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欧洲 » 希伯来

约瑟记-圣经故事

    雅各是亚伯拉罕之子以撒的儿子。雅各的两妻二妾给他生下了十二个儿子:利亚所生的是流便、西缅、利未、犹大、以萨迦、西布伦;拉结所生的是约瑟、便雅悯;利亚的使女所生的是迦得、亚设;拉结的使女辟拉所生的是但、拿弗他利。
    美女拉结在生便雅悯时遇上难产,产后她便离开了人间。她给雅各留下两个儿子,小的就是便雅悯,大的名叫约瑟。
    约瑟小时候很受父亲的宠爱,父亲送给他一件彩衣。这引起了哥哥们的嫉妒,他们认为自己不受父亲的宠爱,是由于约瑟告密的缘故。
    约瑟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弟兄们在田里捆禾稼,他自己捆的禾稼立在中间,别人捆的禾稼在周围倒下来,向中央膜拜。
    他向哥哥们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这个奇怪的梦。哥哥们听了,都很生气,他们说:
    “难道你要作我们的王吗?难道你真要管辖我们吗?”
    这些不满的言词并没有引起约瑟的注意,他这时只有十七岁,太天真了。过了些日子,他又向大家讲述了另一个奇怪的梦。
    “看哪,我又做了一个梦!”

    “你梦见什么啦?”父亲问,“讲给大家听听吧。”
    “好吧,我讲,”约瑟对着父母和哥哥们说道,“我梦见太阳月亮和十一个星星,一齐向我下拜。”
    这话不仅加深了哥哥们的忌恨,而且还激怒了他的父亲。父亲责备他道:
    “你做的是什么梦啊!难道我和你母亲,还有你的弟兄,都要俯伏在地,向你顶礼膜拜吗?”
    从此,父亲便把这事存在心里。

    有一天,父亲把约瑟叫到面前,吩咐他说:
    “你哥哥们在外面牧羊,好长时间不回来,我不放心,想打发你去看看他们平安不平安,羊群好不好,看完你就回来。”
    约瑟遵照父亲的吩咐,去找他的哥哥们。开始迷了路,好不容易经人指点,才发现哥哥们在多坍地方牧羊呢。
    他们老远地看见他来了,就互相商量,如何制服他:
    “看哪,那做梦的来了!等他一到,我们就把他杀了,丢在坑里,叫他的美梦成为泡影。”
    “若是父亲问起来呢,怎么办?”
    “那就说他被野兽吃了。”
    其中只有老大流便,尚有手足之情,不忍心加害自己的弟弟,他说:
    “不能杀他,他是我们的弟弟,我们不可流他的血。我看把他丢在野地的坑里算了……”心想过后救他出来,交给父亲。
    可是流便在兄弟们中间没有威信,大家都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根本不听。等约瑟一到,哥哥们一拥而上,恶狠狠地将他拿住。
    约瑟人单势孤,而且尚未成年,无法抵挡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他只好束手被擒,苦苦哀求:
    “饶了我吧,我是父亲派来看望你们的!”
    “还想回去报告吗?说我们行为恶劣?”
    “你真会做梦,叫我们向你下拜?”
    “看你穿的多漂亮,还有彩衣!”
    大家七手八脚剥下他的彩衣,扔在一边,把他往附近的坑里一推——轰隆隆!约瑟落到坑里,摔得鼻青脸肿。幸亏那坑不怎么深,是个枯井,里面没有水。
    任凭弟弟在坑里哭嚎挣扎,哥哥们却稳稳当当地坐在旁边,吃起饭来,互相谈论着,幸灾乐祸。
    这时有一伙以实玛利人,牵着一队骆驼,远远地走过来,骆驼身上驮着香料、乳香和没药。
    犹大对弟兄们说:
    “我们杀了自己的兄弟,藏了他的血,有什么益处呢?还不如把他活卖给这伙骆驼商人呢!我们不可下手害他,因为他是我们的兄弟。”
    众弟兄觉得这话有理,看见那伙商人走近了,便打招呼:
    “喂,上哪儿去呀?”
    “下埃及!”商人们回答。
    “那好,有个活宝卖给你们,喏,在坑里哼哼的就是!”
    商人们看见约瑟年轻力壮,就决定把他买下来。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以二十舍客勒银子成交。哥哥们把约瑟从坑里拉上来,亲手交给那伙商人,从商人手里接过二十舍客勒银子。
    商人们继续赶路,把约瑟和商品一起带到埃及去了。
    哥儿们张望着行人远去的背影,急急忙忙平分了银子,因为流便不在场,所以没有他的份。
    一会儿流便回来了,到坑边一看,不见了弟弟,他便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回头对弟兄们说:
    “重子没有了,我可怎么向父亲交待呢?”

