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欧洲 » 俄罗斯

射手和斑鸠-俄罗斯

    从前某一个国家里有一个国王,是个独身汉,没娶妻。有一个射手给他做事,名字叫安德列。

    射手有一次去打猎。他在树林子里兜来兜去,转了一整天,总是不走运,一只野禽也没打到。时间已近黄昏,他往回走,正在发愁,抬头一看:一棵树上有一只母斑鸠。

   “好吧 ”, 他想,“我就把这只斑鸠射下来吧。”

    他射了一箭把斑鸠射伤了,那斑鸠从树上跌下来,落到潮湿的地上。安德列把它拾起来,打算拧断它的头,然后放进背包里。

    可是斑鸠发出人的声音对他说:

   “射手安德列,你别弄死我,别扭断我的头;你把我活着带回家去,放在窗口,然后你看着,只要我一打瞌睡,你就用右手使劲拍打我;这样你就会给自己创造莫大的幸福。”

    射手安德列十分惊讶:长的样子完全是只鸟儿,可是会说人话!他把斑鸠带回家里,放在窗口,自己却站在那儿等着。

    过了一会儿,斑鸠把小脑袋伸到翅膀底下,打起瞌睡来了。安德列想起来它教他做的事儿,就用右手使力拍打这只鸟儿。斑鸠跌落在地上,马上变成了一个少女,变成了玛丽亚公主,她是那样的美,简直是没法想,没法猜,只有在神话里才能讲得出来。

    玛丽亚公主对射手说:

   “你有本领把我弄到手,也就应该有本领把我留住养活我,我将成为你的忠实而又称心的妻子。”

    他们俩就这样说定了。从从容容地办起酒席举行婚礼。射手安德列娶了玛丽亚公主。他和年轻的妻子生活在一起,十分快活。可是他并没有忘记做事,每天早晨天还没亮,他就到树林子里去了,猎取到足够的野禽,然后送到国王的御厨房里去。

    他们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多久,玛丽亚公主就说:   

  “安德列,你的日子过得很穷啊。”

   “是的,你自己也看得出来 ”

  “你去设法弄来百十个卢布,用这笔钱买来各种颜色的丝线,我有办法把一份家业搞起来。”   

    安德列听从她的话,去找自己的伙伴,向这个借来一个卢布,向那个借来两个卢布,凑足了钱,买了许多五颜六色的丝
线,交给了妻子。玛丽亚公主接过丝线,说道:   

  “你去躺下睡吧,早晨起来会有办法的。”   

    安德列躺下去睡了。玛丽亚公主坐下来织毯子。她织了一整夜,织成了一条全世界从来没见过的毯子,整个王国都织在上面了:有群山和树木。有森林和田野,天空中有飞鸟,高山上有走兽,海洋里有鱼群;月亮和太阳在周围运转……

    清晨,玛丽亚公主把毯子交给丈夫,对他说:

  “你把它拿到市场上去,卖给商人。你可要记住,自己别出价钱,给你多少你就收多少。”

    安德列接过毯子,搭在胳膊上,到市场上去了。

    一个商人向他跑来问道:

  “你听我说,老兄,这条毯子你要多少钱?”

  “你是买卖人,你自己给个价钱吧。”

    那商人想了又想,可总是估不出价钱来。另一个商人跑过来,紧接着又是一个。结果聚了一大堆买卖人,看着毯子惊奇得不得了,可就是估不出价钱来。

    这个时候国王的谋士坐着马车从市场上经过,他想知道商人们在议论什么。他走下马车,好不容易挤到人群当中,问道:

    “商人们,海外的客人们,你们好!你们在谈论什么哪?”

“是这么一回事,这条毯子我们估不出价钱来。”

    国王谋士看了看:毯子,自己也惊奇得不得了:

    “你告诉我,射手,你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样好的毯子你从哪儿弄来的?”

    “是这么一回事,这是我妻子织的。”

    “买这条毯子要给你多少钱?”

