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伊尼亚斯探险记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欧洲 » 意大利

    第一节:由特洛伊到意大利

    伊尼亚斯是维纳斯的儿子,也是特洛伊之役中最著名的英雄之一。在特洛伊城这边,他的地位仅次于海克陀。当希腊人攻取特洛伊城时,在他的母亲帮助下,他能够和他的父亲及幼儿逃离该城,而坐船驶向新的家园。

    经历海上陆上长期的流浪和许多考验后,他抵达意大利。在意大利,他打败了反对他入国的人,而和一位权高位重的国王的女儿结婚,并建立了一座城市。他常常被认为是罗马真正的创造者,因为人们通常公认的创造者罗姆勒斯和黎姆斯,是在他儿子建立的城市亚尔巴隆加出生的。

    当他由特洛伊城启航时,许多的特洛伊人曾加入他。所有的人都想找某个地方定居,但没有一个人对于应该到何处,有任何清晰地概念。他们曾着手建立许多城市,但总是被不幸或凶兆所驱逐。最后,伊尼亚斯在梦里受到指示,那个指定给他们居住的地方,是远在西方的一个国家:意大利———当时被称为海斯比利亚,意即西方的国土。那时,他们正在克里特岛,虽然被许的土地距离遥远,要在不可知的海洋上作长期的航行,但是,在他们确定将来某天能拥有自己的家时,心里是感激万分,于是,他们立刻向旅程出发。然而,在他们抵达期望的天堂前,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以及许多事情发生,如果他们早知道这些,则他们的热  心或许要大打折扣了。  

    虽然阿果号船员由希腊向东航行,而伊尼亚斯帅克里特岛向西航,但特洛伊人也遭遇到哈皮群,其情况就像杰逊和他的人所  遭遇的一样。然而,希腊人较为勇敢,要不然就是更佳的剑客,   当爱丽丝干涉时,他们正要杀死这些可怕的怪物。而特洛伊人却 被它们所驱逐,且被迫逃到海外以躲避它们。

    在他们的下一个登陆地,让他们惊讶的,是碰到海克陀的妻  子安度美姬。当特洛伊城失陷时,她被赐予在神坛前杀死年老的普里尔蒙的人,阿奇里斯的儿子尼奥托勒默士。不久,他就为了海伦的女儿赫米安妮而抛弃她,但是,他的寿命并没有长过这个婚姻。在他死后,安度美姬嫁给特洛伊城的先知希里诺斯。这时,他们统治这个地方,当然,乐意接待伊尼亚斯和他的人。他们两人以最极致的殷勤招待他们,而且,在他们告别时,希里诺斯给他们有关旅程的忠告。他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在意大利最近的海岸———东海岸登陆,因为那里遍布希腊人。他们被指定的家是在西海岸,稍微偏北,但他们绝不要取捷径走向西西里岛和意大利之间。在这片水域里是由丝娜巨岩和查理狄斯漩涡据守着的最险恶的海峡,阿果号船员安然通过,只是因为西蒂斯的帮助;而尤力西兹 (奥狄色斯的拉丁名字) 就曾在那里丧失六名部下。阿果号船员由亚细亚洲前往希腊的途中,如何抵达意大利的西岸,以及尤力西兹如何抵达,都不大清楚,但是,无论如何,这海峡的正确位置,在希里诺斯脑海里是绝无疑问的。于是,他谨慎地指导伊尼亚斯如何使船员避开可恶的巨岩和漩涡———围着西西里岛向南绕一大圈,而抵达远在毫不留情的查理狄斯和吸入所有船只进黑洞的丝娜的北部的意大利。

    当特洛伊人离开仁慈的主人且成功地绕过意大利东端时,他们绝对相信先知者的指导,绕着西西里岛,向西南方前航。然而,很显然地,希里诺斯尽管有神秘的力量,但却不知道西西里岛,至少西西里岛南部现在已被独眼巨人赛克洛普斯所占领。因为希里诺斯没有警告特洛伊人不要在那里登陆,所以他们在日落后,便抵达岛上,一点也不怀疑地在岸上扎营。如果在凌晨怪物活动前,不是一位可怜的人跑到伊尼亚斯睡觉的地方,那么他们可能会在被活抓而吞食。这名可怜的人跪下来,但是,事实上他那明显的不幸,已足以表示乞求,他的苍白就像半个饿死的人,他的衣服只用针联结起来,他的脸配着一头浓厚的头发,肮脏至极。他告诉他们,他是尤力西兹的一名水手,他无意间被留在独眼巨人波里菲摩斯的洞穴中,从那时起,他就靠着寻找丛林中能找到的任何东西为生,永远恐惧着赛克洛普斯中有一位来袭击他。他并说:他们有一百名,每一位都和波里菲摩斯一样巨大而可怕。“逃吧! 他催促他们:“起来全速逃跑吧!弄断将船缚在岸上的绳索。 他们照样所说去做,割断船缆索,屏住呼吸急促地工作,所有的人都尽可能地保持沉默。当他们看到盲目的巨人慢慢地走到海岸,去洗涤曾是他眼睛所在而依然流着血的眼窝时,他们才刚刚卸下船。巨人听到打浆的拍打声,于是顺着声音冲向海里。然而,特洛伊人已足以发动,在巨人能抓到他们之前,水位渐深,甚至对巨人高大的身长,也是太深了。

