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打斗动作
打斗动作: 教程
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就是《亵渎》中的一个片段。 教皇使用大预言术禁锢了去救 埃丽西斯的 黄金狮子 那段。我想看得人看到那一段都是被撩的跌宕起伏。尤其是 江南 当时使用的层层递进,旁观转述,用恰到好处的旁白,将积累的矛盾层层点燃,你能自动的将场景脑补出来。当时看完真的是万物寂静,惋惜不止,并且回味无穷。这段应该大家都看过,我就不贴了。
另一个就是《恶魔法则》中的战斗,就是那种总是让你期待,却又总是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方式进展,这里面就是对人物的把握了。每个人都有各自鲜明的特点和风格,大雪山派三兄弟的各自特点及其鲜明,并且,加上很多的伏笔埋线,让你事先对他们会有一个印象,事到临头有一种紧张紧迫,但是事情到了山穷水尽前总是能够起伏不止,挣扎几下,到了最后一刻,眼看无路可走,回来一个你想不到,却又是最该来的人,这个片段就很精彩。 书中,每次杜唯升级后,总要面对更加厉害的角色,这些角色前面会有铺垫,让你当时就会紧张,期待。战斗的过程中,每个人方式都不同,这样就会让你,不断地有各种体验,对我来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  巫王老白  和  计都罗候瞬狱弓  出场的局面,每一次都会让人有更加的期待。跳舞的书总是那么的秀,让人总是开心的开心,痛苦的时候痛苦。

一个比较冷门但却是我的最爱的。 名字很俗叫做 《历史的尘埃》,基本上坚持过第十章的都会认可这本书,坚持不过也没有办法,个人口味不同嘛毕竟。 这本书,在我的眼里是最符合网络小说中的精彩战斗场面了。基本上,我个人比较偏爱魔法系的,但是这本书把斗气什么的也写得让人无法拒绝。 总之,我想说的是,这本书中有着标准的战斗场景,比如斗气对斗气,魔法对魔法,以及斗气对魔法。这些都是标准的打斗套路,但是知秋(作者)写的好不烂俗,非常扣人心弦。尤其是,我刚开始看这本书,看到 姆拉克公爵 见到 山德鲁 时,试探的场景的时候,我就开始头皮发麻了,这个就是我想看的战斗。气势上的战斗,只有你真的跟人上过赛场,打过架,你才会明白这种气势上的对拼是什么样子的,你才能写得出来。多说一句,这个场景在“一代宗师”里是最后 大师兄 BenSan叔 给 叶问 点烟的那一幕,还有一个就是 “小李飞刀”中上官金虹和天机老人的那一幕,知秋这一段写的非常有 古龙风格。 这种大高手的战斗就是这种点到即止,但却不是他们不出手,正如后边公爵大人几次出手,都会让你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我的感觉就是铺垫的十分到位,到了该炸的时候,毫不犹豫,但是燃完之后,会让你不断地回想,你刚以为结束了,结果黄雀就到了,等你又以为要结束了,结果又是峰回路转。 这本书的主人公是最像你我的凡人,我不知道知秋大大是什么样的人,这本书是我大学时转变的精神来源。尤其就是书中的主人公,阿萨,一个很俗的名字。但是,看着他从头到尾的战斗,你一定会感觉到什么,尤其是他不断觉醒的过程会让你觉得这就是一个男人怎么成为男人的过程,就是战斗。 关于网络小说中,因为我个人喜欢看魔法,所以我会说 这本书的魔法战斗写的也是非常出众的,根本不是靠魔法威力来对轰,完全是按照时机,谋虑,能力来写的。 典型就是里面的赛德洛斯城主,他不用十分复杂的大法术,但是你看他战斗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看各种极限操作的窒息和之后的畅快,更加绝的是和他人的配合会让你妈妈问你为什么跪着看书啊。等你发现他的战斗是为了整个局势而谋篇布局的时候,你不觉得就会去想战斗的意义是什么。 里面还有三个战斗类型,一个是阳谋的刚,就是以 格鲁将军为代表的 一往无前,就是干,根本不怂,知秋的刻画非常好,他打斗时的节奏和场景会让你自动脑补,身临其境。另一种就是以,因哈姆侯爵,教皇为代表的,明明是大法师,但是根本看不出来,以谟略为主。但是该要出手的时候,你就似乎是沙漠中等待下雨的鱼,只有你自己到了那个时候才知道你有多期盼这一刻。但是,我觉得 还有一个战斗就是,兰斯洛特的风格,就是你知道你为了什么战斗,为了什么信念,所以有时候脏活在你眼里也没有什么,但是不会影响到你的心,战斗的时候就像一座山,无欲则刚。我觉得像这样的最难把握,没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可能写不了这么浑然天成。
这里贴一段我从里面找到的很小的一场战斗,或者说是拘捕,你就可以看到那种性格跃然纸上,打斗浮现眼前的紧张感。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关我什么事?”山德鲁翻着白眼看着小头目。“你们要问我什么?我这两天没什么精神,哪里都不想去。”

