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日本忍术达人,服部半藏父子物语

民国抗战
民国抗战: 历史人物 » 忍者
日本忍术达人,服部半藏父子物语

伊贺(现三重县西北部)与甲贺(现滋贺县南部)是日本忍术二大发源地。平安末期、源平争霸时代,直至鎌仓初期,也就是7世纪末到12世纪初这段期间,伊贺仅有一家上忍:服部。伊贺流忍术,在当时是天下一流的。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服部家另外设立了「分店」,正是藤林、百地两家。这是伊贺三大上忍的由来。

服部氏祖先原本是日本古代(6世纪中旬)豪族之一秦氏的后裔,而秦氏则是自中国吴国渡海过来的移民。秦氏不但传授纺织技术给日本人,更在日本各地展开「新乐」公演,令日本人大开眼界。所谓「新乐」,是3世纪末到4世纪初,在中国非常发达的一种大众艺能,内容包含歌舞、杂技、力技、魔术、偶人剧、口技,以及训练犬、猴子、鸟等小动物表演节目的大众娱乐。据说是融合西藏艺能与中国艺能的新型技艺。秦氏集团当时主要在中国南部都市与寺庙巡回演出,日后组织逐渐膨胀,分散到中国各地。其中之二、三个乐团,为了寻求新天地,渡海到日本来。日本和服的传统称呼是「吴服」,语源正是取自秦氏出身的吴国。

服部氏是秦氏集团分组之一。至于何时移居伊贺?年代不大清楚。服部氏一族如何将「新乐」技能钻研演绎成兵法忍术?也没有详细史料可追本究源。总之,服部一族于15世纪上旬离开老家,归依三河大名松平清康(德川家康祖父),世代成为松平家家臣。服部一族中最有名的后裔是德川家康护卫武将之一,服部半藏正成(Hattori hanzou masanari,1542-1596)。

1582年6月2日,织田信长在京都本能寺遭遇家臣明智光秀叛乱,寡不敌众,自戕身亡。这时,德川家康正在大阪府游山玩水,当天还打算回京都与信长共聚一堂。途中抵达饭盛山时,接到信长毙命的速报。当时41岁的德川家康立即说要切腹殉死,后经家臣劝阻,沉思许久,才转念为「应该举兵为信长复仇」。然而此刻身边护卫仅有80人左右,真要打起来,不要说是复仇了,就连自身性命也很难保。

家康与众家臣们商讨后,得出一条逃脱之路:便是从饭盛山一直线翻山越岭到伊势湾白子港,再搭船到爱知县高滨港,逃回本国。从饭盛山到白子港之间,总计96公里,途中必须经过伊贺,因此在场的服部半藏正成,利用老家力量,召集了200名伊贺忍者与100名甲贺忍者,一路护卫家康逃脱叛乱现场。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翻越伊贺事件」。换句话说,这时若是没有伊贺、甲贺众忍者的助臂,日后也就不会出现德川幕府了。

此时,伊贺众忍者会不顾性命保卫家康,也是有理由的。如果有人看过「枭之城」这部电影,应该记得片子开头有一场屠杀伊贺忍者村的镜头吧?那正是前一年织田信长所下的命令,以4万5千大军攻击2千忍者,殊死战斗长达10天。当时一些上忍、中忍们带领着众多下忍杀出重围,逃到诸国。其中大部份都是逃进德川家康藩国内,在九死一生中捡回性命。因此换个角度来看,全程96公里、5夜6天的家康潜逃之行,其实也可以说是伊贺众忍者们的报恩行动。

日后,家康命令正成组织「伊贺组同心」(相当于现代的警察局),让正成支配这些忍者。而正成也充分发挥了这个集团的特异能力,辅助家康走向夺取天下之路。遗憾的是,正成于54岁骤亡,长男服部半藏正就(masanari)继承了他的地位,服部家的悲剧也跟着开场了。

正成有两个儿子,长男正就,次男正重(masasige),资质都不出色。有文武才略的父亲正成于生前便已看出儿子们的庸碌了。

话说1579年,织田信长以「怀叛变之心」为由,命令家康处死嫡子信康(也是织田信长女婿)。家康恼懆多日,终于命令信康自裁。并下令另一位家臣负责「介错」(kaisyaku)之任。为了减免自裁者切腹之后的痛苦,「介错人」于自裁者切腹后必须即刻挥刀斩断当事人的头颅。岂知那位家臣耐不住这项相当于「弒君」的职责,竟然毅然出奔了。于是家康只得命令正成肩负起这项重任。

正成出发前夜,正就一本正经地端坐在父亲面前,说:

「请带我一起到二俣城。用我的头颅替代信康主公的性命。」(二俣城是当时信康幽闭的城堡,现静冈县滨名湖附近)

正成思虑了半晌,徐徐回说:

「你说的正好,我也正在考虑这个方法。只是,身为人父,我无法先开口向你提议。」

正成道毕,正就当场就变了脸色。

正成再度叮嘱:

「脖子洗干净了吗?」意思是说,切腹的事前准备都齐全了吗?