    他们虽逃过了这一关,但却又遇到另一次和这个一样大的灾难。当环绕西西里岛航行时,他们遭遇到一次空前未有的暴风雨的袭击,海浪高掀,浪头舐触天星,浪间的漩涡,深得使海底露迹。这很明显地一定有某个意味,甚过仅仅是一场致命的暴风雨,而事实上,朱诺是它的幕后人。

    她当然恨全体特洛伊人;她绝忘不了巴利斯的评判,于是,在战争期间,她曾成为特洛伊人最坏的敌人,但是,她更特别地憎恨伊尼亚斯。她知道,由特洛伊人的血所凝结成的罗马,虽然是在伊尼亚斯身后的子孙,但已被命运之神注定有一天终将征服迦太基,而迦太基是她最宠爱的城市,她喜爱该城超过世界上任何地方。她是否真的认为她能违反命运的抉择而行,我们不得而知,这是朱彼德本人无法做到的,但是,可以确定的,她尽其全力以溺死伊尼亚斯。她来找曾帮助尤力西兹的风王亚奥勒斯,并要求他沉溺特洛伊人的船只,她答应将她最可爱的水泽女神给他做妻子以为回报,这场惊天动地的暴风雨就是这样促成的。如果不是海神涅普条尼,无疑地,这场暴风雨已经完全达到朱诺的心 愿。身为朱诺的哥哥,涅普条尼深知她做事的途径,而且让她干 涉他的海域,也是不合他的意思。然而,他也像宙斯经常地一样小心翼翼地对付她。他不对她说半句话,但却严厉地谴责亚奥勒 斯,使自己满足。然后,他使海面平静,而使特洛伊人能够登  陆,他们最后停泊船只的地方,就是非洲北海岸。他们由西西里  岛一直被吹到这里。事出凑巧,这地方正十分接近迦太基,于  是,朱诺立刻开始考虑,要如何才能使他们的抵达变成不利,而对迦太基人有利。
    迦太基是由一名妇女戴德建立的,她仍然是统治者,而且在她的统治下,渐渐成为雄大而庄丽的城市。她长得相当美丽,而且是一名寡妇;伊尼亚斯在逃离特洛伊城的当天晚上丧失了他的妻子。朱诺的计划是让两人彼此坠入情网,而使伊尼亚斯忘却意大利,再引诱他和戴德定居下来。如果不是维纳斯,这将是一条妙计。维纳斯对朱诺内心的想法起了疑心,于是决心去破坏它。她也有她的计划,她十分愿意让戴德爱上伊尼亚斯,因为这么一来,伊尼亚斯在迦太基就不会受到伤害。但她计划去促成他对戴德的感情,绝不致于是要完全遵照她所给予的意念去做才行。例如:任何时候,只要好事已成,她绝不会丝毫干涉他搭船前往意大利。在这时候,她前往奥林匹斯,向朱彼德控诉。她谴责朱彼德,而且她明媚的双眸泪水盈眶,她说:她亲爱的儿子伊尼亚斯几乎被毁,而他,众神和凡人之主,曾经对她发誓:伊尼亚斯有一天将成为统治世界的一个民族的祖先。朱彼德笑了,并吻走她的眼泪,他告诉她,他所答应的事情必然会兑现的。伊尼亚斯的后代将是罗马人,命运之神已注定给罗马人一个无穷无际的帝国。

    维纳斯十分欣慰地离去,但为了使事情更肯定,她便转向她的儿子丘比特求助。她想,可以确信戴德不用帮助便能给伊尼亚斯必要的印象,但她一点也无法确定伊尼亚斯能使戴德爱上他。她以不多情而出名,周围所有国家的国王曾试图劝她嫁给他们而没有成功。因此,维纳斯召来丘比特,他答应她要使戴德一见到伊尼亚斯,心里就立刻产生爱的烈火。对维纳斯而言,要安排两人之间的见面,是非常简单的事。

