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男频江湖
男频江湖: 奇幻 » 种族

吸血鬼]吸血鬼简史

  古代有渴血的精灵,中世纪出现嗜血的恶魔

  15世纪欧洲教会承认,世上有僵尸

  300年后人们口耳相传

  这在暗夜里寻找生命的死灵

  行迹难测,形象多变

  吸血鬼(vampire)是西方世界里著名的魔怪,之所以说是魔怪,是因为他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既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更不是人。就向被上帝遗弃一样,这一点在影片《吸血迷情》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最诱人,最神秘,最浪漫的传说人物,因为它身上具有一切不可思议的魅力:年轻,美丽,永生不死.....在吸血鬼和受害者之间,时常还有一种掺杂着情欲的施虐与受虐关系,就像所说“使你在极度幸福中死去”难道还有比这更有诱惑力的吗?

  历代文人墨客写下了大量的诗歌剧本来表达这种即向往又恐惧的心情,如拜伦的《吸血鬼》1816年,科勒律支的《克里斯特贝尔》,济慈的《无情的美人》《拉弥亚》……就连大仲马,狄更斯这样的大家也写过相关的作品,但这些作品中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斯托克的《惊情四百年》。

  什么是吸血鬼呢?

  在欧洲,从历史开始的时候,就蔓延着吸血鬼的传说。成千上万的人们相信这一传说并在黑暗里因为这个传说而颤抖。

  吸血鬼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种族。理论上来讲,所谓吸血鬼,可以理解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死尸。他们没有心跳和脉搏,也没有呼吸,没有体温,而且永生不老。同时,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会思考,会交谈,也会四处走动,甚至还会受伤和死亡。

  他们的力量远大于常人,而且拥有常人无法获得的异能。实际上,为了维持他们这种生存状态,他们必须吸食鲜血。一般来说,大部分吸血鬼通常吸食人类的血液,但是也有部分吸血鬼以吸食动物甚至其他吸血鬼的血维生。从吸食的途径上来分,一些吸血鬼会豢养牲畜(herd),这些牲畜并非牛、羊之类的动物,而是一些因为某种原因自愿贡献鲜血的人类;另一些吸血鬼会利用特殊场合诱惑人类达到目的。还有一些吸血鬼通常采取攻击的方式强行吸食血液。

  很多人认为,只要被吸血鬼吸食了鲜血之后,被吸食的人就会变成吸血鬼,这种看法并不正确。被吸血鬼吸食过的人可能死亡,但是并不会变成吸血鬼。如果一个吸血鬼打算令一名人类变成吸血鬼,必须将自己的血液给予对方。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两种血液融合才有可能变成吸血鬼。这种血液融合的现象会带给被吸食者以完全奇妙的感受,这个过程被成为“初次拥抱”(The Embrace)。在初拥之后,被吸食者既变成吸食者的后裔,按照密党的戒律,吸血鬼不能随意发展自己的后裔,而且一名吸血鬼必须为自己后裔的行为负责。

  每一个吸血鬼都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并不是生来就有的。年轻的吸血鬼的能力几乎和凡人相同。但是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长,吸血鬼会逐渐发掘自身的能力,从而使自己变得强大,理论上来讲,越年长的吸血鬼拥有的能力就越强大。第三代吸血鬼拥有的能力甚至可以与神媲美。在这些吸血鬼面前,通常的人是不堪一击的。

  很多资料认为吸血鬼害怕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吸血鬼怕大蒜,圣水和木桩。这些传闻大多是不正确的。吸血鬼最害怕的东西是阳光。部分异能强大的吸血鬼可以对阳光具有微弱的抵抗力,但是没有任何吸血鬼能经受阳光的照晒。另外,高温对吸血鬼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因此,吸血鬼通常都在夜间行动,因为白天的日光和高温都会严重的影响他们的思维和能力。此外,吸血鬼完全不怕大蒜和圣水。如果有人拥有极端强烈的宗教信仰,有可能用十字架暂时抑制吸血鬼,但是吸血鬼绝不会因此而致死。同样的,木桩对吸血鬼也毫无作用,但如果能用木桩钉住吸血鬼的心脏,可以令其暂时麻痹直到拔除为止。

  实际上,吸血鬼本身并不是邪恶的,在一个人被初拥之后,他通常还会保留着自己的人性。这些人会认为他们可以和从前一样,自由的行动和生活。但是同时,他开始害怕阳光,害怕高温。无法在白天出门。他会感觉到自己对鲜血的强烈渴望。他会发现自己必须靠吸取周围人的血液生活。这些思想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完全无法控制。逐渐的,他的思想行为方式就会得到改变。一个吸血鬼在最初会试图对抗自己的行为,但是本性最后会占据上风,他会逐渐习惯新的生活方式。最后,他彻底明白了自己已经不是常人。他通常会远离繁华的地带,孤独的生活,不与任何人接触。由于他们本身的体质,他们不会衰老,他们会活在世界上目睹周围世界的变化,目睹他从前的亲人和朋友相继死去。而他只能日复一日的用鲜血和生命作为自己的食品。周围的人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些弱小的生物罢了,他们已经完全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尊重和爱护人类了。他们藐视人类,而且生出强烈的嫉妒心,最后,他们变成了恶魔。

  那么到底有没有吸血鬼这种生物或怪物呢?这就要从吸血鬼传说的产生说起了,不过有意思的是:在寻找相关资料的时候,我找到了两篇观点截然不同的吸血鬼传说起源。一个认为世上是没有吸血鬼的,并提供相应的资料证据;而另一篇却认为世上是有吸血鬼的,同时也引用和前者相同的资料来阐述这一观点。在此,我便把这两篇“吸血鬼”的传说都贴出来。各位有兴趣的玩家可以看看,分辨一些二者微妙的差别。

  任何悲剧都有起源,而和人类所写的历史一样,吸血鬼也有自己的历史,虽然绝大部份都属於传说。

  吸血鬼最早的起源据称是圣经中的该隐。根据圣经记载,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之後来到荒野,并且生了许多孩子。其中该隐是老大,同时也是世上第叁位人类。他是个农夫,和牧羊人弟弟共同生活。有次两人照例向上帝献祭,由於弟弟畜牧之便,奉上的是丰盛的肉食,该隐的青菜萝卜便招来上帝不满。该隐愤而谋杀了弟弟,翌日上帝问该隐他弟弟哪里去了,他辩称不知。上帝怒道:「狡赖!你弟弟的冤魂向我哭诉你的暴行,所以你得接受我的惩罚!」该隐於是向上帝求饶,但是上帝说:「不,我不会杀你,而且我知道你以後一定会被人唾弃。所以我给你一个与众不同的记号,这样你就会让别人知道你不该被杀----只是尽量折磨你罢了。」在千年潜藏的吸血鬼传说中,该隐所受的天谴便是终生必需靠吸食活人鲜血,并且永生不死,世世代代受此诅咒的折磨。而且上帝让他的记号变成人人都可见而诛之,这是和圣经上不一样的地方。书中後来又把他和撒旦的情人莉莉丝(Lilith,最早出现于苏美尔神话,犹太教旧约里亚当的第一个妻子,因不满上帝而离开伊甸园)配成一对,说莉莉丝是法力高强的女巫,并教导该隐如何利用鲜血产生力量以供己用。正因如此,也有人认为莉莉丝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吸血鬼。

  在孤独的驱使下,盖隐创造了第2代的吸血鬼。而它们有13个后代。这第3代正是诺亚大洪水的幸存者,它们建立了13个大氏族,后来叛变并灭了第2代吸血鬼。古代的第3代号称拥有能与神相比的力量。而数千年後的今日,吸血鬼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叁至第十五代了。在中世纪以前,吸血鬼成员由於拥有特殊异能和不死之躯,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互相争权并造成一般人的恐惧。直到十四世纪左右,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吸血鬼的存在,随即大肆进行补杀。虽然吸血鬼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吸血鬼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合作威胁。於是吸血鬼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为了因应恶劣的局势,当时的几个吸血鬼氏族(约为第六至八代)不得不进行结盟,於是产生了Camarilla(密党)盟派。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也是至今较大的盟派。密党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Six Traditions ),要求盟派中的後世吸血鬼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就是规定吸血鬼必须隐匿於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吸血鬼生存的危机,这就是「避世」戒条的的由来。

  密党之外的另一个盟派是魔党(The Sabbat)。虽然每个氏族都可以加入魔党,但主要是由两个氏族所控制。魔党是卡玛利拉的宿敌,他们不承认避世的教条,他们以恐惧、武力和威胁作为统治方式,传说魔党会将新加入的吸血鬼活埋,造成其恐惧,并再以仪式和血系(Blood Bound)加以控制。魔党还将人类视为低等动物,随意驱使残杀。密党成员通常称呼撒霸特为「黑暗之手」。

