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打斗动作
打斗动作: 经验
利用环境,发掘能力,创新用途,再加上一点点好运气

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一章是这样的,主角和女主的革命伴侣陆莹和女不知道多少号蓝蓝是这样凑巧干掉神级魔导师晨行铎的。
首先是蓝蓝单刷,作为蓝蓝的初战重点是表现蓝蓝的几个能力,虽然蓝蓝确实克制晨行铎,但是还是没意义,不过倒是达成了救出辰琅的目的。
然后是陆莹为了替女友报仇加入战场,陆莹的战斗侧重于对于投射武器的灵活运用,以及强行创造地形优势,从地面一路打到太空企图将对方卡兹化,计划失败后改为高达里常有的大气层降下作战。
最后是主角的强势登场,牺牲自己拖住了晨行铎,陆莹二十发无辐射核弹解决问题。
作为神级魔导师,晨行铎死得非常有逼格。
第42章 废品、薰风、暗物质与其他

阳光透过栏杆的缝隙照了进来,晨琅醒来了。
在平时她是不会睡到这个时候的,因为她的兄长从不喜欢懒惰的仆人,直到这时,晨琅才意识到她的兄长已经前去远征遥远的魔界了,愿他武运长久。晨琅在心里祈祷着,然而她的心里却响起了另一个声音,那声音诱惑着她去想象她兄长的死亡——漂到了某一个陌生的海滩上,海蠕虫与沙蟹在他的尸体里筑了巢。不过就算她的兄长死了,她的日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晨家是一个大家族,这个大家族里每一个人的继承顺位都排在她的前面——晨琅是私生女,是她自称严谨的父亲的污点。
而污点生来就是用来被抹消的,晨琅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后背,在那里浮凸着一道狰狞的伤疤,从左侧肩胛一直延伸到右腰,那是她捡拾自己摔落到地上的酒瓶的时候她的父亲砍的,用那把名为洞冥青焰的佩刀。晨琅也试图想要抹消掉自己,她低下头借着微光看向自己的左腕,结疤的伤口互相层层覆盖,最旧的大约是三年前,最新的可能是前天,但是私生女不过是肮脏的人形垃圾,是不具备勇气这样的高贵人性的——或许除了那一次,晨琅抚摸着脖子上的绞痕,把生死的决断交给自己的体重是简单得多的方式,唯一的遗憾是当她醒来的时候依然看见了晨行铎,而那一天的毒打超过了任何一天。
“晨琅大小姐,你的礼仪老师来了,请赶紧换好衣服。”仆人在栏杆外叫唤着,但并没有要进来帮她更衣的意思。在这个家里,她才是地位最低的仆人,她唯一的用处就是去学习礼仪与规矩,然后从晨行铎这儿转手到另一个贵族手里,被称呼为某某夫人。
圣界当然有专门用于培养这类贵族夫人的学校,各个大中小家族的女孩以及被平凡的家庭寄予厚望要嫁个贵族的女孩们齐聚在这样的学校里,从如何布置插花到如何食用鸡翅的每一个细节都精致而考究,辰琅也曾入学过这样一所学校,学院的校长,一位曾在圣王宫廷任职过的宦官尖着嗓子骄傲地宣称在他们这里学习过的少女无一例外成为了选帝侯家族的夫人。然而晨琅知道,这些贵族夫人十年内的死亡率超过了90%,绝大部分是因为难产——这是不满12岁的少女身上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圣界当然不存在什么未成年人保护法,女孩子到了时间就可以用了——而剩下的则是死于她们幻想中的温柔夫君的暴力,选帝侯家族的天赋能力在打老婆这个领域展现得淋漓尽致。
