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打斗动作
打斗动作: 鉴赏

前面很多人提到了情绪的铺垫,我给题主一个例子吧

下面这一段的背景是,下唐国和蛮族分部派出7名武士车轮战,站到最后的人能得一个副将的职位,男主就是其中一个武士,他的母亲不是正室且死的很早,他在家里处处受到排挤,男主的父亲想让男主作为炮灰并让弟弟在最后赢下比赛。此外,男主还和喜欢的女生约定要把赢下来的金菊花送给她做生日礼物,此时他已经一人连续击败6人了。

议论声不绝于耳,场边姬谦正已经开始为幼子整束。显然姬野已经没有力量起身,人们都在等待下面的少年下场。可是姬野坐在地上瞪着息衍,不知道是不愿意说还是痛得已经说不出话来。可是息衍在那双墨黑的眼睛里看见了固执得可怕的意志,分明在阻止他让昌夜上场。
  “昌夜!”姬谦正不知道息衍在犹豫什么,推着幼子来到场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昌夜上场吧,只剩一个了,打赢了副将的职位非你莫属。”他感觉到儿子背上传来抗拒的阻力,于是鼓励起儿子来。
  息衍摇了摇头,举起鼓槌。
       “不要上来!”姬野忽然站了起来。他腰上的伤口因此裂开了,他摇摇欲坠地站在自己的一摊血里。姬谦正又一次看见了他最讨厌的眼神,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不要上来!”姬野的声音已经嘶哑了,“我打败了他们,我能打赢他们所有人!”
  “野儿你疯了么?”姬谦正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
  “副将谁都能当,”姬野咬着自己的嘴唇,“弟弟能,我也能!”
  “亲兄弟,你想和弟弟抢么?你这顽劣的东西,存了什么心?”
  姬野呆了一下,他用力地摇头,“我不跟他抢,我抢不过他。我只是抢我自己的!”
  “为什么?”他的手在发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是我跟在别人的马后面?”
  “想……想不到我们姬家竟出了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孽子!”姬谦正再也挂不住颜面。
  看着父亲的眼神,听着他的呵斥,又看着他急切地把弟弟往擂台上推,姬野的目光忽然变了,变得很静。他凝视着姬谦正,慢慢地退后,一步步越退越远。这是姬谦正第一次看见儿子的黑眼睛那么静,很陌生的眼神。
  “我们东陆的武士,绝不是只会耍诡计的人。”姬野退到了擂台中央,猛地回头,看着父亲和弟弟。
  “我要打败你们,”姬野仰头,指着高处座席上金帐国的使团,“打败你们所有人。”
  他感觉自己的胸口那么闷,像是被血塞住了,又像是堵着什么别的东西。他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拍得胸口痛得麻痹起来,让那股痛楚把一切其他的东西都压了下去,“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一个人,打败你们所有人,你们所有人!”
  他抄起了虎牙,长枪横扫过巨大的半圆,掠过几乎整个看台上的人。
  息衍看着这个有些失控的孩子,看着他紧咬牙根,面目狰狞。息衍却没有喝止他,只是静静地看着。
  “铁颜去了!”站在吕归尘身后的最后一人走上一步,半跪在主子的面前。
  “铁颜你要为我们拿下这一战!”
  “到了这样的地步,胜与不胜,我们都被下唐国的武士压了一头了。不过,铁颜不会让世子失望的!”
  吕归尘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武士站了起来,像是一座小山。他的身高不在弟弟之下,一身沉重的骑兵铁甲,胸前一样悬挂着通明的护心铁镜。蛮族武士中,能配铁镜的镜武士是荣耀的象征,蛮族的七个少年中,有五个都是铜盔,而铁氏的一对兄弟被大君授予镜武士的称号。铁颜的刀术远非弟弟可比,他已经是虎豹骑的百夫长,虎豹骑最年轻的百夫长。
  他大步走到场边,看见了脸色惨白的昌夜。他留了一步,和姬谦正对视了一眼。这一眼最后击溃了姬谦正要把幼子推上台的决心,铁颜和弟弟不同,他看人时的神态已经完全不是孩子了,而是真正的蛮族武士。
  息衍的鼓槌落了下去,“第八场,下唐国姬野,金帐国铁颜。”
  十四
  “你还能撑下去?”铁颜拾起弟弟留在场中的长刀。
        他还不愿动手,除了自负武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这个半身是血的对手下手,像是屠杀一样。
  “不要小看我!我是一定要赢的!”姬野抬起眼睛瞪视着他,“你弟弟有转狼锋,我也有我的招数!”
  “我不会输的……我还有……还有……”疲惫和失血已经让他产生了眩晕,他甚至看不清铁颜的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持多久,最后的力量,也许足够支持他刺出一枪——完美的一记突刺。
  “试一试!”他解开了拴住右手手甲的绳子,狠狠地攥住了下面的指套,“我们,试一试!”