  另外,未加入密党或魔党的其馀四个氏族,则通常在两个盟派的斗争中保持中立或见机行事。

  [吸血鬼]吸血鬼氏族介绍

  一般认为Brujah是血族中最适合战斗的氏族,确实,Brujah成员体格基础是所有血族中最好的。不过Brujah成员信仰观念的复杂程度也是血族中数一数二的。从纳粹主义者到环境论者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外人看来Brujah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仅仅因为对权威的蔑视才使他们走到了一起。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但是与事实也差不太远了。有一个笑话说,Brujah还留在密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完全代表他们去填离党协议。事实上Brujah的不统一主要因为他们的成员人数。没有任何其他氏族有像Brujah那么多的成员成为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都有Brujah成员背离密党的事情发生。那些依然留在密党中的Brujah成员对长老和亲王来说也是些麻烦的家伙。尽管如此,Brujah成员还被认为是重要的武士--因为在面对面的战斗中,没有那种吸血鬼比他们更可怕。

  这个氏族主要分成3个派系:Iconoclast(the TRUE anarchs):他们对所有的一切都加以抨击不尊重任何机构或是权威。他们遵守潜藏戒律,不过仅仅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

  Idealist:大部分年长的Brujah成员和几乎所有的Brujah长老都属于这一派。他们从过去的历史中吸取智慧和指导,相信Brujah应该团结一致建立一个新的Carthage。

  Individualists:上两个派系之间的折中派,他们为了氏族的未来而共同努力。但他们不像Idealist那样要求别人服从他们的指挥。

  Gangrel

  Gangrel也许是所有血族中最接近自然内心的氏族。这些漂泊不定的独行者们不喜欢社会的束缚而喜欢野外的舒适生活。不过他们怎样在野外避开狼人的进攻还是个迷。也许他们有改变自己的外形来欺骗别人的能力,如果有人说他看见了一个吸血鬼变成了狼或者蝙蝠,那么他见到的十有八九是Gangrel。和Brujah一样,Gangrel成员通常是强大的战士。不过和Brujah不同的是,Gangrel作战时的勇猛不是来源于无法无天的狂暴而是来源于他们的兽性本能。Gangrel成员渴望理解自己灵魂中的兽性(the Beast)。夜间他们会和其它动物交流。当Gangrel成员的兽性爆发失控时(Frenzy),他们的身体将不可逆转的拥有部分动物的特征,有时他们的眼睛会变得像猫眼,他们的脚也可能变得像是爪子,甚至有可能长出尾巴。所以,很多年长的Gangrel成员看起来更像某种动物而不是人类。在一些较少的情况,他们的意识也会有动物化的倾向。

  Malkavian

  即使是其它招人憎恶的家伙也非常害怕Malkavian成员。他们被诅咒的血液污染了他们的神志。一个Malkavian成员在被初拥(the Embrace)后不久就会变得神经错乱(当然,前提是他们在这之前还没有神经错乱)。这些家伙神经错乱的症状可谓多种多样,从狂大症到妄想症到多重人格都是很普遍的,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症状从未出现过。Malkavian通常被认为非常危险。由于他们常受突如其来的欲望和莫名其妙的幻觉所支配,有时甚至会把刀锋对准别的血族。而且由于他们的疯狂使他们失去了对疼痛和最终死亡的恐惧,所以要制服他们也非常的困难。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也被整个血族社会排斥。但实际上在癫狂的背后,Malkavian成员往往有着过人的洞察力,甚至可以说是智慧。

  Nosferatu

  由于他们丑陋扭曲的外貌,Nosferatu必须远离人类社会在地下生活,而不能像其它的吸血鬼那样藏身于人类社会之中。Nosferatu在被初拥之后就一天天变得丑陋,其它的血族都排斥这些生活在下水道或者地下墓穴的家伙,认为他们是令人生厌的东西,不是非常必要就不和他们来往。由于他们的丑陋和污名,他们在地面行动时尽量避免被人发现,这也使他们比任何别的生物都了解城市中暗巷和角落。再加上他们高超的潜行和偷听技术,城市里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能逃过Nosferatu的耳目。而且由于共同的残疾和受到的蔑视,Nosferatu的成员间极其的团结,这里不会有在其它氏族中随处可见的争斗。由于他们的团结一致,你如果得罪了他们中的一个成员也就等于得罪了全部的Nosferatu成员--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Toreador

  Toreador有着很多的别名,包括“坠落者”,“艺术家”,“装腔作势者”,甚至“享乐主义者”。但是任何概括的归类都是对这个氏族整体的一种歪曲和伤害。按他们个人情况和当时情绪,Toreador成员涵盖了雅致与华丽,才华横溢与愚蠢可笑,富于幻想与闲游浪荡之间的种种情况。也许这个氏族唯一的整体特征就是成员都有着带审美感的热情。Toreador的成员无论做什么事都充满了激情。在他们看来,永恒的生命应该被好好的享受。他们中间许多成员生前就是画家,音乐家或者是诗人。而其它更多成员则把数个世纪的时间用在对艺术创作的可笑尝试上。Toreador成员和Ventrue成员一样喜欢待在上流社会。不过和领导密党的Ventrue的成员不同,Toreador成员不喜欢那些枯燥无味的官场应酬。他们在上流社会活动是为了被注目和被赞美--而这一切来自于他们诙谐的言语,优美的举止和简朴但充满激情的生活方式。

  Tremere

  Tremere是已知的氏族中历史最短的之一,它是在黑暗时代(Dark Ages)早期成立的。Tremere最初的成员是一群渴望永恒生命的人类魔法师,他们不知是受到什么力量的帮助,竟然通过炼金术,魔法和一个Tzimisce长老的血得到了吸血的能力。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原来的法术不再有那么大的威力。但通过学习和奉献,他们掌握了一种新形式的魔法--Thaumaturgy。这种魔法是借助血的力量完成的。由于他们成为吸血鬼的方法,他们成为了其它吸血鬼氏族的敌人。不过,由于Tremere成员在抵挡人类挑起的“超自然生物歼灭战争”(Inquisition)中所作的贡献,以及他们严守潜藏戒律(the Masquerade),Tremere终于在密党中有了一席之地。在密党中,Tremere用他们魔力证明了自己是强大的盟友--当然,也可能是危险的敌人。事实上,Tremere为密党使用他们魔力的次数和为了自己使用的次数差不太多。

  Ventrue

  文雅,贵族化的Ventrue是密党的领导者。他们维护着密党的基础,在密党最危险的时候指挥成员们度过难关。即使到了现代,大部分城市的亲王也由Ventrue的成员担任。在古代,新的Ventrue成员要在贵族,富商或者其它上流社会成员中挑选。到了现代,则从商业世家的成员,社团领导者或者政治要人中选出。不管他们生前是干什么的,Ventrue成员负责贯彻监督古代戒律的实行,并且决定密党的方向。如果你问一个Ventrue成员他们氏族所起的所用?

  [吸血鬼]血族的权力游戏

  任何悲剧都有起源,而和人类所写的历史一样,血族也有自己的历史,虽然绝大部份都属于传说。

  血族最早的起源据称是圣经中的该隐,他因为犯下杀害亲兄弟的重罪,遭到神的放逐,随后因为神秘的际遇,使他转化成为第一代血族。该隐有十三个孙子,据说这十三名第三代的血族,正是当代十三个氏族(clan) 的源头。数千年后的今日,血族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三至第十五代了。

  在中世纪以前,血族成员由于拥有特殊异能和不死之躯,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互相争权并造成一般人的恐惧。直到十四世纪左右,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血族的存在,随即大肆进行补杀。虽然血族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血族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合作威胁。于是血族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为了因应恶劣的局势,当时的几个血族氏族(约为第六至八代)不得不进行结盟,于是产生了 Camarilla (卡玛利拉) 盟派。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也是至今较大的盟派。卡玛利拉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Six Traditions),要求盟派中的后世血族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就是规定血族必须隐匿于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血族生存的危机,这就是“避世”戒条的的由来。

  卡玛利拉的政治运作并不单纯。主要由 Ventrue氏族进行各氏族之间的整合,七个氏族的长老会定期召开的高层会议(Inner Circle),会议中选出各氏族的大法官(Justica)。大法官可说是卡玛利拉的最高权威,大多由辈份较高者担任(这表示他们都有强大的异能),他们负责裁断并惩处所有危及卡玛利拉生存的行为,原则上他们是整个卡玛利拉的统治者(当然,他们管不到参与高层会议的长老)。大法官有时并不自己裁断事情,而会邀请地方重要血族人士,召开秘密会议(Conclave)以投票方式裁决事务。同时,无庸置疑地,大法官通常都有自己的眼线。在这整套政治运作过程当中,通常充满了高峰之间的政治斗争和阴谋,而年轻的血族则多半在其中扮演卒子的角色。

  卡玛利拉之外的另一个盟派是魔宴(The Sabbat)。虽然每个氏族都可以加入魔宴,但主要是由两个氏族所控制。魔宴是卡玛利拉的宿敌,他们不承认避世的教条,他们以恐惧、武力和威胁作为统治方式,传说魔宴会将新加入的血族活埋,造成其恐惧,并再以仪式和血系 (Blood Bound)加以控制。魔宴还将人类视为低等动物,随意驱使残杀。卡玛利拉成员通常称呼撒霸特为“黑暗之手”。

