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创世记-希伯莱神话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欧洲 » 希伯来

创世记-希伯莱神话

    太初的时候,上帝创造天地。地上全是水,无边无际,水面上空虚混沌,暗淡无光。
    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上帝说:
    “要有光!”
    光就立刻出现了。上帝看见光是好的,就把光明和黑暗分开了,称光明为白天,称黑暗为夜晚。夜晚过去便是早晨。这就是世界的第一天。
    第二天,上帝说:
    “要有穹隆!”
    于是就有了穹隆。上帝称穹隆重天。天将水分开,有天上的水,有天下的水。
    第三天,上帝说:
    “水要汇聚成海,使陆地露出来。地上要长青草和蔬菜,蔬菜要结种子,还要有树木,树木要结果子,果子里要有核。”
    事情就这样成了。大地披上一层绿装,点缀着树木花草,空气里飘荡着花果的芳香。
    第四天,上帝说:
    “天上要有光体,以便分昼夜,作记号,确定年岁、月份、日期和季节。天上的光要普照大地。”
    说话就成了。天上出现了太阳、月亮和星辰,太阳管白天,月亮管黑夜,黑夜里有星星。闪闪晶晶,撒满深蓝色的天空。

    第五天,上帝说:
    “水中要有鱼,以及其它各种水生动物。空中要有鸟,以及其它各种飞禽。”
    上帝造出大鱼和水中滋生的各样动物,又造出各样飞鸟,在天空飞翔,在地上栖息。上帝看见这样很好,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殖肥,鱼类和雀鸟,让海中、地上和天空,充满生机。”
    第六天,上帝说:
    “地上要生出活物来,牲畜,昆虫和野兽,各从其类。”
    于是上帝造出牲畜、昆虫和野兽。这些动物乱跑乱叫,在广阔的天地里,互相追逐。
    上帝看见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很是快意,派谁来管理这一切呢?
    就在第六天,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造男人造女人,派他们管理水中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走兽和昆虫。上帝最初造出的男人和女人,就是人类的始祖。
    上帝对他们说:
    “你们要生养众多,治理地面,也要治理海洋。看哪,我将蔬菜和果实,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以及其它各种动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一切鸟兽虫鱼,都归你们管。”
    事情就这样成就了。上帝看见这一切所造之物,非常喜悦。

    这样夜去晨来,度过了第六日。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了第七日,上帝造物之工已经完毕,就在这天歇息了。
    上帝赐福给第七日,称为圣日,也叫安息日。
    上帝创造天地海和万物以后,在第六日造人。
    耶和华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用地上的尘土造出一个人,往他的鼻孔里吹一口生气,有了灵,人就活了,能说话,能行走。上帝给他起个名字,叫亚当。
    亚当根据上帝的安排,住在伊甸园里。伊甸园里有一条河,清澈见底,有鱼有虾有水草,蜿蜓曲折,滋润着园里的生物,又从园里分成四道流出去。
    第一道河名叫比逊,环绕哈腓拉全地,那里有珍珠黄金和红玛瑙。第二道河名叫基训,环绕古实全地。第三道河名叫希底结,流经亚述之东。第四道河名叫伯拉河。
    伊甸园里,河流两岸,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在园子的当中,生长着生命树和善恶树。树上都结着果子,果子都很好吃。
    上帝对亚当说:
    “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便吃,唯独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能吃,吃了必死!”
    上帝派亚当修理和看守伊甸园。伊甸园里有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可是都没有名字。上帝叫它们统统到亚令。
    它们一个一个乖乖地走过来,亚当开口叫它什么,它以后就叫什么名字——喜鹊,鸽子,老虎,大象……就这样点名了。
    这许多动物,统归亚当一个人管,怎么能管得过来呢?
    耶和华上帝说:
    “一个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以便帮助他工作。”
    于是耶和华上帝使亚当沉睡,他就昏昏沉沉地睡熟了。上帝从他身上取下一根肋骨,又把皮肉重新合起来,不留一点伤痕,也不疼痛。上帝用取下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男人跟前。
    亚当一觉醒来,看见女人,非常高兴,欣喜地说:
    “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裸体,天真烂漫,并不感到羞耻。
    他们吃着树上的果子,身强体健,或漫步在林间草地上,或依偎在河旁岩石上,时有天使从高高的蓝天上飞下来,扑打着洁白的翅膀,站在他们面前说话儿,一会儿又跳舞唱歌,天上人间乐融融,鸟儿飞,昆虫鸣,狮子横卧在主人的膝前,懒洋洋的酣然入睡,清新透明的空气中,飘撒着野花的芳香。
    那时人听上帝的话,鸟兽虫鱼都听人的话。天空一直是晴朗的,从来不下雨,也没有人耕田,万物滋长靠河流,四季皆有充足的水源。
    亚当和妻子住在伊甸园里,无忧无虑,过着和谐美满的生活。