    兄弟们说有办法。他们宰了一只公山羊,把约瑟那件彩衣染上血,打发人把血衣送给父亲,对他说:
    “这是我们在野地捡的,请你看一看,是不是你儿子的外衣?
    父亲看见那件血迹斑斑的彩衣,正是自己赏给约瑟的,不由得他不伤心:
    “这是我儿子的外衣,有恶兽把他吃了,约瑟被撕碎了,撕碎了!”
    雅各撕裂自己的衣服,腰间围上麻布,为他儿子哀伤了多日。儿女们都来劝他忍痛节哀,可是他仍是哀哭不已。老人发疯似的喊着:
    “我要到阴间去找约瑟,我的儿子约瑟死了!”

     其实约瑟并没有死,他被以实玛利人带到埃及,卖给了法老的内臣护卫长波提乏。从此,约瑟就住在他的埃及主人波提乏的家里。
    由于他办事认真,又老实又能干,逐渐取得主人的信任。波提乏委派他总管家务,把家中的一切都交给他料理。主人回家只管吃饭,其它事一概不闻不问。
    主人的妻子看见约瑟长得秀雅俊美,常常向他目送秋波。可是约瑟并不理会,好像不懂事的孩子似的纯洁无邪,任何暗示全都无济于事。事已至此,她只好单刀直入地明说了:
    “约瑟,你听我的话吗?”
    “是,”约瑟毕恭毕敬地回答,“主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仆人一定照办。”
    “那么好,你过来吧,我要你和我同寝!”
    “不,”约瑟说,“这不行。”他从来没有违抗过主人妻子的吩咐,这是头一次,他向她解释,“你看,我主人把全部家当都交在我的手里了,他没有留下一样不交给我,只留下了你,因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那太对不起主人了。”