    “没什么。就是请你去喝喝茶聊聊天而已。”小头目回答。他的表情和声音都在犟在了一起,很明显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想制造一种很轻松的气氛。

    相对来说,那三个士兵的表情似乎还自然得多。就在小头目和山德鲁说话的时候,他们就在慢悠悠地走向山德鲁。

    “喝茶?说起来你好象还欠我的钱呢。上次你去**的时候……”山德鲁好象全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和小头目聊着天。

    三个士兵有意无意地已经走到了山德鲁身边。其中两个猛然出手,一人抓向这个老头的一只手。而第三个人手上已多了副闪着暗红色光泽的镣铐。这是专门禁锢魔法师使用的禁魔镣铐。

    这三个士兵的动作简练,快速,没有任何的花巧,如同三只早已在草丛中守侯多时的豹子一般。他们出手的时机,动作,各自站的方位也配合得恰到好处,分工也明确无比,这只有长期练习和无数实践才能够锤炼出的动作。

    面对这样突然而配合得完美无缺的袭击,即便是一个不俗的剑士也只有束手就擒。但是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焉老头子只是退了一步,两手轻轻松松地一抓,那两个原本想抓他的四只手腕就已经落在他的手里了。他再朝内一扯,两个身躯比他庞大得多的士兵立刻撞在了一起,刚才还那么精壮有力的两个人在这一撞之下立刻软倒,身体上已经开始泛起了死灰色。

    第三个扑上来的士兵手里已经不是镣铐,在这转眼之间他就已经反应过来拔剑上步刺击一气呵成。这样快的反应这样敏捷的动作,即便是王都近卫军最高长官也没这样的身手。

    但是很可惜,他这样漂亮的一剑却什么都没刺到,手腕莫名其妙地就已经落入到那双惨白干枯的手中去了。

    “你的手下什么时候多了圣骑士团的人?升官了么?”山德鲁一双半睁半闭的眼睛瞥着小头目,依然还是那样好象正在茶馆中聊天的语气。只是他的一只手已经把这个比自己壮实得多的士兵凌空拎了起来,体形的反差让他看起来好象是正轻轻松松地拎着一只狗熊的猴子。

    小头目没有回答,已经软倒在地上了。他好象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手脚哆嗦着朝后面退着挪动,眼睛直楞楞地看着山德鲁。因为山德鲁不仅拎起了这样一个圣骑士团的剑士,而且还在撮揉。

    那个剑士是在什么时候死的已经不知道了。那高大健壮的身躯现在却好象只是棉花填充而成的,不只被这个老头轻飘飘地拎在手里,而且在那双干枯的手的揉捏之下正在变形。他身上的甲胄还有其他什么东西都变得在零零碎碎地往下掉,身体不断地被折叠揉动,然后很快地就在山德鲁的手中成了一团圆滚滚的肉团。

    “你也是来请我喝茶的么?”山德鲁冷冷地看向门口,一挥手,那个剑士变作的巨大肉球就朝门口刚刚进来的那个人飞去。这个巨大的暗器现在在空中发出的风雷之声才证明了本身的重量其实确实惊人。

