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网文是啥
网文是啥: 了解网文

网络文学作家也称为网络写手,以示与传统意义上的作家相区别。这里介绍一些比较著名的网络写手和他们的作品。


李寻欢:著名网络作家。他写小说,写杂文,也写与网络有关的“心情故事”,还常侃侃足球,谈谈武侠。李寻欢新作长篇小说《边缘游戏》叙述一个网虫的生活。网虫“飞刀”是一家报社的记者兼编辑,他白天上班夜晚上网,在网中“亲密接触”一部分人,在现实中“亲密接触”另一部分人。“飞刀”的生活圈子周围,有老是半夜三更到城楼上去吹埙的画家,有网路上熟悉的自称为刘志丹战友的老MM,有同在一家报社供职的人人公认是乖妹妹的同事刘佳,有在生意场上赚了钱后要学上网的老侯,总而言之,小说中现实和虚拟的两个世界,都不再仅仅只局限于“网络爱情”的小圈子,而是向更广阔的社会范畴拓展,李寻欢的这种创作,对发展中的网络文学来说是很有建设性意义的。他认为:“随着对网络文学存在的关注,对网络本身价值的反思,应该会有严格意义上网络文学的大发展。而它首先可能的突破口,还在于个人性与社会性的统一,以及对网络价值和网络生活方式价值的深刻反思与总结。”


邢育森:著名网络作家。《活得像个人样》是他的代表作之一,《天涯》杂志于1998年6月号转载。小说写一个把网络当做最后家园的网虫的现实生活。“我”在现实生活中是个害羞、内向、传统但却富有正义感的人。一个下雨的深夜,见几个流氓围住一个姑娘要扒她衣服,而同她一道的白马王子在一边哀声恳求,声泪俱下。“我”一昏头上去英雄救美。从此那个叫碎碎的姑娘就瞄上“我”了。可是网络在改变世界的同时也在改变“我”的生活态度,“我”幻想着网络中那种三妻四妾的世界,并且很快同至少两个女网友有了联系,一是“眼神特勾人”的开放型的女孩“勾子”,另一个是戴眼镜、穿制服、一副中学班主任样的“国产爱情”。“我”和“勾子”玩粗俗堕落,和“国产爱情”玩纯情,经常当着碎碎的面自我吹嘘如何会泡妞,碎碎温顺地听着,从来没有生气,像听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故事。只有当那一次,“我”的一位女同事喝醉了酒躺在床上被碎碎发现之后,碎碎终于离开“我”走了,怎么呼她她也不回话,碎碎再回来时,告诉“我”她马上要结婚了,并且说她是在对“我”彻底绝望后,随便交了个追她的男孩做男朋友的。碎碎说:“我其实已经改变了很多。我一开始就告诉他我不是处女,我就想留给你。你是我这辈子真心爱过的惟一的人,就算你是再坏再烂的流氓混蛋,你也救过我帮过我,我也想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在听了这番爱情的表白之后,“我”百感交集,痛不欲生。这篇小说写了都市中的一个现代青年的苦闷,写了多少有些变形了的现代人的生活,小说中有段文字这样写道:“转过身,操起那个啤酒瓶,我使劲地向镜子砍去,我看到自己破碎在无数的碎片里。”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破碎在无数的玻璃碎片中,这个生活场景是颇有象征意义的。


宁财神:著名网络作家。他从一开始走的是另一条更通俗些的创作路子,他以写网络鬼故事在网络中闻名,和卫斯理一类作家的写作相似。他还写过《无数次亲密接触》,继续演义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中脍炙人口的故事,使“轻舞飞扬”获得了新的生命。毫无疑问,网络文学也是需要这样的创作的,正如传统文学媒体中需要卡夫卡、福克纳的同时也需要斯蒂芬金、西村寿行一样,一个健全的文学集市中,不仅应该有鲁迅、张爱玲、沈从文、王蒙,也应该有金庸、古龙、黄易、亦舒、雪米丽。


