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这种感觉,真的是好多了。

高中的时候我就和校花一个班,而且还他妈的是同桌。

她叫石秋露(假名),长得特别漂亮,高一的第一天进教室就震撼了全场,穿着白裙子,白t恤,背着一个小书包,一副阳光十足的模样。

班里的男生们都瞪大了眼睛,看得流口水。

可惜呀,我一个大好青年,心中腼腆,也不敢睁大眼睛,多看两眼。

生怕让别人以为我是个好色之徒。

想起来还真是傻叉,看两眼又咋了,莫非还能少两块肉。

现在每每想起来都后悔万分。

后来她被老师告知不能那样穿,于是乎我在学校里就没有看到过她的那身装扮了。

当时老师估计觉得我是一个老实人,不会对这个美女有啥想法,把她安排在了和我一桌。

当时学校里一大群男生跑到我们班门口来看她,那阵仗真是惊人,有人给她送情书的,有人给她送零食的,有叫她出去表白的,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她鞋码给她送aj。

当然鞋子被她拒绝了,不是因为太贵重了,而是因为那男的太丑了。

她可不是会拒绝别人的人,看到帅哥眼睛都在放光,每天就跟选妃一样,一个一个选,看哪个适合做男朋友。

上课的时候还要给我讨论,这个男生有多帅,那个男生头多帅,她又看中了那个男生,准备和哪个男生谈恋爱。

当时我是一脸懵逼的,给我说这些干啥,耽误我学习。

这个时候老师发现了说的比他还得劲的石秋露,抽她起来回答问题。

石秋露的成绩真不错,噼里啪啦一通操作,把问题给解了,可是她连课都没听呀。

卧槽。

这时候老师又叫我起来重复一遍,我又一次懵逼了,啥也不知道。

结果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下午的时候她兴高采烈的跑来告诉,她和那个男生谈恋爱了。

那男的还挺帅的,在学校里追他的女生也不少,可真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

我送上了真诚的祝福。

没过两天分手了。

她痛骂那个男的渣男,然后又像选妃一样,看谁给她写过情书,表过白。

再去勾搭上一个帅哥,没两天又换了。

还经常跑来给我说这个男的不好,那个男的不好,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感觉没两天就看透了红尘一样。

其实她更像是渣女,那些男的都是被她甩的啊。

下午的时候又继续翻情书,寻找帅哥。

我在教室门口看到了不少的帅哥来给她道歉,求复合的。

她是洒脱无拘,自由豪迈,可谓豪气,有时候冲着没结婚的老师都还要撩一下。

弄得老师都一脸尴尬。

……

上课从来不认真学,下课就找帅哥聊天,但是她的成绩不知道咋的就是那么好,在班上名列前茅。

半期考试发完试卷她一脸怅然的模样:“唉,没考好,没考好,才区区六百多分。”

其实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又来问我看得怎么样。

“唉,我也没考好,也才区区六百多分。”我把试卷给她看,比她高二十分。

“哎哟~小老弟,不错嘛。”她瞪着眼睛说

“哎哟,小老弟,你也不错嘛。”我俩互相阿谀奉承一番。

然后像是两条蛇要打架一样,脑袋左一伸,右一伸。

有一段时间她估计是想受够了被别人追求的感觉,于是倒施逆行,跑去追别人了。

收集资料,又看哪一个帅,哪个篮球打得好,那个成绩好……

调查完毕,就去堵人家的教室门了,死皮赖脸的找着别人说话,可人家压根不理他。

于是每天研究钓凯子的技巧。

一个星期后她兴高采烈的上课,也不研究钓凯子手册了。

“你把那个帅哥拿下了?”我好奇。

“去他妈的,狗日的,给老子装高冷,老子换目标了。”她破口大骂。

我:“……”

……

后来她真是换目标了,又去找别的人谈恋爱。

她之前追的那个男生后悔死了,专门跑到班上还十分帅气的双手插兜里,对校花说你还是有机会的。

估计之前是想装酷,结果人家校花可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压根儿就不鸟他。

那男的走了之后她在我边上大骂,说那男的把她当成舔狗了,四条腿的男人没有,三条腿的多的是。

这感觉有点儿像退而求其次的感觉。

“那男的还有四条腿?”我有点震惊。

高中那一年学校里的帅哥估计就被她谈了一个遍。

……

高二的那段时间学校里追求她的人仍旧是络绎不绝,送她会回家,给她早餐的。

那时候她好像是真的看透了红尘,一直没有谈恋爱。

这一点让我大为吃惊。

一天早上,我早早在教室里预习,她把一袋早餐扔在了我桌子上。

“吃吧。”她说。

“哦。”我拿起来就吃,我知道他的追求者有时候会给她买爱心早餐。

不过后来就不一样了,因为她每天早上都给我送早餐过来。

我知道暗恋她的人也只是偶尔送的。

我满满发现情况不对了,石秋露以前的帅哥男朋友们看着我都眼中带刀,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我一样。

班里也有同学暗地里说我厉害,让石秋露天天给我买早餐。

我一打听,这居然还真是她自己买的。

这可不对。

那天她又一次把早餐扔在了桌子上。

“你怎么老是给我买早餐,有话直说啊,我是不会出卖色相的。”我说。

“你先吃,我们边吃边说。”她指了指桌子上的早餐。

我照做,吃着包子喝着豆浆。

她一双手撑着下巴,目光炯炯的看着我,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了一句:“我们谈恋爱吧。”

啐!

