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没有红盖头的时代

情感心理
情感心理: 情感文化 » 两性

  不知道为什麽,失眠又纠缠上我,半夜瞪着没有睡意的眼睛,一遍一遍的听那首《出嫁》。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幻想自己出嫁的样子。我会嫁给一个什麽样子的人呢?他高?矮?胖?瘦?会很温柔或者他会打我?就算在我幻想最丰富的年龄中,我倒都是很实际的把身边的人作为可能的对象幻想了个遍。

  从来没有人陪我玩过家家,印象中的童年,我总是孤独的被外婆拉着手,走在黄昏的小巷中。外婆对我很好,我在她身边长大,到念小学的时候,我才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我一走,外婆就病倒了。所以,我到现在还保持着每周去一趟外婆家。那时候外婆偶尔会看着我自言自语:“你会嫁给谁呢?”

  外婆是个很坚强的女人,在外公被打倒的时候,她独自带着三个女儿,老二在最困难的时候死掉,她也没有软弱的哭泣。她并不认为嫁给外公是她的幸福,他们青梅竹马,嫁给外公是很自然的事情。年轻的时候,他们用吵架来过这日子,外婆常狠狠得对外公说:“嫁给你我真是到了八辈子得霉了!”但他们现在还是相依的活着,我想,他们之中要是先走一个,他们是不会分开很久的。

  外婆的出嫁很美丽,我新思想的外公和她举行了半中半西的婚礼。我见过他们泛黄的结婚照片,外婆身着旗袍,斜斜的坐在镂花方凳上。外公站在她身后,一袭长袍。两个人都是一脸严肃对着镜头,好像是在执行什麽艰巨任务一样。外婆那年17岁。

  正因为外公清寒一生,外婆就希望妈妈能嫁给一个能为妈妈提供丰富物质的男人。我妈妈很漂亮,追她的男人可以从家门口排到剧团食堂。妈妈是剧团的。可我妈妈偏偏死脑筋,一心要嫁给同桌得你——我远在新疆的老爸。经过轰轰烈烈的地上地下斗争后,我外婆不得不接受了我爸爸,抱着年幼的小姨,她终于答应了我爸爸对她的称呼:妈妈,虽然口气中带着无数的无奈。因为我妈妈我爸爸已经偷偷摸摸领了结婚证了。

  然后我爸妈请我妈学校的同事来吃了一顿算是补办婚礼。收到毛选、胸章、红宝书以及白糖无数。我妈就这样嫁了,那年她24岁。可是直到现在,我妈也没有后悔嫁给我爸。前不久还对我说:嫁给你爸爸,我可真是幸福!像你爸爸这样得好男人已经少之又少了。

  我生下来的时候,妈妈差点死去。第一个看到我的阿姨惊叫一声:哎呀,这丫头是个塌鼻梁,怕是嫁不出去哦!就为这句话,我妈记恨她到现在。从我18岁开始,妈妈就开始为我的婚姻问题担心。她永远的记得我出生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我希望我能像个大家闺秀一样坐上花轿,盖着红盖头,然后再红红的烛火中,静静的等待着那个将伴我一生一世的男人来拉住我的手,掀开我的红盖头。然后我对着他笑一笑,从此将自己的所有都托付给这个男人,他将给我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可是,这是一个没有红盖头的时代。我也只能在失眠的夜里,听着《出嫁》,想象自己正在心惶惶等待新郎。他走到我面前,我微微低下头,只能看到那双缎子面的鞋……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