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打斗动作
打斗动作: 鉴赏
打斗描写

“你!”梁菁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重焱的套,奈何双手被擒,于是脚狠狠向上踢去。
重焱的反应却比梁菁的脚快,往后退开几步,让梁菁一脚踢空,“你不用这么狠吧,想让我断子绝孙?”
“我想让你去死!”梁菁手中鞭影闪动,在重焱面前交织成一道鞭网,兜头甩来。
重焱准备拔剑,一摸腰间才陡然记起刚才和阿檀切磋的时候,阿檀已经徒手将他的剑折断了!重焱在心中咒骂了一句该死,眼见鞭网逼近,重焱掠地飞身跃起,悬空凌驾在半空中,衣衫随风飘动。
梁菁一鞭没有得手,第二鞭接踵而至,在半空中状如灵蛇,鞭影叠加看不清虚实。
重焱翻身向后倒跃,梁菁这一鞭擦着重焱的胸躺甩过,但鞭尾回舞之时,在重焱的脸颊上留下一道细细的伤口,带起一串细碎的血珠。重焱点足立在梁菁的鞭头,抹去脸颊的血珠,挑眉道:“想不到你有两下子,要不是小爷我赤手空拳,小妞你还别想碰小爷我一根寒毛。”
“好狂妄的口气。”梁菁柳眉倒竖,将“蛟影”回收,不等重焱落地,便并指为剑,在身前划出一道火弧,飞旋着打向重焱。
“又是幻术!”重焱在半空避无可避,眼见着火弧已经迫近了,其破空带起灼热的气流撩起重焱的头发和衣衫猎猎作响。
子衿曾是看过梁菁的火鼠的,虽然没有吃过火鼠的亏,但也知晓梁菁的厉害,见此时重焱赤手空拳的和梁菁动手,因此为重焱捏了一把汗。沈慕寒将子衿半搂着,感到子衿的手心里全是汗,于是低声道:“别担心阿焱,那小子在阿檀那里学过。”
果然,眼见火弧已经裂空而至,重焱双手于胸前合十,双眼闭着,这一刻在重焱周身出现了奇异的变化,仿佛有一丝丝的冰蓝色气流从他的身体里窜出,旋即重焱双眼陡然睁开,其瞳仁紧缩成冰蓝色的一线。
梁菁的火弧撞击到重焱身前,发出有如冰块裂开的声音,先是细微缓慢的“卡擦卡擦”声,在轰然一声火弧炸裂!
四下暴击的火块向子衿砸来,沈慕寒将手一挡,将之隔开,但顾青城却没有这么好的本事,眼睁睁的看着火块砸来,连逃避的本能没有,闭着眼睛等死。
梁菁跃起,长鞭一揽,将砸向顾青城的火块甩向一边,但四溢的热浪已经噬焦了顾青城的白衣。

