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对白聊天
对白聊天: 素材
雪下完后的几天是格外寒冷的,大风在城市的街道里横冲直撞,经常刮起地上的尘土纸屑,砸在行人的脸上,让人觉得是在用砂轮打磨玻璃一样。

但在这样的天气里,路上人流依然络绎不绝,来来往往忙碌的身形与平常无异。

雅夹在人流中,感受着周围肆虐的彻骨寒风,不禁用右手把已经裹得很严实的围脖拉得更紧。

就这样走过了半个小时,才到达她要去的地方。

那便是医院。

雅从人群中脱出身来,左手提着那个用塑料袋里里外外套了三层的饭桶,瑟瑟发抖地,缓慢踱着步子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在护士的指引下,她找到了重症监护室。

看了看递过来的病情报告,雅满面愁容,但很快便消释得丝毫不剩。

接着她把那系得紧紧的围脖解开了,又在旁边墙上的镜子里简单整理了一下头发。

然后便用右手轻轻拉开了房门。

“嘎……”

随着房门被拉开,屋内的几张病床映入了眼帘。她把头探进去望了一下,红色的围脖也跟着摆动。

“哟,你来啦……”还未等她找到所寻之人。屋里对方打招呼的声音就先响了起来。

雅听出了这是谁。

她马上迈着步子走进了病房,而房门在松手后自己就关上了。

“嗯,来了。”

雅轻声答道,随即逐渐靠近了窗边那张病床——声音就是从上面半躺着的那个人嘴里发出来的。

“房间里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呢?”雅看着床上那个人,微笑着走到床边,摸了一摸,发现没有异物硌着,便坐了下来并随口问道。

“因为其他人能下地四处走啊,哪里像我……”

半躺着的人苦笑着回答道。

这人是个瘦弱的青年,从脸庞上能看出失血过多导致的惨白,自额头至右眼缠着的绷带上留有的几处血斑也能反应这一点。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雅得到回答后,不觉反应过来,脸上的微笑渐渐凝固了;又想起刚才摸床的举动便加倍懊悔起来。

“没甚么打紧的……我只是开个玩笑,雅你不必在意。”

青年见状便眯起左眼,撑着床尾坐着的那个垂头女孩做了一个滑稽的笑脸。

“噗……哈哈……”

她听到青年的回答便抬起头来想再次道歉,谁知正好撞上一张圆圆的滑稽脸,不禁笑出了声。

青年见她笑了,便也愉悦的跟着笑了起来。顿时,屋里屋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片晌过后,两人笑意渐歇。女方揉了揉脸,冲青年憨笑了一下。随即将地上的饭桶拎起捧在手上,送到青年面前。

“笑也笑了,该吃饭了,别饿坏了肚子。”

“辛苦了,雅。”青年接过了那里里外套了三层塑料袋儿的小饭桶。无意间牵动了天花板上悬挂的几个吊瓶。

“你这还要打多久…”

雅抬头望着那几个空着的吊瓶,又看着那正在滴水的针管,鼻子不禁酸楚了起来。

“晚上还有两个就结束啦……平日里不怎么打的,就是这几天中了流感,才打上的。”

青年摩挲着饭桶对她苦笑地说着。

“的确,最近流感疫情比较严重。你身子本来就薄,再加上又出了这种事……”

说着说着,雅转过了身去,不忍再看青年那张惨白的脸庞。

“额……雅,可以别把气氛搞得这么沉重嘛。开心点儿好吗?你看我自己都不在意的。”

青年见气氛越发沉重,赶忙发话调和。

但是结果却显得越来越糟糕了。

“唉……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无忧无虑的。那还要心理医生干什么呢?”