也正是在那所学校里,她第一次接触到了同龄的少女,被称为恋慕的肮脏感情在她肮脏的血统上展现了出来,甚至在那位少女被嫁到角陵去之后她们也还维持着信件的来往,在这些信件被发现之后,那个13岁的少女被自己以及夫君的家族连带着尚未出生的孩子一起关进铁笼沉进了号角湾。得知她的死讯的时候,晨行铎正在她的面前列举着领地里河流与海湾的名字,每一条听上去都沉过无数所谓的荡妇。
在这之后晨行铎就禁止她再外出了,不同的礼仪教师被他从圣界的各个角落重金搜罗过来,无一例外都是年迈的宦官,所有的这些教师都声称晨琅是他们教过的最差劲的学生,而晨琅也确定他们离开后的鞭打是她经历过的最凶狠的鞭打。
“你又迟到了。”晨琅不记得面前这个宦官是她的第几个礼仪老师了,反正不会是最后一个——如果嫁出去的话意味着在十年内死去,那她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在这个家里多赖上几年,不过她很确定父亲迟早会把她塞给一个不在乎礼仪修养的贵族,而随着她的12岁生日的过去,这一天恐怕也是越来越快了。
晨琅不是没有幻想过会有人前来拯救自己,但是她已经过了幻想的年纪了。更何况,记得儿时的童话里,王子救出公主后就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公主为王子生了一大窝孩子然后因为产后的感染死去,王子为公主痛哭流涕之后又救了一个新的公主,美妙的故事永不完结。
教鞭打在了她的手臂上,晨琅吃痛叫出了声来,教鞭打得更重了。“身为未来贵族的母亲,你理应忍受一切痛楚为家族贡献,切不可胡乱叫嚷。”宦官慢悠悠地说道,晨琅很想噎他一句你进这一行的时候一声也不吭么,但是还是忍住了,晨行铎在伊利安而晨珐在大炎城,自己的体罚权力全在这个老太监手里。
几乎是微不可察的轰隆声传进了晨琅的耳朵里,她扭头看去,三道米白色的烟柱自天空的那头延伸而来,向着她的位置延伸而来。几乎是本能一般,她跳了起来挥舞起手臂,她的礼仪教师挥舞着教鞭想要追赶她,却被黑色的烟雾拦住了。
烟雾凝聚起来,蔚蓝色长发的少女抬起漆黑的小太刀切开打过来的教鞭,另一只手按住喉头的送话器:“不用留活口是么?”“是的。”高举着青铜色撬棍的女孩在腰侧火箭推进助推器的辅助下轻巧落地,她灵活地转身,撬棍打破向她挥刀的家丁的头颅,然后,一根撬棍竟变成了两根,她挥舞起两根两米长的撬棍冲进蜂拥而来的家丁群里,骨骼碎裂的声音成为了她旋转的伴奏。
“那边有人正在飞过来,”蓝发的少女低声说道,然后把晨琅抱在了自己怀里,她并不比晨琅高多少,可是晨琅却觉得这臂膀如此有力。“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在她们的头顶,绿发的少年厌烦地回应着,手里的短斧不停歇地投掷出去,他手里似乎永远有着扔不完的飞斧一般,“我这边人太多了我抽不开身!”