  另外,未加入卡玛利拉或魔宴的其余四个氏族,则通常在两个盟派的斗争中保持中立或见机行事。

  在卡玛利拉盟派之下,血族成员还划分出地方的势力。一般而言,血族会以城市作为集中地,因为都市中非常适宜觅食。原则上,都市人口每达十万人便有一名血族(例如台北市可以有二十名),这样的比例很适合血族潜藏。

  每个都市中会有一个血族亲王(Prince),这个称谓和王室没有关系,而且也不一定是男性。亲王是该城市中所有血族的领袖,一般称呼为某某城市亲王,例如 Prince of New York。

  卡玛利拉在成立之初,并未设置“亲王”的职务。但由于 1743 年伦敦市发生血族内部叛徒的叛乱暴动,严重地破坏了避世的诫律,因此从此便在每个城市设立一名负责管辖者,以杜绝叛乱。

  亲王通常也是由辈份较高者担任,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辖地的诫律传统。他是辖地中唯一拥有繁衍血族后代的权力者,辖下的血族若要创造新的后代,必须经过他认可。亲王会受到辖地中的元老会所辅佐,元老会成员一方面提供建言,一方面也默默监督亲王的权力,通常只要亲王能维护千年潜藏的传统,元老会便会给予支持。不过当然,能参与元老会的长老必都是老谋深算之徒。

  另外,只要有外地的血族进入辖地,便须接受亲王的管制。亲王可以以保持避世为由,针对某些或全部辖地中的血族下达限制禁食的命令。虽然亲王不能任意杀害血族成员,但仍有些亲王会滥权雇用血族猎人。最后,亲王很有机会在卡玛利拉的政治结构中晋升自己的地位。

  ————摘自《吸血鬼日志》

  [吸血鬼]血族的辈分

  在血族的世界中,辈份便代表地位以及能力的高低。当然,由于血族不会衰老,所以实际活过的年纪和看起来的年纪没有关系。

  Childe

  是还未被介绍给亲王认可的吸血鬼,他们也未被自己的尊长(Sire)所释放。通常Childe是被当作儿童般被尊长照顾带养着。

  Neonate

  是刚被引介给亲王的新进血族成员,但还未在血族社会中闯出名号。他们是最年轻的血族,当代的Neonate通常是第十叁代之后。

  Anarch

  有些叛逆性极强的新进成员会成为叛乱之徒。他们会因为叛乱的作为,而受到长老们的注意。但是他们不可能进入正式政治运作之中。

  Ancilla

  新进成员经过五十至一百年后,只要奉守诫律传统,便可能受到长老们的关注。他们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已经具有相当的能力。这是进阶至长老的中间阶段。

  Elder

  长老们通常已活了两百到一千年,他们拥有强大的能力,多半已在血族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掌握了相当的权力。

  Methuselah

  这是传说中的血族,他们活了一两千年之久,算是第四或第五代的血族。据说他们的身体在长年的岁月中,产生很大的变化。然而很少人确定他们是否存在,毕竟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就算是不死之躯,也可能因为疯狂或厌世而毁灭。如果真有存活至今者,也必然不问世事,不会加入任何组织。而且,无庸置疑地,他们绝对拥有十分强大的异能。

  Antediluvian

  他们是最古早的吸血鬼,并且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一般传说他们是该隐的孫子(第三代吸血鬼),沒有人知道这是否只是传说,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们真的存在,而且介入了当代血族的事务務,那么他们一定不会让事情善罢甘休。因为自古以来,便传说这些古老吸血鬼之间一直进行著千年圣战(Jyhad),所有的后代血族在他们眼中都只是傀儡。他们只要说一个字,就可能造成整个血族间天翻地覆。在卡玛利拉习俗中,“Antediluvian”甚至是一个禁制的字眼。

  ————摘自《吸血鬼日志》

  [吸血鬼]吸血鬼历史

  在欧洲大陆上,从有历史记载的那一刻起,吸血鬼的传说便诞生了。

  可以说吸血鬼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种族。他们没有心跳,没有脉搏,没有呼吸,也没有体温,他们永生不死。另外他们也具有自己的思想,他们会思考,会交谈,会四处走动,甚至还会受伤和死亡。他们的力量远大于一般人类,而且拥有常人无法获得的异能。

  为了维持他们这种特殊的生存状态,他们必须吸食鲜血。大部分吸血鬼通常以吸食人类血液维生,但是也有部分吸血鬼会吸食动物甚至其他吸血鬼的血。除了吸食血液的种类不尽相同外,他们吸血的方式野火行为也有所不同。在他们当中,一些吸血鬼会豢养牲畜(herd),注意,这些牲畜并非牛、羊之类的动物,而是一些因为某种原因自愿贡献鲜血的人类;而另一些吸血鬼会利用特殊场合诱惑人类达到目的,当然还有一些吸血鬼会采取攻击的方式强行吸食血液。

  当今很多人认为,只要被吸血鬼吸食了鲜血之后,此人就会变成吸血鬼。实际上,这种看法并不正确。被吸血鬼吸食过的人将导致死亡,但是并不会变成吸血鬼。但如果一个吸血鬼打算令一个人类变成其同类时,他必须将自己的血液给予对方,当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后,两种血液融和才有可能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吸血鬼。这种血液融和的现象会带给吸食者奇妙的感受,这个过程被称为“初次拥抱”(The Embrace)。在初拥之后,被吸食者即成为吸食者的后裔,根据吸血鬼密党的戒律,任何吸血鬼不能随意发展自己的后裔,而且一名吸血鬼必须为自己后裔的行为负责。

  每一个吸血鬼都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并不是生来就有的,年轻的吸血鬼的能力几乎和凡人无异。但是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长,吸血鬼会逐渐发掘自身的能力,从而使自己变得强大,理论上来说,越年长的吸血鬼拥有的能力甚至可以与神媲美。在这些吸血鬼面前,常人是不堪一击的。

  很多资料中表述,吸血鬼害怕的东西有很多,如大蒜、圣水和木桩。这些传闻大多是不正确的。吸血鬼最害怕的东西只有阳光,而对于部分异能强大的吸血鬼来说,他们可以对阳光具有微弱的抵抗力,但是没有任何吸血鬼能经受阳光的曝晒。另外,高温对吸血鬼通常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因此,吸血鬼通常都在夜间行动,因为白天的日光和高温都会严重影响他们的思维和能力。此外,事实是吸血鬼完全不怕大蒜和圣水。如果有人拥有极端强烈的宗教信仰,有可能用十字架暂时抑制吸血鬼,但是吸血鬼绝不会因此而死亡。同样的,木桩对吸血鬼也毫无作用,如果能用木桩钉进吸血鬼的心脏,也只是令其暂时麻痹,当木桩被拔除后,他们便又可以随意行动了。其实吸血鬼本身并不是邪恶的。在一个人被初拥后,他通常还会保留着自己的人性。这些人会认为他们可以和从前一样,自由的行动和生活。但是事实上他从此将开始惧怕阳光和高温,而无法在白天出门;他会发现自己必须靠吸取周围人的血液而生活。这种思想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完全无法控制。渐渐地,他的思想行为方式就会改变。一个吸血鬼在最初会试图抑制自己的行为,但是本性最终会占据上风,他会彻底明白自己已不是常人。他通常会远离繁华的地带,孤独地生活,不与任何人接触。由于他们本身的体质,他们不会衰老,他们会活着目睹周围的一切变化,目睹自己才亲人和朋友相继死去。而他只能日复一日的用鲜血和生命作为自己的食物。周围的人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些弱小的生物而已,他们已经完全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尊重和爱护人类了。他们藐视人类,并且生出强烈的嫉妒心,最终,他们变成了恶魔。

  ————摘自《吸血鬼日志》

  [吸血鬼]六道诫律

  六道诫律是吸血鬼社会的律法根基,一般相信是源自第二代遭到屠杀的那场战争。战争并未留下纪录,但也未被遗忘,每个血族多少都知道。即使是蔑视诫律的吸血鬼,也知道这段历史;虽然他们的说词各异,但背后的意图不言而喻。

  主人在认可子嗣从雏儿升为新生之前,要子嗣覆诵六道诫律,这已成为秘隐同盟普遍的做法。有些亲王会为此策画盛大的仪典,不过也有许多亲王根本不亲自见证,完全任主人自行执行。几乎所有的子嗣在释放仪式之前都确实牢记六道诫律,但这项覆诵仪式在秘隐同盟中仍具有重大的象徵意义。秘隐同盟与诫律的忠贞信徒仍然坚称,如果新近被吮拥的血族尚未从主人处学得六道诫律,就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吸血鬼。显然,诫律必须严肃以待。主人对子嗣负有责任,直到对他传授完诫律,才算赋予完全自律的责任。

  六道诫律:

  第一诫律:潜藏(The Masquerade)

  汝不得向非我族类揭示血族身世,违此诫律者当驱离血族,断其血缘。

  第二诫律:领权(The Domain)

  领地乃汝权责所在。凡入汝领地者,当服膺汝,不得挑衅忤逆。

  第三诫律:后裔(The Progeny)

  汝欲育生子嗣,须经长老允可。未经允可而私自育生者,主人与雏儿皆立杀无赦。

  第四诫律:责任(The Accounting)