    当初所有的动物,都很温驯善良,唯有蛇非常狡猾。蛇要破坏人的幸福,它对女人说:
    “上帝当真说过,不叫你们吃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女人看见蛇长得很美丽,有一对漂亮的翅膀,能在空中飞翔,说话的声音又很悦耳,便喜欢和它攀谈,她爽快地回答说:

    “上帝说了,园中的果子随便我们吃,只是那善恶树上的果子,我们不能摸,也不能吃,吃了必死。”
    “不见得吧,”蛇鼓了一下翅膀,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看吃了也不一定死。那善恶果呀,鲜美异常,好吃极了!”
    “那为什么不叫我们吃呢?”女人急着追问,她觉得蛇比人见多识广。”
    “因为你们一旦吃了那善恶果,就立刻心明眼亮了,知善恶,辨真假,聪明得就跟上帝一样。不信,你吃一个看!”
    “啊,原来这是智慧果呀!”她的心被激动了,眼望那善恶树上的果子,掩映在青枝绿叶间,甚是可爱,情不自禁地踞起脚尖,伸手摘下一个,咬了一口,“哎呀,味道真美!”
    女人顾念自己的丈夫,她招呼亚当说:
    “亚当,快来,给你吃这个果子。”
    亚当从妻子手里接过善恶果,大口吃起来,满嘴流水地说:
    “果然好吃!”
    话音未落,他们两个人顿时心明眼亮,知善恶,辨真假,羞耻之情油然而生,顾盼周身,一丝不挂,一瞥那禽兽的眼睛,益发觉得无地自容。
    用什么东西隔断外来的视线呢?他们洞察远近,发现无花果树的叶子可以遮蔽身体。那又大又厚的无花果叶子被采来了,编成了裙子,找根藤条穿起来,系在腰间。
    天起了凉风,耶和华上帝在园中行走。亚当和妻子一听,知道上帝来了,他们赶紧藏在大树背后。
    耶和华上帝呼唤亚当:
    “亚当,你在哪里?”
    “我在园里,”亚当战战兢兢地说,“我听见你来了,心里很害怕。因为我赤身裸体,不敢见你,所以便藏起来了。”
    “赤身裸体?你怎么晓得这个呢?”上帝早已明察一切,继续追问道,
“坦率地说,你是不是偷吃了禁果?”
    “是偷吃了禁果。”亚当知道瞒不过去,只得招认了,接着他又辩解道:
“不过那不是我自己要吃的,那是你赐给我的女人送给我吃的。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耶和华转向女人,对她说:
    “你作了什么事?从实说来!”
    女人指着蛇说:
    “也不是我自己要吃的,是那蛇引诱我,说吃了禁果就心 明眼亮,有智慧,所以我就吃了。”
    上帝勃然大怒,对蛇喊道:
    “你这引诱女人堕落的坏蛋,要永远受到诅咒!你必须用肚子走路,终身吃土。我又叫你和女人世代为仇,女人伤你的头,你伤女人的脚后跟。”
    于是蛇便失去了翅膀,只得在地上用肚子爬行了,并且变成可恶可憎的样子。
    惩罚完蛇以后,上帝又对女人说:
    “我必须增加你怀孕的苦楚,叫你分娩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你将成为丈夫的附属品,依恋你的丈夫,受你丈夫的辖制。”
    发落完蛇和女人以后,上帝又对亚当说:

    “你既然听从你妻子的话,不守我的禁令,偷吃了禁果,那就要受到应得的惩罚。从今以后,土地要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必须终年劳苦,汗流满面,才能从地里得到吃的,勉强维持温饱,这样劳碌终生,直到死后归土。人啊,你本是尘土,终将归于尘土!”
    这事过后,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夏娃”就是众生之母的意思。
    亚当和夏娃自从偷食禁果以后,一直羞愧惶恐。因此耶和华上帝为他们一人做一身皮子衣服,给他们穿上。既然知道羞耻了,就应该穿上衣服。
    耶和华上帝说:
    “既然人已经吃了善恶果,那他们就知道善恶真假,聪明得与我相似,倘若再让吃那生命树上的果子,那他们就长生不老了。”
    为了实现对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惩罚,耶和华上帝把他们逐出伊甸园,打发他们去耕种土地。
    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之后,上帝在伊甸园东边安设         ①和四面转动发火的剑,把守着生命树。
    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过着艰辛的日子,往昔的欢乐已经一去不复返。
    夫妻二人相依为命。亚当和夏娃同房,夏娃怀孕,到时候生下一个男孩,起名叫该隐。以后又生下该隐的弟弟,起名叫亚伯。
    ① 传说中的带翅膀的动物。
    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
    兄弟两个常常在父母面前争强斗胜,又想在供物上比个高低。
    该隐辛勤耕耘,庄稼长得茂盛,果实饱满。到了收获的季节,他就以佳禾为供物,献给耶和华。
    亚伯精心牧羊,羊群繁殖很快,个个长得膘肥毛厚。到了献祭的时候,他在羊群中选取最好的头生羊,连同羊脂油一起,作为供物,献给耶和华。