“笨蛋弟弟你的锯子是用来占绑定位置的么?”绿发的女孩发动了助推器高高跳起,手中的撬棍再次分裂为四个,她将其中两只对着正在飞来的敌人投掷了出去,另外两只则是仍握在手中作为近战武器使用——被那撬棍击中的敌人在空中徒劳地挣扎着,然后掉了下来,一个穿在了房屋的尖顶上,另一个则是在路面上摔断了脖子。
“我叫蓝蓝,”抱着她的少女说道,驱动着助推器开始飞了起来,“那对双胞胎是高婧琦和高亭旋。”“自我介绍可以等回去再做,你丫先把她带走!”高婧琦用撬棍格挡住了面前大汉的巨剑挥砍,“你不是能量子化么!”在她的背后,脸盆大的可怕火球正在袭来,但高婧琦仿佛并不在意一般。那火球径直穿过了她的身体,把面前的大汉烧成了焦炭。
“我能她不能啊!”蓝蓝费力地飞行着,看上去她并不是很擅长飞行。“你别逗我你量子化的时候不是都有衣服么?”高亭旋撞上迎面而来的冰锥,毫不减速地用锯子切开了面前的路口——确实是路口,路的那一头被扭曲着打成了一个死结。“得穿了很久的衣服才行,新买的衣服就不能,至于为什么这我也解释不清啊!”蓝蓝喊叫着,向着更上方飞去,但是她的去路被一个中年人拦住了。
“我已经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了,你们要把她也带走么?”晨行铎问道。
“你就是这么对待女儿的么?”蓝蓝伸手护住晨琅,烟墨向着对方挥砍,晨行铎的速度比她要更快,他伸手握住了蓝蓝的手腕,向着外侧扭转,但蓝蓝的手旋即化作了逸散的黑烟。“高婧琦你接住她,我来拖住晨行铎!”蓝蓝松开抱着晨琅的左手,量子化发动,烟墨贯穿过这一片空间,她出现在了晨行铎的背后,而在晨行铎的胸口处留下了一道血痕,但晨行铎似乎并没有受其影响,而是向下方飞去想要抓住晨琅。
闪灵发动,蓝蓝用烟墨挡开晨行铎正在下伸的手,然后再次发动闪灵,烟墨向着对方的后颈刺去。
蒸汽在她面前逸散,一只巨大的七彩的羽翼向她袭来,蓝蓝猝不及防被拍飞了出去。凝翼变态,她都快忘了还有这一茬了,对于道里亚人来说,凝翼变态后和变态之前在空战上完全是两个概念——在这之前,是腾出单手省岀魔力操控气流或者计算自由下落速度的复杂均衡,但是在这之后,只需要想着要朝哪里飞就行了。
蓝蓝再次量子化,在加入后攻一开始她就进行了一个非常麻烦的特训——对火箭推进助推器的使用,对于习惯于量子化的她来说再次学习飞行简直就是自虐,而且为了确保助推器能与她一起量子化,她的训练过程中不能搞坏助推器的任何一个零件,即便如此,也要为了备用去额外同化两个助推器。现在她可算知道用意何在了——
你有神功,我有科学!
与晨行铎带着圆弧的转弯不同,蓝蓝的轨迹几乎是横冲直撞的折线,她再次拦截在晨行铎面前,烟墨从两个方向同时袭来,然后,再次量子化跃回到不久之前,时间对她来说是随意穿透的东西,而现在,她将借此实现全方位的攻击——数百个蓝蓝向着晨行铎刺出了烟墨,然后她们同时量子化到晨行铎背后再次化为一人,蓝蓝转过身来,却被晨行铎手里的太刀擦中了胸口。对方确实被击中了,但是几乎是瞬间就愈合了。
蓝蓝向着地面坠落,她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由于焚书那诡异的效果,对方可以使用空气中存在的任何一种魔法元素对自己进行治疗,而且这速度惊人的快,哪怕是被烟墨贯穿成筛子,也能在瞬间完成治疗——她从手镯里取出应急修补剂对着胸口胡乱喷了一通,然后再次量子化,挡在了晨行铎与晨琅之间。
哪怕不能杀掉晨行铎,也要能拦住他,这是后攻的义务与职责,也是她最不快的回忆。
很多很多年前,她也是被这样的人逼迫着离开了她的恋人,那些守旧的人高举着火把把她团团围住,指责她是一个诱惑贤明圣王的荡妇。这种事有一次就够了,她来到这个新世界不是为了看见这些陈旧的破事再次发生的!
烟墨正对上袭来的太刀,晨行铎的力气远比她要大,不过没关系,她有方法去对付:
“就算是身在奔流不断的岁月里,这份倦怠感还是不停不停地原地打转,就让我继续不看不听不想不动,随着逝去的光阴不管不顾随心随性。”她低声唱颂了起来,七千领域以太怨发动,以太是在数百年前被证实不存在的东西,但是在她的领域里,这东西存在!