  凡汝所育生者,皆为汝雏儿。未至释放之前,雏儿一切均听任汝命,汝亦当担其罪愆。

  第五诫律:礼敬(Hospitality)

  汝当彼此礼敬。到陌生领地,当先晋见领主;未经召见承认居留者,视为无物。

  第六诫律:杀戒(Destruction)

  血族中人严禁彼此残杀。唯长者方可格杀,唯最长者方可召唤血猎

  (blood hunt)。

  有些吸血鬼相信,诫律是该隐自己在育生子嗣时创造出来的,而现代吸血鬼则是依循著祖先加诸在他们身上的愿望而行。但是其他人或认为诫律是上古耆宿所创,用以控制子嗣;或认为诫律不过是些生存的常识,因为确实有用,所以才沿袭千年至今。例如「潜藏」诫律,原本便以某种形式存在于第一座城(First City)之夜晚,只是后来由于宗教审判而有所改变。

  一些年轻的吸血鬼由于生活在现代,因而一味视诫律为长老控制子嗣以维护自己权势的手段,而且是古老过时的手段。在这个年代,潜藏已经没有必要,需要潜藏的理由已成历史。该隐、火焚末日(Gehenna)与上古耆宿不过是神话,实质意义跟大洪水或巴别塔差不多,都是创造出来控制年轻世代的。因此,该是丢弃这些老旧诫律,跟上新时代的时候了。这正是魔宴同盟的吸血鬼所抱持的中心信念,他们唾弃诫律,不断攻击古老的权力结构。

  大多数长老认为这些年轻人血气方刚,自认无所不知,却缺乏岁月的历练与智慧。由于许多背叛者(rebel)是反动者(anarch)与新生,这些人多半在血族社会中毫无权力,人微言轻,也难怪他们如此粗野。不过,不是每个长老都抱著同样的想法,也有许多人认为这些小鬼可能会控制凡人社会,到时诫律的废止也不是不可能。天择的作用有时会给这些人一些机会,但偶尔也会由于某位亲王被鲁莽的年轻血族激怒而出手介入。

  接著是诫律中最常见的用语。请牢记在心,这是长老们或正式场合中的用语。用语可能会依不同的氏族、不同的年龄与情境而异。子嗣在释放仪式中晋见亲王时,可能必须覆诵诫律内容,以证明主人确实有传授。

  ————摘自《吸血鬼日志》

  [吸血鬼]吸血鬼种族介绍

  血族氏别

  在吸血鬼:千年潜藏中,希血鬼共分为十三个式族,氏族也就是血缘相同,拥有同样特徵的吸血鬼族群。其中氏族之间因为哲学观相同也有互相联合而成同盟的,称为「党派」,目前最主要的两大党派为秘隐同盟与魔宴同盟。十三个氏族分别为:

  秘隐同盟:布鲁赫族、冈格罗族、末卡维族、诺费勒族、妥芮朵族、睿魔尔族、梵卓族。

  魔宴同盟:勒森魃族、棘秘魑族、独立氏族、阿刹迈族、羲太族、乔凡尼族、雷伏诺族、灭亡氏族 、卡帕多西亚族。

  ----------------------------------------------------------------------◎阿刹迈族(Assamite)

  十字军东征带回许多关于圣地的传说,而其中一些则提到了一群信仰狂热的杀手。欧洲人称这些沈默的暗杀者为刺客。然而,血族里也有著和这些阿拉伯人相似,却更为危险的氏族恶魔般的阿刹迈。早在十字军东征前,西方的吸血鬼就遭遇了阿刹迈族。传言指出,某些发起东征的君主(如亚历山大大帝)乃是畏惧阿刹迈之血族的爪牙。撇开这些不谈,西方血族害怕阿刹迈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阿刹迈藉由邪术增加自己的能力。

  阿刹迈是出身于遥远东方可怕刺客。所有血族中,阿刹迈最为声名狼藉,因为他们也为其他血族提供暗杀服务,充任职业杀手。某些吸血鬼相信,阿刹迈乃是遵照古老力量的嘱咐行事,也许是为了最后圣战的到来预作准备。

  ----------------------------------------------------------------------◎布鲁赫族(Brujah)

  布鲁赫族是优秀的学者兼战士,致力于追求身体与心灵的完美。族中长老牢记著黄金时代,对失落的迦太基津津乐道。一般认为近代的布鲁赫族就像被宠坏的孩子,缺乏荣誉与历史感。身为大反动(Great Anarch Revolt)的支柱,布鲁赫族鲜少屈服于秘隐同盟的建立者,对长老的观感也普遍不佳。虽然布鲁赫族算是秘隐同盟的成员,但他们却是同盟中的煽动者,不断试探诫律的底线,并为了一己的信念反抗团体。许多布鲁赫族都是激进的反动者,他们藐视权威,不把亲王放在眼里。

  ----------------------------------------------------------------------◎卡帕多西亚族(Cappadocians)

  在血族的千年历史中,卡帕多西亚族一直以「死亡之族」著称。事实上,其他血族也经常因卡帕多西亚的阴森兴趣而避免与其接触。尽管卡帕多西亚族的神秘特质令人畏惧,但同时也为他们赢得了不少尊敬。在吸血鬼的社会里,卡帕多西亚族通常充当著顾问或亲王的角色。他们的洞察力与智慧广受推崇,对世俗权力缺乏兴趣则使他们获得信任。最近卡帕多西亚族吮拥了一群死灵法师,以作为研究之用。

  ----------------------------------------------------------------------◎乔凡尼族(Giovanni)

  和其他氏族相比,乔凡尼族也许贬多于褒,其族人大多是企业家或死灵法师。藉由玩弄世俗凡人的商品与经济,乔凡尼族获得了巨大的权力和财富。成为吸血鬼后不久,乔凡尼族的领导人便谋杀了主人,依照自己的意思建立此一氏族。

  ----------------------------------------------------------------------◎羲太族(Followers of Set)

  吸血鬼很少对羲太族(Setites) 表示善意,这是有原因的。羲太族是黑暗的仆人、腐败的化身。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使人类与血族的道德沦丧,为自己与他们的黑暗主人创造不计其数的奴隶。传说羲太(Set) 是此一氏族的建立者。有人说欧西里斯(Osiris)击杀了羲太,也有人说他是被荷鲁斯(Horus) 打败的。不管怎样,羲太发誓要以黑暗力量重建自己的势力,而其后代则追随他的脚步。

  阴险的羲太族源自于埃及,据说他们膜拜不死的吸血鬼神羲太,并尽力服侍他。羲太族通常先设法使受害者堕落,再利用其弱点奴役对方。不过,没有人知道羲太族这么做的原因。血族们鄙视羲太族,而羲太族也不和他人结盟。只要有羲太族,就会带来罪恶与沈沦,因此许多吸血鬼都拒绝羲太族进入他们的城市。

  ----------------------------------------------------------------------◎冈格罗族(Gangrel)

  寂寞、流浪的冈格罗族通常漫游于夜晚的森林。和其他氏族不同,冈格罗族拒绝文明的诱惑,选择了孤独的荒野。他们的组织松散,喜欢独自行动,对人类与吸血鬼的礼仪不屑一顾。事实上,与其应付人类或吸血鬼,冈格罗族宁愿与野生动物为伍。

  徘徊于深夜的冈格罗族是野蛮的吸血鬼,拥有令人不安的野性与动物特徵。他们很少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总是四处流浪。独自徜徉于夜空下乃是冈格罗族的最大心愿。离群索居、冷漠而野蛮的冈格罗族下场通常极为悲惨。虽然他们讨厌城市的人群与拘束,但狼人却让冈格罗族很难在荒野中生存。

  ----------------------------------------------------------------------◎勒森魃族(Lasombra)

  勒森魃族优雅而具侵略性,认为自己是血族的极致。他们笃信权力神授与优胜劣败的法则,对没有力量的吸血鬼没什么耐性,却感到怜悯,因为那不是对方的错。勒森魃族是高贵亲切与全然鄙视的奇妙组合。从修道院大厅到王宫里的走廊,勒森魃族会主动寻求可得的权力,却对随之而来的头衔与荣耀不屑一顾。大部分的勒森魃族倾向于扮演幕后的黑手,而不愿自己走到幕前。

  勒森魃族是暗与影的笃信者。许多血族认为梵卓族和勒森魃族互为对方的扭曲镜像。勒森魃族拥有一切,却放弃了原有的地位。血族的混乱历史与魔宴同盟的成立让大多数族人不愿提起氏族的起源。现在,勒森魃族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身为吸血鬼、被诅咒的命运。

  ----------------------------------------------------------------------◎末卡维族(Malkavian)

  末卡维族也许是最混乱的氏族。有时优雅而精明,有时却陷入严重的精神错乱。

  然而,这只是末卡维族的其中一面。除了为人熟知的疯狂外,他们几乎没有共同特徵。尽管如此,其他氏族仍然毫无选择地承认末卡维族。几代以来,末卡维族的神谕在吸血鬼历史里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就算是勒森魃族与傲慢的梵卓族,也得寻求末卡维族的知识当然,还是得保持距离。末卡维族的族人都为疯狂而苦恼,受制于月亮的盈亏。传说末卡维族的建立者是古代吸血鬼里的重要人物,但却犯下了难以原谅的罪行,因此,他受到该隐的诅咒,后代都有精神上的缺陷。在血族历史中,吸血鬼对末卡维族的古怪行为敬而远之,但却不得不求助于他们对事物的透彻眼光。