    “我自己也不知道。妻子吩咐我不要讨价还价,人家给多少就收多少。”

    “好吧,射手,我给你一万卢布。”

    安德列接过钱,把毯子出了手,回家去了。国王的谋士来到国王那里,拿毯子给他看。

    国王一瞧,他的整个王国在毯子上了如指掌。他惊叹地说:

    “好吧,随便你要什么,可这条毯子我是不还给你了。”

    国王取出两万卢布,亲手交给了谋士。谋士收起钱,心里想:“没关系,我给自己再订购一条,比这条还要好。 ”

    他又坐上马车来到城边,找到了射手安德列住的木头房子,敲了敲门。玛丽亚公主给他开了门。国王的谋士一只脚迈进门坎,另一只脚却抬不起来了,话也说不出来,自己来干啥也忘记了,他面前站着这样漂亮的美人儿,但愿永生永世盯着看她,永远也看不够。

    玛丽亚公主等了又等,来人也不答话,她就扳着国王谋士的肩膀使他转过身子,然后把他推出门外,紧接着关上了门。他好不容易才清醒过来,不甘心地回家去了。从这个时候起,他吃也吃不下,喝也喝不进,心里一直想念着射手的妻子。

    国王发觉这种情况,就开始问他心里有什么发愁的事。

    谋士对国王说:

    “嗨,我看见了一个射手的妻子,心里一直在想她!喝也不想喝,吃也不想吃,什么样迷人的女人也抵不过她!”  

    国王自己也想看看射手的妻子。他换了身普通的衣服,坐车来到城边上,找到了射手安德列住的木头房子,敲了敲门。玛丽亚公主给他开了门。国王一只脚迈进门坎,另一只脚却动也不会动了。他完全发了呆,他面前站着的美人儿美得没法说。   

    玛丽亚公主等了又等,不见来人答话,她就扳着来客肩膀使他转过身子,然后把他推出门外,紧接着关上了门。   

    国王害上了相思病。他心里想:哪能老是当光棍儿,老是不娶妻呢?能够娶来这个美人儿就好了。她不该嫁给射手,她生来是注定要当皇后的。   

    国王回到宫里,心中想出了一个坏主意:从活着的丈夫手里夺走他的妻子。他把谋士召唤进来,对他说:  

  “你出个主意,想个法子,把安德列搞掉。我要娶他的妻子。你想出办法来,我就把好几座城市和许多村镇奖赏给你,还要赏给你一个金库;若是你想不出办法来,我就砍掉你的头。”   

    国王谋士发起愁来,耷拉着脑袋走了。怎么样去搞掉射手呢?他想不出办法来。他走进一家酒馆,打算借酒浇愁。

    一个老酒鬼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长袍子,跑过来对他说:

  “国王的谋士有什么事发愁啊?为什么垂头丧气的?”

  “滚开!老酒鬼。”

  “你别赶我走哇,还是请我喝一杯酒吧,我会给你出个点子的。”

    国王的谋士给他叫了一杯酒,把自己发愁的事讲给他听了。老酒鬼对他说:

  “搞掉射手安德列倒不是难办的事儿,他这个人头脑简单;不过他那婆娘可机灵得很。好吧,我们打个谜语,叫她没法猜。你回到国王那儿去对他说,让他派射手安德列到阴间去打听打听,已故的老国王现在日子过得怎么样。安德列一去就回不来了。”

    国王的谋士谢过了老酒鬼,急忙跑去见国王:

   “如此这般……可以把射手搞掉。”

    他讲明应该派他去什么地方,派他去干啥。国王乐得心花怒放,命令把射手安德列叫来。

   “我说,安德列呀,你给我办事一向是忠心耿耿的。你再给我办一件事吧,你到阴间去打听一下,我的父亲日子过得怎么样。若是办不成,我一剑砍掉尔的脑袋……”

    安德列回到家里,坐在凳子上,低下了头。玛丽亚公主问他:

   “什么事儿不高兴啊?是不是吃了什么苦头?”

