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钩子之女人

情感心理
情感心理: 写作技巧
钩子之女人篇



  文学创作中有一些恒定的主题,这些主题历经千百年而不衰,可以说只要有人存在,这些主题也就会存在,在这些恒定的主题中,位阶最高的是命运,其次就是感情。


  人向往自由,却无所不在囚笼之中,所以解放自身,追求自由,希望掌握自己的命运是文学的第一主题。在某种程度上顺逆皆是命运主题,如一对孪生子,西方史诗中很尊崇悲剧命运主题,反抗命运的悲剧,不反抗的悲剧等,东方古典里对因果和轮回的探索也是命运主题,但大多是喜剧向的。命运主题贯穿于文学的始终,即便是在排行第二的感情里面,也大都顺从命运主题。例如《西厢记》里红娘就是个叛逆命运最终却帮助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角色,而白娘子本身就是为了感情而违逆了命运。


  网文的创作在深层次上仍然遵循着文学最本初的规律,大量热门的玄幻、都市小说从主题上来说,都是主角改变自身命运作为主线的,比较典型的是由人到神的玄幻,由凡人到巨子的都市,由平民到帝王的历史等喜剧题材。


  在一个大主题下,会分化出无数的小主题,比如命运主题下就还有生与死、反抗与屈从、毁灭与创造、悲剧命运等小的主题,感情主题下可以分正面和负面的感情,比如亲情、爱情、友情、怨恨、嫉妒等等。千百种主题相互交缠、最后在作者的笔下形成一部部震撼人心恒久流传的佳作。但在这里,我不会详讲主题,因为这些内容主要涉及到作品的立意方面,涉及到的是《网络文学高级指南》里面的内容了。在《网络文学中级指南》里,还主要讲技术性的话题。


  爱情是有男女以来,恒定不变的主题之一,也是很多大师级人物的成名缘由。网文里也是这样,不擅长写爱情的作家,始终是无法给人以最高的艺术震撼,即便他们对命运、对友情等主题的描写已经达到化境,但写不出高明的爱情桥段,始终是太阳底下存在的最大阴影。


  爱情有多重要,19世纪末的哲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们对此有深刻的认识,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层面。人性的解放,必然带来对自由的追求,爱和欲望的迸发,引导着像弗洛伊德这样的大师探索人性与人心。而感情的冲动,更接近于基于性本能的欲望。


  在所有的感情主题里面,爱情占据了最广大的势力范围。因为这是生理与心理、个人与家庭的统一,而友情、亲情、乃至于更低的自恋嫉妒等主题都远远不及。


  中国自古就有各种伟大的爱情故事流传,而网文的创作者们并不是凭空写出爱情主题的,必然受着他们所生存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的影响。


  少年的爱情往往炽烈而勇敢,中年的爱情浓郁而和缓,写死别的多是少年故作老成,写生离的却多是花丛里的个中老手。


  有人说爱情是小我,不写也罢,鸳鸯蝴蝶的没有志气,小说创作要有更高尚的感情,我说那是扯淡,“和尚文”才是那样,没有OOXX可以,但是没有爱情,再伟大的小说也有缺憾。


  没人不希翼爱情。


  从实与虚的角度来讲,爱情本身就是一男一女间发生的情感纠葛,是虚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确确实实存在。这个虚的东西简单到满足了小说所有的条件,有男主有女主有情感,差什么呢?