图雅:他是一个才情横溢、机智幽默的网络写作者。在一篇类似创作谈的文章中他说:“我一般地反对文学作品写好人,因为第一,文学意义上的‘好人’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至少我没见过。所以我老觉得写好人的作者怀着叵测的居心,在道德世界里制造了伪币。第二,现在写好人已经写到了穷途末路。那些写好人的人,似乎都有虐待狂,总要让好人吃尽千辛万苦,好像他们的目的,是要劝人别当好人似的。”这段话同我们多年来捧为正宗的文学理论大相径庭。他的小说《小野太郎的月光》的背景是“文革”时期动乱年代,一群打群架的孩子中的甲级战犯是小野太郎,他一出场就是在打群架后被带到警察局,“小野肿着脸,手里捏着一把头发”。这么一个爱惹事的野孩子,就连是军人的爸爸也拿他没办法,只好送到大画家文伯伯那儿让他学习画画。文伯伯是名颇有素养的画家,他曾感叹:“你们看过野马吗?野马最难画,因为它是完全自由的,它的灵魂里有暴风,有草原,有雪山。”事实上,小野就是这么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偏偏又遇上一个爱把野马驯化成圈养马的社会。有一阵,小野跟着“我”来到“我”老家内蒙草原,小野自由的天性才显出了另一种美,这样的马,比起圈在动物园里的脑袋始终埋着的马,要生动有趣得多。难怪文伯伯在一场考试之后,看着小野画出的那个浑身上下流动神韵的野马,老泪纵横地感叹说:“我画了一辈子马,画不出这样的马。野马,活生生的野马。你生来不是画画,你就是来做一匹野马吧?”没有人能解释小野为什么画出了那样一匹马。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画了那样一匹马。这样的充满灵气的野孩子,活得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总要被人套进动物园里圈养起来供人观赏呢?图雅还写了许多无拘无束、元气淋漓的散文和杂文。《砍柴山歌》是图雅1994年和1995年两年间在因特网上贴出的五六百张帖子,二三十万字,分20集。砍柴山歌的“砍”,应读作“侃”,图雅说:“通过因特网放如此之多厥词的人大概不多——这还不包括字数更多的小说和散文。”网络上“砍山歌”绝对是需要智慧的。图雅在长短不一的各色帖子中,谈政治、文学、艺术、谈吃喝拉撒睡,海阔天空,独来独往,充满自由的灵性。


方舟子:本名方是民,生于福建。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1995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目前定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他最先涉足的是诗歌创作,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不少诗作,但是他并没有像大多数诗人那样,仅仅把写作的视野局限在诗歌领域,除了写诗外,他还写散文、随笔、史论,写宣传进化论、批判各种神创论邪教学说的科普读物,还计划写从艺术角度评论美国电影的图书。涉足如此多的领域,即使在以知识面宽泛为特点的网络写作者中,也并不多见。网络文学中,方舟子的写作属于较典型的学者写作风格,典雅、大度、不愠不火,时常还微微流露一丝掩不住的忧郁。不仅如此,方舟子还是网络文学园地中一位热心的活动家和组织者。他领头创办的《新语丝》网站,其中最著名的有两个板块,一是《新语丝》月刊及增刊,刊载网络原创性稿件,其水平和一些传统刊物相比毫不逊色;另一板块是新语丝电子文库,以收藏古代、近代的经典作品和文史资料为主,酌量收藏当代文学作品。还大量组织人力对古籍进行输入、勘误、校对。现在进行着的“唐诗工程”更是一个为了在网络上弘扬中华文化的一大义举。这样的一个文学网站,每天有40多万点击数,确实是非常不容易,在文学日趋冷落的今天,这既能让人羡慕又能催人思考。