    他们登陆后的早晨,伊尼亚斯和他忠实的朋友亚察提斯离开他那些可怜的遭遇船难的随从,去寻找世界中哪个地方是他们的安身处。出发前,他对他们说些鼓舞的话语:


  “同伴们,你们和我一样,长期共受苦难;

    我们知道,灾难更加严重,而这些都将结束。

    振起勇气吧!驱走沮丧地恐惧,

    或许有天会回忆,

    这些困苦也带来欢乐……”


    当这两位英雄探查这个陌生的国度时,维纳斯扮成一名女猎者,在他们面前出现。她告诉他们身在何处,并劝他们直接前往迦太基,迦太基人的女王一定会帮助他们。他们大为安心地照着维纳斯指示的路径前进。维纳斯使浓雾围绕他们,虽然他们毫不知情,他们却一直受到这们的保护。因此,他们毫无干扰地来到城里,并且行过熙攘街道,而未被注意。他们在一座大殿前停下来,思索着如何能见到女王,于是,他们在那里产生了新的希望。当他们注视着这幢华美的建筑物时,他们看到在墙上奇异地雕刻着他们亲身经历的特洛伊之战的景色。他们看到他们的敌人和朋友们的画像:哀度鲁斯的儿子们,年老的普里尔蒙伸手向阿奇里斯乞援和死去的海克陀。“我已有勇气, 伊尼亚斯说:“这里也有为万物而流的眼泪,以及所有死者的命运所感动的心灵。

    这时候,如同达安娜一般可爱的戴德,正带着一队侍官走了  过来。原来包围伊尼亚斯的浓雾立时消散,他向前站着,俊美得像阿波罗。当他告诉戴德他的身份时,女王以至上的荣耀接待他,并且欢迎他和他的同伴来到她的城里。她了解这些孤单而无   家的人的感受,因为她本身也曾为了她的兄弟想谋刺她,而和几 位朋友逃到非洲。她说:“我不是受苦的幸免者,我懂得如何去帮助不幸者。

    当天晚上,她为这两名陌生人设下盛宴。在宴会中,伊尼亚斯倾诉他们的故事,首先说到特洛伊城的沦亡,然后说到他们长期的旅行。他说得那么可佩和动人,即使没有神在场,戴德也可能会为如此的英雄气概和优美谈吐而倾心。何况,神是在场的,丘比特在那里,于是,她已无可选择了。

    她快乐了一段时间。伊尼亚斯似乎对她很忠实,至于她这方面,她将所有的东西毫不吝惜给予他。他,一个贫穷而遭遇船难的人跟她一样具有荣誉,她命迦太基人也把伊尼亚斯当成是他们的统治者来看待。伊尼亚斯的同伴也因她的恩惠而着名,她无法完全满足他们。她做这些只为了给予,除了伊尼亚斯的爱,她不为自己要求什么。在伊尼亚斯这方面,他对她慷慨的给予感到万分的满足,他和美丽的女人过着舒适安逸的生活,而且这位权高位重的女王提供他任何东西,和安排狩猎以作为他的消遣,并且不只是允许他,而且还恳求他,一而再地陈述他的冒险故事。

    让人感到有点奇怪,伊尼亚斯已渐渐失去向无名岛开航的兴趣,事情的演变,朱诺感到很满意,但虽然如此,维纳斯依然信心坚定。她比朱诺更能了解朱彼德,她确信他最后必将使伊尼亚斯前往意大利,并且相信和戴德这段小插曲将不致使她儿子丝毫受辱。维纳斯的看法相当正确,朱彼德一旦主意已定,就非常地积极。他派遣默格利带着严肃的旨意,前往迦太基给伊尼亚斯。这位神使发现伊尼亚斯正在散步,衣着尊贵,腰佩碧玉镶缀的宝剑,肩披金线织花的美丽披肩。当然,这些都是戴德的礼物,而且实际上后者还是她亲手编织的。这位文雅的绅士由安逸中突然清醒过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他耳际响起,“你想在懒散中浪费多少时间? 严厉的声音发问着。他转过身,而这位看得见的神默格利就站在他前面。“上天的主宰者派我来找你”, 默格利说:“他命你离开此地,寻找指定给你的王国。 说完,他像一团雾在”空中逐渐消逝了踪影,留下恐惧和激动的伊尼亚斯。事实上,他想听从神意,但主要的不幸,是想得到戴德同意是何等的困难。

    他召集他的手下,然后命令他们装满一队船舰的粮食,准备立刻离去,但一切要在秘密中进行。然而,戴德得到消息,便派人找他。最初,她温和地对他,她无法相信他真的想要离开她。“你想遁开我吗?” 她问道:“让泪水和向你伸出的手代我求你吧!如果我曾对你有些好处,如果我有任何东西曾讨好过你……”。