    安德列告诉她:国王派他去干什么差事。玛丽亚公主说:

   “这也值得发愁!这还算不上是差事,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儿,那差事还在后头哪。你躺下睡觉去,早晨起来会有办法的。”

    大清早,安德列刚睡醒,玛丽亚公主就把一袋干粮和一个金指环交给了他。

   “你到国王那儿去,求他派他的谋士和你同行,就说不然的话,人家不会相信你真的到过阴间。只要你和谋士一起走上大路,你就把这指环向面前一扔,它会引你走到目的地的。”

    安德列接过来一袋干粮和一个指环,告别了妻子,去见国王要求派人同行。没法子,国王只好答应,他命令谋士和安德列一起到阴间去。

    他们两个人一道上了路。安德列把指环儿一扔,那环儿就滚动起来。安德列跟着它走过了空旷的田野,走过了长着苔藓的沼地,渡过了河流湖泊,国王的谋士吃力地跟在安德列的后面。

    他们走累了,就停下来吃点干粮,然后再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走了多久,他们走进了一个树木茂密的老林子,进入了一个深深的山谷,那环儿停止不动了。

    安德列和国王的谋士坐下来吃干粮。抬头一看,只见面前走过两个小鬼,拿着棍子,一左一右,赶着老得不得了的老国王运木柴,好大的一堆木柴叫他一个人拉车。

    安德列说:  

  “你看,说不定这就是咱们那位已故的老国王吧?”

  “你说得对,这正是他在运木柴哪。”

    安德列对小鬼们喊道:

  “嗨,小鬼老爷们!请你们放这个死人到我这儿来一会儿,我有话要问他。”   
    小鬼们回答说:   

  “我们哪里有工夫等啊!怎么,难道叫我们自己运木柴吗?! ”

  “你们叫我这儿一个活人去替他一会儿吧。”

  “行啦。” 小鬼们给老国王松了套,把国王的谋士套在车上代替老国王,紧接着从左右两边用棍子赶着他,他被压得弯下了腰,可还是拉着车子走起来了。

    安德列开始问老国王日子过得怎么样。     

  “哎呀,射手安德列呀,” 老国王回答说,“在阴间我的日子不好过哟。你代我向我儿子问好,你要告诉他,我严厉地命令他别欺负人,否则他也会同样受罪的。” 他们刚谈完话,小鬼们已经赶着空车回来了。安德列同老国王道了别,从小鬼那里要回来国王的谋士,两个人往回走。

    他们回到自己的王国,来到王宫里。国王看见射手,怒气冲天地对他吼叫:

  “你怎么敢回来? ”

    射手安德列回答说:

  “是这么一回事,我到过阴间,也看见过您那位死去的父亲。他日子过得很不好,他吩咐我向您问好,还严厉地命令您别欺负人。 你用什么来证明你到过阴间和见过我父亲? ”

  “小鬼们用棍子赶着您的谋士拉车,他背上的棒伤现在也还看得清楚,这就是证据。”

    这时候国王信服了,没法子,只好放安德列回家去。他又对谋士说:

   “你再出个主意,怎样搞掉射手,想不出办法来我一剑就砍掉你的脑袋。”

    国王的谋士走了,脑袋耷拉得更低了。他走进酒馆,坐在桌旁,要了酒。老酒鬼跑到他面前,说道:

   “怎么,国王的谋士,又发愁啦?你给我叫一杯酒,我给你出点子。”

    谋士给他要了一杯酒,把自己犯愁的事对他讲了。老酒鬼对他说:

   “你回到国王那儿去对他说,要分派射手一个差事,这差事不要说去办,就是猜也猜不出:叫他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在一个极远极远的王国里,抓回来一只催眠的猫……”

    国王的谋士跑去见国王,讲给他听?派射手去办如此这般的一件差事,为的是叫他回不来。国王叫人去召唤安德列。

   “安德列呀,你已经给我办完了一件差事,现在再去办另一件: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在一个极远极远的王国里,给我搞来一只催眠猫。办不到的话,我一剑砍掉你的脑袋!”

    安德列回到家里,更低地垂下头,他告诉妻子国王派他去干什么差事。

   “这也值得发愁!” 玛丽亚公主说,“这算不上是差事,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儿,那差事还在后头哪。你去躺下睡吧。早晨起来会有办法的。”

    安德列躺下去睡了,玛丽亚公主走到铁匠铺里,叫铁匠们打三顶铁帽子,三把铁钳子和三条鞭子:一条铁的,一条铜的,还有一条锡的。

    大清早,玛丽亚公主叫醒了安德列:

   “给你这三顶帽子、三把钳子和三条鞭子,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到极远极远的王国去。在那里你走不到三俄里就会困得要命,这是催眠的猫对你催眠。你可别睡,两只手要交替扭动,两条腿要交替抽动。也许还要满地滚动。假如你睡着了,催眠猫会害死你的。”

