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东团堡战斗

民国抗战
民国抗战: 军事战役 » 东团保卫战
涞源东团堡战斗

东团堡位于涞源城东北40多公里处,是日军从高碑店、易县通往张家口、宣化供应线上的重要中继站,成为日军在涞源、宣化公路上封锁根据地的一个据点。东团堡敌据点的守军是侵华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一个士官教导大队,共170多人,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是一群狂妄的法西斯分子。据点里的敌人,经常到周围三四十里外的村庄扫荡,近到袁家村、无杰崖,远到乌龙沟、涞水县等,奸淫掳掠,杀人如麻,罪行累累。

1940年9月22日晚8时,东团堡战斗打响。八路军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三团(团长丘蔚)担任攻打任务。战况空前惨烈,日寇甚至施放毒气,但在八路军顽强攻击下,战至25日夜,日军除一名朝鲜籍翻译最后投降外,其余悉数被歼。最后时刻,日寇被打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大队长井田率26名残兵投火自焚。最终歼灭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士官教导大队170人。

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聂荣臻曾经说过,“东团堡之战,是以顽强对顽强的典型战例。”在将百余日军歼灭的同时,我军也伤亡不少。

得到东团堡士宫教导大队全军覆没的消息,日军驻涞源警备司令小柴俊男痛心疾首,因作所谓《大日本皇军驻东团堡守备队长恨歌》,《长恨歌》由当时的伪县长刘承瑞着人刻成石碑,至今存于涞源,并成为日军侵华的铁证。


  24日上午8时左右,40多名日军向第3营9连扑过来,9连依托攻占的小碉堡,沉着应战,待敌人进至四五十米处时,突然开火,给日军以很大杀伤并将其击退。3排还趁机抢占了大院西南角的一个暗堡,直接威胁敌坚守的主堡。日军甲田大队长狗急跳墙,赤膊上阵,亲率数十名日军举着战刀向9连1排冲来。1排长于勇带领全排战士与敌人展开肉搏,他一人就接连刺死4个日军,自己头部也被刺伤,最后毅然拉响4颗手榴弹冲人敌群,与日军同归于尽。9连与敌激战3个多小时,连续击退敌人6次反冲击。战斗打得十分惨烈,有一个排冲进去同敌人
肉搏,不幸全部牺牲。

  当天晚上,邱蔚团长和王建中政委决定继续攻击日军核心工事,鉴于中庄、王喜洞两个据点的敌人都退到上庄,攻击上庄的第1营一时不易奏效,便命令1营留两个连监视上庄之敌,其余参加东团堡战斗。邱蔚、王建中集合全团,再次进行动员,鼓励大家下定决心,务必于当晚把鬼子消灭掉。随后,部队进入阵地,团指挥所往前移,支前的乡亲们积极准备运送伤员的担架和牲口。

  清冷的月亮透过淡淡的云层洒满清辉,大地一片明洁。晚上8时整,3团对日军的核心堡垒发起了总攻。2营7连1排用炸药包炸开大院东门,并占领两座房屋,保障连主力占领围墙东南角的碉堡。3营9连、12连乘机突破围墙,相继占领西南角和西北角的两个碉堡。12连攻击的碉堡3丈多高,40多名战士冒着敌人的炮火,抬着连接起来的大梯子在火力的掩护下奋勇前冲。梯子一靠碉堡,班长王国庆背着一捆25个手榴弹,旋风般地踏着梯子往上蹿。就在他向窗口塞手榴弹之时,不幸被敌人一颗子弹打中,人挂在梯子上牺牲了。12连党支部书记黄禄气红了眼,不顾一切地一个箭步跑到碉堡跟前,爬上梯子,把王国庆的一捆手榴弹取下,用尽全身力气把手榴弹塞进了碉堡,“轰隆”一声巨响,碉堡顶飞了起来,碉墙被炸塌了,鬼子被炸成了肉泥。东团堡残敌最后都退守在大院东北角的一个碉堡负隅顽抗,3团集中兵力进攻,但用武士道精神训练出来的日军,眼看就要覆灭,就是不投降,并连续施放毒气,致使3团指战员大部分中毒,加上天已大亮,只好暂时停止进攻。

