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欧洲 » 挪威

叨尔的故事-挪威

    斯堪的那维亚半岛上,白皑皑的山,白灿灿的路,天和海晶莹剔透,与雪白纯净的原野融成一个仙境般的世界。

    白色的荒原上跳动着一点红色,是火苗?红花?闪动的红巾?噢,那是一个红衣人,正蹦蹦跳跳地向前赶路。她的身旁是一个身穿雪白嫁衣的女子,裙裾掖在腰间,头戴厚厚的面纱,大步流星地走着。什么事赶得这样急?看不清面纱后面的脸容,可那步态表明:新娘一定是怒气冲冲,心急如火。她走得那样快,以至于红衣女子连跑带颠才跟得上她。

    日暮时分,新娘才和侍女来到一座冰峰下。那里早已张灯结彩,宾客满堂了。上面堆满了鱼、甜饼、面包、烤熟的牛、羊和大桶大桶散发着醉人香气的蜂蜜酒。各式各样的冰灯,高悬在冰岩下,里面装着数不清的七彩星斗,照得婚宴辉煌灿烂,绚丽异常。

    一个高大的巨人,穿着簇新皮袍子,头戴新皮帽,足蹬新皮靴,晃动着庞大的身躯,咧着大嘴巴,笑容满面地招呼客人入席。不用问,这一定是新郎了。看见新娘和侍女到来,新郎笑得更欢了:

   “弗莱娅,你终于来了! ”

    他伸出大手,把新娘托在掌心里,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又轻轻地放到一张椅子上。周围的男女巨们们看着小巧玲珑的新娘和她的侍女,觉得很她玩,“哈哈哈!” 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笑声,几乎地震落冰灯和星斗。

    笑声尚未消失,巨人们突然张大嘴巴,愣住了———原来,转 瞬之间新娘已经风卷残云般地吃光了女宾桌上所有的食物:一只整牛、八条鲑〔 guī〕鱼、堆得小山一样甜饼,还有三大桶蜂蜜 酒。要知道,这是二十个女巨人的食量啊!看样子,要是桌上再有这么多食物,她也会一扫而光。  

    望着众巨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红衣侍女眼珠一转,笑盈盈地开了口:

  “噢,请不要惊奇。弗莱娅女神为嫁到巨人国的事,激动极了。也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吃什么了,今天一高兴,吃下这么多,请别见笑。 ”   

    听她这么一说,巨人们放了心,又笑着唱歌儿来。

    新郎坐在新娘身边,侧着头笑呵呵地望着她。他听说女神如此喜爱自己的巨人国,不禁心花怒放,忙去亲吻新娘。谁知刚撩起面纱,还没看清新娘的模样,就被迎面而来的两股灼热的电火击中,打得他一下子跳起老高,又跌坐在椅子里。新郎面露愠色,刚要发作,红衣侍女赶过来陪笑道:

  “女神激动得整整八夜没有合眼了,所以眼里才会有这么强烈的光。您千万不要再去看她的眼睛,否则会伤害您的。”

    新郎哼哼鼻子,喊道:

  “去,把那雷神的大槌拿来,放在新娘膝上,让它保佑我们婚姻幸福,多子多孙! ”

    大槌抬来了,金光闪闪。新郎亲手把它放在新娘洁白的裙上。可是———怎么回事?新郎的手还没有收回来,头上已经挨了一槌。只见那新娘跳起来,撕下面纱,甩去长裙,露出一脸红色的大胡子,一身戎装;两眼寒光四射,有如电光闪闪,口中吼声震天,有如雷声轰鸣;大槌起落,虎虎生风,只听得一阵鬼哭气儿。红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位驼背的男子。二人掀翻筵席,打碎冰灯,放星星飞回天上,然后扬长而去。

    这便是雷神叨尔,他到巨人国夺回了被巨人偷去的大槌。

    雷神叨尔是从神之主、大神奥丁和大地的儿子,也是天上重要神 。他生得身材高大,精力旺盛,留着红色的大胡子,霹雳般的怒喝,眼里电火闪耀,若是此时敌人来犯,就会被他的大槌打成碎片。对朋友,他却是一位忠实、厚道的好伙伴,众神都有点惧怕他,却又都很喜欢他。