    玛丽亚公主当时教给他应该怎么办,然后让他上路去了。  

    故事讲起来便当,事情做起来可不那么容易。射手安德列好不容易来到了极远极远的王国。又走了不到三俄里,他就困得吃不消了。安德列把三顶铁帽子套在头上,两只手交替扭动,两条腿交替抽动,还是向前走,有时候滚动向前。

    他总算战胜了瞌睡,走到一根高高的柱子旁边。   

    催眠猫看见了安德列,喵啊喵地叫了几声,然后从柱子上一下子跳到他的头顶上,一顶帽子被它打碎了,第二顶也打碎了,它开始去打第三顶。这个时候,射手安德列用钳子夹住了猫,把它掼在地上,接着就用鞭子抽打起来。用铁鞭子没有用,铁鞭子抽断了,他就用铜鞭子收拾它,铜的也抽断了,他就拿起锡鞭子抽打。   

    锡鞭子抽弯了,可是抽不断,它可以绕着猫的脊椎骨抽打它。但是催眠猫讲起故事来了:讲到教士,讲到助祭,讲到教士的女儿。安德列不听它的,一个劲儿地请它吃鞭子。猫吃不消了,它看出来,想把他说困了是办不到的,就央告起来:

  “好人,放了我吧!你要什么我就给你干什么!”

  “你肯跟我一块儿走吗?”

  “你要我到哪儿去,我就到哪儿去。”

    安德列带着猫往回走。他回到自己国里,带着猫进入王宫,对国王说:

  “如此这般,我完了差,把催眠猫给您搞来了。”国王惊讶得很,说道:

  “嗨,催眠猫啊,把你的看家本领显示一番吧!”

    猫儿立刻磨磨自己的爪子,向国王扑去,要撕裂他那白胖的胸脯,活活地把他的心挖出来。

    国王吓坏了,大声喊叫:

   “射手安德列!请你赶快把催眠猫吆喝住!”

    安德列吆喝住催眠猫,把它关在笼子里,自己回家去找玛丽亚公主去了。他和年轻的妻子生活得很快活。可是国王的相思病害得更厉害了。他又把谋士召进宫来:

   “随便你想个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射手安德列搞掉,不然的话,我用宝剑砍掉你的脑袋。”

    国王的谋士一直走到酒馆里,找到了穿着破长袍子的老酒鬼,求他帮帮忙再出个点子。老酒鬼喝干了一杯酒,擦了擦小胡子,说:

   “你到国王那儿去对他讲,叫他派射手安德列到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去,取来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这个差事安德列永生永世也办不成功,那他就回不来了。”

    谋士跑去见国王,把这些都禀报了。国王又把安德列召唤进来。

   “你已经给我办了两趟差事,再去办第三件吧:你到我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去,取来我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办成了,我就按照帝王的派头奖赏你,办不成,我一剑砍掉你的脑袋。”

    安德列回到家里,坐在凳子上哭了起来。玛丽亚公主问他:

   “亲爱的,什么事伤心啊?是不是吃了苦头啦? ”

   “嗨!” 安德列说,“由于你的美貌,我什么苦都受到了。国王命令我到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去,取来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这个差事可够厉害的!好吧,不要紧,你躺下去睡吧,早晨起来会有办法的!”

    玛丽亚公主等到夜深了,翻开一本魔法书,她看了又看,看了好久,丢开了书,两只手捧住头。书里关于国王的谜语什么也没写。玛丽亚公主走出屋子,站在台阶上,掏出一条小手帕摇了起来。飞来了各式各样的飞禽,跑来了各式各样的走兽。

    玛丽亚公主问它们:  

  “树林里的走兽和天空中的飞鸟啊!你们,走兽们,什么地  方都走遍了;你们,飞鸟们,什么地方都飞遍了。有没有听见过,怎么样到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去,取来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走兽和飞禽都回答说:

  “不,玛丽亚公主,我们没听说过。 ”   

    玛丽亚公主摇了摇小手帕,走兽和飞禽都不见了,好像根本没来过一样。她又摇了一下手帕,在她面前立即出现了两个巨人,问道:   

  “您有什么吩咐?您需要什么?”   