    “哼,”她忿忿地走开了,回过头来,压低声音说,“你要是说出去,我就扒了你的皮!”
    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贵妇人,虽然失败,却不肯就此罢休。脸皮既然已经撕破,她便天天缠住他不放,嘴里甜言蜜语,百般地引诱,约瑟别无良策,只是一味地回避。
    事有凑巧,那天约瑟进屋去取一样东西,屋里刚好没有人,那妇人便悄悄走过来,一把扯住约瑟的衣裳,肉麻地说:
    “我们俩同寝吧!”
    约瑟吓得慌慌张张往外跑,没有料到,他的衣裳脱落在妇人的手里了。
    妇人见软硬不能得手,恼羞成怒。她在后面追逐着,撒泼尖叫起来:“快来人哪!”
    当家人闻声赶来的时候,她抖动着手里的衣裳说:
    “你们看哪,这是谁的衣裳?这是约瑟的!他刚才进我屋里,硬是拉住我不放,非要和我同寝不可……是我大声喊叫,把他吓跑了。跑了就完事了呜?没那么便宜!这衣裳能跑得了吗?”
    当波提乏回家的时候,那件衣裳又被妇人拿出来,作了约瑟强奸未遂的证据。妇人对丈夫说:
    “你带回来的那个希伯莱人,进屋里来调戏我,说要和我同寝。我放声喊起来,他就把衣裳丢在这里跑出去了。”
    波提乏听妇人哭哭啼啼,说得有根有据,且有衣裳作证,便信以为真。他不容分说,就喝令把约瑟关进了监狱。这个监狱在护卫长波提乏的府内,是法老囚禁犯人的地方。
    约瑟被诬,含冤下狱。司狱很同情他,要他作了囚犯的头目。从此约瑟在监狱里,谁也不再难为他,倒也百事顺利。
    不久,监狱里又关进两个地位很高的新囚犯,他们便是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长,因为得罪了埃及王法老,所以也被关了进来。护卫长把这两个新囚犯交给约瑟,要他好生伺候。
    身陷囹圄的酒政和膳长。在同一天夜里,各做了一个梦。早晨起来,约瑟发现这两个人愁盾苦脸,与往日大不一样,觉得奇怪,就问他们说:
    “今天怎么啦,你们愁眉苦脸的?”
    他们异口同声回答说:
    “我们夜里一个人做了一个梦,谁也解不开,不知是福是祸,因此在这里发愁。”
    “不用发愁,”约瑟说,“请你们把梦讲出来,我给你们圆解。”
    于是酒政先开口了:
    “我梦见在我面前有一棵葡萄树,树上有三根枝子,好像发了芽,开了花,上头的葡萄都成熟了。法老的杯子在我手中,我就拿葡萄挤在法老的杯里,将杯递在他手中。”
    约瑟听了,向酒政解释说:
    “你所做的梦,原来是这么回事——三根枝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内,法老必定会提你出监,叫你官复原职。你仍要将杯子递在法老的手中,和先前作他的酒政一样。等你得好处的时候,求你记念着我,在法老面前替我美言几句,把我从监狱里救出来。我实在是从希伯莱人之地被拐出来的,我在这里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他们却把我关进了监狱。”
    膳长见梦解得好,就对约瑟说:
    “我在梦中,见我头上顶着三筐白饼,最上面的筐子里有为法老烤的各样食物。有飞鸟来吃我筐子里的食物。”
    约瑟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对膳长说:
    “你的梦可以这样解释——三个筐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内,法老必定斩掉你的头,把你挂在木头上,必定有飞鸟来吃你身上的肉。”
    到了第三天,正是法老的生日。他为群臣大摆筵席,少不得把酒政和膳长从监里提出来。法老给酒政官复原职,他仍旧将杯子递在法老的手中。同时把膳长处死,尸首挂在木头上,就和约瑟所讲的情形一模一样。
    酒政出监后就把约瑟忘在脑后了,他没有在法老面前提起约瑟,因此约瑟一直关在狱中。
    约瑟在狱中为酒政和膳长圆梦的两年后,法老做梦,梦见自己站在河边,从河里上来七头母牛,在岸边吃草,长得又美好又肥壮。随后又有七头母牛从河里上来,长得又丑陋又瘦弱,与先前那七头母牛一同站在河边。这后来的又丑陋又瘦弱的七头母牛吃尽了那前来的又美好又肥壮的七头母牛。