晨行铎的动作慢了下来,他费力地想要变得更快,但是没有用,没有人能比光更快,越接近光速只会越白费力气!是的,在她的领域外面光速是3x10^8m/s,但是在她的领域里,在这些名为以太的怨灵的拖扯下,光的秒速只有几厘米!
“交给你们了。”蓝蓝低声说道,送话器的信号以五厘米的秒速向外传播,在挣脱了领域的瞬间再次恢复到正常的光速,高婧琦正在抱着晨琅飞走,而高亭旋正在竭力拦住后面的人,蓝蓝闭上了眼睛,然后把光速设置为0,这对于能量子化的她来说只是个普通的数字,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就意味着彻底的冻结!
这样就好了,一切都结束了,晨行铎会完全动弹不得,只要高婧琦踏上了前往太阳系的星门,晨琅也就安全了——至于她,她是自由的量子幽灵,世界上从没有人能够抓到她的,哪怕是面前的这个家伙也不行!
痛楚自自己的肩膀传来,他的挥砍居然能够超过光速!以太怨被打断,蓝蓝向下坠落了下去,这就是所谓的神么,物理学的定律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适用,蓝蓝费力地止住肩膀的流血,再次发动量子化,如果一次不成功那么就再来一次吧,只要有获胜的概率,她就要反复地试下去直到胜利!她可是淡路洛,淡路家族从不言败!
闪灵的瞬间烟墨的贯穿发动,对方的动作果然如她所料迟滞了,攻击大脑果然有用,她再次发动闪灵,只要她攻击的速度超过了修补的速度,那就可以把他的脑袋搅成一堆烂泥,哪怕是神,也是需要大脑的。对方的动作确实越来越慢,看来对大脑的损伤已经到了影响其运动的地步,那就给他最后一击吧,闪灵发动。晨行铎的双眼与她对视着,而他手里的太刀撕开了她的腹部,他的动作与最开始一样灵活。
被算计了么……蓝蓝无力地下落,恍惚间,她的眼前又出现了苏熠,她出现在了这陌生的宇宙,背负着全套武器,她怀抱着她,为她治疗了伤势。原来走马灯是真的么,只可惜那些不受任何阻隔的爱情不是真的,她闭上眼睛拥抱了黑暗,而温暖的黑暗也拥抱着她。
“我说怎么伊利安岛找不到,原来得知儿子死讯后吓得逃回日向芒了么。”陆莹把蓝蓝轻轻放在了地上,挥手示意高亭旋过来带走她,全息面罩内置的扩音器将她的声音投放到了晨行铎所在的高空,通过全息面罩,她能看见晨行铎的表情变了,“你的儿子是我杀的哟。”她挑衅地说道,以最高速飞上了天空,经过晨行铎身旁的瞬间,机械臂把战锤式手榴弹递到了她的手边,她转过身去投掷出最后两发手榴弹,几乎能感到扑面而来的热浪,火箭推进手榴弹直直撞上了对方的腹部,不过她知道这还远远不够,机械臂摘下燃料棒上挂载的152mm火箭推进榴弹炮,她不需要瞄准,因为她打出的是烧霰弹。追逐着她的晨行铎一头撞进了燃烧着的金属液滴之间,他的速度稍微减慢了少许,不过冲出这一片云层之后他的速度变得更快了,熔融的金属镶嵌在他的体表,但他浑然不顾,对着她投出了电蛇——当然毫无意义,尽管背后的燃料棒并不处于陆莹反魔法空间的范围里,但是她是面对着晨行铎的话,就不惧怕对方的魔法了。