  ----------------------------------------------------------------------◎诺费勒族(Nosferatu)

  诺费勒族背负著古老的可怕诅咒。他们不再拥有神所赐予的形体,成为吸血鬼的过程永远改变了诺费勒族,使他们失去人类与天使眼中的美貌。被人类与血族社会遗弃,丑陋可怖的诺费勒族只得栖身于地下墓穴、下水道、和其他中世纪世界的隐密之处。近来,随著城市兴起,某些诺费勒族结束了流放的生活。尽管如此,这种情形并不普遍,大多数的吸血鬼仍然蔑视诺费勒族。

  诺费勒族受到形体的诅咒。吮拥的潜在力量扭曲了他们,把他们变成不折不扣的怪物。诺费勒族是绝佳的消息来源与情报收集者。外貌迫使他们练就隐藏的神秘能力,就算在缺乏掩蔽物的地方,也没有影响。

  ----------------------------------------------------------------------◎雷伏诺族(Ravnos)

  雷伏诺族是旅行者与盗贼,像风中稻草般散布于整个欧洲大陆。每个国家都可以找到雷伏诺族的足迹,但他们的落脚处却飘忽不定,随兴之至。许多族人和流浪杂工、不受社会欢迎的人一同旅行。想在一处同时找到许多雷伏诺族很不容易,他们喜欢独处,宁愿用痕迹记号和同伴联络。漂泊的雷伏诺族来自印度,是吉普赛·罗玛(Gypsy Roma)的后代。他们以操弄惊人幻像的能力闻名。许多吸血鬼迫害雷伏诺族,就因为他们经常引起混乱。然而,雷伏诺族以更加轻蔑的态度回应,使得双方关系势如水火。请注意:「吸血鬼:恶夜猎杀」中不会出现雷伏诺族?

  ----------------------------------------------------------------------◎妥芮朵族(Toreador)

  从很久以前,妥芮朵族就是各种美的爱好者。美对妥芮朵族意义非凡,因此,他们把全副精力用于感觉美,让自己沈浸于美的世界里。妥芮朵族自认是美的保存与守护者,也是灵感之火的传承者。所有吸血鬼中,妥芮朵族是最羡慕人类成就的氏族。

  妥芮朵族的族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放纵,他们说这都是为了启发艺术的缘故。就大多数的情形而言,此言不虚,因为妥芮朵族的确有许多才华洋溢的艺术家、音乐家、作家、与诗人。但另一方面,族里也有一些装模作样的家伙,这些人想像自己是伟大的艺术家,却没有创造美的能力。

  ----------------------------------------------------------------------◎睿魔尔族(Tremere)

  睿魔尔族原本是一群人类法师,他们狂热地希望获得无穷的生命,以让自己的施法技巧臻于完美。这群人的努力成果丰硕,在付出一位古老血族与其后代的生命之后,终于得到了永生至少他们是这么想的。事实上,他们变成了吸血鬼。睿魔尔族总是笼罩著一层神秘的面纱。血之魔法的创造与使用者、行事诡密的睿魔尔族拥有绵密的政治组织,以力量取得作为基础。某些血族认为睿魔尔族根本不是吸血鬼,而是一群在永生研究中,诅咒自己不死的人类魔法师。

  ----------------------------------------------------------------------◎棘秘魑族(Tzimisce)

  不知何时开始,棘秘魑族便出没于欧洲大陆,其踪迹甚至越过了易北河(Elbe)。沿著奥德河(Oder)与多瑙河(Danube),穿过普利佩特沼泽(Pripet Marshes),在喀尔巴阡山(Carpathian)的陡峭崖壁里住著冷酷的棘秘魑族。他们有自己的地盘,对入侵者毫不留情。几千年来,棘秘魑族在无数的战斗淬链后变得极端残暴,即使在吸血鬼中,棘秘魑族的残暴也是恶名昭彰。现在,棘秘魑族离开故土,加入了魔宴同盟。他们引导同盟排拒所有的人性。棘秘魑族拥有重塑血肉的异能,可以藉由毁损对手躯体,塑造自己惊人的美貌。

  ----------------------------------------------------------------------◎梵卓族(Venture)

  由战场步入下一个战场,从王座迈向下一个王座,梵卓族是血族西洋棋里的骑士与国王。他们是征服、战争、与十字军的化身,主宰著爵邸与王宫。有些梵卓族生前是致死方休的征服者、有些则是成功的商人或放贷者。尽管在某方面获得胜利,他们最后的报酬却都是成为梵卓族。梵卓族中没有失败,只有成功和失败后的死亡。身为秘隐同盟名义上的领袖,从一开始,梵卓族就是同盟的创造与支持者。他们积极地介入圣战,对血族的行为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虽然不愿承认,梵卓族仍是吸血鬼中的贵族。他们希望藉由实行诫律与潜藏为自己赎罪。

  资料来源《吸血鬼:千年潛藏》 文章转自:TDS奇幻修士会

  [吸血鬼]吸血鬼资料

  从阴森墓穴返回阳间吸食活人鲜血的死 。

  堕入地狱却逃避末日审判的附身怪物。

  窃取无辜男女生命泉源的无情猎人。

  高贵优美苍白孤独的暗夜诗人。

  满腔愤懑不愿安息的复仇怨灵。

  关於吸血鬼的种种传说,远从时间的开端便已广为流传-一种附身於人躯血肉的不死恶魔,从坟地生出的嗜血活。不论是吸血伯爵的故乡,东欧的匈牙利;组成复杂的亚洲小龙香港,笼罩神秘色彩的印度新德里,甚至远渡重洋之後、充满未知与希望的新大陆,全世界的人们都经历过这种让人毛骨悚然却 又难以抗拒的恐惧。吸血鬼无孔不入地出现在文学作品、影视节目、衣着娱乐,甚至早餐的营养谷片中。

  但那些传闻只不过是前人穿凿附会、迷信无知的产物罢了。

  吸血鬼是神话里的生物,对不对?

  错了。

  早在史前时代,吸血鬼就已出现我们身边。他们至今仍无所不在,与我们形影相随。从记忆里的第一个黑夜开始,他们便经历着一场惨绝人寰的秘密斗争。这场永恒之争的最终结局将决定整个人类社会的光明未来-或是无尽的永夜。

  从圣经到安莱丝-「千年潜藏」的背景沿革

  史铎克(Bram Stoker)的「吸血伯爵卓古拉」(Dracula, 或译作卓九勒)一般被公认为吸血鬼文学的经典之作。其内容描写一位年轻的律师受卓古拉的雇用而进入伯爵阴森的古堡,後来发生的种种怪事,最後主角与友人合力在阳光普照的大白天里打开伯爵的棺材,用尖木桩和大蒜等吸血鬼克星将之杀死而後逃出生天的故事。这部完成於十九世纪末叶(1897年)的恐怖小说几乎主导了接下来八十年间所有的吸血鬼故事。

  千年潜藏的吸血鬼传说中,该隐所受的天谴便是终生必需靠吸食活人鲜

  血,并且永生不死,世世代代受此诅咒的折磨。而且上帝让他的记号变成人人都可见而诛之,这是和圣经上不一样的地方。书中後来又把他和撒旦的情人莉莉丝(Lilith)配成一对,说莉莉丝是法力高强的女巫,并教导该隐如何利用鲜血产生力量以供己用。正因如此,也有人认为莉莉丝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吸血鬼。

  吸血鬼並不稱呼自己為 vampires,而通常自稱為 Kindred (血族)。一個凡人要成為血族的一員,首先要經過 Embrace的歷程。也就是說,他必須先被一名血族成員吸盡身上的血,然後馬上接受該血族反餵食身上的血(即使只有幾滴),即可變成為新生的血族。

  Embrace 會帶來非常強烈的感受,夾雜著驚懼與狂喜的情緒,這經驗會使該血族永難忘懷。

  一旦成為血族的一員,便獲得「不死之身」,或者說是一名「活死人」。血族是異於人類的生物體,身體組織發生全然的變化。血族的牙齒可以任意抽長,雖然大部份的時候為了掩飾身份會隱藏起來。當血族吸血之後,只要舔噬犧牲者的傷口,就可令傷口癒合以掩蓋痕跡。血族的心臟停止跳動,體內的血液以擴散的方式流動,由於微血管已不再飽含血液,因此血族的皮膚特別蒼白。有時候,甚至會在哭泣時流出血淚。血族可利用體內的血來治癒自己,當受到傷害時,體內的血液會集中到傷處,傷口附近泛出紫紅色,很快即能痊癒。

