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关于打斗场面的句子和成语

打斗动作
打斗动作: 素材
               席卷天边那遥远而黯淡的流云,回旋成了一道眩目混乱而狰狞的痕迹。近似那被夜色覆盖的月光,和那缤纷在星辰下的簌簌飞雪。天气是颇为寒冷的,笼罩于那一片雪原其上的光线里,隐隐约约映出两个对峙的身影来。有些尘埃般谜样的喧嚣,在那些漠漠围观的执剑的看客之间荡涤。
  月色如同染上波纹般舞动在水的倒影中,其中一人一剑横过他冰冷的视线,先是伫立片刻一挥袍子连着的墨色长袖,灵气迅速的聚集在他的头顶怒放,刺向另一人后退中挂着冷笑的面门。光芒迅速的萌芽爆裂,在风的呼啸中藤蔓一样不停的蔓延,与那赤红色彩虹般的真气交织纠缠在一起。
  终于,墨色的男子一扬精致的笑意,使出了他修炼已久的传说中的最终魔法海市蜃楼。他的目光悠悠地穿越到对方挣扎的意识里,另一人看见了他自己的摸样,一点一点地干涸苍老下去,直到成为终结诗篇后留下的灰烬。一声长啸后,他睁开双眸从那梦魇幻觉中挣脱出来。就在这一刹那满是破绽,他虽醒来,他的胸膛却被黑衣男的剑刺中。
  黑衣男缓缓抽出血痕流淌的剑来,呼啸的风雪也渐渐地停下鸣叫了。另一个人悠悠的倒地不起,脸上残留一线已经虚弱的温暖,瞬间就散了。人群中传来议论和惊叹的喧闹,目光齐齐停留在黑衣男高大挺拔的身影一盼。结果已经落定终结,只有一分凄厉轻盈的晚星划破天穹,是眷念红尘之人难舍的倾城。
  
  氤氲漫天,猎猎的风声夹着血腥呼呼的来,也又呼呼的去,天宇九霄早已经为之黯然。
  
  血迹斑斑的大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七零八落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有些尸体里的鲜血还没有完全的干涸,一滴一滴慢慢的渗透着,浸满了土层,远处火光肆虐不断,杀戮的声音依稀可辨。
  
  虽然剑刃并不锋利,但要割开脖子上薄弱的皮肤也是轻易而举的,接着剑刃余势未衰,又划断了其下的气管,喉管,颈动脉,迷走神经。暗红色的鲜血顿时欢快的奔流了出来,方林清晰的看到,视野里这面具奴仆的血条骤然变空,他的身躯陡然弹起,再重重跌落,死鱼的眼睛外凸,紧接着变得茫然。方林眼疾手快,一把抄住了他脱手抛出的短剑,避免它撞到岩石上发出响声,接着凶狠的一脚踏在了尚在流血的伤口上,避免气管内呛入血液的“咯咯”轻声惊动了其他人。
  
  谁谁(女主角)一个闪身,躲过一刀,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抄起吧台上的一个酒瓶,说是迟那时快,酒瓶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砸向了对面那个男的,“啪”的一声闷响,酒瓶应声而裂,黑衣男子头上顿时血如泉出,呆如木瓜,没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有如此功夫。
  
  染红了整个大地。他踢踢脚边的尸体向左右望去,左边的兄弟右臂上插着一支箭,却用不熟练的左手死命地砍着,面目狰狞;右边的兄弟杀红了眼,大声的吼叫,嘴角甚至流出血来。
  他用衣袖抹抹额头的汗水,抬头看看照耀着红色土地的红色太阳,耀得睁不开眼来。
  可怜卢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不知她的那一边看到的太阳,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血红呢?
  将军在远方挥舞着戟,仿佛在用鲜血画画一般,那颗盔甲下面的永远不曾低下的头颅,是所有国人的希望,好像旗帜。
  
  黄昏时分的山岗上,西风瑟瑟秋意正凉,两个约莫十七岁左右年纪的青年男子正激斗正酣,一位使刀大开大合,金刃劈风之声虎虎生威。一位赤手空拳,闪转腾挪却丝毫未见颓势,于刀光剑影之中游刃有余。使刀青年久战不下心生急躁,刀法渐失精妙,力道却是越来越大。武学一道最忌气息紊乱,徒手少年自是明白这些道理,眼见对方一个重刀劈出,他不退反进脚下一步便欺进对方身前,使刀少年情知不妙无奈招数已老,只得弃刀后撤,腋下还是挨了对方一肘,结结实实甩出一丈开外,刚想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突然眼前一黑,徒手少年已如大鸟般从天而降……
  
  战鼓雷鸣     千军万马
  浩浩荡荡     白刃相接
  枪林弹雨     金鼓连天
  势如破竹     腥风血雨
  硝烟弥漫     赤膊上阵
  硝烟滚滚     战炮轰鸣
  短兵相接     枪林弹雨
  硝烟弥漫     战鼓雷鸣
  千军万马     浩浩荡荡
  白刃相接     枪林弹雨
  金鼓连天     势如破竹
  腥风血雨     硝烟弥漫
  生死肉搏     战鼓雷鸣
  天昏地暗     战无不胜
  攻无不克     烽火连天
  气势磅礴     危机四伏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