  差故事。


  爱情是主题,这个主题只要加上故事,就是小说了,长故事就是长篇小说,短故事就是短篇小说。只写爱情的是言情小说,如果顺道写爱情的就是历史、玄幻、都市等小说了。


  (我讲的“故事”,主要是以男性文视角来说的,所以写爱情,主要是写女人)


  男人对女人天生是有占有欲的,从动物性来讲,是有延续生命的需要,食色性也。但是只写占有,就落了下乘,那是欲的层面,不到爱的层面。


  写爱,一定要在思想层面上有共鸣,历尽波折,生离死别才够烈。现代人也讲考验,在正常情况下,平淡日子里,很难考验感情的深浅。


  大家可以想一下,一个写爱成功的作品里,爱情双方必然是要与种种惨烈的生死考验相伴的,乃至于变态到像杨过和小龙女一样,女败男残却九死不悔。当然,网文写到这种程度就过了。


  网文里面,因为有很多作品都带有玄幻元素,所以更容易表达出情感的波折,大不了让女主死了活,活了死,三死三活,男主上刀山,下地狱都很正常。


  生离与死别,是爱情最大的折磨。佛教的说法,人生有七苦,爱别离是在其中的。我偏爱生离,不爱死别。因为死比生容易,写死一个人对作者来说,不难,写活一个人很难。这里面的道道,可以拿酒徒《家园》里的陶阔脱思来举例子。酒徒属于大义流,更关注民族、国家、民生这些大事,对爱情写的很少,《明》里的武安国几乎就是个和尚,不谈什么男女感情;《指南录》里的文天祥面对别人的爱意却藏在心里,一直到《家园》,酒徒才露了一把。塞外之恋写的让多少男女潸然泪下,这爱情其实从李旭离开草原,就已经断了。被我戏称为“该死的初恋”。后面的再相逢等情节,于爱情方面已无实质性价值。整本书里面,男女之情仅此一点,数年不忘。至于红拂女与李靖,徒见其悲,不见其爱。


  好的女子,一定要特立独行,有独特的品质,并且与男主发生男女关系越晚越好。这一点,在手法上就是一个“钩子”。男人都有个习惯心理,这女的与主角上床了,就是主角的女人,得到的总是不会珍惜,从欲望的角度来讲,还需要去征服更多的女人。


  “顺着人性来,逆着人性写。”这句话我本不该说出来,估计很多作者会误会,最终写的很乱来。我的意思是,写书,不要去试图教育读者,要顺着读者的心愿写,这样读者才会有共鸣,才会支持你,说白了,就是读者看的高兴了,就会给你钱。逆着人性写,就是说你如果完全照着读者的想法来,读者要什么就给什么,要推倒谁就推倒谁,读者很快就厌倦了。要学会欲拒还迎,勾着读者往下看,却不让读者生厌,这就是钩子的功夫了。


  不一定到最后一章、最后的情节才推倒,重要的是你有多少钩子,能否在这个落下的时候把另一个钩子带起来。


  钩子并不是只有女人一种写作手法,还有悬疑、升级等多种,但是对作者来说,女人是最简单,也是吸引力最大的。比如《回明》里面,十二个女人,真正勾引男人的,前期是韩幼娘,后期是红娘子。韩幼娘对主角的好,是含有母性光环的爱情,是女的主动,而红娘子呢,是一个待拯救的灵魂,与男主又爱又恨,百般纠葛的,更多的是男的主动,满足了男人的保护欲。


  番茄一向不擅长写爱情,但也只是相对于情感大师而言,比如在《盘龙》里面,前后两段主恋情也写的很精彩,“该死的初恋”,是男的主动,最后失恋以后却爆发了石雕大师的情节,算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后一段恋情是女的主动,男的被动,经历十多年的苦苦等待,才感化了男主修成夫妻正果。在故事的整体设计、情节流畅度、故事节奏感方面,番茄很强大,强大到让他的爱情戏份被极度弱化,但偶尔的一些情节,仍然显示出深厚的功底。


  《武林帝国》里,女性虽然不多,但每一个都写的韵味十足,但是真正的女主,故事的钩子是“哑姑”,故事由哑姑引起,到带哑姑回家结束。


  至于赫敏、李明雪、曹家女儿等,每个皆有一段不可不理的情缘,没有纯粹的花瓶,这一点是做的极为出色的。让每一个女子都有独特的个性,和主角都有必在一起的理由,但却有主有次,非常值得借鉴和学习。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