  “我的忠实的仆人们,你们把我带到大海中间去”   

    两个巨人抬起了玛丽亚公主,把她带到海上,自己站在海中央,站在顶深的地方,像两根大柱子,手上托着玛丽亚。玛丽亚公主挥了一下手帕,海洋里各式各样的爬虫和鱼类都游到她身边。

  “你们这些海洋的爬虫和鱼儿啊,到处你们都游到了,所有的岛子都去过了,有没有听说过,怎么样到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去,取来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不,玛丽亚公主,我们没听说过。”

    玛丽亚公主发了愁,她吩咐送她回家。两个巨人把她抬起来,带回安德列的院子里,把她放在台阶上。

    大清早,玛丽亚公主打发安德列出门去,交给他一团线和一条绣花手巾。

  “你把线团往面前一扔,它往哪儿滚,你就往哪儿走。可是要记住,不管你到了什么地方,一定要洗澡,可千万别用别人的手巾,一定要用我的手巾揩身。”

    安德列向玛丽亚公主告了别,向东西南北四方鞠了躬,走出了关卡。他把线团朝面前一扔,那线团开始滚动,滚呀滚的,安德列跟着它走。

    故事说起来便当,事情做起来可不那么容易。安德列走过了许多王国和许多土地。线团滚动着,线越拉越长,线团儿越来越小,小得跟鸡头一样,终于小得在路上看不见了……安德列来到一个树林子旁边,一看,有一所小木头房子架在鸡脚上。

   “小房子啊,小房子!你转过身来,正面朝着我,背面朝着树林子!”

    小房子转了个身,安德列走进去一看,凳子上坐着一个白头发老太婆,正在纺麻线。

   “嘿!俄罗斯人的魂灵儿听也没听见过,看也没看见过,可是现在俄国人自己来了。我要把你放在炉子里烤熟了,把你吃掉,过后在你的骨头上打滑溜玩儿。 ”

    安德列回答说:

   “你怎么啦,老妖婆子,想把过路人吃掉哇!过路人又瘦又黑,你把我洗干净,擦干净,然后再吃吧。”老妖婆子烧好了洗澡水。安德列泡了一阵子,洗了一阵子。拿出来妻子的手巾开始揩身。老妖婆子问:

   “你从哪儿弄到的这条手巾?那是我女儿绣的呀。  ”

   “你的女儿是我的妻子,这手巾是她给我的。”

   “哎呀,你是我的宝贝女婿呀,我用什么招待你呀!  ”

    于是老妖婆子去做晚饭,把各种食物、酒类和蜂蜜都摆在桌子上。安德列老实不客气,坐在桌边,张口鼓腮地大吃起来。老妖婆子坐在他身旁,他吃,她问:他怎样娶上玛丽亚公主的?两口子日子过得好不好?安德列把一切都告诉了她,怎么样娶的妻,国王派他到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去,取来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丈母娘,你来帮帮我的忙吧!”

   “哎呀,女婿呀!这样稀奇古怪的事儿,连我也没有听到过。这件事儿,有一只老蛤蟆倒是知道的,它在沼地里已经活了三百年啦……不要紧的,你躺下去睡觉吧,早晨起来会有办法的。”   

    安德列躺下去睡了。老妖婆拿了两把秃笤帚,飞到沼地上 面,呼唤着:

  “老太婆!老青蛙老蛤蟆!你还活着吗?”  

  “活着哪!”

  “你从沼地里出来,到我这儿来一下。”

    老蛤蟆从沼地里爬了出来,老妖婆问它:
  “你知道不知道,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在哪里?”   