    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
    该隐看见弟弟占先了,气得满脸紫胀,眼睛射出凶光。
    耶和华劝慰该隐说:
    “该隐哪,干么要生气呢,干么要变脸呢?如果你行得好,你的供物同样会受到我的悦纳。如果你行得不好呢,那可要当心犯罪呀!罪已经埋伏在你的门前了,它一定要和你纠缠,你可要甩开它呀!”
    可是该隐不听上帝的劝告,他走到田野里,看见亚伯正在牧羊,脸上现着得意的神色,他便凑过去对弟弟说:
    “亚伯,你得意什么,难道我老大不如你吗?”
    亚伯知道哥哥的供物不蒙悦纳,知道他想要拿自己出气,因此尽量回避他。可是该隐并不罢休,硬要毁掉弟弟精心牧养的羊群。亚伯忍不住,便顶了一句:
    “你的供物不蒙悦纳,关我什么事呀?”
    于是两个人就争吵起来了,越吵越凶,双方动手厮打起来。该隐把弟弟打翻在地,还不肯放手,直到把他打死。
    该隐杀弟,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桩凶杀案。上帝亲自审问:
    “该隐,你弟弟亚伯在什么地方呢?”
    “不知道,”该隐回答说,“难道我是专管看我弟弟的吗?他上哪儿去,也没告诉我呀!”

    “是你把他杀了,”上帝直接了当地说,“我听见了死者的哀告。他的血从你手里流下来,流到地上,地开了口子,承受了你弟弟的血。”
    “不错,”该隐供认了,“有这码事,是我把他杀了,谁叫他顶撞我来的!”
    “你将永远受到诅咒!”耶和华判定该隐有罪,宣布他应该受到惩罚,
“你种地,地不再给你长出佳禾。你必定流落他乡,到处飘泊。”
    到这时候,该隐才感到惧怕,他俯伏在地,乞求恕罪:
    “这刑罚太重了,我受不了哇!你把我赶出这个地方,不叫我见你的面,那我无论漂流到什么地方,凡是遇见我的,都会杀我呀!”
    “不会的,”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定遭报七倍!”上帝给该隐立个记号,带在身上,免得人遇见他就杀。
    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前,住到伊甸东边的挪得地方去了。
    亚当没有跟他的大儿子一起出走。他活了九百三十岁就死了——偷食禁果造成了凡人皆有死。亚当和夏娃一生留下许多儿女,其中能够代替亚伯安慰始祖的,唯有第三胎的塞特。塞特长得和父亲一模一样,他一共活了九百一十二岁,并且多子多孙。他有个九世孙,名叫挪亚。
    始祖偷吃禁果,被逐出伊甸园。该隐杀弟,揭开了人类互相残杀的序幕。人世间充满着强暴、仇恨与嫉妒,深深陷在罪恶之中。
    上帝见此情景大为震怒,要将这败坏了的世界一举毁灭。唯有挪亚是个义人,尚可随他留下有限的生灵。
    耶和华对挪亚说:
    “看哪,世界败坏到如此地步,这些有血气的生物全都陷在罪恶之中。这完全违背了我当初造物的旨意。我现在后悔了,我要将这罪恶的世界一举毁灭!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耶和华将方舟的规格和造法传授给挪亚,又对他说,“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所有的生灵。然而我要与你立约,你和你的妻子、儿子、儿媳,都要进入方舟。凡是有血有肉的活物,鸟兽虫鱼,各从其类,每样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方舟里保全生命。”
    挪亚依照上帝的吩咐,选歌斐木,赶造方舟。挪亚一边造方舟,一边劝告世人:
    “洪水快来了,你们应当悔改!”
    可是除了几位年高德助的老人外,很少有人相信他的。邻居们和过路人都讥笑他说:
    “嘻,这个人真傻,在旱地上造方舟,谁见过这玩艺儿呀!”
    “他还替我们担忧呢,难道聪明人要听傻子的话吗?”
    “喂,你老说洪水快来了,我倒要请问,洪水从何处来呀?”
    “从天上来,”挪亚干着活,汗流浃背,头也不抬地回答,“那水要从天而降。”
    “怪哉,从天上要流下一道河来!”
    他们走开了,回头嘲弄着。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过从天上滴下一滴水来。因为自从创世以来,天上一直没有降雨在地上。那时的五谷和百草,全靠地上的河流滋润。
    人们不理会挪亚的劝告,照样的吃喝玩乐,婚丧嫁娶,耕耘牧羊……
    挪亚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整整用了一百二十年的时间,终于造成了一只庞大的方舟。这只方舟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三十肘。共分上中下三层,每层都有一间一间的隔开的小舱房。方舟内外涂着松香,门开在旁边,舟上边有窗户,高一肘,用来通风和透光。
    方舟造好了,耶和华对挪亚说:
    “你和你的全家都要进入方舟,因为在这世代中,我见你在我面前是个义人……再过七天,我要降雨在地上四十昼夜,把我所造的活物从地上除灭。”
    原来挪亚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儿子,儿子都娶了媳妇,全家共是八口人。