-------------起点某小说

秋风瑟瑟,路旁的草色已枯黄。
  郭嵩阳走得虽慢,步子却很大。
  李寻欢目光凝注着他的脚步,似看得出神。
  路上的土质很松,郭嵩阳每走一步,就留下个浅浅的脚印,每个脚印的深浅都完全一样。
  每个脚步间的距离也完全一样。
  他看来虽似在漫不经心地走着,其实却正在暗中催动着身体内的内力,他的手足四肢已完全协调。是以他每一步踏出,都绝不会差错分毫。
  等他的内力催动到极致,身体四肢的配合协调也到了巅峰时,他立刻就会停下来--那就是路的尽头。到了那里,他们两人中就有一人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李寻欢很明白这点。 
  这条路的尽头处,也许就是他生命的尽头处!
  这条路也许就是他的死路!
  他并不怕死,可是他现在能死么?
  四野越来越空旷,远远可以望见一片枫林。
  枫叶红如血!
  "难道那就是路的尽头?"
  郭嵩阳的步子越来越大,留下来的脚印却越来越淡了,显见他身体内外一切都已渐渐到达巅峰。
  郭嵩阳目光移向远方,远方在上正有朵白云冉冉飘动。
  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
  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
  郭嵩阳反手拔剑,平举当胸,目光始终不离李寻欢的手。
  他知道这是只可怕的手!
  李寻欢此刻已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他头发虽然是那么蓬乱,衣衫虽仍那么落拓,但看来已不再倒,不再憔悴!
  他憔悴的脸上已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
  这两年来,他就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剑,韬光养晦,锋芒不露,所以没有能看到它灿烂的光华!
  此刻剑已出匣了!
  他的手伸出,手里已多了柄刀!
  一刀封喉,例无虚发的小李飞刀!
  郭嵩阳铁剑迎风挥出,一道乌黑的寒光直取李寻欢咽喉。剑还未到,森寒的剑气已刺碎了西风!
  李寻欢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背脊已贴上棵树干。
  郭嵩阳剑剑已随着变招,笔直刺出。
  李寻欢退无可退,身子忽然沿着树干滑了上去。
  郭嵩阳长啸一声,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
  他的人与剑已合而为一。
  逼人的剑气,摧得枝头的红叶都飘飘落下。
  这景象凄绝!亦艳绝!
  李寻欢双臂一振,已掠过了剑气飞虹,随着红叶飘落。
  郭嵩阳长啸不绝,凌空倒翻,一剑长虹突然化做了无数光影,向李寻欢当头洒了下来。
  这一剑之威,已足以震散人的魂魄!
  李寻欢周围方圆三丈之内,却已在剑气笼罩之下,无论任何方向闪避,都似已闪避不开的了。
  只听"叮"的一声,火星四溅。
  李寻欢手里的小刀,竟不偏不倚迎上了剑锋。
  就在这一瞬间,满天剑气突然消失无影,血雨般的枫叶却还未落下,郭嵩阳木产立在血雨中,他的剑仍平举当胸。
  李寻欢的刀也还在手中,刀锋却已被铁剑折断!
  他静静地望着郭嵩阳,郭嵩阳也静静地望着他。
  两个人面上都全无丝毫表情。
  但两个人心里都知道,李寻欢这一刀已无法出手。
  小李飞刀,急如闪电,就因为刀锋破风,其势方急,此刻刀锋既已折,速度便要大受影响。
  小李飞刀纵然出手,也是无法伤人的了!
  常胜不败的小李飞刀,此刻竟是有败无胜!
  李寻欢的手缓缓垂下!
  最后的一点枫叶碎片已落下,枫林中又恢复了静寂死一般的静寂

---------李寻欢郭嵩阳一战

小龙女绸带扬动,抢先进招。法王道:“这是甚么东西?”左手去抓带子,眼见绸带夭 矫灵动,料来变化必多,这一抓之中暗藏上下左右中五个方位,不论绸带闪到那□,都是逃 不脱掌握。那知绸带上的小圆球玎的一声响,反激起来,迳来打他手背上的“中渚穴”。金 轮法王变招奇速,手掌翻转,又来抓那小球。小龙女手腕微抖,小球翻将过去,自下而上, 打他手背虎口处的“合谷穴”。金轮法王手掌再翻,这次却是伸出食中两指去夹圆球。小龙 女看得明白,绸带微送,圆球伸出去点他臂弯□的“曲泽穴”。 小龙女接过一招之后,极是害怕,说甚么也不敢再正面挡他第二招,当下展开轻功,在 厅上飞舞来去,手中绸带飘动,金球急转,幻成一片竹雾,一道黄光。那金球发出玎玎声 响,忽怎忽缓,忽轻忽响,竟尔如乐曲一般。原来她□居古墓之时,曾依着林朝英遗下的琴 谱按抚瑶琴,颇得妙理。后来练这绸带金球,听着球中发出的声音颇具音节,也是她少年心 性,竟在武功之中把音乐配了上去。天地间岁时之序,草木之长,以至人身之脉搏呼吸,无 不含有一定节奏,音乐乃依循天籁及人身自然节拍而组成,是故乐音则听之悦耳,嘈杂则闻 之心烦。武功一与音乐相合,使出来更是柔和中节,得心应手。 古墓派的轻功乃武林一绝,别派任何轻功均所不及。于平原旷野之间尚不易见其长处, 此时在厅上使将出来,的是飘逸无伦,变化万方。她一生在墓室中练功,于丈许方圆之内当 真趋退若神。金轮法王武功虽然远胜,但她一味腾挪奔跃,却也奈何不了,只听得铃声玎 玎,有如乐曲,听了几下,竟便要顺着她乐音出手,急忙摆动金轮,发出一阵嘈音来冲□铃 声。霎时间大厅上两般声音交作,忽轻忽响,或高或低。铃声清脆,听来心旷神怡,金轮中 发出的当□巨响却是如打铁,如刮镬,如杀猪,如击狗,说不出的古怪喧噪。