  经一夜血战,3团攻克了7个碉堡,只剩东北角一个大碉堡了。战果虽然可喜,但损失也很惨重,剩下的兵力不到1个营了。

  25日上午,日军从张家口派来一架飞机给东团堡被困日军空降弹药。然而,由于被困残敌仅剩最后一个碉堡,空投的弹药都落入了我方阵地,及时为八路军补充了弹药。

  下午,双方呈对峙状态,侦察参谋刘贵对邱团长说:“团长,我们何不试一试策反碉堡里的金翻译呢,此人还有一点良心。”

  “你的意思是,金翻译,劝他投降,”邱团长双眼一亮,兴奋地问,转而又摇摇头,“不行,不行,鬼子不会听他的。”

  “鬼子虽不听他的,可是,我们可以暗地和他联系,请他来,把里面的情况告诉我们。”

  “对,了解了解大碉堡里面的情况,我们就好制定有效的攻击方案,一举歼灭它。”邱团长说罢,取出笔记本,写了几行字,要他寻找机会逃出,千万不要当日本法西斯的殉葬品。信中还让他把敌情了解清楚,报给八路军。信是由东团堡区公所武装部一位叫赵进的人冒险带进去的。一支烟工夫,只见金翻译在赵进的带领下,趁日军混乱之际溜出了碉堡。待日军发现后,疯狂地对他一阵扫射,可是他已安全地站在邱蔚面前,“啪”地敬了个日军式的军礼,面色惨白,战战兢兢地说:“报告八路团长,里面只剩下27个太君了,他们在甲田大佐的指挥下,把机枪、掷弹筒和粮食都浇上汽油点燃,都准备跳到火里同归于尽。”

  原来日军不见援兵,突围无望,准备烧毁所有东西,集体自焚。邱蔚马上打电话将这一情况报告给杨成武。杨成武一听,大声喊到:“邱团长,赶快命令部队冲进去,要不鬼子一烧,就缴不到那些机枪、掷弹筒了。”

  邱蔚想,烧死几个鬼子活该,可惜那些枪支弹药烧了就要白白浪费了。怎么办呢?就在他思索之时,碉堡内突然变得寂静无声,抬头一看,只见从窗口里冒出阵阵浓烟,一股死尸焦臭味顺风飘来,令人一阵恶心。他大喊一声:“不好!”立即带着部队冲进去。但已迟了一步,27名日军都已烧成黑油条,十几里外都能闻到尸臭味。尽管如此,3团在乡亲们的支援下还是缴获不少轻重机枪和掷弹筒,另外还有步枪100多支和大批的弹药、罐头、粮食等。

  东团堡战斗持续4天多,日军一个教导大队170余人全部被歼,无一漏网。

  这一仗,充分显示了我军的战斗力,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打到了日军的痛处,令涞源警备司令官小柴俊男不寒而栗。日军重占东团堡后,小柴俊男还恬不知耻地为其同类树了一块碑,碑的两面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刻下了一首《大日本皇军驻东团堡井田部队长恨歌》,碑文充满了对八路军的仇恨,但终究不过是失败者的哀鸣:“一死遗憾不能歼灭八路军,呜呼团堡”。

  到9月26日,杨成武指挥的右翼队先后攻克了桃花堡、白乐站、吉家庄、辛庄、北口、北头、白石口、三甲村、中庄、王喜洞、东团堡、刘家咀、张家峪、北石佛、金家井等15个据点。这样涞源地区的主要据点就只剩下涞源县城、插箭岭和刘家庄3个了,其中插箭岭还被我军团团围住。




