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国破参考旧

民国抗战
民国抗战: 时间轴 » 大事件
     在命运的安排下,处在错误的时代,历经错误的人生,一个懦弱的学生在命运的抉择之前,是否继续懦弱下去,还是选择为生存而战,没有指挥千军万马的运筹唯握,却甘为一颗普通的镙丝钉放出异样的光彩,国破山河在,却依然坚决与同伴站在一起“保家卫国”。

最终:李卫回到现代,继续上着大学,一日学校组织到军事博物馆,保家卫国都在,国为美国华侨,有钱老头,特种老兵都在,李卫大喊:“四团一连特战队集合,报数”,众老兵不约而同的排队,数一,二,三....发觉不对,完。

1.李卫等人去战场试枪,路经上庄子,遇八路军迫击炮营四营,试炮,击毙阿部规秀,二星军衣,金把指挥刀。(黄土岭,八路军一,二,三团,特务团,二十五团,加拿大白求恩也在)

2.战后,查询,重奖李卫。

3.战士训练,普通战士的目光,野性,做战风格,城里娃,遇白求恩。

4.城市计划,某处情报点被摧毁,派李卫等人潜入,扮做学生,与汉奸接触

5.范国出现,管家死亡,与家人失散,华侨,满嘴洋文,看不起农民。

6.蓝球战,李卫,农民状,FUCK YOU。

7.激战,逃亡,败走,日特种精英出现,叛徒段诚,贪钱和安逸生活,段诚出卖李卫,李卫被抓

8.越狱,做战,李卫逃,段诚未死。

9.惊鸿一瞥,韩秀影似的女孩(日本女)。

10.养伤,南泥湾拓荒,窑洞挖,开发土地。

11.兵器开发,新的兵器,兵工厂建立。

12.四团一连一排特种部队,保家卫国,四人会合。

13.魔鬼训练,利剑成形,暗袭鬼子机场

14.遇道士高手,学得内功,力发七分,三分余劲。

15.日特种部队,开战,装备强,胜之。

16.深入,伪装,潜入,卧底等种种间谍战,寻找日本化学武器,藏匿占

17.段诚再次出现,日本女同时出现,段诚歉疚,告诉李卫化学武器藏点,遂死,日本女留情。

18.忍者大队出现,特战队出现,狙杀对决,伊贺甲贺忍者全灭,化学武器消毁。

19.李卫升团长,统领做战。

1940年春国民党占陕甘宁边区的淳化,旬邑,正宁,宁县,镇原,胡宗南的军队

1.1940年8月1日八一式步枪

2.1940年10月百团大战

1940年11月7日,八路军前方总部、野战政治部、后勤部、卫生部、军工部、中共中央北方局、北方局党校、新华社华北分社、鲁迅艺术学校以及129师司令部等机关,移住麻田镇周围,使这里成为前方抗战的活动中心,被誉为太行山的“小延安”

1940年底八路军总部由武乡搬至辽县麻田镇

3.1941年1月炮92式步兵炮,八二式迫击炮

1941年3月,三五九旅,南泥湾开荒

1941.1.5皖南事变

1941年秋向心大扫荡<星六146>

1941年9月25日一团的狼牙山五壮士

1941年11月11日至19日,日军36师团第四、第六混成旅共5000余人,在飞机的掩护下,向黄崖洞发起攻击,妄图彻底摧毁那里的八路军兵工厂。八路军总部特务团900多人奋勇迎敌,凭借太行山的天险,抗击6倍于自己的日军达8天之久,最后在大部队的增援下,彻底粉碎了日军的这次围剿行动。

1942年2月1日,整风

1942年形势:黎明前的黑暗,精兵简政,2月扫荡失败,从正太,同蒲,平汉调集3万兵力多路合击,八路军主力绕青去岭,经平定昔阳,折西南,向榆社辽县

1942年初,太平洋战争爆发,囚笼政策:铁壁合围,剔抉扫荡,分进合击,对角清剿,太行二分区,楔于正大,同蒲,白圭,晋城三条交通线,九个县。

1942年5月大扫荡,

风水轮流转,如果说,1940年,是八路军十分得意的一年的话,1941年就倒过来了。“1941年是华北日本侵略军十分得意的一年。”