段正淳挺剑疾刺,钏万仇见来势凌厉,难以硬挡,向后跃进开三步。段正淳只求他不过 来纠缠,闪身抢到刀白凤和秦红棉身近,只见秦红棉刀法已微见散乱,刀白凤步步进逼。蓦 地里嗤嗤嗤连响,秦红棉接连射出三枝毒箭。她这短箭形状和木婉清所发的一模一样,手法 却高明得多,三枝箭分射左右中三个方位,教对方绝难闪避。刀白凤纵身高,跃,三枝短箭 都从她脚底飞过,不料她身子尚在半空,又有三枝箭射来,第一枝射她小腹,第二枝射向她 双足之间,第三枝却是对准了她足。底。其时刀白凤无法再向上跃进,身子落下来时。三枝 箭正好射中她头、胸、腹三处,实是毒辣之极。 刀白凤心下惊惶,拂麈急掠,卷开了第一枝毒箭,身子急速落下,眼看第二枝、第三枝 箭对准了胸膛、小腹射到,已万难闪避挡格,突然眼前白光急闪,一柄长剑自下而上的在她 面前掠过,将这两枝短箭斩为四截,同时有人幌身挡在她的身前,正是段正淳抢过来救了她 性命。倘若他出剑稍在不准,斩不到短箭,那么这两枝短箭势必钉在他身上。