  “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他一个字一个字地低声念诵这句话。他抬起头,天空都在旋转似的,但他不畏惧,他想着那只名为“青君”的大鹰,它的灵魂又苏醒了,应了他在心底的呼唤,张开巨大的席卷天空的羽翼,它所到之处日光为之遮蔽,凌驾在这所有人之上。别人都看不见,只有他能。它对着这里扑击下来了,带给他绝对的力量和勇气!
  “枪之为道,在于长锋。”月光下,老者和姬野围绕一个无形的圆缓缓转动,正而逆,逆而正。
  “所有武器都有一个圈子,剑有剑圈,枪也有枪圆,以武器的长度为径,敌人为中心,就是一个圆。敌人的反击范围,又是一个圆。你攻击后格挡的范围,还是一个圆。很多的圆在一场战斗中存在,每一个都关乎你的胜败。”
  “可是怎么能计算到所有的圆呢?”
  “那是变化之枪的内涵,”老者说,“我现在不会告诉你,但是世间有一种枪术,称为极烈之枪。”
       “极烈之枪?”
  “所谓极烈之枪,是超越诸圆的破圆之枪!”
  老者的枪指向了姬野的眉心,“当你的枪极烈极快的时候,你会觉得时间甚至都停顿下来,你的枪会突破以上所有这些圆,在一刺之内结束战斗。时间停止的时候,世界上没有圆,只有一条线,把一切都贯穿!”
  姬野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枪尖,世界上只剩下虎牙的枪尖。他瞄准了两丈外的铁颜。
  “枪尖是一个点,用它划出破圆的直线。不要想太多,把所有精神贯注在枪尖的时候,你的身体自然会调整到最合适的出枪位置。”
  身体细微的变化连姬野自己都无法觉察,手腕、手肘、腰和腿,全身开始逼近那个最完美的出枪姿势。
  “要知道你为什么出枪,你的心里有闷烧的火,那是大地上燃烧的煤矿,它的火焰终有一天烧破地面去点燃天空。你会吼叫,因为你若是不吐出那火焰,它会烧穿你的胸膛,它像是愤怒,又像是高亢的歌,龙虎的吼声让时间停止。”
  极烈之枪,破一切圆。
  一线乌金色的光芒离开了姬野的掌心,虎牙在姬野手中突破了他自己速度的极限。长锋在前,姬野和他的枪一起化作了锐利的长牙。吼声和虎牙的风啸声一起激扬,先代的屠龙枪术里蕴藏着的霸道和血腥,在一记稚嫩的突刺中重现。
  铁颜不敢动,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压制了。
  吕归尘忽然站了起来。
  仿佛有一千一万根长针在刺扎他的全身每一处,他觉得战栗,可是又激动。
  他又一次嗅到了那一夜草原上群狼的气息、血腥的气息、杀戮的气息,随着姬野刺出那一枪,他在斩狼时那些模糊的感觉骤然清醒起来。
  他几乎要挥舞着手臂去为他的敌人呐喊。
  根本没有人能够看清那一枪的轨迹。
  只是一瞬间,姬野闪到了铁颜的背后,枪擦着飞血扎入擂台,姬野摇晃了一下,倒在了铁颜的脚下。人们茫然四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东陆第一名枪”、“劈断过四十五把长刀”、“屠杀巨龙的麻木尔杜斯戈里亚”,息衍看见了这全部的传说,骤然间都变成了真实。
  虽然还无法和十年后在鹰旗下一手推出一条毒龙的“封断一枪”相比,可是姬野在这一击中完美地实现了他所能做的最强攻击。剧烈的一击完全抽走了他的力量,在最后一刻,他的枪走偏了,错过了铁颜的胸膛,堪堪擦过了铁颜的胳膊。
  铁颜默默地摸了摸胳膊,一条细细的划痕,一手鲜红。
  “铁颜!”九王在座席上拍案大喝。
  铁颜猛地回过神来,他身上背着青阳的威名,而他在这里愣着回味对手的枪术。他急忙转身,高举战刀过顶。他的刀停止在那里,他触到了姬野的眼神。铁颜知道自己只要轻轻的一刀就可以结束战斗了,姬野已经完全失去了保护自己的力量,他的伤和强行使用无法掌握的枪术,这些都让他比一个婴儿还要脆弱。铁颜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甚至杀了这个对手,只怕也不会有什么惩罚。
  可是他的刀凝在那里,无比沉重。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铁颜的刀上,人们茫然不解地议论着这场战斗。
  “你那一枪叫什么?”铁颜问。
  “极烈之枪·摧城。”
  铁颜点了点头,退后几步,把战刀远远地对着姬野投掷过去。战刀呼啸着扎进地面,距离姬野的面颊不过半尺。
  “你赢了!”铁颜点了点头,他不善言辞,想了一会儿,“你说的,你真的打赢了我们所有人。”
  他回头离开了演武场,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铁颜投掷战刀和铁叶抛出战刀的意思是完全一样的,他交出了武器,认输了。
  一片哗然中,铁颜登上看台,在座席边跪下,“世子,铁颜输了。”
  “真的输了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过,”铁颜弯腰叩头,“他本来可以杀了我的。”

出自《九州缥缈录》—江南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