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飞檐走壁的加藤

民国抗战
民国抗战: 历史人物 » 忍者

日本战国时代中期,散布在全国各地傲视群雄、不可一世的大名,大致如下:关东以北的东日本,是上杉谦信、武田信玄、北条氏康;关东以南的中部日本,则是朝仓义景、今川义元;至于京都、大阪以西(包括四国、九州)的西日本,便是尼子经久、毛利元就、大友宗麟、岛津义久、长曾我部元亲等人。

其中,在东日本智均力敌、分庭抗礼的,正是有「甲州之虎」之称的武田信玄,与名闻遐迩的「越后之龙」上杉谦信。前者的势力范围,是今日的山梨县那一带;后者的军事领域,则是新舄县那一带。双方势不两立,经年旌旗缤纷、战鼓惊山,非得拼个你死我活不可。尤其是在京都幕府任命两位霸者为关东「管领」(辅助将军执政的职位,相当于现代的县长)后,全天下具有拿手武功的流浪武士,或是身怀特异幻术的隐士、忍者,纷纷聚集到此两地来,企图得到一虎一龙的权臣青睐,伺机崭露头角。

却说1560年盛夏某天,上杉谦信居城——新舄县上越市春日山城——城下,一株松树下围着一群村民。人墙内中央有一头牛、一个男人。男人风采类似武士,全身散发出风尘仆仆、疲累不堪的神色。若非腰际上交叉佩带有代表武士身份的长短双刀,否则同一般叫化子没两样。

男人口中喃喃念着各种开场白,间接不时加入一些咒文,之后,低声喝道:

「看好!现在开始,我要吞下这头牛!」

在场所有看官,皆无言地点头。

「看着我的双眼!」

村民们情不自禁被男人那锐利眼神所吸引。看着看着,男人的眼睛越来越大,似乎要将众人吞噬进去一般。男人牵着牛鼻,逐步往后退。他身后的人群,也逐步为他开出一条路。最后,人群变成一排横列,聚精会神地看着男人与牛。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男人开始表演「吞牛术」。在村民眼中看来,那么一头庞大的牛,先是后足不见了,再是牛身不见了,接着是前足、牛颈、牛头不见了,最后,男人口中只剩下牛角与牛鼻。

众人看得呆若木鸡,瞠目结舌。冷不防,顶上传来一声叫唤:

「骗人!骗人!那家伙只是趴在牛背上!他根本没在吞什么牛,你们不要受骗了!」

村民们这才如梦初醒,定神细看。果然不错,男人只是趴在牛背上而已。

男人抬眼瞧了一下头上松树。原来,松树枝头上,坐着一个行商,正在哈哈大笑,幸灾乐祸。

「各位看官,既然法术破了,在下再来一招『开花术』吧。」

男人从怀中取出一粒牵牛花种籽,搁在手心上,继而拔出腰际短刀,在地面挖了一个洞,郑重其事地埋下种籽。之后,卸下身上的斗篷,盖在种籽上。

「看着!要开始萌芽了!」

村民瞪大双眼,凝视着斗篷。男人掀开斗篷,土中果然已经冒出两片牵牛花嫩叶。男人时时抖动斗篷,掀来覆去之际,牵牛花逐渐伸长茎子,缠绕上松树。不一忽儿,茎上长出花蕾,顶端开出一朵大红花。

「花开必谢,在此徒费工夫等花谢,不如先摘下。」

男人道毕,抽出长刀,快如闪电般斩下红花。咚的一声,红花掉落在村民眼前。与此同时,缠绕在松树上的花茎也消失了。顿时,松树下欢声雷动,掌声四起。男人牵着牛,冷笑一声,扬长而去。待村民收回视线,回到地面上的红花时,才猛然惊觉,原来,那朵红花,竟是原本坐在松树枝头上商人的头颅。众人当下抱头鼠窜,仓惶而逃。

男人,正是有「飞加藤」(Tobi Katou)之称的加藤段藏(Katou Danzou)。而这一年,也是织田信长率领二千骑兵,在「桶狭间」击破拥有四万大军的今川义元,初露锋芒,步上统一天下大道之年。

「越后之龙」上杉谦信某家臣,听闻加藤风声,立即向主君报告了此事。这在战国时代是家常便饭。当时,隐士或某些穷途落魄的武士,通常利用这种方法露才扬己,再静待当地掌权者派人前来迎接。谦信听后,深感兴趣。当时年仅二十三岁的谦信,虽非出家人,却为了达成统一天下的夙愿,剃发、穿僧衣、吃素、避色如避雠,过着克己自制的生活。