正就五官痉挛,结结巴巴回答:

「我是想,先得到父亲大人允许之后也不迟……」

正成板起脸:

「算了,下去!」

此时,信康21岁,正就15岁。就年龄来讲,正就根本无法当替罪羔羊。而正就内心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才故意挺身而出,打算博得父亲赞扬。然而,饱阅风霜、才勇兼优的正成,怎么可能识不破小犬居心何在?可怜的正就,不但弄巧成拙,还曝露出自己的愚昧凡眼。

至于正成,在信康从容不迫笔直横切腹部后,喊道「半藏,介错!」时,久久无法挥下手上的刀,最后弃刀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一旁担任验尸官的家臣,忍无可忍,跨前一步,喊道「殿下,请恕罪!」随即斩下信康头颅。事后,家康呼唤半藏,泪流满面地说:

「天下父母心,半藏不忍心下手,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句话令代半藏介错的验尸官吓得屁滚尿流,连夜出奔,逃进高野山内。

话说回来,正成过世后,正就不但继承了正成的职位,还娶了家康侄女为妻。身份是「旗本」(在战场上守护将军的近卫,也是守护军旗武将),与家康又是姻戚关系,俸禄却只有5千石。父亲正成是8千石,正成过世时,分给弟弟3千石,自己继承了5千石与「伊贺组同心」组织。可是,正就不满足。加上正就在同心组织中评价不好,这更令正就日夜焦躁不安,一肚子怨气。

庸才果然是庸才。正就将「身份地位」与「真实才干」等同视之了,以为他表面上的身份正代表着他的才干。另外,正就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他将组织视为私物,误以为他是头子,部下们便是他的家臣。只是,当时所谓的「同心」,是将军的直属部下,而同心组织头子与同心的关系,相当于现代企业中的上司与部下,双方真正的头子其实都是企业董事长,也正是德川家康一人而已。

半藏正成在世时是乱世,上忍与下忍的关系当然也是绝对性的,家康也深知同心组织独特的隐密性与其意义,凡事都让正成独当一面;但是家康统一天下之后,组织也不得不转换成官僚机构形式。正就的悲剧,就在于他无法理解时代的变迁。举个例来说,某年秋季,暴风雨袭击江户,江户城第二外郭与第三外郭城垣都倒塌了,江户城本身也遭受落雷,城内外骚动不已。「伊贺组同心」平时任务是守卫城堡,当下全体出动抢修城墙。这时,正就竟然派人传达命令,说什么自家宅邸围墙与大门都受损,要同心们马上赶过来修理宅邸。可是暴风雨越来越大,城堡损害程度也越来越严重,同心们便暂时不理会正就的命令,全体各就各位继续抢修江户城。

日后,同心们前往半藏宅邸打算修缮围墙时,正就不但惩罚众人营造其它工程,还命令两位组长禁闭在家,而且迟迟不肯解除禁令。家康辗转听到此事时,直接下达命令给两位组长,要他们动身去侦察大阪城。正就即使头脑再笨,也不敢违背家康意旨,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让两位组长出发。坏的是,他竟然在两位组长服勤期间,叫唤了其中一位组长内人,硬逼她同衾共枕。结果,那位以美貌出名的组长内人,考虑到丈夫立场,忍辱负重让正就得偿所愿,却在事情毕后,当场咬舌自尽。

长年来的郁结,终于令「伊贺同心组」于1604年发动武装政变,据守在长善寺。说是「政变」,其实他们抗议的对手不是幕府,而是正就这个昏暴头子。由于所有下忍的兄弟、家族、亲戚们都加入这场政变,据说人数高达千人左右。这在忍者世界中,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事件。同心们不但要求幕府罢免正就的职位,也想剥夺正就身为上忍的身份。

家康起初默不作声,静观事件演变过程。后来是正就实在无计可施了,亲自恳求家康罢免他的职位。家康接受了正就的请愿,将服部家贬为平民,让正就寄食在妻子娘家。政变主谋者当然全部都判以死刑,其中包括那位内人被蹂躏之后咬舌自尽的组长。而「伊贺同心组」也经过重新整编,正式成为幕府官僚机构之一。

为了复兴家道,正就于1615年参战「大阪夏之阵」,不幸阵亡。弟弟正重也因妻子娘家(大久保长安)变节事件,家破人亡,单身流浪诸国,最后客死他乡。

现代日本后人口中所说的「服部半藏」,指的是有「鬼半藏」之称的正成。正成虽然承继了伊贺上忍中之最的血脉(上忍中也有阶级之分),不过,到了他这一代,已经算是「白道」武将身份了。何况他是长矛高手,在各种战役中立下不少战功。家康之所以会心服正成,我认为,可能是正成的确具有指挥「黑道」与「白道」双方的才干吧。

400多年后的今日,日本皇居仍遗存有「半藏门」,这是半藏亲自设计的城门,以备敌方自海上攻进城时,将军一族可以自半藏门一路沿着甲州街道(古道),逃脱到甲府城。当时他自己的宅邸也是在半藏门附近。现代皇太子与雅子皇太妃有时候会从这个门出入。半藏门城外有一道「半藏濠」。日本桥到涩谷之间的地铁路线,名称也是「半藏线」。

(上忍:又称「智囊忍」,专门策略作战整体计划。中忍:实际作战时的指挥头子,当然忍术也得超群出众才行。下忍:又称「体忍」,相当于现代的特殊部队,在最前线实际作战的忍者。)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