    他答道,他并不否认她曾给他好处,而且他永远不会忘了她,但她站在她的立场,应该记得他尚未和她成亲,因此他随时

可以选择****离开她。朱彼德已命他起程,而他必须从命。他说:“请你不要埋怨我,这只能使我俩痛苦”。

    于是,她将她的感受告诉他,他是如何漂亮、饥饿和缺乏任何东西而来到她这里,而她是如何去将自己和国家给了他,但是,在他绝情绝义下,她的感情已是无助了。她激动的语言突然中断,她逃离他,然后躲到没有人能见到她的地方。

    在当天晚上,特洛伊人非常黠智地扬帆而去,因为只要女王一声命下,他们想离开是不可能的。在船甲上回顾迦太基城时,伊尼亚斯看到他们被火光照得通明,于是他诧异着这是什么缘故。他看着戴德的火葬场的火光却全然不知,当她看到他离去时,她就自杀了。




    第二节:下地狱之行

    这趟由迦太基前往意大利的旅程,和过去的航行比较起来,是很容易的。然而,最大的损失,是忠心的水手派里诺鲁斯的死亡。当他们的海上冒险几乎要结束时,派里诺鲁斯却被溺死了。

    当伊尼亚斯一抵达意大利的国土,先知者希里诺斯立刻告诉他前往寻找一位智慧相当高的妇女希比尔的居穴,她能预告未来并指示他该如何行事。伊尼亚斯找到了希比尔,于是她告诉他,她愿意领他到地狱,他能由他父亲安奇西兹那里获悉他需要知道的一切,安奇西兹刚在大风暴前去世。然而,她警告他,这不是

件轻易的事情:

   “特洛伊人,安奇西兹的儿子,

    进入阿维诺斯 (地狱) 是容易的,

    黑底斯的大门日夜开放着,

    但要循原路回来,重享天空甜蜜的空气

    事实上,是很吃力的。”

    然而,如果他决心一赴,她愿意伴随他前去。首先,他必须在森林里找到长在某棵树上的一根金树枝,他必须将它折断,并随身带着,只有带着这个在手上,他才会被允许进入黑底斯。他由忠诚如一的亚察提斯陪伴着,开始寻找金树枝。他们几乎是毫无希望地走进漫无边际的树林,那里似乎不能找到任何东西。但是他们忽然间瞥见两只鸽子,鸽子是维纳斯的鸟。当它们缓缓飞行时,两人追随着,直到一片黑暗而发自的阿维诺斯湖泊。那里就是希比尔告诉伊尼亚斯的,通往地狱的洞穴。这时,鸽子飞上一棵树梢,透过树叶,射出明亮黄黄的光芒。是金树枝!伊尼亚斯兴奋地折下它,然后带给希比尔。于是,女先知者和这位英雄一起出发,开始他们的旅程。

    在伊尼亚斯之前,许多的英雄也曾踏过这个行程,却没有觉得特别地恐怖。成群的鬼魂最后确实吓坏了尤里西兹,但是,西  萨斯、赫邱利斯、奥菲尔斯以及波鲁克斯在行程中,显然地没有  遭遇到重大的困难。事实上,娇弱的赛姬为了替维纳斯向普鲁赛萍 (即波斯凤) 求取美丽的魅力,曾单独前往黑底斯,除了三狗头塞伯勒斯外,她没有遇到更坏的东西,而且这只狗被她用了一   块饼轻易地打发了。但是,这位罗马英雄却发现恐怖更加恐怖的 事情。希比尔认为必要的这趟路,除了最勇敢的人外,能将任何人吓跑的。在死寂的夜色里,在那黑暗的湖岸的黝黑洞穴前,希比尔杀死四条黑牛,献给黑夜女神希卡地。当她将牡牛置于燃烧的祭坛时,他们脚下的土地震动起来,并且开始摇撼,远处透过黑暗传来狗吠声。她一面向伊尼亚斯喊道:“现在你要提起最大的勇气了!” 一面冲进洞穴里,他毫不犹豫地跟随她冲了进去。他们立刻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道罩着阴影的路上,在那些阴影下,他们仍能看到道旁可怕的鬼魂,苍白的病鬼,报仇的劳心鬼和诱人犯罪的饿鬼等等,一大群可怕的鬼魂。还有制造死亡的战鬼,长着鲜血淋漓的蛇发的挑拨之鬼,以及其他许多为害人类的恶魔。伊尼亚斯和希比尔由他们之间通过时没有受到干扰,最后抵达一个地方,那里有个老人在湖泊上划桨撑船,他们看到一个凄凉的景像,在岸上有许多幽灵,多得有如初冬时数不尽的落叶,都伸手向摆渡者,乞求渡他们到彼岸。但是这位忧郁的老人,却在众鬼魂之间随己意来选择,有些被他允许上他的船,有些则被推开。当伊尼亚斯讶然惊住时,希比尔告诉他,他们已到达地府的两条大河克惜托斯———以叹息声为名———和亚基伦河的会流处。摆渡者名叫凯尔伦,而那些被他拒绝上船的鬼魂,是未经适当安葬的不幸者,他们被注定要漫无目标地漂泊一百年,永无歇息之所。