乔峰眼见旁人退开,蓦地心念一动,呼的一拳打出,一招“冲阵斩将”,也正是“太祖 长拳”中的招数。这一招姿工既潇洒大方已极,劲力更是刚中有柔,柔中有刚,武林高手毕 生所盼望达到的拳术完美之境,竟在这一招中青露无遗。来到这英雄宴中的人物,就算本身 武功不是甚高,见识也必广博,“太祖拳法”的精要所在,可说无人不知。乔峰一招打出, 人人都是情不自禁的喝了一声采! 那大汉左手将乔峰挟在肋下,长绳甩出,已卷住了大门外聚贤庄高高的旗杆。群雄大声 呼喊,霎时之间钢镖、袖箭、飞刀、铁锥、飞蝗石、甩手箭,各种各样暗器都向乔峰和那大 汉身上射去。那黑衣碜汉一拉长绳,悠悠飞起,往旗杆的旗斗中落去。腾腾、拍拍、擦擦, 响声不绝,数十年暗器都打在旗斗上。只见长绳从旗斗中甩出,绕向八九丈外的一株大树, 那大汉挟着乔峰,从旗斗中荡出,顷刻间越过那株大树,已在离旗杆十科丈处落地。他跟着 又甩长绳,再绕远处大树,如此几个起落,已然走得无影无踪。 令狐冲手臂微感酸麻,但见红影闪处,似有一物向自己左目戳来。此刻既已不及挡架 ,又不及闪避,百忙中长剑颤动,也向东方不败的左目急刺,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这一 下剑刺敌目,已是迹近无赖,殊非高手可用的招数,但令狐冲所学的“独狐剑法”本无招 数,他为人又是随随便便,素来不以高手自居,危急之际更不暇细思,但觉左边眉心微微 一痛,东方不败已跳了开去,避开了他这一剑。令狐冲知道自己左眉已为他绣花针所刺中 ,幸亏他要闪避自己长剑这一刺,绣花针才失了准头,否则一只眼睛已给他刺瞎了,骇异 之余,长剑便如疾风骤雨般狂刺乱劈,不容对方缓出手来还击一招。东方不败左拨右挡, 兀自好整以暇的啧啧连赞:“好剑法,好剑法!”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1、此时,看到龙壹已经休克,龙贰,龙叁也同时一惊,特别是龙叁,顿时想起了还在医院被李昊打残的三个兄弟的惨样,要和他单挑简直是找死,赶紧朝后退去,可惜却慢上了一步,李昊一把将龙壹推向最边上的龙贰,闪电般的踢出一脚,龙叁那高大的身躯直直的飞了出去,一个完美恶狗扑食落地,整个脸蛋和那水泥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直刮得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2、凌厉的剑气逼退了赵琳儿,而后萧晨再次逃遁。在这个大雨倾盆的深夜,百兽都已经蛰伏了起来,除了风雨雷电之外,已经听不到任何兽吼。
  3、赵琳儿刹那回神。莲步生风,似浮光掠影一般追了下去。她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然等到萧晨恢复功力,她多半就无法压制的住对方了。
  4、他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幕斩灭了激射而来的虹芒,化解了杀身之噩。而后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要与天上劈落而下的闪电连接到一起。
  5、李昊又拿出口袋里防身的小刀,小刀在手中一番,在龙壹的右臂上轻轻一划,连同袖子在内,划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白肉一番,鲜红的血液从肉里渗了出来,很快染红了里面的白色衬衫,而的龙壹惨叫声更是响彻整个街道。
  6、萧晨身体爆发出绚烂的光芒。宛若蛟龙一般腾跃而起,向着密林中飞遁而去。他现在真的无法对抗赵琳儿。王子风最后以魔功崩裂身体,那澎湃地生命元气给萧晨造成了可怕地冲击。虽然退避与防御还算及时。但是也令他身负重伤。
  7、无尽的黑暗中,大雨滂沱,萧晨在林间飞奔,喉咙间血水涌了上来,如今伤体已经渐渐不支。但背后的凌厉杀气却越迫越近了,七彩剑芒马上就要触及身体了。
  8、手腕一番,手中的小刀脱手而出,化出一道流光,射进了龙贰的大腿,龙贰惨叫一声,身子朝后面倒去。
  9、李昊一个跨步,来到了冲在最前面龙壹的左边,一把抓住他左手的钢管,一把抓住他还缠有纱布的手臂,用力一拧,发出咔嚓一声,肩关节已经脱臼,龙壹的惨叫声这才响起。
  10、萧晨乱发狂舞,眸若冷电,长剑如虹,以伤体迎战。不过,却无法抗衡,最后被逼再次逃遁而去。
  11、李昊速度极快,龙叁钢管挥来的同时,身形一闪,一把将龙壹拉到刚才自己站的位置上,龙叁钢管狠狠的砸在龙壹的头上,顿时砸得血花乱溅。
  12、虽然无尽的黑暗笼罩天地间,为他提供了逃跑的机会,但是赵琳儿的身法实在太快了,她修习的乃是“浮光掠影神虚步”,乃是与“一苇渡江达摩轻身功”并列的绝世身法,奔行起来如谪仙一般飘逸,牢牢将萧晨锁定。
  13、李昊朝前跨出一大步,狠狠的一拳打在龙贰的小腹,龙贰也像龙叁一样,直直的飞了出去,连续撞倒了好几个小弟,而他腿上的小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李昊手中。
  14、冲天地火光将河岸两旁映射的一片通明。赵琳儿静静的站在那里。当真是如洛神临世一般,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15、赵琳儿身为皇家天女,所学当然是顶级玄功,乃是赫赫有名的彩虹剑诀,周身缭绕着一道亮丽的彩虹,在雨夜中将她衬托的风华绝代,七彩剑芒不断激射而出。
  16、萧晨已经无话可说,两人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多说无益,不然只显赘余。
  17、一日,群魔祸世,三英闻之,作冲冠怒,与之战,怎料棋逢对手,将遇作家。其间斗杀厮搏之声,惊某女。此女,来历不详,宿馆舍之中。因噪音嚣声,震倒其床,扰其寐,怒,出,见其间之状,入战局,与友并肩,荡尽群邪,胜,复述群邪罪状。然是时,一魔做困兽斗,欲刃某男,女挺身挡刀。男感其行,欲妻之,喏!
  18、赵琳儿风华绝代。袅袅娜娜而来。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脱俗之态。清丽仙颜露出一丝冷笑,道:“你倒会说话。难道让我惜故土之情。而不杀你吗?不要忘记我们是如何来到这里地!”
  19、赵琳儿笑声如银铃。清脆悦耳。但是杀意随之弥漫开来。她冷笑道:“如果没有人间的恩怨。我们可以共处下去,眼下却不可能。留你在海岛之上,等如养虎为患。现在你不过是因为重伤在身,才如此求全而已。如果你此刻身处巅峰之态。恐怕早已无情出手了。”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