    这个肉球在前飞的时候还撒出了一些黑色的汁水,其中一滴刚好飞在了地上的小头目身上。小头目那动物一样的惨嚎只发出了半声就没了。

    刚刚出现在门口的人后退一步,身前一道线一样的闪光如惊鸿一现,然后这个肉球就整整齐齐地从中间分为了两边。

    “好。”山德鲁的这个叫好声虽然似乎还是有气无力,但是那双一直死气沉沉的眼中终于闪出了光芒。

    他叫好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那个肉球被一分为二。整整齐齐的两个半球的分开后既没有掉落,也没有继续朝前面飞,而是朝相反的方向翻滚着轻轻撞上了左右两边的墙壁。蕴涵剧毒魔法的汁水只在两边的墙壁上腐蚀出两个大洞,没有一丁点沾到这个人身上。

    这一剑不只是把飞来的肉球本身劈开,而且还连同那一起翻滚着的空气,飞溅出的汁液,里面蕴涵着的魔法力,甚至还有飞过来的势头,惯性,气味。这个肉球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剑之下一分为二烟消云散。

    “好。”这个人劈开肉球之后退三步,沉声回敬山德鲁一声喝彩。他眼里的光芒甚至胜过了手中的剑。如果刚才这一剑有丝毫的偏差,不能把里面运转的魔法力也彻底支解的话,这颗从分量上来说大概足够杀死王都全部人的毒液魔法球就会在他面前爆开。

    出现在门口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有一张儒雅文秀的脸,即便是这样认真而凝重的表情在他的五官组合之下也看不出什么威严杀气。如果不是身上那套闪现着魔法微光的甲胄,还有他手中的一把散发出丝丝寒气的长剑,他看起来就好象只是个饱学诗书的书生而已。

    “你说好?所以你更要请我去喝茶么?”山德鲁一边嗡着声音回答,一边第一次站直了一直有些佝偻着的身躯。

    “不。我是来抓你,或者说是来杀你的。”来人的话很直接,一如他刚才的一剑般凌厉。

    “原来如此。”  密密麻麻的骨节爆响的声音从山德鲁的身体各个地方发出。随着这些声音他的身体几乎长大了一圈。“可惜我从来不喜欢被人抓,更不喜欢被人杀。”

    “我也从来不喜欢废话。”来人的手腕一振,那把长剑的嗡鸣之声充斥在大屋中的每一寸空间中。“我们开始正题吧。”
、、、、、、、、、、、、、、、、、、、、、、、、、、、、、、、、
下边这段是说明魔法战斗的,这里只是中间的一个过渡,前后更精彩,我相信你只要看了第一句,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读完了所有,然后呼吸。
、、、、、、、、、、、、、、、、、、、、、、、、、、、、、
看到格鲁和塞德洛斯,阿德拉脸上的表情瞬间展现出意料之中的恍然和狰狞,然后就大笑起来:“好,好,这真是我主的恩赐。全体攻击格杀毋……”

    阿德拉的这一句话没有说完。因为从他一笑开始,战斗就已经拉开了。

    他的笑声只是刚开了个头,威尔斯凯手上的黄金战弓就已经弓如满月箭在弦上了。战场上的反应绝不是看到敌人后还能够哈哈大笑说上一通的。

    实际上赶来的这一群人中,看到欧福的两位主人时只有威尔斯凯的反应是最快,也是最激烈的。他的眼睛直盯着格鲁,那张消瘦的脸顿时被愤怒的斗志和杀意沸腾起来,原来深陷眼眶中的一双的眼睛暴出骇人的光芒。转眼之间他就已经所马弯弓搭箭,当红衣主教的话音刚出,那只是有一米长的精钢破魔箭就已经如迅雷闪电般离弦而去,直射……塞德洛斯。

    虽然威尔斯凯的目光和杀意全部都在格鲁身上,但是他这一箭却是取的旁边这个老人。他只是一眼就看出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环。控法者在战斗中永远是最强的一环,也是最弱的一环。

    不过虽然他虽然反应够快,但是更快的其实却是塞德洛斯,他在看到红衣主教一行人的身影的时候脸色就开始变,手里立刻就拿出了一张传送卷轴,同时低声对格鲁说:“走。”

    但是格鲁看着地上的阿萨微微犹豫了一下,这个时候威尔斯凯的一箭已经射出。这一瞬间威尔斯凯的身上和手上的巨大战弓同时并发出金色的耀眼的光芒,人与弓浑然一体,分辨不出是弓上的光辉染上了人身还是人的斗气传上了弓。

