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结构即人物

少走弯路
少走弯路: 大神前辈

谈谈人物

  “结构即人物”,故事或者戏剧系统里有这样一个定论,在说人物的时候,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楚留香、郭靖、黄蓉,可是以上并非人物,只是角色。因为,人物是个泛指,用于叙事当中,指的是活动于故事里的每一个人。

  现在说正题,“结构即人物”,任何一个叙事文本支撑其结构的,就是各阶段、各立场、各时间段和地理的代表人物,形成集群,其实也是整个故事结构的一个表征和内在框架,重申这点,是为了矫正我们大多数人习惯的一些说法。

  那么人物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使用和塑造人物来支撑一本小说,先定义:

  第一:人物——人际关系。
  第二:人物——人设。
  第三:人物——角色。


  这就要一层层地讲开,上面说的结构即人物,实际上指的是人际关系,一部叙事文体,以小说和影视动漫为例,故事正是由我方、友方、中立方、对立方构成,而以上我、友、中立、对立就是彼此的关系,也就是人物关系,它们共同组成一个故事,彼此带动故事的各部分材料。

  通俗一点举个狭义的例子,狭义的人际关系,就是“我”身边的人际,包括我上司,老板,如果我是店小二,可能还有风骚老板娘或者棺材板表情的老板。别小看这个狭义的人际关系,比如以下一些例子,足以说明它的重要性。

《斗破苍穹》这本书开头就是主角和家族兄弟姐妹兼同学的那点猫腻,冲突,这冲突是建立在人际上面的,体现了人际关系与主角的处境(命运),乍一看,好像很寻常,但是,我有个问题,小说开篇怎么样才算好?

  迎面出故事冲击?悬念迭起?又或者是三行出主角本章金手指,这些都不是,这些搞的再好,无非是突出奇遇、逆境、金手指所唾手可得的一切,关乎我们的所有人,从而赢得代入感,这个代入感却未必适合所有人,有人就不喜欢金手指,也有人讨厌千篇一律的废材流,或者天才流,总之,你怎么做,都可能只是取悦一部分人,或者书荒无奈选择你的读者。

  唯独万用皆准的,就是进入人际关系,读者也身处家庭、社会、存在于人际关系当中,当人际关系清晰及主角处境显露的时候,读者自然而然会在人际立场当中,选择主角。同时,人际关系天然的是一个代入的平台。

  开篇你讲述练功体系,或者大陆分为多少国,那些对于读者,如果生动新颖,固然迅速代入,反之是隔靴挠痒,虚构的世界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何况同质化已经泛滥,与其大陆和境界如何,不如迅速介入人际,哪怕是一个店小二,展开也只是店老板,伙计,这个小人际里依然能迅速让读者找到主角,代入其中。这比跑大陆板块要实际得多。

  土豆-番茄-三少等一批大神,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就是家庭,贯穿全文,而在玄幻文里面,家庭是剧情必须的吗?显然不是,应该说类型化是排斥家庭的,但是以侦探小说为典型的类型化文学,有几部是让人记得故事的呢?是故事而非桥段。

  金庸所有小说里,家庭都存在,武侠也是类型小说,金庸之外写家庭的武侠作家不多,很大的区别就产生了:古龙、温瑞安等等写了什么故事呢?我想很多人是模糊的,人物记得,桥段有印象,故事呢则很难说出来。

  金庸在武侠里写家庭,写结义兄弟,写师兄妹,等等,其小说是一个庞大的人际关系架构的故事,在这种有人际,有人际标签的身份里,过去我们可以调侃《射雕》是吊丝逆袭白富美,现在则说白富美傍上钻石级土豪;小宝是超吊丝逆袭王朝;张无忌是富二代为女人闹江湖,又为女人尽失雄性。

  诸如此类的解构,说明金庸人际架设有多么宽广的辐射,可以解读出故事。而古龙呢,大多数作品解读不出一个核心的故事。

  今古传奇为代表的武侠集体,尤其小锻,小说当中是缺乏家庭的影子的,人际关系流于立场和势力对抗,缺乏一个普通人也可以参与的人际为基础的世界,不仅代入差,同时,故事是什么呢?构思。突出的是构思,而非故事感。

  新武侠和金庸,金庸和多数武侠同仁的区别就在这了。

  这又恰好造成了故事感分量的区别。

  结论就是:人际关系是故事的核心。

《白骨道宫》是近期的一本仙侠,开篇有小国公主,师妹,和作为弃徒担任国师的主角出现,但是无论是开篇作者赋予他们的关系,还是后面浮出的师弟师妹师傅,敌人,你会发现,仅仅是身份和立场,人物之间缺乏真正的互动,本该有的故事,就大打折扣。

  我在博群曾经说过《佛本》的大纲,其故事的根基,就是一个远古炮灰,万世轮回,变成一个现代人,圣人们却不放过他,被利用的同时他反利用,最终为家庭、同族、今生的徒弟们阴谋圣人的故事。

  佛本根本上是讲一个男人为家庭、亲友,和天地之间圣人、仙佛斗争的故事,这不仅打下了代入,也是家庭故事里面,首个洪荒的故事,其典型决定了它的成功。反之若干洪荒题材,就很少再激起热门,原因就在于此,缺了典型性,缺了厚度,只是作为类型,和广大读者无关,没有必须看的价值。

  三少、番茄和土豆能享盛名,与大多数写手也有个显著的区别,就是开始说到的,他们都很侧重于人际关系,以家庭为代表的人际,而大多数写手往往忽视了这点,再怎么创意,也只是取得部分人,比如老白的关注,而非是普遍性的。

  总结,人物首先就是人际,就是互动,如果仅仅给予立场、势力,那么人物都是木偶,即不生动,也无法让读者代入,甚至争论配对等等问题,并且缺乏人际的小说,只是类型趣味,构不成故事。

  因此,人物首先是人际,从身份、势力、立场再度延伸的人际关系。

  金庸小说里,有敌我惺惺相惜,有段誉收南海鳄神位弟子,就用天龙为例看:

  段誉——南海鳄神的师傅,父亲和四大恶人之首是紧凑的对手戏,第二个妹子被云中鹤看上,最后一个妹子被云中鹤救起。结义二哥的亲生母亲是四大恶人的老二。对手慕容复是结义大哥乔峰齐名,并且家仇之子。妹妹是结义大哥的爱人。

  虚竹——和段誉是结义兄弟,母亲是四大恶人老二,是段誉的徒弟的结义姐姐和敌人。,师傅是逍遥子、童姥,而逍遥派一众又与段誉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对手是丁春秋,是结义大哥的小姨子的老板。

  其余就不举例了,从这就能看出,人际关系错综复杂,层层结构整个故事。

  对头的南海鳄神可以是段誉的徒弟,正如田伯光可以是令狐冲的死党,这都超出身份和势力,当人物大于身份的时候,就活,戏剧性也就产生了。

  金庸所有小说都有这个根本特点,此外的很多作家,则不鲜明,网文作家里面,大神们家庭普遍有所侧重,人际互动远高于快餐文。

  所以,人际关系是小说第一要点。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