    法老一觉醒来,揉一揉眼睛,又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境。
    他梦见一棵麦子长了七个穗子,又茁壮又饱满。随后又长了七个穗子,又枯萎又干瘪,被东风一吹,全焦了。这又枯萎又干瘪的七个穗子吞了那又茁壮又饱满的七个穗子。法老睡醒了,方知这又是一个梦。
    早晨起来,法老心里格外不安,这样清清楚楚的两个梦,却百思不得其解。他派人出去,把埃及所有的术士和博士都召集来,要他们给自己圆梦。
    “我所做的这两个梦,原原本本地讲给你们听了,你们谁能圆解?”法老说完话,目光扫视着群臣似及术士和博士们。
    下面鸦雀无声,一个个紧闭着嘴,摇头晃脑地装作正在思索。大家明知道这是个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可是头脑中却如乱麻一般,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你们谁个能圆解?”法老的目光落在内臣们的身上,大家全都顺下眼去,默不作声。
    看见这些酒囊饭袋,全不能为他排难解忧,法老的肺都快气炸了。他正要大发雷霆,却看见人堆里冒出一个人来。原来正是那位两年前官复原职的酒政,他走到法老面前,当着大家说:
    “请法老息怒,我推荐一个人,保证能圆解此梦。”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现在何处?”法老问。
    “他叫约瑟,现在监狱里。”酒政继续说道,“臣仆有罪,从前我和膳长一同坐过监。在监狱里,在那同一天晚上,我和膳长各做了一个梦。醒来以后,我们谁也圆解不上来。正在苦思苦想的时候,约瑟走到我们中间来了。他是一个希伯莱少年,原是护卫长的仆人,不知因为什么被囚在护卫长府内的监狱里。我们把各人所做的梦告诉了他,他很快圆解上来,后来全都应验了,和他说的分毫不差——我官复原职,膳长被挂在木头上了。”
    法老即刻派人去召约瑟。约瑟正在狱中闷得发慌,不料喜从天降!只见他被带出监来,急急忙忙地换上了新衣服,剃头,刮脸,洗足,一时间打扮得整整齐齐,来到法老面前。法老对约瑟说:
    “我做了两个梦,没有人能够圆解。我听人说,你会圆梦,是吗?”
    约瑟回答法老说:
    “这不在乎我,上帝必将平安的话回答法老。”
    于是法老就把那两个梦,从头至尾又说了一遍,说完就把眼睛盯着约瑟,看他如何圆解。在埃及王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约瑟不慌不忙地说道:
    “法老的两个梦,原来却是一个。这是上帝向法老预示未来的事情。梦中的七头好母牛是七年,七个好穗子也是七年,所以说这梦本是一个,都是七个丰收年。那随后上来的七头瘦母牛是七年,那七个干枯的被东风吹焦了的穗子也是七年,都是七个荒年。通过这两个梦,上帝向法老预示:埃及全地必将有七个大丰年,随后又来六个大荒年。饥荒很大,以致会使人们忘记了还有先前的丰收年。这事眼看就要来临,希望法老早做准备。”
    圆梦的解说词,讲得这样透彻,法老全神贯注地听着,不时点一点头。
    “法老,我这么一说,你就明白了吧?”
    “是的,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应和了这么一句,法老提出一个问题,丰年好过,可是荒年呢,荒年怎么办?
    “我不是说过嘛,请法老早做准备。”约瑟说,“至于如何准备,那还要请法老作主,拣选一个有聪明才智的人,治理埃及全地。下面委派官员,管理各处。当七个丰年的时候,征收埃及地的五分之一,把这丰年征集的粮食聚敛起来,储存在各个城里。这些粮食统归法老所有,以备将来的七个荒年,兔得埃及被饥荒所灭。”
    这个以丰补欠的办法,得到法老和全体臣仆的一致赞同。至于拣选一位聪明智慧的埃及宰相,当然要首推具有上帝灵性的约瑟了。法老对约瑟说:
    “上帝既然指示你给我圆梦,可见没有人像你这样有聪明有智慧。我任命你为埃及宰相,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治理埃及全地。凡我臣民,都必须听从你的话,唯独在宝座上的我比你大。”
    说罢,法老从手上摘下打印的戒指,戴在约瑟的手上,把金链戴在他的脖子上,亲自给他穿上细麻布衣裳,吩咐约瑟出行时坐法老的副车,前面有人开道,喝叫两旁行人跪下。在埃及全地,任何人不得约瑟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
    约瑟从狱中奴隶一跃而为埃及宰相,时年三十岁,位极人臣。
    由埃及王法老作主,将安城祭司的女儿亚西纳许配给约瑟为妻。结婚以后,在那五谷丰登的年月里,亚西纳给约瑟生下两个儿子。长子名叫玛拿西,次子名叫以法莲。
    上任宰相之后,约瑟从法者面前出去巡行埃及各地。各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粮食吃不完,堆得像沙丘一样,无法计算,连续出现七个大丰年。约瑟将征集到的粮食全都储存在各个城里,仓满粮足。
    七个丰年一过,接着出现了七个荒年。禾苗枯焦,五谷不收,天底下赤地千里,哀鸿遍野。外邦的粮食全都吃光了,唯有埃及尚有存粮。众民遇上饥荒,纷纷向法老哀求粮食,法老对他们说:

   “你们往约瑟那里去吧,从他籴粮,凡事都要服从他。”
    约瑟开了各处的粮仓,粜粮给埃及人。
    当时的饥荒布满天下,各地的饥民纷纷逃往埃及,因为只有埃及有存粮。
    埃及有粮的消息在荒年里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了迦南地。住在迦南地的雅各仿佛见到了一线希望,他对儿子们说:
    “你们为什么彼此观望呢?我听说埃及有粮,你们可以带些银子到那里去,朵些粮食回来。不然没有粮食,我们都得饿死。”
    于是雅各只把最小的便雅悯留在身边,打发其余的儿子们到埃及去籴粮。
    当时在埃及主管粮食的就是约瑟。约瑟的哥哥们风尘仆仆地来了,他们个个脸伏在地上,向他倒身下拜。原来他们并不认得这就是被他们出卖了的约瑟。约瑟却认识哥哥们,可是他故意装作不认识,厉声问道:
    “喂,你们从哪里来?”
    “从迦南地来,”弟兄们回答说,“我们是来籴粮食的。”
    “不对,”约瑟喝道,“你们是奸细,专门来这里窥探虚实的!”
    他们对他说:
    “我主啊,不是的。仆人们是来朵粮食的。我们都是一个人的儿子,是你的诚实的仆人,仆人们不是奸细。”
    “你们肯定是刺探虚实来的!”约瑟虚声恫吓那些个向他匍匐跪拜的哥哥们。
    他们战战兢兢地述说着自己的身世:
    “仆人们本是迦南地一个人的儿子,兄弟十二人,其中一人不在了,还有一个小弟弟留在父亲身边。”
    “还有一个小弟弟?那为什么不带来?看来其中有假!如果你们验证不了自己的话,那就肯定是奸细!”约瑟说罢,不容分说,就把他们统统关进监狱里。

    连年的天灾,使得哥哥们格外恐惧,不由得联想起十几年前谋害弟弟的罪过。
    “我们在约瑟身上实在有罪,”他们彼此说,“当他在我们手里苦苦哀
求的时候,我们明明见到他的苦状,却不肯宽容他,现在苦难临到我们自己身上了。”
    老大流便开始抱怨:
    “我那时就跟你们说,不可伤害那孩子,可你们就是不听!”
    回忆是痛苦的,大家都很难过。弟兄们用希伯莱语讲话,全不背着埃及主人。出为他们觉得,不经过通事的翻译,他是无法听懂的。哪里晓得,这些话像针一样直刺着约瑟的心,他转身退出去,痛哭了一场。但是他不愿过早地披露真情,于是收住眼泪,回到他们那里说:
    “你们必须把小弟弟带来,以便证实那些话是真的,否则你们就是奸细!”说着他一把抓过西缅,当场把他捆绑起来,“把这个人留下,其他人回去,把小弟弟带来作见证,那时我才相信你们是诚实人。”
    表面上冷若冰霜,内心里却燃烧着同情的火焰。约瑟吩咐手下人把粮食装满以色列人的口袋,顺便把银子也塞进里边,这是约瑟有意退给他们的。约瑟还给他们带上食物,以备路上吃。
    弟兄们赶着驴子,驴背上驮着口袋,口袋里装满了粮食,粮食里埋藏着退回的银子,他们就这样忐忑不安地起程了。
    半路上住宿,有人打开口袋,拿料喂驴,这才发现:银子,籴粮的银子,不声不响地躺在口袋里!弟兄们纷纷打开口袋,结果各人的口袋里全都出现了退回的银子。这意外归来的银于使弟兄们莫明其妙,人在苦难中,往往想到坏处,他们害怕这银子会带来新的灾难。
    哥哥们惶恐不安地回到迦南地,见到父亲雅各,七嘴八舌地向他述说着籴粮的奇遇。
    “那地的主人好凶啊,硬说我们是奸细,把我们全都关进了监狱。”
    “那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呢?”父亲急着追问。
    “不足逃回来的,是放回来的。”有人向父亲解释,“我们在狱中关了三天,主人就把我们放回来了,只留下西缅作人质。主人说,我们的话不可信。我们说,我们家中还有老父和幼弟。他就叫我们回来把小弟弟带去作见证。”接着他们把来粮和退银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白花花的银子反而给老人带来新的恐惧,他似乎望见了那不断延长的祸患:约瑟没有了,西缅也没有了,难道下次还要夺去他的小儿子便雅悯吗?
    “不行,你们不能把便雅悯带去!”
    流便向父亲恳求说:
    “交给我吧,我保证把他带回来,若不带回来,你可以杀我的两个儿子。”
    “我的小儿子不可同你们一道去!”老人悲愤地说,“他哥哥死了,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万一他在路上遇害,那我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母亲?那我怎么活下去呢?难道你们要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阴间去吗?”他绝望地叹息着,断然不肯冒险放走自己的小儿子。
    从埃及带来的粮食暂时充填了以色列人的辘辘饥肠,然而坐吃山空,终非长久之计,口袋里的粮食渐渐瘪下去了,灾荒还没有望见尽头。人不吃饭怎么能活呢?
    雅各对儿子们说:

    “你们再去籴些粮食来吧,我们又快没吃的了。”
    “那就得带着童子一起去,”犹大对父亲说,“那人谆谆告诫我们,说是小弟弟若不与你们同来,你们就别想见我的面。如果你打发小弟弟与我们同去,那我们就去给你籴粮;否则,我们就没法去了。”

    “你们为什么这样坑害我,告诉那人你们还有兄弟呢?”雅各反怪起他们来。
    他们回答说:
    “不说不行呀,那人问得可详细啦,你们父亲还在吗?你们还有兄弟吗?我们只好照直告诉他。做梦也没想到,他要我们把小弟弟带去呀!”
    “你打发童子与我们同去,我们就去,”犹大反复对父亲说,“籴回粮食来,全家都能活,不然的话,你和我们,以及妇人和孩子,都得饿死。若是你早把童子交给我们,如今第二次都回来了。我们向你保证,如果不把他带回来,我情愿永远担这罪名。”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办吧!”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父亲勉强同意了犹大的主张,“你们把这里的土产——乳香、蜂蜜、香料、没药、榧子、杏仁,各样选一点最好的带去,作为礼物送给那主人。银子要加倍带,把上次退回来的还给人家,那或许是人家错给了你们的。这回便雅悯和你们同去。但愿那人怜悯你们,释放西缅和便雅悯回来。唉,我若丧了儿子,那就丧了吧!”
    弟兄们备好了驴子,让便雅悯骑在上面,礼物和银子装在口袋里,匆匆忙忙踏上了通往埃及的征途。
    当他们和童子一起站在约瑟面前的时候,约瑟立刻吩付家宰。
    “把这些人领到屋里去,要宰杀牲畜,准备筵席,我要同这些人共进午餐。”
    这时西缅也被带出来,十一个弟兄被领进约瑟的屋里。一进屋,他们心里就嘀咕:
    “这必定是银子事发了!莫非要强迫我们做奴仆,是不是还要扣下我们的驴子?”
    看见家宰站在房门口,他们挨上去和他搭话:
    “我主啊,我们上次来,实在为的是籴粮,不想在回去的路上,发现花出去的银子又都原封不动地回到各人的口袋里。现在我们把那些银子全带回来了,还有这次朵粮的银子,准备一起交给你们。”
    “你们上次籴粮的银子我们早已收到了,”家宰说,“你们口袋里发现的银子是上帝赐给你们的财宝。”
    接着家宰给他们打洗脚水,又忙着端草端料喂驴。来来回回,嘴里不停地安慰他们。
    晌午时候,约瑟回来了。弟兄们献上礼物,诚惶诚恐,一齐倒身下拜。约瑟问他们好,又问:
    “你们的父亲还健在吗?他老人家平安吗?”
    弟兄们恭恭敬敬地回答:
    “你的仆人我们的父亲,他还健在,他还平安。”
    约瑟举目看见他的同父同母小弟弟便雅悯,便欣喜地说:
    “你们上次向我说的,那顶小的兄弟,就是这位吗?”又摸着他的头顶说,“小童啊,愿上帝赐福给你!”