   叨尔的大槌,是件稀罕的宝物。叨尔有三件宝贝:一根魔法皮带,系上它,能使人具有双倍的力量;一副铁手套,戴上它可以把大槌抓得更牢;第三件,就是这大槌了。大槌的名字叫莫乔勒尔尼,是小矮人辛德瑞用魔法的力量做成的。大槌上只有一个极短的柄,只够一只手握住。这槌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它能根据主人的命令自动返回:叨尔把它抛出去,它砸死敌人,然后又飞回叨尔手中,有如飞去来器,真是方便极了。但是大槌首要的职责是司管雷电。雷电轰鸣,那是叨尔的战车被羊拉着驶过天空;当大地被雷电炸击时,那就是他把燃着的大槌扔向大地,再收回手中。叨尔的神的大槌不知多少次打退了巨人的骚扰,保卫了阿斯加德众神的安全和大地上万物的安全,因此被看做安宁的幸福的像征,连神祗结婚,都要请雷神叨尔用他神奇的大槌来为新婚夫妇祝福,保佑他们幸福,地久天长。叨尔十分珍惜他的三件宝贝,时刻带在身边。

    可是有一天早上叨心醒来时,发现大槌不见了。丢了大槌,就等于丧失了力量。他找遍了自己的宫殿 “彼斯科尼尔” 中的五千零四十个房间;找遍了天上的乐园阿斯加德;找遍了地上尘世密尔嘎得;问遍神、人、鱼,还是没有找到。叨尔焦急万分,坐卧不安。

    后来,神中最有计谋的洛基对他说,大槌一定是被巨人偷去了。驼背的洛基虽然丑陋,却很热心,他自告奋勇去侦察大槌的下落。他向爱与美女神弗娅借来魔法篷,动身去巨人国了。  

    洛基飞到冰雪之邦巨人国,碰上巨人特瑞姆,特瑞姆正在海边捕鱼。洛基听到巨人口里念叨着:“噼———啪!轰———隆隆!”感到很奇怪,听了一阵,琢磨一会儿,他断定是这巨人偷去了雷神的大槌,正在摹仿雷声呢。于是,他走上前去,把巨人捕的鱼全扔下海去了。巨人不知洛基这个丑陋的驼背为什么无端挑衅, 怒气冲冲,与他打将起来。洛基三下两下就打败了高大笨拙的巨人,踩住他的胸膛。特瑞姆招认:是他偷去了叨尔的大槌,把它藏在地下八很深的地方。“若是把弗莱娅送给我做妻子,我就交还大槌。 巨人告诉洛基。 ”   

    洛基飞回阿斯加德,报告此事。众神召开会议,商议怎么办。必须找回大槌,否则神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可是,能把弗莱娅送给巨人做妻子吗?弗莱娅是天上的爱与美之神,司管着神界和人间的爱情、婚姻等大事。她是众神的骄傲,许多巨人早就对她垂涎三尺,一直没有得逞。美丽的女神听到洛基转达巨人特瑞姆提出的条件,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怒不可遏。众神沉默了,没有谁敢提出用弗莱娅换回大槌,这是耻辱。看来只好让叨乐自己穿上新嫁衣,戴上项链和面纱,冒充弗莱娅去巨人国,靠计谋去夺回大槌了。叨尔迟疑着,最后还是同意了。洛基扮作侍女与他同行。

    于是,出现了前面的一幕。

    叨尔得胜回到天上,阿斯加德众神兴高采烈;许多巨人惨死在叨尔槌下,巨人国里举国哀伤。耻辱和仇恨令巨人国国王乌德加德坐卧不安。乌德加德是魔法师,他决定用魔法的力量制止叨尔与巨人国再发冲突。

    乌德加德派人送给叨尔一道请柬,请叨尔前去巨人国比武,条件是,比输的一方永远失去向对方挑战的资格。叨尔同意了。

    叨尔三人走了一整天,傍晚,来到一座森林边上,休息,吃饭,准备过夜。他们发现树林旁边有一座高大的房屋,就走了进去。里面是个大厅,又宽敞,又暖和。他们决定今夜住在这里。一路上很劳累,他们很快就睡着了。到了半夜,房子忽然摇晃起来,远处传来 “轰隆隆” 的雷声,洛基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叫道:

    “不好,地震了!”

  三个神赶紧跑到大厅旁边一个小房间里,这里似乎安全些。房子不时摇晃着,可怕的雷声响了整整一夜。叨尔不敢掉以轻心,就安顿洛基和提尔非继续睡,自己执大槌守在门口,以防不测。还好,一夜平安。

  天亮卫,叨尔走出房屋,看见森林边上有个巨人,正躺在那儿睡觉。那响了整整一夜的可怕的雷声,原来是巨人在鼾声。巨人手边扔着一只巨大的连指手套,叨尔他们睡在里面的厅堂,就是这手套的大拇指!叨尔有些沮丧,有点被捉弄的感觉。