雅叹了一口气说道,

“算了,你还是先吃饭吧,我这心情一会儿自己就好了。”

说罢,她仍未转过身来。只是从兜中取出一方手帕,在脸上轻轻拭泪。

『……这,该如何是好……』

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若不依她之言,怕是误了她的一片心意;若依她之言,又让人觉得智商偏低。

但好在这个两难的问题并不是那么难解。

只要,能够抓紧时机。

屋外的阳光照了进来,暖和了屋内的气氛。

他深吸了几口气,打定了主意。

『饭是吃不得的,我必须先劝劝她。』

随后他便轻轻把饭桶放在了一旁的药柜上。再转过身来,平静地说道:

“对不起,雅,我不该那么说的。没考虑到你的感受,这是我的错。”

『话已经说了,估计马上会有效果的。我得表现出自责的样子才行。』

他心里想着。趁着雅还在拭泪,他很快将呼吸调节的匀称起来,又把头微微低下,皱着眉头,苦涩地微笑着看向自己交叉合十的双手。

果然,拭完泪后,雅很快就转过身来,伸出手放在他的手上,温和的说道:

“这怎么会怪你呢……要怪我才对。”

他微微抬头,看着雅,慢慢地把苦涩的微笑向上拉长了一些。然后又低下头,将合十的双手翻上来,用打着吊针的左手轻轻抚摸着雅的手说道:

“雅,你太善良了……这种事怎么也不能怪你的。你是那么得让我着迷,我又怎么会忍心怪你……”

“唔……”听到这话,雅耳根不知不觉火热了起来,脸上也烧的烫烫地,连忙缩回手来捂住了双颊。

『……看来问题终于是得到了解决。』

他望着坐在一旁忸怩不安的雅,缓缓舒了一口气,依旧苦涩笑着。

这场短暂的尴尬局面过后,男孩如愿以偿,心安理得地吃上了饭菜。

“姆呜……阿姨的手艺还是那么棒。”

渊夹起一块滴着粘稠酱汁的红烧肉,放入了嘴中。立即香味充斥在牙床上,让渊恨不得一口把整个饭桶都给吃下去。

“妈妈说她今天要去开会,所以换我来给你送午饭……”雅在一旁解释道。

“嗯,这些事上午阿姨打电话时已经跟我交代清楚了……话说回来,雅你吃饭了吗?”

“已经吃过了,不用担心我的。”

她挠挠头,嘿嘿地笑了笑。

“那便好。”他放下筷子也回笑了一下。

十几分钟后,那饭桶已经是干干净净。

“嗨哟!吃饱了……”

抽来几张纸巾擦了擦嘴,随后像是刚犁完地的黄牛一样,他长长吁了一口气。

雅见他这般累样,不免觉得好笑,于是用手半掩着笑容收拾干净了饭桶,又用塑料袋套好后,放在了地上。

“那么吃饱了,能跟我讲讲,这几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事吗?”

雅坐在一旁问道。

窗边的纱帘在微风中轻轻飘扬着,像雾织出来的一样,在暖洋洋的阳光下绵绵地闪着无数星点亮光。

两人沉下心来,仿佛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呼——”

他轻轻舒了一口气,

“平日里,我可没有什么人能够谈谈心……阿姨每日繁忙,送来午饭后,便匆匆离去。我虽欲语,然而终究不能。唯恐耽搁了阿姨的事情。毕竟她能从百忙中抽出身来照顾我,已是不易,我又岂能再叨扰她……”

他苦涩地笑了笑,接着说道,

“至于同室的其他病人,或长或少,虽被重创在身。然而并非孑然一人,亲戚友眷,日夜陪伴。我一个陌生人……”

男孩渐渐不再说了,只是意味深长的苦笑着。

而雅就坐在一旁默默地聆听着,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仿佛纠结在一起的绳子一样。

“……”

“……我不是说了嘛不能怪你。”

“哦……”

男孩伸出手,想要靠近雅,但是还有一段的距离。他不得不起身,从半躺的状态坐起来。

“嘶——”

仿佛肌肉被拉伤一般,渊感受到了来自下半身移动产生的剧痛。

“哎!你别乱动!”雅见状吓了一跳,赶忙从床上起身,快步走到床头去扶他。

“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是想起来一下而已,结果没想到这么多天了,右腿还是没好……”

男孩连连摆手,表示自己没有事,天花板上的药瓶受了牵连,也在不断的摆动。

“不要勉强自己。”雅悻悻说道。

“嗨呀……有时候我也想像他们一样下地四处走动啊……”

被安顿好后,男孩看向窗外,从这扇窗户可以一直看到医院外的那条马路。

此时马路两边的行人道上,几个孩子抓着烟花嬉闹而过。

“烟花?”