前,华北派遣军虽也多次要求增加兵力,但都没获批准。这一次事情却出乎意料地顺利。日华北派遣军是在1940年12月9日提出“需要给华北增加3个师团,增援华北的时间最少要两年”的请求,1941年2月14日,日中国派遣军即“决定从华中调出不到两个师团的兵力给华北。”具体地说,是日军第11军的第33师团(缺一个步兵联队)和第13军的第17师团。

敌人的第一次“强化治安运动”,1941

  里支部一看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便决定采取两面政策,一面支应鬼子,建立“爱护村”,成立伪组织,一面真心抗日,又像晋北东曹村,鬼子天天去。甚至一天去几次。干部、民兵领着百姓们坚持斗争三个月:不派联络员、不资敌,不送情报、不投降。可日子长了,老百姓也受不了,有些落后群众就说:“看,谁谁整天价不做活,净瞎胡闹,眼看你家豆角都爆在地里了。八路军不吃香了,还闹个什么劲。”一些没有民族觉悟的人甚至说:“老百姓是自在王,谁来了给谁纳粮。这个年头是八路军抗日抗出来的乱子,村干部净瞎胡闹,还能挡住日本的大炮和机关枪喽!”“快成立‘爱护村’吧,不成立就被敌人把房子烧光了!”最后这个村子也不得不表面成了“爱护村”。类似情况在冀中是很多的,据1941年冀中区的调查,全冀中34个县有4314个村资敌,占全冀中60%(全冀中7200个村)。就这样,一个村子又一个村子,至少表面上成了敌人的地盘。

  日伪军一片地方一片地方地与我争夺,当时管敌人这种做法叫“蚕食”。真是如同蚕吃桑叶一样,今天这地方还是咱们的基本活动区,明天就成了“两面政权”地区,白天去不得,只有晚上去了,再过几天,晚上也没法去了,完全沦为敌占区。

  1941年7月冈村宁次到任后,并没对冀中搞气势汹汹的“扫荡”,而是不声不响地“蚕食”。“过去,广大地区在日军的‘不知不觉’下变成了抗日根据地;第二次‘治安强化运动’以后,却出现了抗日根据地在抗日军民不易警觉中不断缩小的局面。”对太行区的“扫荡”几乎摸到我指挥机关八路军总部的鼻子上,左权副参谋长牺牲
1941年11月武装工作队

1943年,日军反战同盟

驻西伯苹据点一个日本兵,自己跑到村里认中国人做干妈。后来听说要调走到太平洋战场去,便大哭起来,说:“远远的,死了死了的,见不着娘了。”还让各村联络员联名保他,结果最后还是被调走了。驻定县辛庄岗楼的日本兵,在李亲顾战斗时,吓的路都不会走了,叫伪军给扶回来,说:“你们慢慢的扶着我走,我死了死了的有。”一步一喘地回到岗楼。驻伍仁桥据点的日本兵一次出发作战,十几个新兵一边走一边哭,磨蹭着不愿去,军官拿着指挥刀恐吓着说:“快快的。”驻安国日军长江部队一个伍长,不愿出发作战,每日只是喝酒。并对维持会的中国人说:“我不是长江部队,是酒的部队。”还说,“我们乱七八糟的没有。”意思是说他没祸害过老百姓。“八路军、老百姓、干部,我的乱七八糟的一回没有,伍仁桥太君每天乱七八糟的,死了死了的有,安国大太君,大大的死了死了的有。”驻在县城里的日军,新兵,生活还算紧张,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床,跑步,作操,训练。完后才回去洗漱吃饭。住在岗楼的日本兵,生活则散漫多了,早上也不起,晚上甚至也不站岗。喝酒,唱日本歌,找伪军或维持会的人打牌,雇城里妓女,意志消沉。其实,当年驻扎在中国的日本兵,通常有两种表现,一种是上面所说的意志消沉,厌战怕死

枪支被夺,鬼子重兵攻击,李卫失散,逃到白区,找地下党,建立人材队伍。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