    兄弟们在此相会,约瑟百感交集,尤其是小弟便雅悯的出现,更使他难以抑制那天生的手足之情,眼泪快忍不住了。约瑟赶紧走进自己的卧室,独自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然后洗脸出来,强作镇静,吩咐手下人摆宴。
    共摆上三席:一席单摆给约瑟,一席摆给希伯莱兄弟,席摆给陪坐的埃及人。因为埃及人看不起希伯莱人,所以不能和他们同席。
    约瑟使众兄弟在他面前排列坐席,都按照长幼的次序,这使众兄弟感到诧异。约瑟把他面前的食物分出来,送给他们。其中送给便雅悯的,比别人多五倍。
    宴席上,大家饮酒,与约瑟同乐。宴席散后,兄弟们各自交过了籴粮的银子,准备明天赶早回去。
    约瑟把家宰叫过一边,吩咐他说:
    “你把我的占卜银杯放在那童子的口袋里。”
    “口袋里还给他们装上粮食吗?”家宰问。
    “当然,”主人吩咐,“他们的驴子能驮多少,就装多少,装得满满的。”
    “银子呢,是不是还退回去?”家宰问。
    “当然,”主人吩咐,“和上次一样,全都放回他们的口袋里。”
    家宰只知道服从主人,主人怎样吩咐,他就怎样做。
    第二天早晨起来,兄弟们一看,全都给他们准备好了。他们赶紧上路,恨不得一下子飞到家里。过分的顺利,使他们担心事情有变。
    估计他们走出了城,约瑟便对家宰说:
    “你领人出城去追赶他们,追上了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偷主人的银杯……”如此这般地嘱咐好了,俯首贴耳的家宰立刻行动起来。
    弟兄们正在风风火火地赶路,忽听背后有人喊道:
    “站住,想跑是跑不了的!”
    回头一看,原来是家宰带领一帮人气喘嘘嘘地追上来了。他把约瑟教的话对这些人说了一遍:
    “……银杯不见了,是谁偷的?赶快交出来!”
    “我们不会偷东西,”弟兄们分辩说,“我们上次发现银子,还从迦南地带回来,归还给你们,我们这次怎么会偷你家主人的银杯呢?”
    “那是我家主人占卜用的银杯,”家宰气势汹汹地说,“肯定是你们希伯莱人偷的!”  

    “那你们就搜查好了,”弟兄们不服气地说,“从我们谁的手里搜出银杯来,就要谁的命,并且其余的人全作你们的奴隶。”
    “一言为定,”家宰说.“就照你们的话办!不过我要把处罚降低一些,这对你们有利,从谁那里搜出来,谁就做我们的奴仆,其余的无罪释放。”
    于是开始搜查,弟兄们都把各人的口袋从驴背上卸下来,放到地上,打开口袋嘴,让人随便搜,随便看。家宰依照次序,先从年长的搜起,一起搜到年幼的为止。偏巧在便雅悯的口袋里搜出来了。
    “这是什么?”家宰把银杯高高举起,“这个童子跟我走吧,原来是你偷了我家主人占卜用的银杯!”
    弟兄们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没有料到,会从小弟弟手里搜出这东西。
    “一人做事一人当,其他人都回去吧!”家宰放过众人,只把便雅悯抓在手里。
    “不!”弟兄们一个个全都撕裂衣服,“我们全都跟你去!”