我一口包子粘合着豆浆一起吐了出来,这是把我都要当成试验田了吗?

“你是丧心病狂,连同桌都不放过了吗?”我吓得不轻。






“你答不答应?”她满是期待的问着。

“我不答应。”我急忙说。

那一个个被她伤透了的帅哥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这相貌绝对活不过三天。

而且她的性格,不出两天肯定又移情别恋了。

“我不会放弃的。”她目光坚定。

“你为什么要找我呀,学校里帅哥还有那么多?”

“因为我还没有和同桌谈过恋爱啊,没有尝过的,就想尝一下。”她看着我眼睛放光。

我浑身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感觉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她不仅多情,还有些变态啊。

第二天早上,我在教室里认真的早自习,她来到学校,又把包子豆浆扔我桌子上。

“来,男朋友,我给你准备的爱心早餐。”她无所顾忌的说。

班里的男男女女们蹭的一下全部把目光集中到了我们身上,有的诧异,有的惊叹,还有的羡慕。

我惊恐的抬起头看着她,这是属于口无遮拦呀。

“我、我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我脸色发红紧张得不得了,我可没答应她。

毕竟要承受一个人默默流眼泪,我肯定不能答应呀。

“早晚的事嘛。”她笑着把书包取下来,放进抽屉里。

“还要我喂你吗?”她看着包子个豆浆

全班同学眼睛都瞪大了。

“别别别,我自己来。”我急忙说。

感觉浑身都在不舒服,全身尴尬,简直是太难受了。

……

后面我在回忆一下当时的场景,时过境迁都忘了,也怕写不好。然后有几个朋友说在某手上看到了我写的内容,能不能告诉我id,我也想去看。



学校里我们每天都上课下课,她对我的称呼也变了以前一直叫“吴忧”,后来每天都是男朋友,也不管我答不答应。

“男朋友,交作业了。”

“男朋友,吃饭了。”

“男朋友,我送你。”

……

每天都听得我心惶惶,班里人看我的目光也越来越不对,特别是半个班的班草,校草杀意简直是太重了。

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我撕了。

他们都是高端颜值,我居然还和他们并肩了。

这种事情班里的同学知道,各科老师估计也都略有耳闻,估计也是不太信的,石秋露见一个帅哥,爱一个帅哥,像我这样色儿的,在他们看来是瞧不上眼的。

就是我也不太相信,前两天我俩和平相处,没过两她就追着我叫男朋友。

……

一天放学,我噼里啪啦的一通操作,把东西收进书包,然后飞也似的离开教室,怕石秋露还要给我来一场说来就来的恋爱。

然后事实就是如我所料,我前脚刚拿着书包跑,她后脚就跟了上来。

就在我已经跑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她也跟到了,一手搭在我肩膀上。

“男朋友等一下,来,我们手牵手一起走。”

这个时候我有点惊呆,因为班主任东西忘拿了,准备回来拿。

在教室门口我们仨面面相对。

学校里严令禁止早恋,老师们知道的也都是坊间传闻。

这回她可是亲眼看到了,眉头都要能压死人了,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老师好。”石秋露一举手,摆出一个敬礼的动作。

她向来无拘无束,无所畏惧,这点儿事可下不了她。

等到班主任进了办公室,她一手打搭我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表情,并肩朝外面走。

班主任或许是觉得我俩的成绩比较好,没有多说什么,也或许觉得我俩都是闹着玩的。

因为石秋露的爱情就没有一次超过了一个星期。

……

她依旧是左一句男朋友,右一句男朋友,这男朋友反而就成了她称呼我的名字,虽然我并没有回答过她。

一天下课,她在远处桌子和一堆同学聊天,我在认真的看着书。

“男朋友,帮个忙。”她对着我喊。

我懒得理她,看到我没有回答她,她又继续喊:“男朋友,男朋友。”

没完没了,把我听的不耐烦了:“你要做什么?快点说。”

“帮我把笔扔过来。”她笑嘻嘻的说。

“好。”我把笔扔给了她。

嗯,好像哪里有点儿不对呢。

……

慢慢的她每次见我男朋友我都会不自觉的答应我。

“你能不能别叫我男朋头了,我好不习惯。”

“你做我真男朋友不就习惯了。”她笑嘿嘿的眨着眼睛。

“那怎么行。”我心一惊,我将来是要建设新时代的人,怎么能够在这里就倒下。

“那要不你做我一个星期的男朋友,一个星期后我说不准就不喜欢你了。”她说。

那如果一个星期后你还喜欢呢?我想这样问她,但是我又觉得我没那么大的魅力,还是不问了。

“行啊。”

“那好,我们去散步吧。”她一下子高兴起来,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

她的钓凯子技巧实在是高,身经百战的人就是不一样。

【完全不知道怎么动手,甚至有点不想写了,将就着看吧,唉,这是怎么回事。





在我看来谈恋爱也就是,每天一起聊聊天,讲一讲作业,或者空闲了有一段马路,有时间再去小卖部里买一点儿零食,你一口我一口的吃。

然后身体荷尔蒙咯吱咯吱的分泌,心里头一阵爽,若是尽兴半夜还要捂在被窝里打一个天长地久的电话。

事实也和我料想的差不多,不过我一个屌丝是出了名的抠,当然是舍不得花钱了。

每次都是一下课,她就跑出教室,回来的时候,肚子大了一大圈,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零食。

