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76”号魔头李士群暴毙真相

民国抗战
民国抗战: 势力分布 » 伪军叛徒
民国十大汉奸之一的李士群人称“76号”魔头,这个魔头后来于1943年秋天突然暴死。多年来,由于他的死因十分蹊跷,所以汉奸李士群之死就显得奇特惊险,也一直是人们谈论的话题。

李士群如何成为“76号”魔头

李士群原名萃,生于1905年,浙江丽水遂昌人。上海大学毕业后加入中共,后去苏联东方大学学习“特工技术”3年。在校时,他学习刻苦,思维敏捷,对克敌制胜的种种谍术尤有兴趣,还发表过不少令苏联教官吃惊的“高见”。回国后,李士群改入国民党以后又任中统情报员。

1937年南京沦陷后,李士群等三人受中统指令潜伏南京,其后与日本间谍川岛芳子勾结,叛变成了汉奸。当时,国民党军统上海锄奸行动凌厉无比。李士群既感到害怕,又看到了大展身手的舞台。他觉得要保障汉奸的安全就得有类似日本特高课,国民党军统、中统这样的特务组织。

后来,李士群通过他的老上司丁默邨结识了汪精卫,竟然慢慢同汪结成了“莫逆之交”。

1938年,汪精卫公开叛国投敌后,李士群随即尾随。日本侵略者妄图扑灭上海抗日力量,拟组织一支特工队伍。1939年,以上海极司斐尔路76号为基地的直属日本特高课的“76号”特务组织成立,随后又成为汪伪政府“中央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所在地。丁默邨、李士群分任“76号”的正副主任,而掌着实权的李士群成为“76号”特务组织事实上的头目,“76号”也由此成为日本侵略者和汪伪政府镇压中国抗日运动、屠杀爱国者的魔窟。

不可一世的“76号”魔头

李士群上任后即大施诡计同戴笠斗法,为汪伪立下了一连串汗马功劳。

1939年3月,戴笠派特别行动组千里迢迢直奔河内谋刺汪氏,但未获成功。戴笠恼羞成怒,寝食不安,随即又派国民党改组派重要人物、汪的好友戴炳星潜入上海接近汪氏,试图用“美国最新毒药”伺机下毒,却被棋高一着的李士群当场识破擒获。戴笠咬牙切齿,立即再派高级特工员吴赓恕到沪,寻机刺汪,又被李士群设计捕获。戴笠气得几乎要吐血。

1942年1月,汪精卫与南北汉奸要人梁鸿志、王克敏计划在青岛进行举国关注的“三巨头会议”。戴笠得知大喜,严令潜伏的军统青岛站不惜一切代价“一锅端”。汪氏闻讯,不敢前往。李士群拍胸脯:“尽管放心去,保证没事!”原来“青岛站”早已被李全部收买。李并不急于破坏这个站,而是要他们不断向上峰发迷惑情报并密报军统总部的行动意图。后来,汪精卫的青岛行果然安然无恙。尔后,李士群又收买了军统特务要员万里浪,一举破获戴笠苦心经营多年的军统“上海区”,抓获近200人,缴获大批装备。李士群连连得手后,气焰嚣张、胆大妄为,不可一世。他在各地遍设“76号特工站”,还挤走伪江苏省省长高冠吾,自任省长。

“以敌杀敌”的“锄李”谋划

1943年5月,美方在太平洋战争中形势相当有利,迫切想在上海开展间谍活动,刺探日方军情,以利军事上的“大动作”,要求蒋介石设法除去李士群。蒋氏迅即责令戴笠务必成功。鉴于前几次交锋,戴笠颇感为难。他辗转反侧,夜不成寐,最后想出了“以敌杀敌”的妙计。原来戴笠已经知道:李士群因飞扬跋扈、恣意妄为,伪财政部长周佛海对他早已怀恨在心;加上时局对日不利,周必想为自己留条后路。于是他派人密告周:尽快锄李,立功赎罪。周果然一口允诺。

然而,周佛海也有一本难念的经:杀李绝非易事,弄不好反被他先杀。考虑再三,他决定借日本人之手。他密见对李也心怀不满的上海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长冈村大佐,请他出面杀“仇人”李士群。冈村连夜向大本营请示:为帝国长远利益,务必除去尾大不掉的李士群。回电不久就到:同意,但绝不能“杀人见血”,以免事态扩大。冈村思忖良久,决定请巨谍川岛芳子出面设计毒死李。川岛倒也爽快答应。可由于李士群防范心极重,几次行动均未成功。后来外界所传李被川岛所杀,大概“源出于此”。

戴笠频频催逼。时不我待,周佛海同冈村密议后决定自己动手。他们早知李同昔日旧友、也是周的死党熊剑东曾有仇恨,现在又有意同熊和解,于是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劝和投毒”阴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冈村特地恭请当时少为人知但“聪明过人、才智超群”的华人女日谍唐逸君“出山”。尔后,唐又同冈村密商许久,最后唐请求一切听她指挥调遣。冈村欣然遵命。至于自己的出场身份,唐认为扮演成“日本下女”最合适。

杀机四伏的“鸿门宴”

一切布置好后,1943年9月7日,冈村亲自给李士群打电话:“帝国大本营对阁下与熊剑东不和深感不安,要我从中调解。熊君是我的同窗好友,阁下也是我的良朋。我特设家宴请阁下与熊君光临,望二位能言归于好,携手共进,以利大东亚圣战。”既然是日军最高司令部的“旨意”,加上隆重家宴又是日本人招待亲朋好友,来客嘉宾的高级礼仪,况且熊系拥有三个师兵力的税警部队司令,自己水陆走私急需他的关照,李当即同意。