  “我知道的。”   

  “你做做好事告诉我吧!我的女婿接了一个差事:要到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去,取来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老蛤蟆回答说:   

    我本来应该带他去的,可是我太老啦,跳不了那么远啦。叫你女婿把我放在新鲜牛奶里面,把我送到火焰河边,那时候我会告诉他的。”   

    老妖婆带着老蛤蟆飞回家,把牛奶挤在瓦罐子里,把蛤蟆放进去。大清早叫醒了安德列,说:

  “亲爱的女婿呀!你穿好衣裳,带着这个装着鲜奶的瓦罐子,牛奶里有一只蛤蟆,你骑上我的马,它会把你载到火焰河边。在那儿,你把马儿放走,从罐子里把蛤蟆取出来,它会告诉你怎么办的。”

    安德列穿好了衣裳,拿起瓦罐子,骑上了老妖婆的马。也不知跑了多久,那马儿终于把他载到火焰河边。这条河,走兽也跳不过去,飞鸟也越不过去。

    安德列下了马,老蛤蟆对他说:

  “善良的小伙子,你把我从罐子里取出来吧,咱们该过河啦。”

    安德列从罐子里取出蛤蟆,把它放在地上。

  “好啦,善良的小伙子,现在你坐在我的背上吧。”

   “你说什么呀,老奶奶!你这样小,说不定我会压死你的!”

   “别担心,你压不死的!上来可要坐稳哪!”

    安德列坐在老蛤蟆的背上。它开始臌胀,臌了又臌,胀了又胀,变得像干草堆那么大。

   “你坐得很稳吗?”

   “很稳的,老奶奶。”

    老蛤蟆继续臌胀,变得有干草垛那么大。

   “你坐得很稳吗?”

   “很稳的,老奶奶。”

    老蛤蟆又膨胀起来,变得比老树林子还高,然后它那么一跳,就跳过了火焰河。它把安德列带到对岸以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善良的小伙子,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你会看到一样东西,像楼又不是楼,像木头房子又不是木头房子,像板棚子又不是板棚子,你走进去就藏在炉子后面。在那儿你可以找到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安德列顺着小路走,一看,那里有一所老木头房子,可又不是木头房子,四面围着一道板栅栏,没有窗户,也没有台阶。他走进去就藏在炉子后面了。

    过了不多一会儿,树林子里有了咕咚咕咚的脚步声,一个小得不得了的、胡子倒是老长老长的小庄稼人走了进来,马上叫:

   “嗨,亲家纳乌姆,我要吃饭啦!”

    刚一喊出口,也不知从哪儿来的,马上出现了一张铺着台布的饭桌,上面放着一小桶啤酒和一只烤牛,肚子上插着一把快刀。胡子老长、个儿极小的庄稼人坐在烤牛旁边,抽出快刀,开始切肉,蘸了一些蒜泥,一边吃,一边夸。

    他把整条牛吃得只剩下了骨头,把一小桶啤酒喝个精光。

   “嗨,亲家纳乌姆,把吃剩的东西收走!”

    突然之间饭桌子不见了。好像根本不曾有过,骨头和啤酒桶都不见了。安德列一直等到小得一点点的庄稼人走了,才从炉子后面走出来,鼓足了勇气喊道:

  “亲家纳乌姆!给我东西吃……”

    刚一叫出口,也不知从哪儿来的,马上出现了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冷盘、甜食、美酒,蜂蜜,什么都有。
    安德列靠着桌子坐下来,说道:
  “亲家纳乌姆,你同我坐在一起吧,老弟,咱们一块儿吃,一块儿喝吧。”

    看不见人的声音对他回答说:   

  “谢谢你,好心人。我在这儿干活这么多年,就是烤焦了的面包皮也一点儿没尝到过,可是你倒叫我坐在饭桌旁边。”   

    安德列一看,惊讶得不得了:什么人也看不见,可是桌子上的食物像风卷残云一样越来越少,美酒和蜂蜜自己会往杯子里
倒,那酒杯老是一跳一跳的。   

    安德列要求:

  “亲家纳乌姆,你亮亮相给我看看。”

  “不行,谁也不能看到我,我就是那个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亲家纳乌姆,你愿意不愿意给我干活儿?”

  “怎么不愿意呢?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好人。”

    他们一起吃完了饭。安德列说:

  “好吧,你把东西都收拾好,咱们一块儿走吧。”

    安德列走出小屋,回头看了看:

  “亲家纳乌姆,你在这儿吗?”

  “在这儿。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安德列来到火焰河边,老蛤蟆在那儿等着他。

  “善良的小伙子,你有没有找到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老奶奶,我找到啦。”

  “坐在我身上吧。”

    安德列又坐在它的身上,蛤蟆又开始膨胀,胀够了以后,就带着安德列一下子跳过了火焰河。

    安德列谢过了老蛤蟆,走上了回国的路。走着走着,回过头来问一声:

   “亲家纳乌姆,你在这儿吗?”