“来,男朋友,吃零食了。”她一股脑的放在我桌子上,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虽然我抠,但是我还是知道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吃,只是翻着书,不理会她。

看到我不吃,她笑嘿嘿的剥了一个棒棒糖:“来,男朋友我喂你。”

她扑闪着大眼睛,把棒棒糖往我嘴边凑。

她这种亲昵的动作实在是让人受不了,感觉真的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那是能够把自己舔过的棒棒糖,再送到对方嘴里的强大魔力。

“你停停停,我自己来。”我吓得不轻,急忙从她手里拿过棒棒糖。

就在我要把棒棒糖放进嘴里的时候,她紧盯着我,喉咙里发出几声别有意味的干咳。

“你要吃吗?”我又反过来问她。

“你不知道男朋友应该让给女朋友吃吗?”

我……真的不知道。

这是哪个白痴定了这个规矩,为什么男朋友就要让给女朋友吃。

不过我也没计较,棒棒糖是她买的,也是她剥开的,她要吃当然就要拿给她了。

在我把棒棒糖递给她,她突然张开了嘴,目光炯炯,带着笑意,等待我把棒棒糖送进她嘴里。

这真的是太尬了,难受啊。

我赶紧把棒棒糖插进她的嘴里,然后拿起书缓解尴尬。

她笑嘿嘿的抿着棒棒糖,也拿着书自己看起来。

不过一会儿,她又看来过来,对我说:“你知道谈恋爱亲近的表现是什么吗?”

我一愣,急忙想着旁边一撤:“你不会想让我吃你吃过的棒棒糖吧。”

“完全正确。”她眼中发光,啵的一声从嘴里拿出棒棒糖,给我递了过来。

卧槽,狗屎,这又是谁的规定,这样一点都不卫生啊。

“你会吃我吃过的棒棒糖吗?”我急忙问。

“不会啊。”她没有任何犹豫。

那你还让我吃你偿过的?卧槽,什么毛病。

“为什么?”

“因为我不吃别人尝过的东西。”

难道我就要吃别人尝过的东西?你当我白痴呢。

……

除了买零食我们也会一起跑步,或者晚自习过后我送她回家。

在路上我俩特别的严肃,谈的都是关于学习的事情,偶尔也会有八卦,电影、小说,共同的爱好等等,乐此不疲,有时候无话可说,气氛陷入了尴尬,她又会突然暖场。

“你说我们以后生几个孩子好?”

“啊????!!!!”我呆若木鸡。

她笑哈哈的朝前面边跑边跳,都要笑出花了。

走到她家楼下,我每次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她爸妈发现。

她爸我见过,也就是我未来的老丈人了,是一个彪形大汉,在部队工作,如果让他知道我和她女儿在谈恋爱肯定会把我打出屎来。

“来一个离别前的拥抱。”她大方的伸出双手。

我老脸一红,有些受不了,溜了,溜了,赶紧溜了。

和她在一起时间长了,不成老王八,也成老污龟。

……



一天早上她把早饭放到我桌子上,然后难得的没有说话,交了作业,翻开书,安静的看着。

这让我十分的诧异,她是发生了360度大反转吗?

不过这样最好,我也能安安静静的看一下书。

整整两节课她和我一句话没说,只是安静的停课,下课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

这可真的是奇了怪了。

第三节课上课听课没几分钟课,她干脆就趴在桌子上了。

双手压在桌子上,鹅蛋形的脸放在两只手上,漂亮的脸蛋看着黑板。

看起来面色有些不对。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说的估计就是她吧。

我撕了一张纸,写了几个字,小心翼翼的递给她,依旧挺直了身板,看着黑板。

班主任的课不看不行啊。

她有着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以前都是她主动搭讪我的。

接过纸条看了起来。

“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不舒服?”

她烂漫的一笑,拿起笔写了几个字,又递了回来。

“怎么,你是在关心你的女朋友了吗?”后面还发了一个笑脸^_^。

“我是出于阶级友谊,人道主义关怀,同学之间相互关心。”

“我大姨妈来了。”

额,这个我倒是难以体会,好像也难以帮忙。

“哦。”我回了一个,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按理来说也应该聊天结束了才对,我竟然又鬼使神差的给她回了过去。

她狡黠的笑了笑,又写了几个字递过来。

“要帮我揉揉吗?”