   7月上旬,我带着崇敬的心情来到东团堡,寻访当年战斗的遗址。当地非常熟悉那段历史的赵海泉老人,得知我的来意后,主动给我当起讲解员。在老人的述说下,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再现在我的眼前。

    1940年9月22日,晋察冀一分区老三团在团长邱蔚的指挥下,对东团堡之敌展开进攻。三营九连一排排长余勇带领战士们首先冲了上去,与鬼子拼起刺刀。余勇一人连续挑死了4名鬼子,鬼子顿时急红了眼,4名鬼子端着刺刀同时冲向余勇。余勇头部被刺伤后,毅然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由于寡不敌众,一排战士全部壮烈牺牲。在八路军的勇猛攻击下,东团堡内剩下的27名鬼子在绝望中点火自焚。这一仗,我军全歼鬼子的一个士官教导大队,计130余人。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对此战评价说:“东团堡之战,是以顽强对顽强的典型战例。”作战胜利后,晋察冀一分区的八路军战士,站在距东团堡30里的乌龙沟长城垛口欢呼胜利,沙飞遂拍下了这张著名的照片。

    东团堡之战,在侵华日军史料上留下了痛彻的文字,也是我军抗战史鲜亮的一笔。而那些打得侵略者亡魂丧胆,为国家、民族捐躯的八路军烈士如今安息在哪儿?

    在赵海泉的带领下,我们在东团堡村西南的小路边,找到了用砖墙围起来的葬着东团堡战斗八路军牺牲官兵的陵园。陵园不大,一块青色石碑正对着大门,正面写着“永垂不朽”四个大字,背面是东团堡战斗简介、陵园修葺的时间和立碑的东团堡乡政府落款。石碑后面是六列八行共48位无名烈士的坟冢,每个坟冢旁栽种着一株松柏。那些年轻的松柏列着整齐的方队,犹如已整装完毕,随时待命出击的八路军勇士。

    赵海泉老人说,现在这个墓地,是迁移过来的,此前烈士们长眠在西边二百多米远的小河边上。1963年,山上发洪水,靠着河边的部分烈士遗骨被洪水冲走。上级得知情况后,决定搬迁烈士墓地。听说这个消息后,不少村民将准备做家具的木材也捐了出来。大家用这些捐来的木材钉成箱子,将收集到的48位烈士的遗骨重新装殓,移葬到了现在的陵园。

    站在陵园内,凝视着一座座先烈的坟冢,回想着沙飞那幅著名照片,我不禁感慨万千。烈士们虽已离我们而去,但他们的精神却将彪炳史册,不断教育和激励着后人。我深信,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是国家需要,她的儿女们一定会像先辈们一样勇往直前。

  在河北省涞源县城关东北方向,县级公路从上庄开始上山,一路上经过无数颠簸,到达一个小盆地,盆地中央有村名东团堡。65年前,抗日战争百团大战中东团堡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聂荣臻称颂东团堡之战是以顽强对顽强的战斗。

东团堡战斗直接对阵双方是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一分区老三团对日军混成第2旅团士官教导队。

  东团堡战斗与抗日战将杨成武,邱蔚相关联;

  东团堡战斗与中国革命摄影第一人,摄影家,战地记者沙飞相关联;

东团堡战斗与国际反法西斯战士,印度援华医生柯隶华,巴苏华相关联;

最后,东团堡战斗与侵华日军“司令”小柴俊男胡拽的一首《长恨歌》相关联。

凡此种种,注定东团堡战斗名垂史册。

公元1940年抗日战争,百团大战

9月16日:八路军总部发出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作战命令,要求各部队继续破坏日军交通线,摧毁深入抗日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命令晋察冀军区主力破击涞(源)灵(丘)公路,并夺取涞源、灵丘两县城;

9月16日:晋察冀军区发布涞灵战役作战命令:

(一) 乘百团大战胜利之威,敌被牵动打击后之有利形势,配合129师辽河战役,120师同浦战役,军区决定继续组织涞灵战役,乘机夺涞源,相机攻克灵丘,开展雁北察南工作。