  血族不用進食,但需要不斷吸取鮮血。當血族感到?#124;餓時,會對鮮血產生強烈的渴望,這種欲望的強烈程度,不是凡人能夠領會的。雖然凡人也會有各種欲求,

  但和血族的饥渴比起來,那根本不算什麼。血族對鮮血的欲望,凌駕於飲食、繁殖、野心等欲望之上,是一切欲望的總和。吸血會為血族帶來美妙的感受,就像吸毒一樣,血族通常會痛苦卻又無法克制地上癮。

  血族的體內宛如居住著一頭野獸,當?#124;渴的欲望爆發,便可能無法自制地陷入狂暴。尚未完全淪入獸性的血族,常常因此而掙扎不已。許多新的血族成員試圖在人性與獸性之間找到平衡點,有些血族甚至相信終有可以還原成人類的途徑。然而血族之身已成事實,大部份的血族成員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逐漸墮落,終於成為喪心病狂的野獸。「身為怪物,卻又拼命制止自己更像怪物」這正是多數新進血族內心深處的矛盾衝突。救贖的可能極其渺茫,但是卻又似乎並非完全沒有希望。

  「最終的死亡」也許是另一條出路。血族還是會死,生命的原始來源----太陽----能使血族徹底毀滅,死亡的血族會在瞬間化為飛灰。面對陽光的恐懼,常也會使血族無法自制地狂暴走避。

  吸血鬼(种族)

  Malkavian族:这个种族不大幸运,似乎将上帝数千年的诅咒集于一身,但或许正是由于他们倍受世人的仇恨以及杀戮,所以练就了极强的观察力。可以豪不夸张的说,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逃出他们的眼睛。如果你在黑暗中感受到来历不明的威胁,那么就很有可能是这个种族的吸血鬼在某个角落里窥视着你。

  Brnjah族:说句不大好听的话,这个种族和人类很象。松散,无纪律而又好战。我想没事——就算真有什么事都不要去招惹这一族的吸血鬼。他们可不是吃素的。

  Toreador族:这一族非常优雅,而且有着令人心醉的面孔。他们在游离于上层社会之中,显得高贵而有风度。他们的食物来源,也都是王公贵族的子嗣。而且专挑英俊的公子或者美丽的小姐下手。一句话,他们喜欢嫩的。呵呵。《夜访吸血鬼》中两位帅的不象话的主角都属于这个种族。

  Tremere族:严格说起来,这个种族不算正统的吸血鬼,因为其中的许多成员都曾是人类的巫师,所以其他种族不愿意承认他们合法的吸血鬼身份——如果吸血鬼有法律的话。当然,看不顺眼归看不顺眼,这个种族凭借自己强大的魔法,在吸血鬼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而且他们不喜欢惹事,是一群不大爱吸血的吸血鬼。

  Gangrel族:两个字概括他们的特点就是:野兽。象兽类一样的孤独,沉稳,悄无声息而又凶残。总之我对这一种族是敬而远之,因为他们野兽般的逻辑似乎不那么容易理解。

  Ventrue族:他们是密党联盟的领袖(马上就介绍这个联盟)。喜欢并擅长政治,我想他们应该是对政坛上那股腐烂,令人窒息的空气情有独钟吧。但是由于他们的身份所规定了的残忍,使得他们从政对人类构成极大威胁。我相信各位都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Nosferatu族:他们长着一张狰狞的脸,丑陋使他们隐蔽,而且团结,上进,谦虚谨慎,而且拥有非常厉害的窃听能力。就象人类的盗贼一样,当然,是高素质的盗贼。

  以上的七个种族组成密党联盟,有几条戒律必须遵守。也就是魔界那篇资料所说的。我简单的再提一下。

  1、避世(Masquerade):一般密党联盟的吸血鬼是不能让人类知道其吸血鬼身份的。除非必要,不和人类起冲突,见人的话也化装成人类。当然,出来吸血是另一回事。

  2、领权(Domain):各种族有自己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有自制权,要获得外来者的尊重,长老有处死族内犯戒吸血鬼以及侵入者的权利。

  3、后裔(Progeny):不能任意初拥,发展后裔应得到长老的许可,但这条执行的并不那么好。

  4、责任(Accounting):对自己发展的吸血鬼负有教育的责任,并要承担其犯的一切过错。

  5、尊重(Hospitality):和第二条是一致的。要求吸血鬼进入别族领地时要尊重领主,并服从该族长老的命令。

  6、杀亲(Destruction):擅自杀死同类者死。和人类的规矩一样。

  这六条戒律仅限密党联盟遵守,也就是说还有六个种族可以不管它。所以那六个族才是很危险的。魔界资料里对这一情况没有说明。

  与密党联盟对立的,是魔党联盟,他们的戒律只有一条,那就是没有戒律。其中包括:

  Tzimisce族:很有学识,智慧型的,而且也拥有非常强的魔法,不过不如密党中的Tremere族。他们跟魔界(不是指这里)的妖魔七君很象。

  Lasombra族:优雅而残忍,属于那种杀人都要摆造型的家伙。自我陶醉,非常恶心。最可怕的是,他们豪的节制的初拥,以繁殖为乐趣。好在他们并不教育后裔象他们一样,否则这个玩笑就开大了。

  剩下的四个种族保持中立,分别是

  Ravnos族、Assamite族、Giovanni族、Follower of set族

  ————摘自《吸血鬼日志》

  [吸血鬼]吸血鬼的组织

  因为孤独,该隐创造了他的后代,这就是第二代吸血鬼。第二代的吸血鬼有13个后代。这13人被称为第三代吸血鬼。第三代吸血鬼是诺亚大洪水的幸存者。他们建立了13个不同的吸血鬼氏族并叛灭了他们的父母——第二代吸血鬼。

  第三代吸血鬼的年龄几乎与人类的历史同样长久,而他们的能力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到了现在,他们的力量已经同神相差无几了。在中世纪之前,吸血鬼的族人因为拥有特殊的能力和不死之身,通常会互相争夺权利,令人类恐慌(1484年和1710年的战争就是如此)。天主教审判庭宗教裁判所认识到吸血鬼的存在并大肆捕杀。虽然吸血鬼氏族拥有异能,但无法同时抵挡几百人的合作攻击。整个吸血鬼氏族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

  在这种条件下,七个吸血鬼氏族开始互相结盟,组成了秘党联盟(Camarilla),密党联盟确立了六条吸血鬼的戒律(Six Traditions),要求联盟中的吸血鬼永世遵守。

  除了密党之外,吸血鬼的另一个盟派是魔党。整个魔党联盟由两个氏族控制。魔党联盟不承认密党的六戒。他们的统治手段主要是武力和血。传说魔党会将新加入的吸血鬼成员活埋,令其恐惧,再以血统(Blood Bound)加以束缚。魔党和密党之间的战斗一直在持续。冲突不时发生。

  另外还有四个氏族在争斗中保持中立。实际上,整个吸血鬼家族被分为几个联盟相互征战,而战斗的最大受害者,通常是人类。

  [吸血鬼]来自暗夜传说的吸血鬼

  实际上,在欧洲,从历史开始的时候,吸血鬼的传说也同时蔓延。成千上万的人们相信这一传说并在黑暗里因为这个传说而颤抖。

  吸血鬼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种族。理论上来讲,所谓吸血鬼,可以理解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死尸。他们没有心跳和脉搏,也没有呼吸,没有体温,而且永生不老。同时,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会思考,会交谈,也会四处走动,甚至还会受伤和死亡。

  他们的力量远大于常人,而且拥有常人无法获得的异能。实际上,为了维持他们这种生存状态,他们必须吸食鲜血。一般来说,大部分吸血鬼通常吸食人类的血液,但是也有部分吸血鬼以吸食动物甚至其他吸血鬼的血维生。从吸食的途径上来分,一些吸血鬼会豢养牲畜(herd),这些牲畜并非牛、羊之类的动物,而是一些因为某种原因自愿贡献鲜血的人类;另一些吸血鬼会利用特殊场合诱惑人类达到目的。还有一些吸血鬼通常采取攻击的方式强行吸食血液。

  很多人认为,只要被吸血鬼吸食了鲜血之后,被吸食的人就会变成吸血鬼,这种看法并不正确。被吸血鬼吸食过的人可能死亡,但是并不会变成吸血鬼。如果一个吸血鬼打算令一名人类变成吸血鬼,必须将自己的血液给予对方。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两种血液融合才有可能变成吸血鬼。这种血液融合的现象会带给被吸食者以完全奇妙的感受,这个过程被成为“初次拥抱” (The Embrace)。在初拥之后,被吸食者既变成吸食者的后裔,按照密党的戒律,吸血鬼不能随意发展自己的后裔,而且一名吸血鬼必须为自己后裔的行为负责。

  每一个吸血鬼都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并不是生来就有的。年轻的吸血鬼的能力几乎和凡人相同。但是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长,吸血鬼会逐渐发掘自身的能力,从而使自己变得强大,理论上来讲,越年长的吸血鬼拥有的能力就越强大。第三代吸血鬼拥有的能力甚至可以与神媲美。在这些吸血鬼面前,通常的人是不堪一击的。