我眼角忍不住跳了跳,这逗我呢,眼睛看向她。

她也正目光带笑看着我。

“吴忧,这道题,你来回答一下。”班主任老师突然喊了一句。

我急忙站起身:“嗯……这个……额……”

光去聊天了,没注意听课啊。

而且按理来说,我坐姿端正,态度认真,也不应该抽我回答问题呀。

石秋露她都趴桌子上,更应该抽她才对。

班主任眉毛都要碰在一起了。

“石秋露,你来回答。”班主任老师说。

“这个题是这样的……”噼里啪啦一大堆。

虽然不懂,但我绝得她说的应该是对的,可是她根本就没听啊。

卧槽。

接着又是一顿来自班主任的臭骂。

下课石秋露彻底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闭着眼睛,秀丽的长发顺着脖子搭在桌子上,她看起来极为的安静。

听说女生来大姨妈要多喝热水,可是她刚才已经把热水喝光了。

我还是去帮她接一些吧,我偷偷摸摸的从她的抽屉里取出水杯,去教师办公室接水。

好像不对呀,我为什么要去给她接水呢,这感觉我好像对她有意思一样。

或许这就是阶级友谊,人道主义关怀,同桌互帮互助吧。

我心中感叹,毕竟我就是一个这么好的人。

可是我以前为什么不去给她接水呢?

狗屎。

接个水想那么多干什么。

学校办公室的水都是不允许学生接的,我偷偷摸摸的跑进了老师们的办公室。

好在老师们都不在办公室,我赶紧接了水,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上次班主任的抽屉里好像放有红糖。

是那次班主任让我给她那红笔我看到的。

女生大姨妈来了,就是要吃红糖水才对。

我连忙拉开抽屉看,红糖还有好多,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切割整齐。

这个放几个才合适呢?我也没喝过。

应该是宁愿多,不愿少吧。

我放了两块到水杯里,要收起来的时候又觉得不够,又放了两块,然后又放了两块。

水杯里的水快漫出来了,我急忙盖了盖子,收拾好红糖溜出了办公室。

整个动作可谓神速。

……

“来,喝水吧。我刚去办公室给你接的。”我把水杯递到她面前。

她拿起水杯就喝,估计是真的口渴了。

“你哪里来的红糖。”喝了两口,她好奇的问,很容易就品尝出了水里的红糖。

“老师的抽屉里有,我偷偷拿的。”我悄悄地说。

“嘿嘿嘿,你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了。”她笑嘿嘿的说。

狗屎。

“这红糖水好甜。”她一边喝,一边说。

下午的时候班主任怒气冲冲的走进了教室。……






看她的样子是气的不轻,走路都在跨大步,两只眼睛要喷火一样,砰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你们是谁拿了我抽屉里的红糖?”她愤怒扫视着我们。

“拿一块也就算了,居然拿了一半,你是不怕被齁死吗?”

听着这个话,全班同学忍不住笑了出了声。

石秋露眼睛一愣,诧异的转过身来看着我,小声的说:“我说怎么那么甜,瓶底都还沾了好多没化掉的。”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吃过那玩意儿。”我小声的说。

“石秋露,吴忧你俩在讲什么?”班主任眼睛贼尖,在愤怒的情况下还感知能力都扩张了不少。

“额……没有、没有。”我俩一本正经的一起摇着头。

“你俩下课到我办公室来。”班主任皱着眉头。

这回玩完了,老班好像已经知道是我们干的了,要拿我们去问罪。

那一整节课我都没上好,浑身不舒服,刺挠。

终于是下课了,上刑场也就那一刀了。

我俩屁颠屁颠的走在老班身后。

“吴忧你说说这个是怎么回事吧。”老班坐在椅子上,拿出她那个只剩了一半的红糖。

“额,这个可能需要考究一下,具体的经过还需要到班级去调查,也可能不是我们班的同学……”我满脸尴尬。

“这种事情还要考究吗,还要调查吗?”老班伸出大拇指朝后面的墙壁上指了指。

那墙壁上挂着一个摄像头。

卧槽,你逗我,这是什么时候安装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感觉我浑身尴尬症都要犯了。

平身第一次偷东西就被逮了。

“老师,其实不怪吴忧,是我今天来了大姨妈,他帮我来你这里拿的。”石秋露急忙帮我解围。

“呵,你俩挺亲近呀,来大姨妈,你都告诉他。”

“不是,是他看出来的。”石秋露解释。

“吴忧,你不错呀,女生来大姨妈你都看得出来。”老班又说。

两句话刀刀带血,一时间我竟无言以对。

接下来就是班主任老师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从政治教育,到不了解化学知识,又到不了解生物知识,不过也肯定了我乐于助人,团结同学的人道主义精神。

快到上课了她才停下来,让我俩回教室。

“你俩等一下。”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们。

“你俩是不是在耍朋友?”

我俩一愣,对视一眼。

“没有。”

“有。”

我俩同时出声,答案却不一样。

……

走出办公室,我俩一起朝教室走过去。

“你刚才为什么说没有?”石秋露鼓着瞪着我。

我俩这能叫谈恋爱吗?感觉很正常的同学交流啊。

“有吗?”我诧异的问。

“不是说好了谈一个星期的恋爱吗?”她说。

“哎呀,我忘了。”我一拍脑门反应过来。

“不行,我要加时间。”

“哎呀,这怎么行。”

……

晚自习过后,我又送石秋露回家。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送她的感觉反而有些不一样了。