(二)战斗序列

军区一,二,三团,骑一团,特务营,工兵连为右翼队,指挥杨成武;

军区六团,二十六团左翼队,指挥邓华。

右翼指挥杨成武在长城上建立战役指挥所。

9月22日:涞灵战役右翼作战开始,杨成武在长城指挥所发布命令,东团堡战斗打响

“三团在邱蔚团长的指挥下,集中力量攻击东团堡。这里的守敌是由日军士官生组万岁的井田部队,抵抗十 分顽强,并不断施放毒气。我军勇猛冲击,激战到二十四日夜间,把村周围堡垒全部攻下。残敌退入村中,凭几间房屋死守,并继续施敌毒气,组织反扑。参战的干部战士几度苦战,伤亡很大,不少同志中毒,到二十五日黎明,部队又撤到村边。下午,我军再度发起猛攻,同敌人展开白刃战。经反复冲杀,敌支持不住,又不愿投降,遂将据点所存武器、物资、粮食全部纵火焚烧,然后跳火自荆东团堡之战,是以顽强对顽强的典型战例,充分显示了我军的战斗力,对敌人震动很大。日军为此作了所谓《大日本皇军驻东团堡井田部队长恨歌》,有“一死遗憾不能歼灭八路军,呜呼团堡”之句,刻于石上。可见东团堡之战,对日本侵略军打击之深。。”(引自聂荣臻回忆录)

东团堡战斗胜利后,摄影家,八路军战地记者沙飞拍摄了八路军战士在长城上欢呼胜利的著名历史照片。


此著名照片也出现在199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邮票,前,五壮士之一葛振林,后景左《战斗在古长城上》,后景中右《欢呼东团堡胜利》


还出现在红一师军史展室中:察哈尔摄影并提供照片


2001年10月2日老普召集小站和车坛的人马在涞源县阁院寺偶然发现了展出的抗日战争中的珍贵实物及图片,惊呼“抗日将士欢呼胜利的“古城堡”,汝今安在否?“由此,便开始了小站搜寻的足迹:
2002年,2003年5月,2003年8月多次下涞源。访问老人,分析照片,数砖楼子,终于找到照片拍摄地。

2005年6月,从涞源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副主任车志忠老师口头介绍得知,东团堡战斗牺牲我军老三团烈士当时就地掩埋,64年代曾经重新归葬,共55个墓穴,安葬212位烈士。但墓地现状不好,令人痛惜。
2005年6月25日,26日,长城小站,车坛网友前往东团堡,寻找烈士墓地,给烈士扫墓,纪念,同时开展助学活动。

212位烈士中,现知姓名事迹的:

班长王国庆:第12连攻击的碉堡有三丈多高,战士们抬着梯子奋勇往前冲,班长王国庆背着20多颗手榴弹往上爬,被子弹击中牺牲了。

排长于勇:带领全排与敌展开肉搏,他一人接连刺死四个日本兵,自己头部也被刺伤,最后毅然拉响四颗手榴弹冲入敌群,与日军同归于尽。

9连某排:第9连与敌激战三个多小时,连续击退日军六次反冲击,一个排冲进去同敌人肉搏,全部壮烈牺牲。
。。。。。。
东团堡战斗名垂史册,

东团堡战斗牺牲抗日英雄永垂不朽。


  1937年起,沙飞作为八路军随军摄影记者跟随杨成武任团长的八路军115师独立团,拍摄下了上千幅八路军英勇抗日的经典照片,他们活动的范围主要在长城沿线地区,其中沙飞照片中有长城画面的就有二十多幅。现在,“长城小站”的网友们通过本报寻找与沙飞照片中的主人公、与长城抗战历史有关的老战士。希望这些老战士、老八路以及他们的战友、他们的亲友后人看到照片后能和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64183399-3226