  叨尔的脚步声惊醒了巨人,他揉揉眼睛,坐起来,朝叨尔笑笑———他就是巨人国国王乌德加德装扮的。巨人请叨尔和他的同伴们一起吃早饭,建议他们结伴而行,叨尔同意了。吃过早饭,巨人把叨尔和他的同伴们的行囊一股脑儿装进自己的行囊里,背起来就走。巨人的步子真大啊,叨尔他们要跟上他,实在很吃力。

  又走了整天。傍晚,他们来到一座大山上。山顶有一棵大橡树,像一把亭亭如盖的大伞,是个歇脚的好去处。巨人向四面看了看,说道:

    “没有别的树可以遮挡寒风,只好在这棵树下过夜了。啊———” 他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又说,“我要睡了,你们拿我的行囊,去吃晚饭吧。 说完,巨人躺在树下睡着了。叨尔拿过巨人”的行囊,里面装着他和两个同伴的食物。巨人把行囊捆得那么紧,叨尔费尽全力也没法解开,最后,只好饿着肚子躺下来睡觉,叨尔又冷又饿又累,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可是,他们刚刚躺下,身边的巨人就发出打雷一般的、惊天动地的鼾声。叨尔被巨人的鼾声吵得心烦,昨天夜里的事情又浮现在脑海里,那种被捉弄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他举起大槌,向巨人的头上使劲砸了一下。乌德加德醒来,说道:   

  “好像一片树叶落在我头上。”说完,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叨尔睡不着,当巨人的鼾声再响起来的时候,他又操起大槌,运足力气,向巨人头上劈去。大槌落处,发出沉重的声响,
巨人的头顶被打出很深的一道凹痕。巨人醒来,喊着:  

  “怎么回事?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我头上。叨尔,你们遇到什么没有? 说完,又睡着了。 ”


    黎明时,叨尔第三次举起大槌,他咬紧牙关,拼命向巨人脑门咂去。这一次用的力气真大啊,仿佛一座山被砸碎了,轰隆隆的巨响震得大地都抖动起来,巨人的额头被砸出很深的坑。巨人又醒了,他摸摸额头,说:

  “一颗松果落在我头上了。这儿睡不成,我们走吧!” 叨尔惊诧不已,只好叫醒洛基和提阿尔非,随着巨人重新上路。

    下得山来,巨人对叨尔说:

  “从这里向东走,没有多远,就到了巨人国的首都乌德加德城了。那儿有许多比我还要高大魁伟的巨人,他们不会容忍你们这些渺小的人说大话的,你们不要自以为不起。” 说完,他大踏步向北走去。

    叨尔和他的两个伙伴向东走了一上午,中午时分,看到远处的荒原上,出现了一座城市的模糊轮廓,那就乌德加德城了。加德还要城外,才发现这座城高大雄伟,简直比天上的乐园阿斯加德还要辉煌壮丽。高大的宫殿耸入云端,必须仰面而视。三人进得城来,找到王宫。王宫更是大极了,许多巨人坐在大厅两旁的长凳子上,像两排山峰。再往里走,就看见了坐在国王宝座上的乌德加德了。乌德加德已经恢复了国王的衣着打扮,叨尔他们没有认出他就是一路上同行的巨人。

    乌德加德对叨尔说: “欢迎你们,雷神叨尔和你的伙伴们!现在我们来比武吧。你们各自都有些什么特长呢?在我们巨人国里,人人都有自己的特长本领。 ”

    洛基说:“我的特长是吃得比任何人都快,请找一个这样的巨人来比一比吧。”

    乌德加德命令坐在长凳上的一个叫罗奇的人来比吃的速度。很快,大厅中央摆起一条大槽,里面装满了烤熟的肉。洛基站在一头,罗奇站在另一头,两人吃完槽里的肉,快要撙近中间线了。

    可是,罗奇吃得更快,他不仅吃光了肉,连骨头和木槽也吞下去了,洛基终于接近中线时,罗奇这一头已经干干净净,还超过了中线,吃掉了洛基一边的几英寸。

    洛基输了。

    乌德加德看看叨尔,问道:

    “你们还有什么特长呢?” 叨尔的仆人提阿尔非站出来,说:“我是人类中行走得最快的人,所以来给雷神叨尔当仆从。我愿意和巨人比赛跑和行走的速度。 ”

    乌德加德点点头,说:“好吧,我们到草原上去,选一个好的赛跑场地。胡基———” 他对一个瘦瘦的巨人说道:“你来与这位少所比赛吧。”

    他们来到开阔的草地上。这儿平坦辽阔,小草儿很柔软,在上面赛跑是再好不过了。

    两个青年人开始比赛。胡基跑得太快了,他跑到终点再回到起跑线时,提阿尔非才跑了几步;他们连着比赛了三次,提阿尔非都失败了。

    叨尔感到奇怪,可是这一切都是在眼前发生的事,看来,只能认为是巨人国里有些能干的巨人了。正想着,乌德加德的声音又传过来:

  “叨尔,你是天下闻名的大神,一定有不同寻常的本领了, 你愿意用什么来证明你不是徒有虚名的呢?”