心里很甜,很温馨,很舒服,像是想要陪着她一直走下去。

看着她的笑容自己也会忍不住开心。

“喂喂喂,赶紧走,别在那里发呆了。”她在人行道的对面给我挥手。

送她到家门口,我心里反而有些舍不得了。

“嘿,男朋友,要不要来一个离别的拥抱。”她笑嘻嘻的说。

如果是以往,我肯定吓跑了,可是现在我心里犹豫了,进退维谷。

还不等我做出反思,石秋露突然过来一把抱住了我,然后迅速的分开。

“好了,男朋友,我们明天见。”她飞快的跑上了楼,身影消失在楼道转角。

……

之后她的状态好了许多,她又找着我开心的玩耍。





那天早上她气呼呼的来到学校,脸上都能挤出水来了,看起来十分的生气。

随手把早餐扔在了我的桌子上。

丁零哐啷的一通操作,把书包塞进了抽屉里。

像是在生气。

我愉快的吃着包子,喝着豆浆,并没有去安慰她。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和一个正在气头上女人说话是极为不理智的行为,因为她会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你身上。

她在桌子上翻过来,趴过去,怎么也不能平复心情,然后看到了正在喝着豆浆的我。

估计是看我吃得那么高兴,心里不舒服了。

“你为什么不安慰我?”她瞪着眼睛问我。

“多喝热水。”我说。

她怒目看着我,这种干瘪瘪的安慰几乎属于没有。

“不行,你必须要安慰我,我是你女朋友,你要有男朋友的担当。”

她几乎就要抓狂了,张牙舞爪的动来动去,估计是真的受到了了什么打击。

她一向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就是天塌下来她估计都还能纵情高歌,谁能够把她气成这副模样,我心里好奇了。

“行行行,你说吧,我听着。”我连忙安抚躁动的的石秋露,一副我很想听你说的样子。

她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一点儿了,恨恨的说:“你知道我的前男友吗?”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她前男友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个。

“就是那个高高帅帅的,看起来很阳光的那个……”她绘声绘色的描绘起来。

我一脸懵逼,她没有哪个男朋友不帅、不高,不阳光。

当然除了我。

“你别说了,还是直接说名字吧。”我急忙打断了她。

“高三五班的肖荣博。”她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咬牙切齿。

“哦!!!不认识。”我摇了摇头。

虽然说不认识,但还是听说过,据说是长得老帅了,高三的神颜男生。

和石秋露谈过几天的恋爱,还是石秋露去倒追的他。

“他怎么了?”我问。

“那个狗日的渣男!之前在和我耍朋友的时候,居然在别的学校已经有一个女朋友了。”她眼中都要喷火了。

卧槽,原来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

石秋露居然被渣男耍了,她可不像是能够咽得下这口气的人。

“更可恶的是,他当时竟然还在追求他们班的一个女生。”

卧槽,牛逼呀!!!

这里我必须得用三个感叹号,我心中赞叹,长得帅果然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竟然脚踏三条船。

怪不得石秋露气成了这个样子,她居然是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

她越想就越来气。

“啊啊啊啊!!!!!草草草,好气啊,好气啊。”

她如坐针毡,怎么坐都不舒服,有气也不能出。

我就静静的看着她,这种事我可帮不上忙。

在桌子上翻来覆去的发了一阵疯,她突然坐直了身体,直直的看着我说:“不行,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明天你陪我去手撕渣男。”

“啊,明天是星期六啊?”我急忙说。

“星期六正好,等到渣男出门我们就跟着他,到时候你拿着麻袋套他头上,我来打他。”她点着头,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很满意。

“我不去,我要看书。”我说。

“你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应该齐头并进,同心协力呀,怎么能够退缩,你的担当呢……”她义正严辞的说。

我:“……”

【预计下一次就能写完,最近真的特别忙,完全没时间写呀,好像被知乎推荐了,点赞的特别多,还是更新一下吧,下次同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还有我的网络小说好像黄了,伤感啊。】

……






星期五的晚上她一直给我发信息,让我打扮得帅气一点,有西装就穿西装,最好梳一个帅气的发型,麻袋她已经帮我准备好了。

按她的话说就算,进局子也是站着进去的。

典型一副社会大佬的模样。

弄得我心里十分惶恐,就像真是要做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半夜都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早早的她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吴忧,你起床了吗?”她问。

“没呢。”我眼睛都还睁不开。

“你赶紧的,我快到你家楼下了。”

“卧槽,这么早的吗?”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赶紧把昨天准备好的黑色西服找出来穿上。

高一的时候我到市里参加演讲比赛,我妈给我买了这身西装,除了那一次我再没穿过,西装是九成九新。

可惜不是定制的,不太符合我的身型,不过也够了,滥竽充数,聊胜于无。

衬衣、领带、皮带、皮鞋一穿上去我感觉自己增色了不少,再对着镜子梳了一个发型。

起来成熟了不少,然后匆匆的跑下楼。

楼下石秋露已经在等着我了。

看着她的打扮,我眼睛都瞪大了,心里头有一万句卧槽在奔腾。

她穿着破洞的牛仔裤,露脐的t恤,斜挎着一个小包包。

脸上化着淡妆,涂了眼线,嘴唇涂成了艳丽的红色,看起来很饱满,身上自带着一种痞痞的大佬气息,本来就十分漂亮,现在更加的惊艳。

我俩都是17.8岁,现在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弟不错呀,看不出来,你还挺帅的嘛。”她笑嘿嘿的看着我。

“一般一般,你也挺不错的嘛。”

我俩互相一通嘲讽,都是第一次打扮得这么成熟,兴致很浓。

“好了,赶紧的,我们现在就去手撕渣男,替天行道。”她一脸激动,像是真要为民除害一样。

……

她领着我到肖荣博家的楼下,就像是特工一样躲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他出门。

然而石秋露并不知道肖荣博会什么时候出门,我俩就只能在他家楼下百无聊赖的等着。

到了中午,肖荣博还没有出来,我俩饭也没吃,我饿的眼花,估计石秋露也差不多。

“我们还要等多久?”我无奈的问。

“等到他出来。”她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那今天他都不出来,我们不是要等到天黑?”