家里人大多不相信挪亚的话,只是为了随和这位痴心的老人,才勉强进了方
舟。
    方舟矗立在旱地上,宛如一座秃兀的木山,舟门洞开着。
    人们看见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一对一对的,从天下各地聚集而来,有条不紊地进入方舟。它们全都听从挪亚的指挥,每样只有一公一母得人舟内,对于那些洁净的动物,在名额上则给予适当的照顾——每样有七公七母进入方舟。这倒不是挪亚自作主张,要知道,他完全是在上帝允许的范围内行事。从大象到蚊子,各从其类,在方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方舟中备有各种各样的食物,足够挪亚全家人和天下人选的动物吃的。
    过了七天,正当人们指着方舟嘲笑取乐的时候,洪水突然来了!
    是年挪亚六百岁。二月十七日,开天辟地第一回下雨了,千万条水线,从高天直通地面,如同无涯的瀑布,骤然间倾泻下来。大雨不停地下了四十昼夜,江河湖海,一齐暴涨起来,冲决堤坝,滚滚洪流,席卷了沟壑,洼地,平原,丘陵和山岭……人群、庄稼和牛羊,以及一切獐狍野鹿,全都陷入了没顶之灾,在劈头盖脸的浪花里挣扎着,喊叫着……峰巅上的树木也节节没人洪水之中。
    当洪水来临之际,挪亚全家以及天下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和昆虫,全都按照预定的数目,有公有母,在方舟里各就各位了,正如上帝所吩咐挪亚的。耶和华把他们关在方舟里头。
    那么除了挪亚一家人以外,有没有别的人,就说邻居或者儿媳的父母吧,悄悄躲在舟中避难呢?抑或是在洪水中爬上方舟呢?当时并没有发生这种事,因为那些人都不相信挪亚,相信的老年人在此之前都相继离开了人间,也许有人浮光掠影地到舟中蹓个弯,但是也很快捂着鼻子出去了,谁会喜闻老虎大象屙屎撒尿的气味呢?至于说在洪水中爬上方舟,那又谈何容易呢?原来那方舟四围向上直立着,平展展光溜溜,如同冰墙一般,没有个抓寻,要爬也爬不上去,更何况浪头还不停地拍打着呢……所以可以确凿无疑的说:亚当夏娃的后代,到这时候只剩下挪亚一家人了。
    方舟外面,洪水漫天,浩森无际,人、鸟、兽、虫,一切血肉之躯,统统卷进了那咆啸的巨澜,葬身在深渊里。有几只巨鸟,凭借着垂天翅,迎着暴风雨奋飞,妄图逃避尘寰浩劫,然而毕竟是血肉之躯,过不了多久,便支撑不住了,吧嗒吧嗒,掉在水里淹死了。
    天地间仿佛再也不存在高出水面的物体了,山峰低于水面十五肘,唯有那孤伶伶的挪亚方舟,安然无恙地漂泊在万顷波涛之上。
    上帝顾念挪亚和方舟中的一切飞禽走兽,下令止雨兴风,风吹着水,水势渐渐消退。
    从二月十七日开始,洪水整整泛滥了一百五十天,到了七月十七日,才有山头从水面上露出来。挪亚方舟停靠在亚拉腊山边。到了十月初一日,山顶全都露出来了。
    过了四十天,挪亚打开方舟的窗户,放出一只乌鸦去,指望它探听一下外面的消息。可是这负心的鸟儿飞来飞去,再也不回那憋闷的方舟。方舟得不到回音,挪亚只好另选别的鸟,他把一只鸽子放了出去,要它看看地上的水退了没有。但是除了冷风呼啸的山峰外,遍地都是水,鸽子找不到落脚之处,又飞向方舟的窗户,挪亚伸手把它接了进来。
    七天之后,再把鸽子从方舟里放出去。舟中之人巴望着窗口,耐心而焦急地等待着,一直等到日落黄昏,鸽子才飞回来,嘴里衔着一枝橄榄叶,翠绿翠绿,看出是新从树上拧下来的,由此判断,地上的水已经消退了。一片橄榄叶表达了和平的讯息。又过了七天,挪亚把舟中的鸽子全都放出去,它们就再也用不着回来了。
    到挪亚六百零一岁的正月初一日,他掀开舟盖,向外观看——
    周围一片雾海茫茫,蒸腾着的水气宛如一层薄薄的轻纱,朦胧中显出大地的面庞,在那稠厚的泥浆下面,掩埋着多少曾经活动过的躯体呢?时隐时现的山川,树林,荡着徐徐的清风,沉浸在万物俱灭的宁静之中。
    直到二月二十七日,大地才凝结坚实了,全干了。天空晴朗,太阳向大地投下灿烂的光辉,地上的山川树木,全都用水洗过,焕然一新,星星点点地闪烁着晶莹的露珠。
    上帝对挪亚说:
    “出来吧,挪亚!你和你的妻子,儿子,儿媳,全都出来吧!把方舟中的一切活物,飞禽走兽和昆虫,全都放出来吧!”
    幸存者们在方舟中憋闷了一年零十天,终于蒙着上帝的召唤,纷纷跃出挪亚方舟,欢快地来到这新生的天地里。
    一朵一朵的白云,飘浮在蔚蓝色的天空中,天际上映衬着旷古未有的彩虹。这彩虹就是上帝与人立约的记号,表明洪水大劫不会重演,上帝愿挪亚子孙昌盛。
    洪水大劫以后,挪亚子孙在新的天地里传宗接代,一代更比一代多。天下众多的人口,全都说着同一种语言。
    他们成群地向东迁移,走到示拿地方,发现一片广袤的原野,莽莽苍苍,一望无垠。人们笑逐颜开,互相商量着:
    “这地方多好哇,住下来吧!”
    “咱们在这里建一座城,城中建一座塔,塔顶通天。”
    “对,作个纪念,留给子孙,传流后世。这样也免得大家流离失所,连个集中的地方都没有。”
    “咦?这地方没有石头,那用什么来建城建塔呢?”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最后一致决定:用泥土来作砖,把砖烧透了,就拿砖当石头。  