少君:经济学博士。他曾就读中国北京大学声学物理专业和美国德州大学经济学专业。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一时冲动地来到美国,一下子从行走中南海的年轻学者变成中餐馆端盘子的小侍者,从指点江山的青年理论家变成美国二流大学的留学生,其中失落与痛苦的情感真是罄竹难书。”(《最后的自白》)。正是这种独特的人生视角,使少君获得了较为丰富的人生苍凉感和历史沧桑感。少君写诗,更多的是写小说,其系列小说《人生自白》以关注人生的积极姿态,写出各种各样中国人的“人生自白”。这部连载小说的文体介乎于小说和纪实文学之间,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法,用被采访人自述的口吻,来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小说中的人物,既有中国大陆的出租车司机、工人、保姆、商贩、演员、记者等,也有在美国读书奋斗的留学生、学者、画家、商人。小说中部分篇章在网络上流传的同时,又以连载形式在美国华文报纸《达拉斯新闻》发表百余篇,但其影响似乎并不如网络中的影响大。少君认为,目前全世界每天上电脑网络的人有上亿人次,每天又以百万人次的速度在增长,其中以中文为媒介的网络读者就有数千万人以上,电子网络已成为当今世界最便捷、最有效的传播媒体之一。由此可见,它拥有任何一种平面媒体所无法比拟的庞大的读者群。今天在国外,特别在北美地区,中文电脑网络杂志已成为传播华文文学作品的最佳途径,其影响力远远超过了报纸和文学杂志的作用,成为海外华人,特别是知识分子阶层汲取祖国文化的主要渠道。


痞子蔡:真名蔡智恒。他的成名作《第一次亲密接触》写了一阕网络爱情的绝唱,故事是从一个plan开始的:“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我有一千万吗?没有。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我有翅膀吗?没有。所以我也没办法飞。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所以我并不爱你。”这样的文字分了行来读,像美丽的诗句,确实颇能煽情。痞子蔡是个很有才情的网络作家,他把一场发生在网络与现实之间的虚拟爱情叙说得凄楚动人,不知赚取了网络中多少少男少女们的眼泪!尽管痞子蔡在网络中赢得了大量读者,在许多书屋网站中,痞子蔡的作品也被大量收藏,但是笔者仍然认为,痞子蔡的作品只是琼瑶小说的另一种翻版,说好听了也就是加入了现代写作风格和网络特色的翻版。正如网络著名评论人笨狸先生所说:“现在从不多的一些反映网络生活作品中,《第一次亲密接触》能够脱颖而出成为网络‘名文’,只是一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现象,非常正常,不能因此就评论说网络文学都是一些这样的通俗小说而已。”(《织网为文》)痞子蔡在网络中出现之后,在引来大量赞美诗的同时,也掺杂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在一篇题为《遭遇痞子蔡》的网络文章中,作者宁文盲写道:“我想,作为一个爱情故事来说,《第一次亲密接触》算不上是最优秀的,之所以红成现在的规模,大部分原因是由于网络的推波助澜。网上实在是太缺少能完美地辗转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的故事了。想和蔡先生说一句:‘如果您是这部电视剧编剧的话,那部片子我会只看男主角和阿泰臭贫那段’。”这是一段颇有见地的评论文字,在《第一次亲密接触》中,“我”和“轻舞飞扬”的爱情故事固然凄婉动人,但就其反映生活的深度厚度而言,是赶不上“我”和“阿泰”间那些貌似耍贫嘴的生活片段的。可惜的是作者并没有在这上头作进一步的开掘,联系到作者在网络中流行的其他作品来看,痞子蔡也没有任何想在这上头开掘的迹象。当然,那种更有生活深度厚度的文字,写起来要更吃力,读者也不会像网络爱情故事的读者那么多,这又是网络文学面对的另一个问题了。


另外,还有安妮宝贝:代表作为《告别薇安》;周洁如:代表作为《小妖的网》;尚爱兰:代表作为小说《性感时代的小饭店》;老谷:代表作为小说《我爱上那个坐怀不乱的女子》;漓江烟雨:代表作为《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网》等等。


“我们不难看出,汉语网络文学的客观存在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虽然它还很幼稚、弱小,从某些角度看甚至还很肤浅。由于网络写作所具有的开放性和自由度,这个空间的开拓在给传统文学媒体带来冲击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了广阔的写作空间。假以时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民间写作力量跻身其间,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传统文学媒体的作家作者们跻身其间,汇成繁荣兴旺的泱泱大观。当然,网络文学的现状中,也有不少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作品质量偏于流俗的问题,文学网站网页和文学电子刊物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网络读者文学品位的引导问题,网上原创作品太少而且呈一盘散沙状的混乱问题,网络文学向社会推介的问题以及网络文学的版权问题等等”,都有待写作者在今后的创作中认真克服和解决。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