    当伊尼亚斯和他的向导下到船前时,凯尔伦欲拒绝他们,他喝他们止步,并告诉他们,他只载死者,而不载活人。然而,一见到金树枝,他就屈服了,便载他们渡河。在另一个岸上,塞伯勒斯狗把守着道路,但他们循赛姬的例子,希比尔也为它准备一些饼吃,它就不再为难他们。当他们继续向前时,他为鬼魂作最后宣判。他们赶紧离开那阴森冷酷的地方,发现他们身处哀悼之地,那里是沉溺于自己的不幸而自杀的失恋者的居住处。在这个为桃金娘树所荫蔽的悲伤但可爱的地方,伊尼亚斯瞥见戴德。当他迎向她时,他泪水盈眶地说:“你是否因我而死?我发誓,我离开你是违乎己意的。 她既不看他,也不回答,像个大理石般地丝毫不为所动。然而,他是感情容易激动的人,当他失去她的踪影时,他还继续落泪了许多。

  最后,他们来到该路的分叉处,左边的路上传来恐怖的声音———呻吟声,急促的喘息声和铁条的铿锵声。伊尼亚斯为恐怖震慑住了,然而,希比尔叮咛他不要害怕,而迅速勇敢地将金树枝放在十字路口对面的墙上。她说,左侧地区也是欧罗巴的儿子严酷的雷达曼塞斯统治的领域,他惩罚坏人,因为他们的恶迹。但是,右侧的路引向乐土,伊尼亚斯在那里找到他的父亲。当他们抵达那里时,每个事物都是洋溢着喜悦的气氛,翠绿柔软的草坪,可爱的树丛,给予生命的清爽空气,柔和的紫色阳光,真是一个和平幸福的地方。这里住着伟大善良的死者,英雄、诗人、祭司和所有帮助别人而为人们怀念的人。在这些人中,伊尼亚斯很快地认出安奇西兹,他很疑惑但却兴奋地欢迎伊尼亚斯。父子两人为这个奇异的死人与活人的约会而流下喜悦的眼泪,他们的爱坚强的足以带他来到地狱。

  他们当然有许多话要互相倾诉,安奇西兹领伊尼亚斯到 “遗忘河 里沙,再次投生到世上的鬼魂,在他们上阳间的路途前须先饮下河水”。安奇西兹说:“一饮长忘前生”。 于是,他把将要成为他们后裔的鬼魂指给他的儿子看,他和伊尼亚斯的后裔正在岸边等待轮到饮水,以便忘记前生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受苦患难。他们是一个庞大的队伍———未来的罗马人,世界的主人翁。安奇西兹逐个地指出他们,并说出他们将完成的功业,这些功业人们将永远不会淡忘。最后,他给他的儿子指示,如何在意大利作最好的建设,以及如何避免或容忍横在眼前的困难。

    于是,他们互相道别,却都很沉着,他们知道他们只是一时的离别而已。伊尼亚斯和希比尔回到地面,而伊尼亚斯回到他的船上。第二天,特洛伊人航向意大利海岸,寻找他们被许的土地。   