    “没有灰泥怎么办?”有人提出新问题,大家又议论起来。人多智广,有一个灰泥匠,想出个好办法,就地取材,用石漆当灰泥。
    大家此呼彼应地说着话,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做坯的做坯,烧砖的烧砖,和泥的和泥,运料的运料,建城的建城,建塔的建塔。
    那塔节节升高,直入云霄。
    这件事惊动了上帝。耶和华降临现场,观看世人建筑的城和塔。看见平地上,城头上,塔顶上,人们川流不息地传运着砖料和灰泥,从下往上,层层传递,有条不紊,最上边的人挥汗如雨,手里摆弄着砖和灰泥,越砌起高。
    耶和华顾盼天使说:
    “看哪,他们的动作这样协调一致,整齐划一,靠的是同一种语。如今建城建塔,往后做起别的事来,就没有不成的了。看来我们得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语言彼此不通。”
    于是耶和华就使建筑城塔的人们说出各种各样的语言,每个人说话,只有身边的几个人懂得,稍远一点就听不懂了。塔顶上的人,叽哩呱啦,向下边喊话,喊破了嗓子,下边的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要砖还是要灰泥?城头上的人渴得要命,水边上的人也不给送水来,打手势也不管用,因为缺乏统一的规定。由于语言不通,停工待料,人们的心也就随之逐渐涣散了。
    耶和华使众人从那里分散到各处去,四面八方,遍布在天涯海角。从此人世间便产生了成百上千种语言,每种语言又分成若干方言,每种方言还夹杂着不同的腔调。
    随着人们的走散,那座城和那座塔也就半途而废了。半途而废的原因就在于语言的变乱。“变乱”一词在希伯莱语中读作“巴别”。因此人们就管那座城叫巴别城,管那座塔叫巴别塔。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