陆莹当然不会指望靠几发烧霰弹就解决战斗,双手的152mm炮交替着进行着射击,随着更多的烧霰弹紧贴在晨行铎身上燃烧,对方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慢——但是还远远不够,她丢弃掉弹药完全耗尽的152mm炮,取出88mm炮,贫铀穿甲弹对着对方的头颅发射。晨行铎挥手撕开落下的火箭炮——陆莹不禁一阵冷汗,那是炮用合金啊——然后用拳头挡住穿甲弹,他对于弹药了解的还是太少了。
穿甲弹在他手中脱壳,贫铀的战斗部径直穿透了他的拳头,不过也无法再深入了。但是陆莹想要的正是这样,她连续的射击着,目睹着晨行铎慢慢被贫铀的弹芯插成一只刺猬,还不能掉以轻心,陆莹开始使用40mm炮和微冲进行射击,打空的弹匣旋即丢弃,40mm炮的射速惊人,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打空了两个箱式弹匣,微冲的子弹也很快见底,她丢弃了这些武器,看着晨行铎加速向着她冲来,然后拔出了链锯刀。
“欢迎来到太空!”陆莹大声地喊叫着,晨行铎当然听不见她的声音,因为他们在这漫长的追逐战中早已突破了大气层,她对于高阶的魔导师了解并不多,不过很显然他们并不具备在宇宙中进行战斗的能力——她具备,她为了准备这一场战斗专门换上了轻装型宇航服。她抛弃了已经不挂载任何武器的两个燃料罐,想了想把最后一个燃料罐也丢弃了下去——这是道里亚星球自诞生以来第一批太空垃圾,而她很确定自己面前的人很快也将加入其中——减轻了大多数重量的她向着在冰冷的宇宙中逐渐冻结的敌人冲去,链锯刀把表面的浮霜连同下面的血肉一起劈开。对方依然在快速愈合着,这正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只是无言地继续着挥砍,血雾自对方体内逸散开来结成了赤色的冰晶。
然后,烈焰自晨行铎身上燃起,甚至连链锯刀都被其熔化——所幸这里没有大气,否则热对流掀起的热浪能把陆莹一起燃成灰烬——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在真空中点燃火焰的,但是那些烧霰弹,那些贫铀,所有的实弹全都在晨行铎身上熔化了,陆莹的两柄链锯刀也在其中,所有的这些金属,在这冰冷的宇宙中凝固下来,晨行铎仍在不停地制造着火焰,但是他的温度越来越低。
晨行铎变成了一尊了无生机的雕像。
“这就结束了,”陆莹自语道,哪怕晨行铎不会死在这里,这场战斗也在此宣告了结束, “拜拜了您嘞!”她用晨行铎根本听不到的话语打着招呼,取出第三把链锯刀把变为太空垃圾的晨行铎朝着更远的方向轻轻推开,在牛顿第一定律的诅咒之下,不具备宇宙运动能力的他是休想回到道里亚的了。一只手打破了那金属的外壳,抓住了陆莹的链锯刀,陆莹立刻松开手向后退去:“真是见鬼了。”她自语着。晨行铎对着她丢出了链锯刀,这是个愚蠢的举动,在动量守恒的诅咒之下,随着链锯刀的抛出,他将会更加地后退。
但他竟然在前进!他的后背燃烧着火焰,金属的蒸汽推动着他前进,陆莹本希望用来限制住他的枷锁如今成了他推进的工质!