    第三节:意大利战争

    可怕的考验正等着这一小队冒险者,朱诺再度是引起麻烦的  原因。她使这个国家最强大的民族拉丁人和鲁屠里人,坚决地反  对特洛伊人在那里定居。如果不是她,事情的进行将会很顺利。  年老的拉丁诺斯是萨登的曾孙子,也是拉丁姆城的国王,他曾受  父亲范诺斯的幽灵警告,不要将他的女儿也就是他的独生女拉维  妮嫁给国内任何人,而要将她匹配给一位快要抵达的外国人。由  这个结合,将会生下一位统治整个世界的后代。因此,当伊尼亚斯的使者来要求岸上一个小小地栖身处而且气和水完全****享用时,拉丁诺斯以最大的诚意接待他们。他确信伊尼亚斯就是范诺斯预言中的女婿,他也照实地告诉使者们,他告诉他们,只要他有生一日,则他们不会缺少朋友。他致给伊尼亚斯一个信函,说他有一名女儿,奉上天之命,她除了一位外国人,不许嫁给任何人,而他相信特洛伊的领袖,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但是,这时朱诺干涉了。她从黑底斯召来复仇三女神———富丽丝之一的亚丽克多,命她煽起地面上惨烈的战争。亚丽克多愉快地从命,首先她激怒拉丁诺斯的妻子亚马达的心,以坚决地反对她女儿和伊尼亚斯之间的婚姻。然后,她跑到鲁屠里人的国王屠诺斯处。屠诺斯是目前为止,所有向拉维妮亚求婚者最有声望的一位,亚丽克多来煽动他反抗特洛伊人几乎是不需要的。除了他本人之外,任何人想娶拉维妮亚的消息都足以使屠诺斯发狂。他一听到特洛伊使节到国王处,他立刻和他的军队起程向拉丁姆城进军,想以武力阻力拉丁人和特洛伊人之间的任何盟约。

    亚丽克多的第三件努力非常地巧妙。有一只美丽的鹿属于一位拉丁的农夫,它驯服得白天****奔跑,可是当夜幕低垂时,总是回到熟悉的家门。农夫的女儿悉心疼爱地照料它,她替它梳理它的毛皮,并用花环装饰它的双角。远近的农夫们都知道它,并且加以保护。任何人,甚至是农夫自己的家人,只要伤害到它,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至于一名外国人敢做出这种事,会激怒整个地区的人。而伊尼亚斯的幼儿,在亚丽克多的引诱下,居然做了。亚斯克纽尔斯外出狩猎,他和他的猎狗在富丽丝女神的引导下,来到这只鹿栖憩的森林。他用箭射它,于是使它受到致命伤,但在它死前,它却能成功地回到它的家和女主人那里。亚丽克多肆意使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因此战争即刻爆发。愤怒的农夫一心一意要杀死亚斯克纽尔斯,而特洛伊人却要保护他。

    屠诺斯已抵拉丁姆城的消息,就在他抵达后传到城里。他的人民已处于备战状况,以及更糟的鲁屠里军队已在城门扎营的事实,对拉丁诺斯王而言,实在是太够了。他那愤怒的王后,无疑地也在他最后的决定里扮演重要的部分。他将自己关在宫里,而任由事态自然发展。如果拉维尼亚被夺走,伊尼亚斯就无法倚赖他未来岳丈的任何帮助。

    拉丁姆城里有一个习俗,当决定要参战时,国王必须在喇叭吹奏及战士呼喊声中,将和平时期关闭的维纳斯神庙的两扇大门开启。但拉丁诺斯王关在宫中,无法主持这项神圣的仪式,正当市民们束手无措时,朱诺亲从天而降,亲手毁坏门闩,而使门大开。城里充满兴奋,兴奋于战阵中鲜耀夺目的盔甲、精神抖擞的战马,和引以为傲的旗帜,兴奋于面对一场战争从容赴义。

    由拉丁和鲁屠里人组成的无敌军队,此时正在对抗一小队的特洛伊人。他们的领袖屠诺斯是一位骁勇善战的沙场老将;另外精干的盟友米辛提厄斯也是一位杰出的士兵,但他很残忍,以致他的臣民,伟大的伊屈拉里亚人起来推翻他,因此他来投效屠诺   斯;第三位盟友是名女人,少女卡米拉在偏僻的旷野由父亲抚 养,而当她还是婴儿时,便一副弹石叉或一张弓在手,已学会击射迅飞中的鹤或野天鹅,她的脚程几乎不逊于它们的双翼。她是   所有战法的女主人,使用标枪和双面斧也和弓箭一样神乎其技。    她厌弃结婚,而酷爱野逐、战争和她的****自在。一队战士追随她,这些战士之中还有不少的少女。  

