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对白聊天
对白聊天: 教程

了解这个人物的性格,特征,以及给这个人物做了完整的背景设定,以及这个人物所引导的情节,我们怎么使用这个角色呢?从这里开始要回到最开始讲的——让人说人话。

你要让这个人物,始终说该这个人物,并且只属于这个人物的话。
闭上眼睛,试着想象,这个人物所处的环境,一个酒馆或者码头,昏暗的烛光或者涛声不断,把你的人物勾勒出来,这是个浪漫又下流的杂种还是个正直的落魄贵族,他的面貌,他应该有的表情神色,他在面对一件事情时所表现出来的反应,是惊讶还是镇定,是悲伤还是麻木,不断去想象他们的境况和表现,让一切话语尽可能地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还有,在你写出来之前,将对话大声地念一遍,如果连你自己都咬到了自己的舌头,那么无论如何这都不能称为一句很好的对话。
试举例:我曾见到一篇文章里,一个暴怒的船长这样辱骂海盗:“你这头由施特拉迪卡群岛出来的,忘恩负义,将你的诺言都弃绝,把所有人都背叛的猪!开炮,对着这头猪那丑陋的脸!”
想想看,没等这个船长骂完,海盗的大炮估计已经轰过来了。而且狂怒的语言速度下,他真的会说这么绕口的话吗?
如果我来写那个船长,他会吼叫:“开炮!向这头该死的猪开炮!”
然后等到战斗结束,船长再对着海盗船的残骸悠闲地抽起烟斗:“这头由施特拉迪卡群岛出来的忘恩负义的猪终于得到了他应得的报应,非常高兴看到那丑陋的脸沉到海底。”
记住,一句话永远要出现在它应该出现的地方,无论你再想写这一句话,如果它不适合,那么就立马删掉,毫不迟疑。
题主你在你的问题描述中提到了就是脑海中想到一个人问,一个人答,索然无味,那是因为你写的对话,单纯只是作为对话而存在,你忘记去考虑当时的场景和正在发生的事件。
也就是说对话的另一点,联动性。

我们来看一下普拉切特的《卫兵!卫兵!》中的一段:
“哦,得了!”他说,“你到底要不要乖乖跟我们走?”
文斯继续叽里咕噜,空气开始变得又热又干。
魏姆斯耸了耸肩,“那好吧。”他说着转过身,“让他尝尝法律的味道,卡萝卜!”
“好的,长官。”
魏姆斯想起来时已经迟了。
矮人一向听不懂隐喻。
而且他们的准头非常之好。

《安科·莫波克城的法律与条令》砸中了文斯的脑门,他眨眨眼,身子晃了晃,脚步往后退。
那是他这辈子最长的一步,它持续了他剩下的半辈子。
几秒钟之后他们听到了他落地的声音,五层楼的距离。
“这死法真是……”科垄军士道。
“一点不错。”诺比伸手到自己耳朵后去拿烟屁股。
“死在那啥——隐喻——手里。”
我们来看这一段叙事,其中的对话显得妙趣横生,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执行正义的长官形象,一个耿直的“矮人”卫兵形象,以及另外两个负责吐槽的卫兵形象。另外这一段对话撑起了一个完整的情节,因为对话不断在和故事情节进行交互,而在交互之中亦告诉了读者他们所处的环境——五层楼之上。
对话要与客观叙事相互穿插,相互联系,从而构成一个成熟的有机的叙事段落,而不是单纯的对话或者单纯的叙事。

我们再来看一段乔治·马丁《冰与火之歌》第一卷中的段落:
布兰没有跟上去,他的小马没这般能耐。他方才见到了死囚的眼睛,现在则陷入沉思。没过多久,罗柏的笑声渐远,林间归于寂静。
太过专注的他,丝毫没注意到跟进的队伍已赶上自己,直到父亲骑马赶到身边,语带关切地问:“布兰,你还好吧?”
“父亲大人,我很好。”布兰应答,他抬头仰望父亲,父亲穿着毛皮大衣和皮革护甲,骑在雄骏战马上如巨人般笼罩住他。“罗柏说刚才那个人死得很勇敢,琼恩却说他死的时候很害怕。”
“你自己怎么想呢?”他的父亲问。
布兰寻思片刻后反问:“人在恐惧的时候还能勇敢吗?”
“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父亲告诉他。

同样和上述的一样,这里的对话依然体现了那些人物性格以及必要的交互内容。通过这里还有一点要注意就是,永远不要让一句看上去很精妙,很哲理的对话占据主角的位置,为了它扭曲了你的人物和故事。要知道,哲理只有在它正确的地方,由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情景下说出来,才能够真正刻到你的读者心底。
很多作者都喜欢透过笔下的人物抖私货,去说那些作者想说而不是人物想说的话,这是错误的。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