会面当日,谦信问加藤:

「可有名字?」

「忍者向来没有名字,请殿下赐名。」

「中意了,当然会给你取名。听说你会使邪术,你的法术,对战略有用武之地吗?」

「那当然不在话下。殿下可想看看敌方的城堡内部?」

「废话!事前能够得知敌阵阵容,自当不战而胜。」

「在下可以自由自在出入任何城堡与宅邸。」

于是,谦信命令加藤于翌日夜晚潜入居家臣之首的直江兼续宅邸,窃取一把宝刀。宝刀是谦信当场递给直江兼续的。

当晚,直江兼续宅邸戒备森严,里院又养有两头猛犬,罕得有忍者能够潜进去。直江兼续退城后,当天立即发令,召集附近所有家臣,聚集到宅邸来。加藤化装为家臣之一的侍兵,傍晚便从正门堂而皇之地潜进去了。由于约定时日是翌日夜晚,众家臣的注意力均集中在翌日夜晚,但是,身为忍者的加藤,怎么可能守约?他正是趁着众家臣率领侍兵纷纷聚集到直江兼续宅邸,乱成一团那空隙,潜进去的。

翌日,宅邸内如临大敌,搁置宝刀的房间四周,更是有如铜墙铁壁,连房内天花板上都派有忍者潜伏着。加藤先用涂有毒药的肉块,毒死猛犬,再潜入婢女房间,背着一个熟睡的小婢女,逃之夭夭。

小婢女是加藤成功潜入宅邸的证据,至于那把宝刀,则在直江兼续退城回家途中,被加藤掉包了。因此,加藤根本不用刻意潜入壁垒森严的房间内,去窃取宝刀。根据古书记载,谦信当时真的守约,将加藤列为「讲师」之一,以便可以随时召唤加藤入城,听加藤陈述诸国地理风俗见闻。不过,第五天,谦信便后悔了。万一,日后加藤企图谋反,与敌方通风,自己的性命不是很难保?第九夜,谦信终于决定毒杀加藤。第十天,加藤进城后,当然察觉出谦信的意图,利用催眠术,迷惑在场的众家臣与暗杀者,保住了性命。

事与愿违的加藤,逃到谦信的宿敌——「甲州之虎」武田信玄居城城下(山梨县甲府市)。这回,测试加藤功夫的,是管理武田忍者集团,并兼具信玄军师身份的山本勘助。武田忍者集团有不少会施行幻术的高手,山本勘助当然不可能当下便将加藤推荐给主君。

山本勘助命令手下,在五公尺高的宅邸围墙内,铺上一层荆棘。傍晚时分,勘助带领加藤来到围墙外,叫他飞越围墙。此时,信玄躲在围墙内院子树荫,观看测试结果。院子内也挤满了众多看戏的家臣。

在勘助的示意下,加藤轻而易举地腾空飞起。按照勘助的计画来讲,加藤应该会落在荆棘上,就算人不重伤,也会刺伤双脚。万万没想到,加藤在落地之前,察觉到地面上的荆棘,竟然凌空又飞回原地。这一招,令看戏的家臣们赞不绝口。

勘助问信玄,是否要将加藤列入臣下之一?信玄回说:「斩掉!」

1869年刊行的《名将言行录》中,记载着信玄当时为何下令斩掉加藤的理由:「那种异乎寻常的功夫,将来很可能成为葬送武田家的武器,现在除掉比较安全。」结果,老谋深算的勘助,宴请了加藤,席间不时给加藤戴高帽子。加藤以为可以如愿以偿,成为武田家家臣之一,疏神之下,多喝了几杯酒,就那样被勘助事先安排好的刺客给暗杀掉了。

我想,如果加藤在察觉到围墙内设有暗计时,故意落到荆棘上,惹来众家臣的奚落与讥笑,是不是会比较容易得到众人的信赖?至少,不会引起信玄的戒心吧。不过,当时那个时代,任何大名武将都将手下的忍者集团组织化了,他们需求的是有能力指挥集团的人物,而非个人力量。这么说来,偏离忍者正道的加藤,即便不是死在勘助手上,迟早也会遭受暗杀命运?忍者,的确不能太引人注目,否则,不但会失去信赖,更会有性命之忧。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