  很多资料认为吸血鬼害怕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吸血鬼怕大蒜,圣水和木桩。这些传闻大多是不正确的。吸血鬼最害怕的东西是阳光。部分异能强大的吸血鬼可以对阳光具有微弱的抵抗力,但是没有任何吸血鬼能经受阳光的照晒。另外,高温对吸血鬼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因此,吸血鬼通常都在夜间行动,因为白天的日光和高温都会严重的影响他们的思维和能力。此外,吸血鬼完全不怕大蒜和圣水。如果有人拥有极端强烈的宗教信仰,有可能用十字架暂时抑制吸血鬼,但是吸血鬼绝不会因此而致死。同样的,木桩对吸血鬼也毫无作用,但如果能用木桩钉住吸血鬼的心脏,可以令其暂时麻痹直到拔除为止。

  实际上,吸血鬼本身并不是邪恶的,在一个人被初拥之后,他通常还会保留着自己的人性。这些人会认为他们可以和从前一样,自由的行动和生活。但是同时,他开始害怕阳光,害怕高温。无法在白天出门。他会感觉到自己对鲜血的强烈渴望。他会发现自己必须靠吸取周围人的血液生活。这些思想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完全无法控制。逐渐的,他的思想行为方式就会得到改变。一个吸血鬼在最初会试图对抗自己的行为,但是本性最后会占据上风,他会逐渐习惯新的生活方式。最后,他彻底明白了自己已经不是常人。

  他通常会远离繁华的地带,孤独的生活,不与任何人接触。由于他们本身的体质,他们不会衰老,他们会活在世界上目睹周围世界的变化,目睹他从前的亲人和朋友相继死去。而他只能日复一日的用鲜血和生命作为自己的食品。

  周围的人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些弱小的生物罢了,他们已经完全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尊重和爱护人类了。他们藐视人类,而且生出强烈的嫉妒心,最后,他们变成了恶魔。

  他们拥有美丽的容貌、强大的力量和永恒的生命,但却失去了沐浴阳光的权利。

  他们获得了永生,失去光明的永生。

  [吸血鬼]有文字记载的吸血鬼

  从11世纪以来,早在“吸血鬼”这个名称出现之前,人们就能收集到各种关於僵尸存在的证据。

  基督教时代有关僵尸的例子,早在1304年就可找得到。

  ◆1304年主教会议的纪录

  这时,法国夏尔特(Chartres)一地的主教开始叙述:“就在最近,开完布尔日(Bourges)主教会议後,我们教区里有一个被开除教藉的骑士遇害了。尽管他的亲友恳求再叁,但是为了让其他人引以为诫,再加上他确实犯下抢劫的大罪,所以我没有赦免他的罪。后来,未经我批准,这个骑士就在当地一个教士的护送下,由一些士兵埋葬在圣·皮耶(Saint-Pierre)教堂附近。可是第二天早晨,他的 体就赤条条地躺在坟墓外面的地上。士兵们挖开坟墓,里面只剩他下葬时穿的衣服。他们重新掩埋了骑士的尸体,用一大堆泥土和石块仔细地把墓门封好。但是隔天,他们又发现 体在墓外,而坟墓竟完好无损。他们前後埋了五次,次次都看到他被扔了出来。最後,他们被这种可怕的现象吓得魂飞魄散,就赶快用土把这具远离教会墓地的尸体盖上。军队的指挥官也惊恐万分,不待我们要求,立刻就与我们和解了。”

  菲弗尔(Tony Fairre)摘录《吸血鬼》

  ◆流传在英国威尔斯地区的僵尸故事

  美国人梅普曾经担任林肯郡(Lincoln Shire)的议事官,后来是牛津郡(Oxford Shire)的代理主教。梅普讲过好几个关於僵 的故事,以下是其中的一个。

  威廉·洛顿(William Laudun)是一名英国士兵,以力大和勇敢着称。他去找当时的赫里福德郡(Hereford Shire)主教,也就是现在的伦敦主教福里奥(Gilbert Foliot),对主教说:“大人,我来向您请教。有个坏人最近死在我家。他是个毫无信仰的人,过世四天後,每天夜里都回来,逮到机会就厉声呼叫一个以前的邻居。凡是被他喊到名字的人,马上就生病,两天後便死去。现在他的邻居已没剩几个了。”

  主教听得目瞪口呆,答道:“这个卑鄙无耻的恶鬼,上帝也许给了他法力,让他可以醒过来,也可以移动 体。但还是必须把 体挖出来,勒死他,并且用圣水 在 体和坟墓上,然後将他重新安葬。”他们照主教的吩咐行事,却仍然受到这个游魂的折磨和攻击。

  终於在一天夜里,因为活着的人已经不多,洛顿的名字被叫了叁次。可是洛顿胆大好斗,目光敏锐,找出剑来挥舞着冲出门去。魔鬼逃跑了,洛顿一直追到坟墓里,向已经躺在里面的 体砍了一剑, 体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

  从此以後,洛顿不再受这个野鬼的纠缠,其他人也没再受到伤害。

  梅普《法庭琐事》1181至1193

  ◆梅尔罗斯修道院里的僵尸

  与梅普同时代的德。纽堡格是历史学家,也是编年史家,他讲了一个僵尸故事,听来很像现代的吸血鬼。

  多年以前,有位贵妇的家庭牧师死了,葬在雄伟的梅尔罗斯(Melrose)修道院里。这个教士生前不太遵守教规,像个俗世教徒一样过日子。他死后所发生的事情,在在都显示他给人的印象不好,他的罪行应该受到谴责和憎恨。

  有好几个夜晚,他从墓里出来,企图撬开门进入修道院,但是都失败了。住在修道院里的,都是些得道修士,他的干扰和恐吓对他们起不了作用,於是他决定到更远的地方去。他有时会突然出现在曾听他布道的贵妇卧室里,在她的床头发出凄厉的尖叫和令人心碎的呻吟。

  受到几次搔扰後,贵妇吓坏了,唯恐发生不测,便把修道院的一位高级修士召来。她泪流满面,说自己受的折磨异乎寻常,恳求修士单独为她祈祷。修士听完她的叙述,安慰她不要焦急,答应马上想办法。

  修士回到修道院,把自己的计画告诉一位深思熟虑的老修士。他们决定,找来两个健壮勇敢的年轻人,一起到埋葬那个倒楣牧师的墓地去守候。过了半夜仍不尖妖魔的踪影,叁个同伴先到附近的房子里烧火休息。但最初出主意的修士仍继续站岗。

  当只剩下他一个人时,魔鬼以为时机已到,可以制服这位勇敢顽强的修士了,於是附身在牧师的尸体上,从墓里站了起来……

  修士看到妖魔就在身边,吓得要命,但是立刻就恢复镇静。妖魔狂吼着向他扑去,他没有後退,反而鼓足勇气,朝妖魔一斧头狠命砍去。尸体受伤後发出可怕的呻吟,转过身去,像出现时一样迅速逃跑了。但是,勇敢的修士锲而不舍,一直追到坟墓里。坟墓马上自动开启让尸体进去,随即又关上。

  其他叁位同伴听他讲完这番奇遇之後,决定在拂晓就把这具 体挖出来。当他们挖开泥土看到 体时,发现它身上有个可怕的伤口,流出的黑血湿透整个坟墓。他们把 体搬到远离修道院的地方,放在大柴堆上焚毁,再把骨灰撒向四面八方。“

  德·纽堡格《英国国教史》第24章

  ◆一具调皮的活尸

  法国植物学家德·图尔纳弗(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在1702年的着作〈东方国家游记〉中,讲了希腊米科诺斯(Mykonos)岛上一具活尸的故事。这里摘录的,是卡尔梅后来的叙述。

  我要讲的这个人,是米科诺斯岛上的一个农民。他很容易发火,喜欢吵架,这类题材的主角性格大都如此。他在乡下遇害,至於是谁杀的,他为什麽被杀,没有人知道。这个农民葬在城里一座小教堂里。两天後,据说有人看见他在夜里迈着大步闲逛,到各家各户去弄翻家俱,熄灭灯火,从背后抱人,还用各种恶作剧来捉弄人。

  大家起初听了一笑置之,但是当最老实的人也开始抱怨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严重起来了。连希腊正教的神父们都承认有这麽回事,而他们也许有自己的理由。教徒不会忘记作弥撒,可是那个农民仍然不思悔改,我行我素。城里的中学校长、教士和修士们开了几次会议,结议要采用一种古老仪式,埋葬以後再等上九天。

  第十天,教会人士在放 体的小教堂举行一场弥撒,以便驱走居民相信藏在 体里的魔鬼。做完弥撒後, 体抬了出来,有人准备好要挖出它的心脏。动手的是城里的屠夫,上了年纪,笨手笨脚先破开 体的肚子。他的 体的内脏里掏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要找的东西。

  最後,有人提醒屠夫,应该刺穿横隔膜。他终於掏出了心脏,目击者响起一片赞叹声。 体恶臭薰人,大家不得不焚香除臭。但是香气和尸臭混在一起,变得更加臭,这些可怜人开始头昏闹胀。