  昔:八路军长城抗日 随军记者拍摄历史

  今:志愿者寻访故地 颓败城楼呼唤保护

  “长城战场今日安在?还有没有战斗留下的痕迹?长城正一天天地被无知的人破坏,作为长城专家,我们有义务找到这些长城战场。”中国长城学会理事张保田(以下称老普)对记者说。

  1937年起,沙飞作为八路军随军摄影记者跟随杨成武任团长的八路军115师独立团,拍摄下了上千幅八路军英勇抗日的经典照片,其中照片中有长城画面的就有二十多幅,但是这些长城沿线地区战场的具体方位却没有精确记载。从1997年起,包括严欣强、老普等长城专家在内的众多北京志愿者依靠有限的时间和财力,找寻长城抗战的故地。截至目前,他们已经找到了全部沙飞照片中记录的地点。

  昔日

  记录者:我军第一位专职摄影记者沙飞

  拍摄时间:1937年至1944年

  拍摄目的:记录八路军战士在长城的抗战。

  今天

  记录者:中国长城学会理事张保田(老普)、严欣强、大鹰、随手、老郑、诗书、老狄等“长城小站”的网友。

  拍摄时间:1997年至今

  拍摄目的:挽救长城战场,凿实、补充、完善历史。

  邮票上的长城

  变了模样

  战场:东团堡战斗

  寻找:杨成武团部所在的敌楼

  发现:经典战场只剩地基窗台

  1995年我国发行的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纪念邮票中,主题人物是狼牙山五壮士之一葛振林,他的背景是八路军战士在长城敌楼上欢呼的画面,这一经典画面就是沙飞1940年所拍摄的《东团堡战斗后我军在长城上欢呼胜利》。

  “2001年,我在涞源县文史展览室见到了这张照片。从那年起,我们先后多次在东团堡乡调查探访,但都没有找到这个长城敌楼。”老普对记者说,他随即对长城小站网站的长城爱好者发出了倡议:共同寻找60年前长城敌楼。

  “按我们搜集到的资料和对长城的了解,东团堡没有长城啊,我们实地考察也的确没有发现,那这张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带着疑问,他们拓宽了调查的范围,一次没找到,他们就利用长假多次寻找;东团堡乡没找到,他们就把范围拓宽到东团堡周围100里的范围。在东团堡乡南60里处,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处与画面中山形走势类似的地点,但是长城敌楼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很多破碎的城砖散落在敌楼脚下,只剩下了地基和窗台。

  “老乡告诉我们,这附近的一座敌楼就是东团堡战斗时杨成武将军的团部,我们根据地形、长城建筑还有老乡提供的信息做出了判断,老照片中的敌楼就在这里,团部的八路军战士听到前方传来战胜的消息,登上长城庆祝,于是有了这张经典画面。为了验证这个结论,我们甚至连砖头都一块一块地数,再与画面中比较,还有长城的窗台上少了一块砖,这也是跟画面吻合的一个重要根据。”

  老普说,刚找到长城故地,他们都很兴奋,还像模像样地模仿60多年前的八路军战士站在长城敌楼上欢呼,“但是,这股兴奋劲持续了不到两分钟,大家就一句话也不说了,看到经典画面里的长城成了这个样子,我们特别失落。”

  据老普推断,这段长城是450年前左右建造的明长城,到1940年沙飞拍摄时,虽有少部分破损,但还基本保持着明朝建造时的雄姿。而在此后的60多年里,这段长城遭到了严重的缺损,“是战火中破损,还是战后人为破坏,我们已经没有办法考证,但是直到今天,这段象征着民族精神、被印上抗日邮票的长城,在当地仍没有人把它保护起来。”

  ●调查

  敌楼位置被“保护”