    兄弟们扎好口袋,放在驴背上,一齐跟着家宰回到城里。
    他们走进屋里,见到约瑟,就把身子伏在地上,向他清罪。
    约瑟对他们说:
    “你们做这样的事,难道你们就不想一想,像我这样的人,是会占卜的吗?”
    “仆人有罪,”犹大最先开口,“既然上帝已经查出仆人的罪了,那就让我们兄弟全都做你的奴仆吧!”他知道赃证俱在,辩驳是无用的,而且也无法辩驳,只得低头认罪,“从今以后,我们全是你的奴仆。”
    “我绝不同意这样做,”约瑟说,“有言在先,从谁那里搜出银杯来,谁就做我的奴仆。其他人没有罪,我不能留下你们,你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家了。”
    犹大匍匐向前哀告:
    “求我主开恩,把我留下做你的奴仆,把这童子替换回去吧。因为这童子的母亲只留下两个孩子,哥哥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他一个,父亲原本不放他出来。他是父亲的命根子,万一有个好歹,父亲会心疼死的。我们的父亲也就是你的仆人,谁能忍心看着他老人家,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走向阴间呢……求求我主,开开恩吧,放这童子回去。”
    听着犹大的肺腑之言,约瑟心如刀绞,大声说道:
    “左右家人,统统出去!”
    家人一走,他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身边的弟兄们摸不着头脑,正在发愣,忽听主人说道:
    “我是约瑟!”
    “啊——”弟兄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被他们卖到埃及的约瑟呀!
    怪不得这么蹊跷呢,原来是自家兄弟!由于饥饿与惶恐,他们不敢仰视埃及主人;还由于约瑟的身量与衣着变化太大了,加上十几年的时间掩盖了他那童年的面孔;以及其它种种想象不到的原因,使得弟兄们一直把他看成埃及人。现在他们认出来了,这的确是约瑟。然而他们的恐惧并没有因此而消除,尤其是那几个心中有愧的哥哥,仿佛在约瑟身上看见了某种危险。
    “你们不要自忧自恨,”约瑟说,“用不着因为把我卖到埃及而难过。我到埃及,这本是上帝的差遣,为的是拯救许多人的生命。我们的父亲真的还在吗?我日夜想念着他老人家……”
    约瑟的宽容扫除了往昔的嫉妒与仇恨,兄弟们心到一处,悔恨与欣喜交加,不由得抱头痛哭起来。声音传到屋外,传到埃及人的耳朵里。
    风声传到法老的宫里,听说约瑟的弟兄们来了,法老和他的臣仆们都很高兴。
    法老派人把约瑟召到宫里,亲自过问了这件事,当场下达了令人欣慰的旨意:
    “你去吩咐那些弟兄们,要这么办:把你们的父亲及其眷属全都接到我这里来,埃及所有的美物,他们全都有份。”
    约瑟遵照法老的旨意,打发弟兄们上路。这次与上次大不相同,每人各得一套衣服,小弟弟便雅悯得了五套衣服外加三百银子;他们驾着车辆,车上满载食物,以备途中需用;他们赶着的驴子也新添了二十匹,这是约瑟特意送给父亲的,其中十匹公驴的背上驮着各种衣物,十匹母驴驮着各种食品,这些是专供老人路上需用的。弟兄们如同一伙浩浩荡荡的行商,离开埃及,向着连年荒芜的迦南地进发。
    父亲雅各看见他们带着便雅悯一同回来,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了。可是当他听说约瑟在埃及当了宰相的时候,他的心义迷惘了,好像浸到了冰水里——可怜的约瑟,他已经被野兽撕碎了!
    “约瑟没有死,”弟兄们向老人证实,“他还活着,现在当了埃及宰相。不信你看这许多东西,全是他给的,喏,这是特意送给你老人家的……”
    老人疑疑惑惑,走出帐棚,看着儿子们一样一样往里面搬东西,粮食,衣服,器具,蔬菜,面饼……他亲眼看见了,亲手摸到了,他不能不相信,这是来自埃及的物品。
    约瑟通过兄弟们的口,给父亲捎话说:
    “请父亲坐这辆车子下埃及!”
    父亲望着约瑟派来的车子,摸啊摸,他那颗麻木的心渐渐苏醒了,明亮,他狂喜,他向全家宣布:
    “真的,真的,我的约瑟还活着,我要到埃及去找他!”
    以色列率领全家迁居埃及。及至到了埃及,他派犹大先去见约瑟,约瑟派人引路,把全家人引到歌珊地。约瑟本人也坐着法老的副车来到歌珊,迎接他的父亲以色列。
    以色列父子在歌珊相会,悲喜交集,热泪横流,约瑟伏在他父亲的颈项上,哭了许久。以色列对约瑟说:
    “现在我可见到你了,知道你还活着,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
    经过法老的同意,以色列全家从此就居住在埃及的歌珊地。他们仍以牧羊为业。以色列人,包括约瑟的两个儿子在内,初到埃及的时候,共有七十人。他们在那里置办产业,生儿育女,过着无优无虑的游牧生活。
    以色列在埃及住了十七年,临终的时候,把约瑟叫到床前,嘱咐他说:
    “当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你要将我带出埃及,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
    “请父亲放心,”约瑟说,“我一定照办。”接着他在父亲面前发了誓。
    为儿子们祝福以后,以色列就与世长辞了,终年一百四十七岁。法老派臣仆和长老们随同约瑟及其兄弟们为以色列举丧,经过长途跋涉,将他的尸体运到迦南地,葬在麦比拉洞里。
    麦比拉洞里埋葬着以色列人的三代祖先:第一代祖先是亚伯拉罕和妻子撒拉,第二代祖先是以撒和妻子利百加,第三代祖先是雅各和妻子利亚。
    雅各又名以色列,他的十二个儿子便是以色列人的十二列祖。每个列祖下面形成一个支派,共有十二支派。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