  面对眼前的情景,众人开始产生幻觉。有人竟然说 体冒出了一股浓烟。我们不敢说这是焚香的烟气。在小教堂里的人,和门外广场上的人,拚命喊着:“是活尸。”(这是对回到人世的鬼魂的称呼)流言像空谷回音般传遍大街小巷,喊声震动了小教堂的穹顶。有几个在场的人断言,那个倒楣鬼的血还是热的。

  人们由此得出结论:死者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死得不干脆,听任魔鬼缠身,让自己复活。这正是人们对一具“ ”的想法,这个名称也引起众人议论纷纷。

  这时候进来一大群人,他们大声抗议,说这具 体从乡下运往教堂埋葬的路上并未变硬,是他们亲眼见到的,因而是一具真正的“活尸”。他们的话其实是老调重弹。

  要不是我们也在场目睹一切,我们就会相信有人不觉得尸体臭。这群可怜虫都昏了头,还是相信死者真的还魂。我们为了看得更仔细清楚,於是靠近尸体,差点被它发出的恶臭薰倒。

  人家问我们对这个死者有什麽看法,我们就回答说,他的确是死了。但是为了纠正他们的想法,或者至少使他们不再胡思乱想,我们向他们解释:屠夫在掏搅烂的内脏时,感觉还热热的是不奇怪的,这是由於他掏出一些粪便的缘故。至於屠夫手上还沾着血,其实也只是一团奇臭无比的烂残渣。

  经过我们的这一番开导和释疑,大家同意到海边去,把死者的心脏烧掉。可是,尽管已经把尸体的心脏烧掉, 体却更加张狂,比以前闹得更厉害了。众人指控它在夜间打人,破门而入,甚至踏上阳台,打破窗户,撕破衣服,把瓶瓶罐罐的东西都吃的一干二净。这是一具魔鬼霸占的尸体,只有我们所住的行政官邸没有受到它的搔扰。

  按照行政长官的命令,大家把“活尸”运到圣·乔治岛(Saint-Georges)的岬角上,那里已经准备好一个大柴堆了。木柴很干燥,但怕火势不够猛,旁边还放了一些柏油。

  这具 体扔在柴堆上烧,一会儿就化为灰烬了。时间是1701年1月1日。我们从爱琴海德洛斯岛(Delos)回来,见到了这堆火,甚至可以称它为欢乐之火,因为我们听到的都是对“活尸”的控诉。魔鬼这次受到沉重打击,大家感到满意,还编了几支小调来助兴。

  整个群岛的人都深信,只有遵守希腊仪式的人,遗体才能复活。桑多林岛(Santorin)上的居民非常害怕这类狼人;米科诺斯岛上的人在幻觉消失以後,也担心土耳其人和德。蒂纳(de Tine)主教追究。

  在焚烧尸体的时候,没有一个希腊正教的神父在圣。乔治岛上,他们担心,由於未经批准而挖掘并烧毁尸体,主教会罚他们一大笔钱。对土耳其人来说,这个可怜魔鬼的血,已成了全国憎恨和恐惧的象征,所以他们一来,就必定会让米科诺斯岛上的修会付款。

  如此看来,我们难道不该承认,今天的希腊人其实不是什麽伟大的希腊人,他们既无知又迷信?

  以上就是德·图尔纳弗先生所说的话。

  卡尔梅〈论鬼魂显灵以及吸血鬼……〉1751年

  ◆如何识别并消灭吸血鬼

  1726年时发生的帕奥勒案件,以及由弗鲁肯格写成的纪录〈见闻与发现〉(1732),使整个西欧对吸血鬼有了真正的了解。

  在塞尔维亚的梅德韦村,发生了好多桩吸血鬼害死人的案例。多次听说这传闻之後,我奉陛下的最高统帅部之命,带着一些军官和两部挖土机,前去调查这个问题。我们当着民兵队队长布雅克塔尔(Gorschitz Heiduck Burjaktar),以及当地一些资深民兵的面,执行这项任务。

  经过一番讯问之後,我们得知,大约五年前,有一个名叫帕奥勒的民兵,从干草车上跌了下来,摔断了脖子。而帕奥勒生前曾多次提起,他被波斯卡索瓦(Gassowa)附近的一个吸血鬼伤害过。

  帕奥勒可能在一个吸血鬼的墓里吃过土,用吸血鬼的血涂抹自己(像现在的作法一样),以化解吸血鬼施加的魔法。可是帕奥勒死后二、叁十天,有些人就言之凿凿,说帕奥勒来折磨他们,并且弄死了四个人。为了制止这种危机,民兵建议当地人,把吸血鬼挖出来,居民立刻照办。

  这时,他已死了40天,但 体仍抱存完好,肌肉也没有腐烂。鲜血还从眼睛、耳朵和鼻子里流出来,浸染了衬衫和裹 布。手脚和指甲已经脱落,又长出了新的。人们由此认定,帕奥勒是个极其可怕的吸血鬼,所以按照当地的习俗,用尖木桩钉入他的心脏。

  可是,当木桩正朝尸体刺去的时候, 体发出一声狂吼,如柱的血从身体里喷射出来。 体在当天焚毁,骨灰撒在坟墓里。但是,当地人都认为,凡是被吸血鬼害死的人,死後也会变成吸血鬼,因此对上述的四个被害者的 体也如法炮制。

  事情并未就此了结,因为大家都相信,这个帕奥勒不但攻击人,家畜也不放过。

  弗鲁肯格《见闻与发现》1732年

  ◆匈牙利鬼魂跃然纸上

  卡尔梅在他的论着里,引述了这封给友人的信,信里面谈到匈牙利的一个吸血鬼。

  卡尔梅神父想深入了解吸血鬼,为了满足他的要求,本人敢打包票,他在欧洲报纸转载过的,公开发行的调查报告上所读到的东西,已经算是最真实、最确定无疑的记录了。不过在这些林林总总的调查报告中,总有一件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真实事件,所以,神父先生应该特别注意贝尔格勒代表团的那一份。

  贝尔格勒团由光荣的先王查理六世组织,并由已故的尊贵殿下,符腾堡(Wurtemberg)的查理。亚历山大(Charles Alexandre)公爵率领,他当时是塞尔维亚王国的总督。不过由於手头没有任何资料,我无法说明代表团出发的年份和日期。

  查理六世派出的贝尔格勒代表团中,成员有一半是军官,一半是平民,加上日耳曼王国的检察官。他们准备前往一个村庄,几年前那儿死了一个出名的吸血鬼,在亲友间造成严重伤害。这些吸血者只吸亲友的血,目的是要毁灭人类。代表团成员个个术德兼修,在操守和学问两方面都无懈可击。同行的人里,还有符腾堡亚历山大亲王麾下的掷弹兵中尉,以及24名掷弹兵。

  贝尔格勒的所有上流人士,包括公爵本人,都和这个代表团一起出发,参与调查工作,以便目睹即将真相大白的事实。

  到达目的地後,这一行人获悉,在最近15天之内,吸血鬼已把他五个侄儿女害死了叁个,还有一个亲兄弟也惨遭毒手。

  第五个目标是他的侄女,一个美丽的少女,他已经吸了她两次血。幸好後来他们采行下列行动,制止了这场悲剧。

  村庄离贝尔格勒不远,夜幕低垂时,村里的人和代表团成员来到吸血鬼的墓地。这位吸血鬼不可能向我描述受害者被吸血的情景,或者这方面的具体情况。那名被吸血的少女精神萎靡不振,衰弱无力,她被折磨得太厉害了,看起来十分可怜。这个吸血鬼大约是叁年前入土的;大家看见他的坟上有一束亮光,像是灯光,但不是很明亮。

  众人打开坟墓,发现里面有一个人,看起来和在场的活人一样健全,身体完好无损。他的头发、汗毛、指甲、牙齿,以及半闭的眼睛,都无异於我们这些活人,而且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呢。

  接着,要把他从墓里拉出来。他的身体其实并不柔软,但是肌肉、骨头都在,一样不缺。有人用又圆又尖的铁标枪刺穿了他的心脏:随血一起喷出来的,还有一种微白的液体,不过血比液体多,也没有臭味。

  随後,有人用一把像是在英国用来执行死刑的斧子,砍下了他的脑袋,也冒出一股和刚才一样的血和液体,但是量更多。

  最後,大家把这具遗体扔进了墓穴,然後覆上大量的生石灰,以便快快烧化他。这时,他那被吸过两次血的侄女才稍稍好转。其他受害者身上被吸血的部位,形成一块青斑。吸血的部位并不固定,有时在一个地方,有时又在另一处。这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实,有最可靠的文件可资证明,而且有一千叁百多位值得信赖的人士亲眼看见。

  不过,我要等待时机,才能更满足博学的卡尔梅神父的好奇心,向他详细讲解我在这里亲眼目睹的一切。我会把这些经历写好,然後托圣·乌尔班(Saint-Urbain)骑士转交给他,请骑士在适当的机会向他说明。神父的信徒德·贝罗兹(L·de Beloz)谦逊温顺,对神父崇敬有加·德·贝罗兹就是符腾堡的亚历山大亲王的副官,目前在拉·特朗克(La Trench)男爵先生的军团里,担任第一掷弹兵队队长。

  卡尔梅《论鬼魂显灵以及吸血鬼……》1751年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