“对,手撕渣男,人人有责。”她突然转过眼瞪着我,“你是想放弃了吗?”

“没有没有。”我连连摆手。

生怕她下一个要撕的就是我。

等的时候太无聊,只能看看在小区里玩耍的人,有玩耍的小孩,滑滑板的年轻人,遛狗的老人,远处一直坐着聊天的夫妇……

“来了来了,他来了。”石秋露激动的说,拉着我到花坛后面去隐藏。

我跟连忙跟着她跑,两人一起躲在花丛后面看着他。

神颜值果然是名不虚传,脸看起来很精致,有点像大明星杨洋的样子,身高估计是快到一米八了。

穿着白衣服,黑裤子。

帅!我心里头都忍不住的赞叹,要我是女的我估计也会喜欢他。

可惜是个渣男,谁爱谁伤心。

“你把这个麻袋拿好,等下到没人的地方,看我眼色,你就套在他脑袋上,我来揍他。”她说得咬牙切齿,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麻袋。

她居然还真准备了麻袋,我还以为她是开玩笑的。

我们一路小心的跟着肖荣博,他走的全都是大路,没有什么小巷道,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

好不容易走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我俩四周看了一眼,飞快的跑上去。

肖荣博正在打电话:“你出门了吗?等下我们去吃肯德基吧……”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说话也很专注,像是在对一个女孩子说话。

石秋露看着气得要喷火了,这就是渣男的套路,她早就见识过了。

我拿着麻袋口,使劲就要往他的的脑袋上套。

突然石秋露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拼命的摇着头,让我不要套上去。

然后拉着我快速的逃离的现场。

“你要干啥?我都快套上去了。”我问。

她一向是敢说敢做,没有顾虑,这可不像她的性格

“我又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叫做杀人诛心。”她目光里闪烁着光彩,已经有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什么是杀人诛心?”

“你没看过让子弹飞吗?”

“没有啊。”我摇头。

“你真是没救了,赶紧的,我们去肯德基。”

……

她带着我往肯德基跑,肯德基离我们并不算预远,小跑一会儿就到了,不过天气有些热,我俩跑得满头大汗。

特别是我穿着一身西装,热得跟捂在蒸笼里一样。

点了两份薯条,鸡翅,汉堡,还有一大杯可乐,选了一个位置坐好。

钱也都是她出的,这主要原因是因为是我帮她办事,次要原因则是我比较抠。

“你为什么只买一杯可乐,我们谁喝?”我问。

“你是我男朋友,我们当然共同喝一杯啦。”她轻轻的把两根吸管尖部压扁,插进了杯盖十字形的插孔里。

“这样喝太不卫生了吧。”

“你也可以不吃喝啊。”她把吸管分开,一根转到我的旁边。

狗屎。

我都热成狗了,哪里有不喝的的道理,伸嘴到吸管上含住使劲吸。

可乐入口,冰爽可口,非常的爽,完全停不下来。

石秋露也头一伸,含住吸管。

我俩脑袋碰在一起,她看着我,我看着她,一副情侣的模样。

我老脸一红,蹭的坐直了身子,怔怔的看着她。

“你你你你你……”

我指着她,急的说不出话来。

在我们不远处的一对夫妇看着我们眼睛都瞪大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石秋露眨着大眼睛,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脑袋得意的晃来晃去。

“怎么不习惯吗?男朋友?”她双手撑着下巴,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我知道她又在拿我寻开心了,总之她看到我发窘就特别的开心。

“没有,很习惯。”我故作镇定,重新趴桌子上吸可乐,反而有点希望她继续和我一起喝可乐。

“哎呀,你别喝光了,等下还有用。”她一把把可乐杯子抢了过去,我嘴里只剩叼着一根吸管。

“嗯,你说吧,我们怎么个杀人诛心。”没可乐了我又继续吃汉堡,饿了一个早上,这还是第一顿。

“你看过失恋三十三天吗?”她问。

“没有?”

如果说某本书,我可能还看过,电影我的兴趣就不怎么强了。

她一脸不敢相信,看我不像是说假话,最后无奈的接受了事实。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先假装在这里吃东西,然后你再把这些台词记下来?到时候,你就照着说……”

她用手机百度给我查了一段话,让我背下来。

听了她的一番讲解,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杀人诛心了,果然最毒妇人心。

太狠了。

我边背边吃着东西,我们桌子上的东西也快吃完了,只剩一小包薯条。

还好我记性好,不然就完犊子了。

“卧槽,你吃慢一点儿,我没钱买了。”她急忙说。

“你这不是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吗?不吃饱哪能替你干活。”

