而言不合适应的小说,当年莫言也算是一个“刺头”,经常写稀奇古怪的东西。别去研究他的时候就会知道,比如山东哪些地方发生过什么事情,就写在小说里面。想获得价值不在乎篇幅长短,有一些短篇小说只有七、八百字,你就觉得他写的不好,不是这样。前段时间在网上流行一个贴子,就是讲一个人去参加同学聚会,中间发生了各种事情,最后叫过来买单的人是她老公。这是一个相当经典的小说,只是因为它以一个贴子方式流传,如果文学理论家、批评家,或者知名作家对它进行整理。小说整体的构思非常好,反映的社会情况也是真实的,就是因为它文字比较差,小说结构有问题。这是一个有才华,未经训练非专业作家写出来的东西。这种东西其实非常有价值。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