“那就Plan B咯。”陆莹用机械臂回收了三根燃料罐,然后加速向着下方飞去,防暴盾在她面前挡住扑面而来的大气,表面的隔热层开始燃烧——如果冻不死他的话,那就用火烧,她要用道里亚的大气层把这个家伙烧成灰烬!陆莹转过身来,晨行铎依然在穷追不舍,不过他的翅膀在这种场合毫无用处,只是徒增风阻而已,陆莹的火箭发动机具有更多的主动权,机械臂把电弧短刀递到了她的手上,她略微减速晨行铎便冲到了她的前面——他整个人都在燃烧,恐怕完全看不见发生了什么。电弧刀嗡嗡地将血肉撕成焦炭,然后将晨行铎的一条腿整个扯了下来,陆莹转身,电弧刀撕裂另一条肢体,晨行铎失去了平衡在空中翻腾着,他越是翻腾,阻力就会越大。
而阻力越大,他也就烧得越快。
然而晨行铎被砍去了的一手一脚竟在这燃烧之中再次生长了出来,“真是够硬的。”陆莹自语着,继续用电弧刀进行着进攻——对方徒手捏住了电弧刀将其折断,那高压电弧对他仿佛再也造成不了任何伤害了,原来如此,陆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再次抛弃三个燃料罐,抛弃了大部分质量的她变得灵活了起来。
那就Plan C吧。
随着回到对流层,晨行铎再次变得灵敏,他手里的太刀与陆莹手里的链锯刀相互碰撞着——这太刀绝不是圣界冶金技术的产物,陆莹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最后一把链锯刀折断了,太刀向着她的胸口刺来,就在她将要被太刀刺穿的时候,她想起了苏弦对她的惊叹。
徒手握住太刀的刀刃,痛楚自割裂的伤口直接传来,陆莹向前前进一步,手刀击打在对方的手腕上,她借此将整把太刀纳入了自己的反魔法空间。苏弦说过绑定属于魔法,那么,只要这么做,绑定就会消失了——她把太刀收进了自己的肩胛。
“现在我们都是空手了。”她微笑着说道,朝手上喷了些许止血喷雾,不过只有现在而已,她取下了挂在背包上的对舰战斧,按下开关的瞬间粒子流喷涌而出,形成了280mm厚的斧刃,而尖端则是超过一米的粒子军刀,这是专为劈开战舰而设计的武器!对方可以把宇宙的低温转化为推进自己行动的火焰,把大气的摩擦热转化为重组自己身体的能量,冰与火或许还属于魔法的范畴,可以被对方互相转化,但是这次的是纯粹的科学!她挥舞着战斧,粉色的粒子刃将对方一分为二,空着手的晨行铎对其显然毫无抵抗能力,只能进行着徒劳的愈合。
陆莹继续大开大合地挥砍着,每一次挥砍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距离胜利更近了一步,纯粹的数量可以战胜一切,一百发手里剑不能打倒的敌人不能寄望于一发手里剑的力量,投掷出一千发吧!她的脚触及到了地面,不知不觉之间她竟然从外太空一路打了回来。
不妙,是地面,该死的地面!
几乎是刚刚触及到地面上,晨行铎的伤口便在瞬间完成了愈合,狂风在他体表席卷,把砂石卷了起来,之后把这些打磨得锋利的石头向她投掷出来,陆莹连忙升空避开这一击。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山寨西装的少年传送了过来,他有着紫红色的头发,她熟悉的头发。他举着匕首冲上去同晨行铎进行着缠斗,他的匕首仿佛有某种诡异的力量,每一击都能切开晨行铎的骨骼与肌腱——但是晨行铎再生的速度同样的快,光凭那匕首是赢不了他的,必须要有更强大的武器才行。
手指触摸到了右侧挂着的奥汀祝福,陆莹终于意识到一直有一件可怕的武器在她身上,她飞上了尽可能高的空中,装上苏弦给她的无辐射榴弹,或者更直白的说,核弹。她不知道这核弹的当量多大,只得尽可能地再飞高一些,然后,奥汀祝福的扳机第一次扣下,枪榴弹向着正下方飞去,爆炸的气浪几乎要将她掀翻,真够带劲的,陆莹自语着,调整好方向继续着发射,直到把所有的弹药全部打光——晨行铎是最后一个敌人了,不好好招待一下未免说不过去——她没有等候蕈状云散尽,而是径直飞了下去,她需要立刻确认战果,更何况她还穿了宇航服。
陆莹下落到爆炸的中心,泷雨显然已经尸骨无存,但晨行铎居然还有口气在。
“失去了家族,我的女儿还剩下些什么呢。”这个中年人用忧虑的眼神注视着她。
“自由。”陆莹回答道,用对舰战斧结果了他。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