“你都吃了两个汉堡了,我还没吃。”她怒目瞪着我,大眼睛都要喷火了。

肖荣博他们再不来,我俩就要先闹矛盾了。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我急忙说。

门口肖荣博和一个女生一起走了进来。

那个女生看起来完全不逊色石秋露,瓜子脸,长头发,眼睛很大,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有着一种成熟女生的韵味。

我看得都有些呆住了,漂亮,真的很漂亮。

和肖荣博真的是郎才女貌的样子。

石秋露也看了一眼,就急忙回了头:“她就是肖荣博别个学校的女朋友。”

注意到我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那个女生,她一把掐着我的胳膊。

“你干嘛色眯眯的看着她,我才是女朋友,你不许看你不许看。”

“你停停停,我不看,我不看……你快放手。”我急忙摆脱了她。

“你们男生都是这样的看到好看的女生都迈不动腿。”她恨恨的说。

我:“……”

……

肖荣博和女生买了一些东西,到我们斜下方的的位置坐。

石秋露背对着他们,我正好能看到他俩。

他俩的位置刚好,不至于被太多人看到,又相对偏僻。

“他们在做什么?”石秋露不敢转身过去看,只能问我。

“在斗地主。”

“斗地主?!!!”

她一愣,马上知道我在开玩笑,对着我不满的一瞪眼。

其实他俩啥也没做,就坐着吃东西。

“吴忧,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石秋露突然拿出手机,对我大声的说。

她是想引起肖荣博的注意。

果然听到石秋露的声音,肖荣博有些诧异的看到我们这边,她和石秋露谈过恋爱,很熟悉石秋露的声音。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石秋露对着我挤眉弄眼,让我赶紧回话。

“嗯,好看好看,链接发过来吧,我给你买。”我说

那衣服一千多,我能买得起就怪了。

“还有这个裙子呢?”

“好看好看,链接发给我,我给你买。”

那裙子六百多,贵得不像样。

包里两块钱没有,但我硬是装出了有二五八万的气势。

肖荣博的女朋友也有着诧异转头看了一眼我们这边。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来张嘴。”石秋露笑逐颜开。

薯条裹着番茄酱,给我递过来,眼睛里满是笑意,亲密得不得了。

我脸上扭曲,并不想蹭过脑袋去吃那个薯条,这让我太不习惯了。

“你快把头伸过来,把头伸过来……”石秋露小声的说着。

我无奈的伸头过去,把那根薯条吃了。

坐在远处的夫妇看着我们目瞪口呆。

估计是被当代小青年的亲密惊呆了。

石秋露高兴的含着可乐吸管,使劲吸。

可是杯子里的可乐早被我俩喝光了。

“你也来喝。”她小声的说。

“喝空气吗?这里面啥都没了。”我小声回应。

“你赶紧喝,你赶紧喝。”她怒目嗔视,掐着我的手。

“行行行,我喝,我喝。”我们额头碰在一起,两人含着吸管,对着空杯子猛吸。

“你别吸那么猛,杯子都快被你吸扁了。”

我们两个又吸空杯里,又吃薯条,在哪里混了好长时间。

终于我俩是打算要走了。

【写不完,尴尬,本来以为能写完。



我俩站起身,她笑着挽住我的胳膊,一对热恋的情侣模样,四目相对,眼里全都是爱。

转过身准备走的时候,石秋露正好能看到了肖荣博,故作惊讶喊了一声:“肖荣博。”

拉着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们旁边。

肖荣博的女朋友侧着脑袋看过来,有些诧异的看着石秋露。

“嗨,石秋露。”肖荣博有些尴尬的站了起来,看着石秋露眼神复杂。

他和石秋露分手之后就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石秋露会主动和他聊天。

“他就是肖荣博?”我也装作一副惊讶的模样。

“嗯。”石秋露激动的点了点头。

“你好,我叫吴忧,石秋露的男朋友。”我彬彬有礼的向他伸出手。

穿西装打领带,像一个成功人士,谦谦君子。

“你好,我叫肖荣博。”肖荣博先是一愣,被我的气场给震住了,然后和我握手。

我笑着点了点头,接下来就是飙演技的时候了,之前背的那一段话派上用场了。

石秋露有些紧张呢看着我,怕我出错。

“这几天石秋露一直在提起你,分手一个多星期了,说以前对你太刻薄了,一直想给你道歉,又不好意思,今天刚好见到了面,不如就让她给你道个歉吧,你们两个人一笑泯恩仇,这个年代分个手,很正常,大家用不着弄得老死不相往来。”

一句话背下来说得大义凛然,不卑不亢,男人本色,真像是一个成功人士,口吐芬芳。

只是差点背断了气。

也是我记性好,才能很快的背下来。

她漂亮的女朋友坐在位置上脸色都变了,眉头纠结在了一起,没想到肖荣博居然还和其他的女生谈恋爱了,她应该是一个道德修养很高的人,就算气愤,也没有立刻爆发出来。

肖荣博同样脸色难看,也以为我是无心说出来的,只是点着头。

“不如这样,你们握个手,以前的事就算过去了,你们不介意吧?”我笑着说。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石秋露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大大咧咧向着肖荣博伸出了手,像是真的释怀了一样,看着我都要笑开花了。

接下来就看他的表现了。

“好。”肖荣博握住石秋露的手,“以前的事是我不对,我……”