    当特洛伊人正陷于危急的处境时,他们扎营附近的一条大河    的河神,特洛伊人之父泰伯在梦中会晤伊尼亚斯。他命伊尼亚斯  即时逆流而上,前往一个贫穷小镇的国王厄凡特那里。这个贫穷 的小镇在未来的岁月里,注定要成为睥睨世界的城市,那时罗马  的城堡将高耸入云霄。河神应允伊尼亚斯将在这里得到他需要的援助。黎明时,伊尼亚斯和少数精挑的人出发,这是第一次载满武装人员的船漂流于泰伯河上。当他们抵达厄凡特的家时,国王和他的幼子巴拉斯热诚地欢迎他们,当国王父子两人领着客人来到作为王宫的粗糙建筑时,他们向客人指出各种景象:庄严伟大的塔比安山岩;山岩附近有座小山供祀杰夫 (即朱彼德),目前它虽然荆棘丛生,但总有一天,金碧辉煌的高楼巨厦将矗立在那里;一座吵杂牛群的牧场,将成为世界上人类的聚集地———罗马公所。“农牧神和水泽女神曾在这里, 国王说:“还有野蛮的民族。但萨登来到这个地区,他是由他的儿子朱彼德处逃离的无家的放逐者。于是,一切情况完全改观,人们放弃他们野蛮和漫无法纪的生活方式。萨登以公正和平的方法治理他们,因此从他统治的时期起,被称为 ‘黄金时代’。但是,到了后代,其它的习俗盛行,和平与公正在贪好黄金及狂爱战争之前消失了,暴君统治此地,直到我由希腊可爱的故乡雅嘉地被放逐出来,被命运带到这里为此。


    当老人叙述完他的故事,他们来到他居住的简单茅屋,而伊尼亚斯在那里度夜,他睡在树叶铺成的床上,用熊皮覆盖身体。次日早晨,他们都被黎明和鸟鸣声唤醒。国王出行由两只大狗以及他的惟一随从和贴身侍卫跟随着。他们用过早餐后,他给伊尼亚斯此来寻助的劝告。他说,雅嘉地———他以故乡之名称呼此新邦———是一个弱小的国家,只能提供特洛伊微薄的帮忙。但在这条河的远岸,住着富强的伊屈拉里亚人,被他们驱逐的国王米辛提厄斯正帮着屠诺斯。只要这个事实,就足以使这个国家在战争时帮助伊尼亚斯这边,因为他们是那么恨以前的统治者。他的作为像残酷的恶魔,他喜悦看人受害,他发明一种杀人的方法,比人们知道的其它方法更为恐怖:他将死人和活人手抱着手,而脸贴着脸地系在一起,然后,使那种呕心的拥抱产生的慢性毒素,带来迟缓拖延的死亡。

    最后,所有的伊屈拉里亚人起来反抗他,但是他却得以成功地逃跑。然而,他们决定要抓他回来,而照他应得的刑法惩罚他。伊尼亚斯曾发现他们是自动且强力的盟友。年老的国王说,至于他本人,愿意派遣他惟一的儿子巴拉斯和一队青年———即雅嘉地的骑兵精英,在特洛伊英雄的指挥下,为战神而效力。他又赠送每一个客人一匹壮马,使他们能很快地抵达伊屈拉里亚军队处,并且得到他们的帮助。

    这时,只设有防御工事,而没有领袖和最佳战士的特洛伊军营危急了,屠诺斯正在大举进犯该营。第一天特洛伊人遵从伊尼亚斯要走时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的严厉命令,而能彻底成功地保卫他们自己。但是,他们众寡悬殊,除非能将发生的一切带口讯给伊尼亚斯,否则前途是黯淡的。但问题是在鲁屠里人层层包围下,是否有可能这么做。然而,在这一小队的特洛伊人中,有两个人不屑于去衡量成功或失败的机会,在他们看来,正因为它有高度的危险性,他们才愿意做它。这两个人决定在夜色掩护下,企图冲过敌人而抵达伊尼亚斯处。

    他们的名字是尼秀斯和厄里亚路斯,为首的一名是勇敢而有经验的士兵;另一位则仅仅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但他却是一样地勇敢,并为此英雄行为而充满热心。他们习于并肩作战,无论何 地,有一个在守卫或在田野,经常可以发现另一位也在那里。当 尼秀斯在勘查敌人的哨站,并观望灯火有多少和有多暗,以及人们熟睡时,寂静的程度如何时,一个伟大的冒险计划最先出现在 他脑海里。他将他的计划告诉他的朋友,但他万万没想到他也要参与。当这位少年喊道,他不愿被抛在后面,在如此光荣的尝试 中,他宁死也不愿苟且偷生时,尼秀斯感到的只是伤心和沮丧。

“让我单独进行吧!” 尼秀斯要求地说:“如果意外地出了岔——— 而像这种冒险,有上千的机会出岔———你可以留在此以赎回我,  或为我料理丧事。何况你要记得,你年纪尚轻,生命还等着你去开创呢! 废话少说,” 厄里亚路斯回答:“让我们出发吧!不要再耽搁了”。 尼秀斯眼看无法说服他,于是,只有难过地屈服了。  
    他们两人发现特洛伊的领袖们正在开会,于是便向他们提出他们的计划。这个计划很快地被采纳,而且众王子泪流满颊,用哽咽的声音感激他们,并答应他们以隆厚的报酬。“我只有一个要求, 厄里亚路斯说:“我的母亲在这里的营中。她不愿和其他的妇女一起留下来,她要跟随我,我是她的一切。如果我死了……”“她将是我的母亲, 亚斯克纽尔斯插嘴道:“她将取代那晚我在特洛伊痛失的母亲的地位。我向你发誓。同时,你带着我的剑前往,它不会让你失望。