  当记者问起老普这段敌楼的具体位置时,记者得到了一个意外的答案:“知道在哪儿附近就行了,我不想具体说到哪个村、哪个山头,现在长城已经很脆弱了,在当地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去的人多了,无异于加剧它的毁灭。”同时,他告诉记者,受到损坏的长城不止这一处,在浮屠峪、在插箭岭、甚至在平型关,沙飞画面里的长城或多或少都遭到了破坏,甚至有的已经永远“离去”,只能在沙飞的照片里找得到了。

  村里盖起“王二小希望小学”

  战场:狼牙口反“扫荡”战斗

  寻找:王二小牺牲在长城附近

  发现:小英雄的墓偶有人凭吊

  “我们在寻找长城战场时,在离长城不远处,也找到了小英雄王二小的家。”老普、大鹰、老郑等“长城小站”的北京网友告诉记者,他们一进上庄村,就看到了一座“王二小希望小学”,“走进校门,迎面就是一座王二小的塑像,眼望着远处的群山。”

  “我们想到王二小牺牲的地方和他的坟上看看,在老乡的引领下,我们找到了那块被他的鲜血染红的石头,人们叫它‘血色石’,现在还静静地卧在山沟里。”老普告诉记者,离王二小的坟不远,有一座洁白的石碑,上面是原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肖克题写的“抗日少年英雄王二小纪念碑”,今天偶尔还会有人前来凭吊。

  “我们踩着二小当年的足迹向山沟深处走去”,到了现场,老普他们才知道王二小为什么会把日本鬼子往那样的山沟里领,“两旁的峭壁巍然耸立,谷底一条小溪弯弯曲曲流向山外。最后转过一个大弯来到了石湖旮旯,站在这里并不会看出有什么异样,一块巨石静卧在山谷中,绕过它前方似乎还是路。其实这是一条死路,翻过巨石就到了路的尽头,一挂瀑布从山崖上落下。二小肯定是抱着死的决心才走这条路的。”

  ●调查

  两村争“埋”二小遗骨

  王二小的遗骨到底在哪里,附近的村民有好几种说法,王二小家乡的村子和他牺牲的村子都认为王二小属于自己的村子,据张村长介绍,真正王二小的遗骨已经被他家乡上庄村的人们起回家乡安葬。但狼牙口村的村民不承认这种说法,他们说,“王二小在我们这里牺牲的,他永远在这儿。”

  日将毙命地住着陈家后代

  战场:黄土岭战役

  寻找:阿部规秀毙命的院子

  发现:老乡们笑谈阿部毙命

  “阿部规秀就是在这里被打死的,”老普告诉记者,“我们在教场村找到了当年击毙阿部规秀的院子。”“据说住的还是当年那户陈姓人家的后代。”

  阿部规秀是个中将,在长城黄土岭战役中被八路军打死,是抗日战争中被击毙的军衔最高的日军将领之一。“那家主人告诉我们,当年日军扫荡时,日本兵占据了他们家,把指挥所扎在他家院子里。把他们家人赶到小屋里,日军的中将阿部规秀自己则住在堂屋。”

  “老乡说阿部规秀死得很寸,我军指挥员举起望远镜,看到教场村的这座独立院落有多名日军指挥官在活动,还不时地有人举着望远镜往山上看,就猜想这会不会是敌军的指挥所,于是就下令朝这个方向打炮。当时阿部规秀在正屋坐着,炮弹落在院子里,炸了个坑,弹片就飞进了阿部规秀的肚子!”据说,现在老乡一讲起这段往事还笑。

  ●调查

  老大娘义务维护纪念馆

  老普说,现在附近公路一侧有一块1943年11月寨头惨案纪念碑,另一侧,有一个农家小院被辟为黄土岭战役纪念馆,“里面玻璃破碎的陈列柜里摆着当年的地雷、手雷。看守纪念室的大娘说,以前她每年能拿到30元的费用,现在没有了,但她还在义务维护着这间纪念馆,时不时还会有人

  ●链接·人物

  沙飞

  沙飞(1912.5.5—1950.3.4)原名司徒传,广东开平人。青年时期便喜爱摄影,拍摄了许多贴近时代和社会生活的作品。1935年6月参加上海“黑白影社”。1936年秋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