他还没有说完,石秋露突然向着肖荣博倒了过去,一下子扑在了他的身上。

肖荣博的女朋友变了脸,在她的角度看,就像是石秋露是被肖荣博拉过去的。

我也大吃一惊的样子,其实早就知道是石秋露故意压上去的。

“你干什么?放开她。”我一把把石秋露拉了过来,“只是让你们两个握手,你还抱上了?我还在边上看着呢,你就想死灰复燃了?怪不得石秋露说你渣,脚踏三只船,本来我还不信,现在我是信了,谁看上你谁眼瞎呀,怪不得我闻到一股人渣味……”

“你……”

“你什么你?好好读书吧,九年义务教育不是教你这种人渣的……滚。”

我大义凛然的对着他一番臭骂,将军不打无准备的仗,如果不是在心里演示了十多遍,我早就结巴了。

然后快速的搂着石秋露的肩膀向着外面走,至始至终没往后看一眼。

心里头慌得一批,如果被他追上来对着我身后一顿揍,那可真不划算。

不过他并没有追上来的打算,气的在原地直喘气,一句话说不上来。

走出肯德基,我俩迈着小步飞快的逃离现场,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石秋露大仇得报,高兴的不得了。

“好了好了,总算是洗刷我心里的耻辱了,舒服。”石秋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神清气爽。

她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随后我俩一起逛街,化妆店,衣服店,首饰店等等

虽然我俩身上没有钱,但是她依然逛得起劲,我逛的非常心慌,没钱逛街都没底气。

她完全无所谓的样子,试口红,各种衣服,首饰,那些营业员都说石秋露身材好,长得好看,问我们多大,她说她大二,我说我在实习,营业员又说大学的爱情最让人羡慕,离开的时候还白送她两张面膜。

谁知道我们都还只是高中生。

看到男装店她也要带我进去走一圈,让我试衣服,看着七八百的衣服我心惊胆战。

销售员热情的给我们介绍,然后试穿,离开的时候超级尴尬,明明就没钱,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完全没底气。

下午的时候将她送回家,我也准备自己回家了。

走在路上迎面向我走过来了一个中年妇女。

“嗨,小兄弟你好。”那个中年妇女对着我喊了一声。

我有些诧异,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她怎么会和我主动打招呼,不过她邪神衣服我倒像是见到了很多次。

“阿姨你好。”我也想着她打招呼。

“小兄弟,今天我在肯德基看到你了,你和你的那个女朋友手撕渣男,很厉害哦。”她笑着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额,她不是我女朋友……”

“我都看到了,在肯德基你都说了,可别狡辩了,阿姨看好你哦,加油。”说着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又捏了捏拳头,笑着离开了。

这是什么意思?看好我啥?平白无故给我说这种完全听不懂的话。

奇怪的阿姨。

晚上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石秋露突然给我发来了信息。

“我家今天约会的事被我妈知道了。”

卧槽,不会这么惨吧。

……

和石秋露在一起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她总是很快乐,无忧无虑,无所畏惧,所有的烦恼都不会太长。

有时候就连自己都会被她感染到,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想到什么就是什么。

不用对不确定的事感到伤感。

总之是越来越期待和她聊天,说话,也在期待着星期一再见面。

……

星期一,我要早早的在教室自习,她高兴的来到了教室,这次她没有带早餐给我。

“吴忧我给你说,昨天那个渣男被气疯了,一直在给我发信息,她和她女朋友分手了,我又把他臭骂了一顿,哈哈哈……”她高兴得不得了。

她没有叫我男朋友,我反而有些失落。

“吴忧,交作业。”

“吴忧,帮我买一瓶水上来。”

“吴忧,老师来了叫我一声。”

我们的关系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我俩是好同桌。

她说的一个星期,就是一个星期,她一直都是一个无忧无虑,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是没感觉的。

我反而变得伤心难过起来,不过要极力的掩饰不被她发现。

我明明才是入情最浅的人,却被伤得最深。

石秋露她本来就是无忧无虑,自由的鸟,是不可能被束缚的。

……

在某一个星期的时候石秋露兴高采烈的跑来告诉我:“吴忧,我又和肖荣博谈恋爱了。”

我脑袋嗡的一声响。

后来她们的恋爱一直持续到了大学毕业。

一个人有多不正经,就有多深情。

【全文结束,结束的有些匆忙,实在不知道怎么写。其实这一篇我本来是想写短的,可是没想到写了这么长。最近两次更新的内容让我特别不满意,感觉特别的拖拉,成了流水账,希望以后能改正。】

【全文解读:恋爱持续了一个星期,这是之前就有提示的,石秋露的话里就有说一个星期,有朋友也发现了这个。被石秋露的妈妈知道这也是有提示的,石秋露穿得那么好看,她爸爸妈妈担心,所以一直在跟着她,肖荣博家楼下的夫妇,还有肯德基的夫妇都是他们。石秋露和肖荣博会在一起也有提示,石秋露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人,居然对肖荣博弄得那么生气,说明她是动了真感情,就算再怎么无忧无虑的人也早晚会被束缚住,这是我最终想要表达的。还有最后一个隐藏的提示没说,大家自己猜吧,其实之前有人猜到了。】

或许没有石秋露,但总有像石秋露一样的人。说一下灵感来源,她是看了一眼就知道在内涵她了。最后肖荣博你满意吗?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