放下电话后,狐狸般狡诈的李士群又怀疑冈村别有用意,包藏祸心,便下定决心,在冈村家滴水点食都绝不沾唇,“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毒”。同时,他还命令装备精良、武艺高强的贴身警卫连换上便装,埋伏在冈村住的“百老汇大厦”周围,一旦情况异常,即冲进“护驾”。

冈村的护卫发觉这些情况后立即告知冈村。老于世故的冈村深知如果事态闹大、影响“中日亲善”,那么东京必会惩处他,于是再次严令:“只准暗害,不准明杀。”话音刚落,李士群就来到了5楼,敲响了冈村家门。

“不动嘴”躲过第一波“暗害”

李士群带着翻译夏仲明,面带微笑进了冈村家。冈村走上前热情拉住他的手嘘寒问暖,还称赞他“功劳显赫,人才难得”。李士群则显出少有的谦和。坐定后,熊剑东就向李“解释种种误会”,冈村自然也竭力劝解。李士群当场表示:“不念旧嫌,精诚团结;齐心协力,共成大业。”屋里洋溢着快乐和谐的气氛。

酒席摆上,冈村不失时机劝酒:“今天要好好庆贺庆贺!大家都是老朋友,不必拘礼,一醉方休!”熊也笑容满面,高高举起酒杯。

然而,李却连杯都没碰,微笑拱手:“哎呀,我的肚子今天正好不舒服,积食饱胀什么也不想吃,各位请原谅,多多包涵。”以后,无论冈村和熊剑东怎样劝酒,他都绝不动杯动筷。“这只狐狸!”冈村心里在骂,脸上却仍不露恼怒,只是偷偷窥视唐逸君。唐躬身低头,小步轻移,殷切周到。她不慌不忙,借为冈村敬酒的机会,巧妙暗示他采用另套方案。

“鸳鸯壶”里飘出醉人香

于是,冈村面露歉意:“这些酒李先生大概都不喜欢。来,换上‘富士樱花酒’。”“哟!这可是日本皇族樱花节才饮用的名酒。”熊剑东马上接口捧场。

于是唐逸君托出一个精致红木盘,上面有一个古色古香的酒壶,壶上还盖着一块红丝绸,以示珍贵。冈村打开酒瓶,果然飘出一股醉人的醇香。李士群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唐先给冈村和熊各倒一杯,再给李斟上一杯。“请!”冈村说完和熊一饮而尽。“看来这酒并没有毒。”李士群心想,不由得也端起酒杯。

猛然,他想起一个令他疑惑的细节:“我身为贵客,下女为什么最后才给我倒酒?不!她不可能不懂这个起码的规矩!难道是……‘鸳鸯壶’?不可不防!”他面露内疚,摇摇头:“这酒确实是天下闻名的琼浆玉液。我非常感激冈村大佐。可惜我的肠胃实在不适。确实无法享用。举举杯就算表示我心里已经完全领受冈村君的恩情了。”“哼!”冈村心里又是一阵恼羞。

原来这酒壶确是鸳鸯壶。这种壶起源于中国古代。壶内有严密隔层,将壶一分为二。倒酒人手里控制暗机关,可先倒其中一种酒。由于剧毒酒沾唇即亡,因此只能先倒无毒酒,再倒剧毒酒。反之,则剧毒酒已流过的壶嘴会污染再倒出的无毒酒。

李士群的戒心反而更重了。以后,唐逸君又“指挥”冈村变换了几套方案,却都未见效。

绝命的“太阳咖啡”

宴会已近尾声。李仍然不动杯筷,连烟也不抽冈村和熊剑东敬的。“看来无望了。”冈村心中悲叹,“这次不成,下次更难了。”他频频目示唐逸君。她却不动声色,仍然从容不迫。其实,她何尝不急,正在心中苦苦寻觅良策。突然,她灵机一动,想出了最后绝招。她借故赶到厨房,对冈村夫人悄悄吩咐了一番。夫人觉得有失体面,面有难色。唐急切陈词:“夫人,成败在此一举。否则将很快失去这一线机会。不到山穷水尽,我绝不会要您这样做的。为了冈村,为了圣战,您就屈尊一次吧。”夫人终于点点头。唐逸君马上叮嘱:“眼泪一定要出来,戏一定要演好。”

冈村夫人托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恭恭敬敬来到李士群面前:“我听说您一点没吃,心中很不安。现在献上一杯日本名牌‘太阳咖啡’,敬请品尝。”冈村立即猜出怎么回事,连连劝饮。李仍托词不动手。冈村夫人先是双膝跪下请“李先生无论如何请给我面子”,见李士群仍不“动嘴”,接着便以“刺腹”逼劝。众人大惊,冈村露出愤怒神情,夏翻译也觉得李太过分了,也劝他不妨喝一口。李士群不得不慢慢端起杯呷了一小口。冈村夫人破涕为笑:“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李士群起身告辞。

当李士群坐上轿车时,冈村频频挥手,充满笑意的脸上隐藏着狡计得逞的兴奋。他确信咖啡中必含有高浓度的剧毒汁——令人不寒而栗的“731”细菌部队提炼出的超级毒菌,任何人只要唇沾一点,就必死无疑。

果然,李士群刚回到“76号”,就感到肚子严重不适,随即上吐下泻,五脏六腑像被撕裂一样。他要医生马上洗胃,可是已经晚了。两天后,他一命呜呼。此后,国民党特工组织横行一时的主要对手之一——“76号”也一蹶不振。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