    箭一离弦,方圆百米之内的所有人耳朵里全充满了尖利的呼啸。但这声绝不是箭支本身发出的,这一箭比声音更快,发出声音的方圆百米内的空气。这一箭刚离弦,就把周围一带的空气全部都扯动了。

    足有一米多长拇指粗细精钢破魔箭带着耀眼的光芒如一道金色的奔雷,而发出的几乎是冲车才能够带动的威势。即便前面不是那洞金裂石的箭头而是一大团棉花,这样的一箭把人射死也绝对可以撞死。

    塞德洛斯的反应绝对也够快,他一看到威尔斯凯一张弓,立刻就明白目标是自己。但是他没有躲,即便是加持了数十种辅助魔法,他依然不可能躲开这样迅捷无伦的一箭。他甚至也没有使用防护箭矢的魔法,虽然这些魔法他使用出来比眨眼慢不了多少,但是无论是旋风神盾还是立场盾在这样的一箭面前和一张薄纸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他不是防御,而是进攻。

    他进攻的对象却也不是对他攻击的威尔斯凯,而是最近的兰斯洛特三人。他左手挥出一个小范围的迟缓术,然后右手连珠两道霹雳寒冰,随后左手再跟上一个霹雳闪电。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他就已经发出三系四个魔法,只是这一手就足以让三个神殿骑士惊讶不已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这魔法的作用几乎也只限于惊讶而已,迟缓术瞬间被光辉战甲和神殿骑士们自身的强大斗气湮没,两道霹雳寒冰克里斯丁的银色巨剑下立刻灰飞烟灭,那一道霹雳闪电倒是正好击中兰斯洛特的胸口,但是他身上的斗气和魔法混合的白色光芒只是稍微亮了亮,闪电就如同劈在汪洋大海中,连一点火花也没溅起就消失了。

    不过这四道魔法也稍微阻拦了三名神殿骑士的动作,给了格鲁充分的时间。因为他们也在几乎和威尔斯凯动的同时也动了,不过他们的目标却是格鲁。

    只是这短短的瞬间,这两群人相互之间的默契和信任已展现得淋漓尽致。威尔斯凯一出手,兰斯洛特三人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目标是塞德洛斯。所有他们也同时出手,目标则是唯一可能救下塞德洛斯的格鲁。但塞德洛斯恰到好处的攻击却刚好让格鲁有机会来接一箭。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唯一的一个人能够徒手就抓住威尔斯凯这如同光芒的一箭,那这个人一定是格鲁。就在黄金巨弓满弦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警觉,他迈步前冲,贯注了白色光芒的手已经将那着将周围的空气全都扯动撕裂的金色光芒握住,还原为了那精钢破魔箭。

    登登登,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地面的颤抖,握住了破魔箭的格鲁后退一步,两步,三步才站稳。他每一脚落下的地面都深深地凹了下去。

    即便是退后了三步,格鲁的身体还是晃了晃,手上的斗气光芒弱了一弱,甚至连脸色都微微变了变。但是下瞬间他消散的斗气和杀意立刻以千百倍疯狂倒卷而来。他怒号一声,手中的破魔箭朝威尔斯凯倒掷而去。

    直到这个时候,红衣主教的那一句废话似的发言才在这破魔箭重新发出的更威猛凄厉上十倍的呼号之下被淹没。

总结:
所以,总结下,所谓战斗就是矛盾的不断累积,直到这一刻,不得不解决。好的战斗就是这样,让你不算的等待,累积,压抑,直到这一刻拔剑,但是战斗的过程又要符合这个人物,并且还要能够推进整个故事,最好能引出下个矛盾。 战斗的过程要让人喘不过来气,欲罢不能,等到结束了才发现下一场已经在路上了。最后说下,刚开始看书的先别看这本,否则你很快就会有我们这些老书虫的书荒了。你先看上几本书放松后,记住不同的书有不同的目的,偶尔就是要放松就可以看看小白文,爽文,我们就看。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看了,我个人推荐先看历史的尘埃,不过他比较压抑,如果你要是比较失落要注意这本书阳光坚强的那些,否则你会迷失一段时间的,别问我为什么懂。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