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对白聊天
对白聊天: 素材
小说素材——写对话前的前缀

讲话前面怎么写

水月轻启朱唇,微笑道:

舞流云轻声呢喃:

莫成渊一脸严肃地道:

就听到一把沉郁沙哑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含着歉意说:

谢仗青的脸比轮椅还要绿,恨不能骂死这个关键时刻下他链子的总编剧。可当着连念初和岳青峰,他怎么也要表现出风度来,冷笑着说:

不等他开口,连念初便像事先看透了他的念头般,含笑点头:

连念初和气地说:

谢仗青恍然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可怕的异世界,刚要高叫,袖口却被岳青峰扯了一下,就听到他镇定温厚的声音在耳边低声道:

他激动得全身颤抖,这回却不再是怕的,而是喜的,当场就要去拥抱连念初。可惜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座大山,他这步没迈开去,“咣”地倒在了轮椅前,于是顺势抱住岳青峰的大腿,动情地喊:

连念初淡淡笑道:

连念初念了几次才说顺口,下意识摸了摸凉丝丝却有点发红的脸颊,继续忽修谢仗青:

副导演许致远被飞舞的灵禽和飞奔的导演刺激得不轻,当着艺人们就叹了一声:“坏了,导演真要拍动物世界!”

那位被总编剧扔下的小丁编剧怯生生地上来问他:“许导,是不是得改剧本啊?

但他没被这些魔性的鸟儿迷惑,迎着草原的硬风走向连念初和岳青峰,谨慎地问道:

他想起忽悠谢仗青时定下的身份,有点遗憾地咽下了“我孩子的爸爸”这个称呼,改口说:

通迅光屏对面是个俊秀文弱的年轻人,一脸精英气息,只是眼底略略发黑,神色有些阴沉。听说谢仗青他们离开酒店,那人便垂了眼问道:“安排好了?”

对面的年轻人嘴角微微下压,男人立刻解释道:

他紧盯着那年轻人,看他的神色还不肯舒展开,便又添了一句:

年轻人的嘴角终于挑起来了一点,下一秒又皱紧眉头,冷冷地说:

“没问题!”男人斩钉截铁地说:

通迅器关闭,另一头的年轻人闭着眼倚进沙发里,疲惫地说:

房间对角坐着一名比他还要小上两三岁的少年,轻笑着安慰他:

开到中途,飞车忽然停住,红发少年转身看向后座,脸色难看地叫道:

他猛地挣扎了几下,被警察按住了,却还死死瞪着谢仗青,悲愤地喊:

警官客气地笑道:

谢仗青只当没看见,目送谢存和谢炎被押出大厅,才风度翩翩地跟媒体说:

说着说着也有点理屈词穷,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要钱就给我打电话。'

谢仗青和她平生也没什么感情,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后,心态倒通达多了,看着她的背影反倒有点感慨:

转眼看见他爸还在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也宽容地笑了:

摄制组员工和艺人们仍在厅里等着他,各个都是满面红光,举着笔记本叫道:

谢仗青接过平板一页页往下翻,身边的许致远还在念叨:

谢仗青点开那条微博,见转发数短短几分钟就过了亿,嘴角顿时忍不住挑了挑,又努力压下去,淡然地说:

连念初点了点头,坐在那里教导他:

满怀期待地问道:

唐从事朝他笑了笑,笑容仿佛发着光,晃得他睁不开眼:

唐从事从容地笑道:

连念初将神识探进水底,仔细看他的气室和叶脉长得怎么样。岳青峰虽坐在岸边,但双手一勾,湖水便凝成一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小莲花的茎叶,安慰连念初:

连念初舍不得离开小莲花,又怜惜他孤单单地坐在风口,便游到浅水处劝他:

他用湖上清风凝成双手,怜爱地摸了摸小莲花光滑的花苞,复又散去,叹道:

连念初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嗯。”岳青峰神情严肃地答了一声,微微抬头。就在连念初以为他不打算再闻了的时候,他忽然又托着花朝自己歪了歪,在层叠花瓣上轻轻吻了一下,蹭着花瓣说:“我不过敏。”







岳青峰低了低头,长长的睫毛蹭过卷起来的那几片花瓣,微笑着说:







“岳兄……”连念初犹豫了一下,还是直率地问出来:“你是不是想跟我谈恋爱呢?”

岳青峰捏了捏他的脸,坦荡荡地说:



他满脸都是迷惘,眼珠乱转,一看就是在胡思乱想。岳青峰索性不给他想的机会,指着自己的脸颊说:“你先替小莲花亲亲我,然后自己亲亲我不就知道有没有感觉了?”









看清渣男

魏鸯豁达地一声笑,十分爽利地对齐厦说:“放心,他耍手段钓我我早明白了,我以前瞎了眼才看上他。也怪我自己蠢,他优柔寡断我当他思虑周全,他畏畏缩缩我只当他为人谨慎,完全没看出来他是个什么货色。”





王露越说越生气,激动之下脸变得通红,一边用她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拼命地给自己扇风,一边翻着白眼诅咒着那个渣男,“哼!我要玩死你!然后再把你XX剁下来喂狗!哼!





黑发年轻人嘲讽地掀了掀唇角:“就是疯了。”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