    叨尔说:“愿意比赛饮量。”  

    于是,他们回到乌德加德城王宫的大厅里,比赛饮酒。

    乌德加德命令待从拿来一个长长的大牛角杯,里面盛满了酒,绿莹莹地闪着光。他对叨尔说:

  “我们这儿的人,酒量好的,可以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干;差一些的,两口可以喝尽;最差劲的,就得喝三口才行。 ”

    叨尔正口喝,他接过杯子,使劲喝了一口,可是,那杯子里的酒只下去了点点;他再运运气,“咕嘟咕嘟” 长长地喝了一杯子仔细看看,也就是普通的杯子罢了。

    乌德加德笑了,讥讽地说:“叨尔,你得使劲喝,才能三口喝光啊!要是你连这点事都办不到,那还叫什么大神呢?只能做家里的英雄罢了。”

    叨尔没有回答,他憋足气力,举起杯子拼命喝起来,可是,酒杯里的酒又只低下去一点点。叨尔摇摇头,把杯子还给乌德加德,心里很不快活。

    乌德加德又问叨尔:“你还愿意试试其他的本领吧?我们这儿有一种小孩子玩的游戏,就是把猫提起来,使它离开地面。你愿意玩这种微不足道的小玩艺吧?”

    他的话音刚落,一只大灰猫就跳了出来,站在大厅中央,冲着叨尔,“喵喵” 直叫。叨尔把手放在猫的肚子底下,用尽力气向上提。可是猫一动也一动,只是把背拱得一样弯起来。叨尔又咬紧牙关,用尽平生气力,只把大猫的一只脚提离了地面。叨尔又输了。

    接二连三的失败,使叨尔恼怒。要不是乌德加德态度诚恳,他也许早就发怒了。他不甘心就这样败下阵来,对乌德加德说:

    “我要看看你们谁敢在我生气的时候和我摔跤?来吧!”

    乌德加德看了看大厅两边长凳上坐着的巨人,摇摇头,说:“跟你这样渺小的对手角力,这里的巨人会有失身份的。你还是和我奶妈埃力摔摔吧。她曾以摔倒过比你有力气的人呢。”

    于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走进大厅。她那样老,那样干瘪瘦弱,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叨尔笑笑,上前轻轻抓住颤巍巍的老太波,使劲一踢,老太婆竟然纹丝不动。叨尔继续摔,可是他越用力,老太婆站得越稳,最后,叨尔竟被老太婆摔倒在地上。

    叨尔彻底失败了。

    乌德加德命令巨人准备了丰盛的酒席宴请叨尔一行,第二天一早,亲自送他们上路。叨尔闷闷不乐,他还从来没有输得这样惨过,他感到极大的羞辱。

    乌德加德看出了叨尔的心事,对他说:

    “你再也不能来巨人国挑战了,可以告诉你真相了。你们在路上碰到巨人实际上是我装扮的。从遇到你们那时起,我一直在用魔法蒙蔽你们。

    “我有魔法之绳把行囊紧紧捆住,这样,你们在路上就可以减少气力,让你们饿着肚子比武,会少一些威胁。

    “你打我那三槌,都被我躲过了。你的大槌打在山上,否则,只一下,就能把我的头打碎。回去的路上,你会看到三条深深的峡谷,那就是你的大槌打出来的。”

     和洛基比赛吃肉的罗奇,实际上是火,所以他连木槽都吃得干干净净;而赛跑的胡基实际上是 ‘思想’,当然提阿尔非是没法比得上他的。

    “你喝酒用的杯子,一头连着大海,怎么能喝干呢?可是,由于你喝了三口,海水已经低下去很多。

    “你提举的猫儿,实际上是环绕地球的大蛇。当你把它的一只脚提起来离开地面时,我们都吓坏了。这蛇本来是头叨住尾巴,围绕地球了。一周,现在被你一提,它的头尾分开了,已经缩短了许多,不能环绕地球了。”

  “至于和你摔跤的老太婆埃力,实际上是‘老年’,没有谁能战胜她。”

    这时,叨尔才明白自己中了魔法。他怒火中烧,握紧大槌,向乌德加德砸去。可是,乌德加德连同他的城堡一齐消失不见了,荒原上只留下叨尔和他的伙伴们。风吹过耳边,给万古寂寥的荒原带来一息声响。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