   “在这儿。你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安德列走了又走,路程很远,他那两条灵活的腿抬不起来了,两条洁白的手臂也没有力气了。

   “哎呀”, 他说,“我简直累死啦! ”

    亲家纳乌姆对他说:

   “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我可以飞快地把你送到家的。”

    一阵旋风把安德列带走了,山岳和森林,城市和乡村,都在下面一闪而过。安德列飞到碧蓝的大海上,他害怕了。

   “亲家纳乌姆,休息一会儿吧。”

    风马上停息下来,安德列开始向海面上降落。他一瞧,原来是碧波汹涌的地方,如今出现一个小岛,岛子上有座黄金屋顶的宫殿,周围是绮丽的花园……亲家纳乌姆对安德列说:

   “休息一会儿吧,吃点儿,喝点儿吧,看看大海的景色。有三艘大船要从这儿经过。你把商人们叫过来,请他们吃一顿。你要好好地招待他们,因为他们有三样稀奇的宝贝。你用我换来这些宝贝,你别担心,我会回到你身边来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西方开来了三艘大船。船主们看见了一个岛子,上面有一座黄金屋顶的宫殿,周围是绮丽的花园。

   “这是什么怪事儿?” 他们说,“我们在这儿航行了多少次,除了蓝蓝的大海以外,什么也没看见过呀。我们靠岸去看看吧。”

    三艘大船抛下了锚,三个船主商人坐上了一条轻便小船,向岛子划去。射手安德列已经等在那里迎接他们:

   “尊贵的客人们,请上来吧!”

    船主商人们一边走,一边觉得奇怪:楼阁的屋顶闪闪发光,树上百鸟争鸣,各种异兽在小路上跳跃。

  “善良的人,请问,是谁在这里创建了这样美妙的奇迹呀? ”

  “是我的仆人,亲家纳乌姆,一个夜里他就建成了。 ”   

    安德列请客人们进入楼阁,叫道:   

  “喂,亲家纳乌姆,给我们准备喝的和吃的吧!”   
    也不知从哪儿来的,马上出现了一张铺着台布的桌子,上面摆着许多美酒和食物,心里想的样样俱备。船主商人们惊奇得赞叹不止。  

  “善良的人哪!” 他们说,“我们来交换吧。你把你的仆人亲家纳乌姆让给我们,你要我们哪件宝贝都行。”   
  “为什么不可以交换呢?不过你们有什么宝贝呀? ”   
    一个商人从怀里掏出一根棍子说:“只要对它讲一句,棍子啊,你去把这个人腰打断! 棍子自己就会把无论什么样的大力士的腰打断。”   

    另一个商人从衣襟底下取出一把斧子,把斧背朝上一翻,斧子自己就劈劈啪啪地砍起来,砍两下,就出现了一艘大船;再砍两下,又是一艘。也有帆,也有炮,还有勇敢的水兵。大船在行驶,大炮在轰鸣,勇敢的水兵们等待着命令。把斧背朝下一翻,船马上消失了,好像根本不曾有过。

    第三个商人从衣袋里取出一支笛子,他一吹,立刻出现一支军队,也有骑兵,也有步兵,拿着枪,带着炮。队伍在行军,军乐响,军旗飘,骑士们策马而来,等待着命令。

    商人从另一端吹了一下笛子,什么都不见了。

    射手安德列说:

  “你们这几样宝贝都很好,可是我的宝贝更值钱。你们若是想换,就把这三样宝贝都给我,换取我的仆人亲家纳乌姆。”

  “你要的太多了吧?”

  “随你们的便,不然的话我就不换。”

    商人们考虑来考虑去:“这棍子、斧子和笛子对咱们有啥用处?还是交换的好,有了亲家纳乌姆,咱们就可以无忧无虑地日日夜杏吃得酒足饭饱啦。”

    商人们把棍子、斧子和笛子都交给了安德列,接着喊道:

   “喂,亲家纳乌姆!我们要把你带走啦。你愿意忠诚老实地伺候我们吗?”