他看着那群孩子,有些好奇。

“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

雅走向窗边,拨开窗帘,也找到了那几个拿着烟花的孩子。

“原来如此,快要过年了呀……嗨哟,这几个月一直都待在医院,搞得自己时间都弄得晕晕的,记不大清楚。”

男孩挠挠头,苦笑了一下。随即向后靠去如释重负的说道。

『怪不得那些病人的亲戚这几天经常来看他们。』

细细想着,他开始深思了起来。

“雅,你还记得去年过春节的事吗?”

他抬起头来,向雅问道。

“不太记得了……”

雅转过身来吐了吐舌头说道。

“那一年的春节你还没有来,妈妈又不在身边,我一个人过的春节冷冷清清,早早就睡了……”

“这样啊……”

得到回答后,男孩显然有些失望。

但是,如果换是自己回答的话,并不一定就比雅回答的详细。

那一年的春节确实没有什么可聊。

没有烟花,没有爆竹,没有红纸与对联。

一家人想吃年夜饭也凑不齐。

所有的节目都是那么无聊,让人心生倦意。

除了抢红包以外,似乎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究竟是这世道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男孩陷入了沉思。

“哎,那你说今年春节会怎么样?”

雅突然靠近了过来,两只明亮的眸子一眨一眨,兴奋的问着男孩。

“呃……应该会挺好的。”

“但愿吧...”

他看向雅,却发现雅一直在盯着他看,嘴角那抹微笑,意味深长。

“我有说错什么吗?”男孩腾地涨红了脸。

看着他这副样子,雅偷偷地笑了。

“呼——”

长舒一口气,男孩调整了一下心情,却再也不敢看向雅了,只得扭过头去看向窗外。

“那今年的春节你打算怎么过呢?”

男孩小声地问道。

“妈妈还是像平常一样忙……所以今年大概也是自己过吧……”

雅显得有些失落的说道。

“那要不要我陪你呢?”

“什么?!!”

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要不要我陪你啊。”

男孩鼓起勇气大声重复了一遍。

“可是……可是……你能行吗?”

雅激动得语无伦次,但是也在怀疑这件事的可行性。

“感冒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今晚就能把药打完。再过五天康复,还不是小事嘛。”

他转过身来,低着头说道。然后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吊针。

“不是……我是说你的身体……”

“你是指这个嘛”

男孩抬起头来,指了指自己头上的绷带,看向雅,不觉耳根又开始热了起来。

“咳咳……”他轻轻咳了一声。

然后便用两只手按住了头的两端。

仿佛摘头盔一样,绷带轻而易举的被摘了下来。

“woc……”

雅不觉惊讶的起来。

“咿。。。粗鄙之语,都是跟谁学的。。。”

他摇了摇头,一脸鄙夷的看着雅,突然,心不是那么跳了,但脸还是有些微微发烫。

“这绷带上个星期就可以拿下来了,只是我这右眼还受不了强光刺激,我便懒得拿下来了……”

举起手指着右眼,男孩一本正经的闭眼解释道。

然而并没有发现靠近的“危机”。

“哇……原来你这头发是金色的,我说刚开始看你的头的时候怎么感觉闪亮亮的。”

不知什么时候,雅跑到了男孩的身后,不停摩擦着他的头发。

“诶呦,疼疼疼……别摸了,我跟你讲,我一个星期没有洗头了。”

“咿!”

短暂的尴尬之后,两人对坐在床上,都在轻轻的咳着,缓解着微妙的气氛。

“咳……那个。真的没有问题吗?”

雅率先打破了气氛,出声问道。

“嗯……没有问题的。”

“……………………嘿嘿”

雅望着他好一阵子,看的他脖颈子都红了,然后嘿嘿一笑。

“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到时候我会来接你的。”

“嗯……好。”

他低着头答道。

“那……这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雅的兜中传出震动,抽出来一看,原来是设置的闹铃响了。

“那明天再见啦!”

听见这话,男孩抬起头来,发现雅已经站在了门口,正在向他招手。

“嗯,明天见。”

他也招手向她告别。

随后,门被轻轻关上了。

『……她走了』

男孩有些失落,毕竟现在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算啦』

苦笑着,他便渐渐又看向了窗外。

路上人流依然络绎不绝,来来往往忙碌的身形与平常无异。

雅夹在人流中,感受着周围肆虐的彻骨寒风,不禁用右手把已经裹得很严实的围脖拉得更紧。

『雅……』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