    于是,两人便出发了。他们穿过沟濠,来到敌人的营帐。四周的人都睡熟了,尼秀斯轻声地说:“我为我们开个道,你来替我把望。 说完,他将敌人一个一个地杀了,他的手脚干净利落,以致那些人闷不作响地死去,连一个呻吟声作为警报也没有,厄里亚路斯很快地加入这项血腥行动。当他们抵达营帐的尽头时,他们好像开了一条大道通过营帐,那里只躺着死人。但是,他们错在耽搁时间。日光照射下来,一团马兵由拉丁姆城而来,他们瞧见厄里亚路斯头盔的闪光,便盘问他。当他避开回答而匆忙地窜入树林时,他们知道他是敌人,于是他们包围树林。在他们紧急行动时,这两位朋友分开了,而厄里亚路斯走错了方向。尼秀斯焦急地回来找他的朋友,他隐蔽起来,他看见他的朋友落在这团马兵的手里。尼秀斯单独一个人,如何能解救他呢?希望虽然渺茫,但他觉得他应该尽力而为,就算死了,也总比抛下他的朋友好。他对抗他们,一个人应付整个团队,而他飞快的矛,搠到一个接着一个战士。马兵的首领不知道这场血腥的攻击来自那一边,便转身向厄里亚斯大叫:“你要为此战付出代价! 在他高举的剑要刺上厄里亚斯前,尼秀斯冲上前来,“杀我吧! 他喊道:“这完全是我干的,他只不过是跟随我而已。 但话犹在口,箭已射进少年的胸膛,当他倒地而死时,尼秀斯砍下杀他那人的头,然后,在乱矛当中,他也死在朋友的身旁。特洛伊人往后的冒险,都发生在战场上。伊尼亚斯带回来大批的伊屈拉里亚军队,及时解了特洛伊军营的危困,于是,可怕的战争爆发了。从此时起,这篇故事不再专门记叙人们互相残杀的事迹,战争延续着战争,但它们都是雷同的。无数的英雄总要被杀,成渠的血渗入泥土里;黄铜的喇叭,引颈长吼着;雨点般的箭,由满张的弓中射出;凶猛的战马,马蹄喷出血来,踩在死者的身上。在故事结束之前很久,恐惧都已停止,当然,特洛伊人的敌人都被杀了。卡米拉在留下非常精彩的故事后战死了;恶毒的米辛提厄斯———仅在他那位幼子为保卫他而被杀之后,遭到绝对应得的命运;许多好盟友也战死了,连厄凡特的儿子巴拉斯也在其中。最后,屠诺斯和伊尼亚斯单独一决雌雄。这时,在故事较前部分,原本和海克陀或阿奇里斯一样像个人的伊尼亚斯,却已变得有些奇怪和可怕,他简直不是一个人。过去,他慈爱地背着老父离开火烧的特洛伊城,并提起幼子的勇气,跟自己一块逃跑;当他抵达迦太基时,他体会到遭遇同情和抵达 “以泪水哀求事物” 的地方的意义何在;当他衣着华贵地迈步于戴德的宫殿时,他也还是个人。但是,在拉丁战场上,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位可怕的奇人。他是——— “当他向天空摇撼他的庞大橡树和举起他  的覆雪岭时,像亚瑟斯山一样伟大,像父神亚平宁本人一样伟   大”;像——— “有百只手、百只臂,和由五十张口喷出火,像雷击地打在五十个硬盾上,以及拔出五十只利剑的亚基安———虽然   如此,伊尼亚斯在整个战场上,发泄胜利的狂怒。 当他在最后
的决战面对屠诺斯时,结局一点也没有趣味可言。对屠诺斯而 言,和伊尼亚斯作战,就像和闪电或地震作战一样,那是毫无益处的。  
    佛吉尔的诗以屠诺斯之死作为结束。据我们所知道,伊尼亚  斯和拉维妮亚结婚,并建立了罗马族———它,佛吉尔说:“罗马族留给其它国家如艺术和科学这些东西,而且,永远记住天命注定他们要将地球的人类置于他们的帝国之下,施行温和无阻地统治,赫免谦逊的,而惩治骄傲的人。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