    一个看不见人的声音对他们回答说:

   “为什么不愿意呢?!我在谁那里都是一个样嘛。”

   船主商人们回到自己的大船上去了,随即办起酒席,又是喝,又是吃,一个劲儿地叫:

   “亲家纳乌姆,快点儿,拿这个来,拿那个来!”

    几个人都喝得烂醉,在坐着的地方身子往下一溜就睡着了。

    这个时候射手一个人坐在楼阁里,心中愁闷:

   “唉!”他心里想,“现在我那忠实的仆人亲家纳乌姆在哪儿啊?”

   “我在这儿。有什么吩咐?”

    安德列开心得很:

   “亲家纳乌姆,咱们该回家乡去找我的妻子去了吧?你带我回家吧。”

    一阵风又把安德列吹起来,吹到了他的故国,吹回了他的故乡。商人们醒了以后又要喝酒:

    喂,亲家纳乌姆,给我们预备喝的和吃的,快点儿!”

    不管他们怎么叫,怎么喊,老是没有用。抬头一看,岛子不见了,那里只有蓝色的波涛在汹涌咆哮。

    船主商人们懊恼起来:“哎呀,这个坏家伙骗了我们啦!可是毫无办法,只好升起帆来,朝着他们应该去的方向驶去。

    射手安德列飞回了故土,降落在自己家的旁边,一看,一所木头房子只剩下一根烧焦了的烟囱。

    他的头垂得比肩膀还低,走出城市,来到海边一块空地上,坐下来不动了。忽然间,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只灰蓝色的斑鸠飞到他身边,往地上一碰,又变成了他那年轻的妻子玛丽亚公主。

    他们俩互相拥抱,互相问好,互相询问,互相倾诉。  

    玛丽亚公主讲述说:  

  “你一离开家,我就变成一只灰蓝色的斑鸠,在林子里和树丛中飞来飞去。国王派人来找我三次,找不到我,就把房子烧了。”
    安德列说:   

  “亲家纳乌姆,我们能不能在蓝色大海的岸边空地上修起一座宫殿来? ”   

  “怎么不能呢?马上就会办成的。”  
    他们还没来得及回过头来,一座宫殿已经修成,而且好得不得了,胜过国王的王宫;四周是郁郁葱葱的花园,树上百鸟齐
鸣,小路上各种异兽跳跃奔跑。  

    射手安德列和玛丽亚公主登上宫殿,坐在窗旁,喁喁交谈,相亲相爱,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一天,两天,三天……

    这一天,国王出宫打猎,来到大海之旁,一看,从前空无所有的地方而今出现了一座宫殿。

  “哪一个无知之辈未经许可就在我的土地上盖起房子来啦?”

    急使们跑了过去,什么都搞清楚了,回来禀报国王说,这座宫殿是射手安德列盖的,他同他的妻子玛丽亚公主住在里面。

    国王更加发火了,他派人去问,安德列有没有到过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取来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急使们跑去问清楚了,回来禀报:

  “射手安德列到过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取来了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这个时候国王完全气疯了,他下令集合队伍,开到海边上,彻底摧毁那座宫殿,要把射手安德列和玛丽亚公主都处以极刑。

    安德列看到一支强大的军队向他开来,赶快抓起斧子,把斧背朝上一翻。斧子劈啪两下,海上就出现了一艘大船;又砍了两下,又是一艘大船。砍了一百次,蓝蓝的大海上有一百艘大船在行驶。

    安德列取出笛子一吹,立即出现一支军队,又是骑兵,又是步兵,带着大炮,举着军旗。

    军官们策马前来,等待着命令。安德列下令交战。奏起了军兵,敲响了战鼓,队伍前进了。步兵打垮了国王的队伍,骑兵驰骋沙场,到处捕捉俘虏。一百艘战船对准京城开炮轰击。

    国王看见自己的军队在溃逃,他亲自赶过去,想把队伍止住。这时候安德列取出棍子:

   “听着,棍子!你去打断这个国王的腰!”

    棍子自己翻起筋斗,在空旷的田野上一直翻滚过去,追上国王,朝他额角上一下子就把他打死了。

    战斗结束。人民从城里涌出来,请求射手安德列掌管整个王国。

    安德列没拒绝。他大摆宴席款待全国军民。然后同玛丽亚公主一起治理这个国家,一直到很老很老的年纪。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