  1936年10月拍摄鲁迅先生最后的留影、鲁迅遗容及其葬礼的摄影作品,引起广泛的震动。抗日战争爆发后前往太原,担任全民通讯社摄影记者,并赴八路军115师采访刚刚结束的“平型关大捷”。

  1937年10月正式参加八路军。先后担任晋察冀军区政治部编辑科科长兼《抗敌报》社副主任、新闻摄影科科长、《晋察冀画报》社主任、《华北画报》社主任等职。

  摘自《沙飞传:倒在共和国枪声下的中国革命新闻摄影第一人》蔡子谔著 中国文联出版社

  他曾拍摄了《塞上风云》、《挺进敌后》、《八路军战斗在古长城》、《战后总结会》、《我军战士在古长城上欢呼胜利》、《聂荣臻与日本小女孩》、《鲁迅的最后时刻》、《白求恩在做手术》等一批作品。

  摘自《沙飞摄影作品集》

  ●链接·历史

  东团堡战斗

  1940年,我军发动了对抗日寇的百团大战,其中东团堡战斗是一场胜仗。《杨成武回忆录》中记述了东团堡战斗,作为总指挥,杨成武在长城上建立了战役指挥所。9月22日:杨成武在长城指挥所发布命令,东团堡战斗打响。《我军战士在古长城上欢呼胜利》这幅图片就是当时八路军战士们庆祝胜利的场景。

  王二小

  传唱了六十年的《歌唱二小放牛郎》家喻户晓,许多青年在歌声中成长起来。1941年农历9月16日,王二小在反“扫荡”斗争中,把敌人引进埋伏圈而自己壮烈牺牲,年仅13岁。

  黄土岭战役

  黄土岭战役历时6天,共歼日军1500人,并炸死了阿部规秀中将,他是日寇在侵华战争期间被击毙的军衔最高的将领之一。

  ●链接·组织

  长城小站

  创建于1999年5月8日的长城小站(http://www.thegreatwall.com.cn),是长城爱好者和志愿者自发组织的网上家园和公益网站。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年龄相异,但相同的爱好和志趣使他们聚拢起来,“为了长城,一起努力”。他们经常相约来到长城脚下,与乡民为友,借机宣传保护长城。

  ●链接·活动

  寻找老兵

  重访战场

  抗日战争中,1933年的榆关(山海关)、冷口、喜峰口、罗文峪、古北口抗战;1937年南口战役、平型关大捷;1939年八路军击毙日寇最高将领阿部规秀的黄土岭战斗;1940年的百团大战涞灵战役等著名战役、战斗都发生在长城沿线。

  老普告诉记者,他们先后走访了几十处抗日战场,都是分布在长城沿线附近,“很多人并不知道当年长城上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八路军抗日多么艰苦卓绝,这是我们重走了抗日战场后体会最深的。”

  他说,抗战留下的痕迹在太行山长城一带随处可见,“在古北口长城,现在还有被炮轰过的痕迹;在关沟的一处烽火台上,老乡说还有一堆白骨至今没人安葬,只是不知是我军还是日军;还有很多农民家里存着八路军缴获日军的军刀,炮弹碎片更是不少。”

  “大量的抗战遗迹散落在长城内外,大部分都没有文字记载,更不为人所知,如果不把它记录下来,那段壮烈的抗战往事势必会随着当地村民的故去而湮灭。”

  现在,“长城小站”的网友们开始了一项新的工作:寻找沙飞照片中的老战士、与长城抗战历史有关的老八路。“希望这些老战士、老八路以及他们的战友、他们的亲友后人看到照片后能和我们联系,讲述当年抗战的经历。我们会把活动内容整理出来,并在今年,邀请老战士、老八路(或他们的亲属)重返那些老照片拍摄地点、当年抗战杀敌的战场。”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