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奥锡利斯和伊希思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欧洲 » 罗马

    在古埃及,每年悲哀和欢乐相交替地纪念其死亡与复活的神的名字是奥锡利斯,他是埃及诸神中最出名的一个神,我们有很好的理由就他的一个方面把他与阿多尼斯和阿蒂斯并列在一起,把他看作每年自然伟大变化的化身,特别是谷物的化身。不过他极负盛名,历经许多世代,他的虔诚的信徒们把许多其他神的特点和威力也都堆到他的头上,以致很难把他身上借来的其他神抵的金装剥掉,还其本来面目。

    奥锡利斯的故事只有普鲁塔克在谈别的事情时顺便谈到过。现代许多碑碣的证据肯定了他的叙述,并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他的叙述。

    奥锡利斯是地神塞伯(有时也音译克伯或葛伯)和上天女神娜特的私生子。希腊人把他的父亲说成是他们自己的神克罗纳斯和瑞亚。当太阳神拉知道了他的妻子娜特对他不忠诚,他就咀咒着宣布她在任何年月都不能生出这个孩子。但是这个女神还有一个情人,名叫索思,即希腊人所称的赫耳墨斯,这个神和月亮下棋,赢得每天的七十二分之一的时间,他用这些时间拼成五个整天,然后把这五天加到埃及年历的三百六十天里面去。这就是五天补足时间的神话的起源,埃及人每年把这五天加在一年的末尾,为的是使太阳的 时间和月亮的时间取得一致。这五天算是在一年的十二个月之外,因此太阳神的咀咒也就不包括这几天。于是奥锡利斯就在这五天的头一天降生。在他降生的那天,有声音喊道:万物之主来到世上了。有些人说某个叫做帕米尔斯的人听见有人在底比斯城的庙里嘱咐他放声高喊,宣布伟大的王,福佑世人的奥锡利斯诞生了。但是,奥锡利斯并不是他妈妈的独生子。在补充的五日中第二天他妈妈又生了大贺鲁斯,第三天生了塞特神(希腊人把他叫做泰丰),第四夭生了伊希思女神,第五天生了纳芙茜斯女神。后来,塞特和自己的妹妹纳芙茜斯结了婚,奥锡利斯也和妹妹伊希思结了婚。

    奥锡利斯在世上称王治国时,开化了野蛮状态的埃及人,给他们法律,教他们供奉诸神。在他之前,埃及人都是吃人的野人。奥锡利斯的妹妹和妻子伊希思发现了野生的小麦大麦,奥锡利斯在自己的人民中介绍耕种这些种子,他们从此放弃了吃人的习惯,和善地安于吃五谷做的饭食。据说,奥锡利斯是第一个从树上采集果子,第一个让葡萄顺着杆子生长,第一个压榨葡萄汁。他热切地要把这些有利的发现传给全体人类,他把埃及的全部政事交给他妻子伊希思治理,自己周游世界。他走到哪里,就在那里散布文明和农业的福利事业。有些国家,气候恶劣,土地贫脊,不能种植葡萄,他教居民不要着急缺酒喝,可以用大麦酝制啤酒。他满载着那些感恩的民族送给他的大量财物回到埃及。由于他给人类带来的福利,人们一致把他当作神来欢呼、崇拜。但是他弟弟塞特(希腊人称为泰丰)和另外的七十二个人想要谋杀他。那个坏弟弟泰丰偷偷量出他那好哥哥的身体尺寸,然后做一个同样尺寸的银柜,大加装饰起来。有一回当他们都在饮酒作乐的时候,他拿出银柜来,开玩笑地答应把银柜送给身材与它最合适的人。于是,他们一个一个地都试一试,但他们之中谁也不合适。最后,奥锡利斯走进去躺在里面。这时阴谋者跑来,赶紧在他上面盖上盖子,用钉子钉紧,用熔化的铅把它焊住,并将银柜扔进尼罗河。这事出在阿西尔月的第十七天,这时太阳正在天蝎宫,是奥锡利斯治国或降生的第二十八年。伊希思听说后,剪掉一绺头发,穿上丧服,忧伤地到处乱跑,寻找他的尸首。

    她受到智慧之神的指教,躲进德尔塔三角洲长满纸莎草的沼泽地里。有七个蝎子伴着她一起逃走。一天傍晚,她累了,来到一位妇女的家里,那妇人见到蝎子,大吃一惊,当面把门关上。于是有一个蝎子从门底下爬进屋内,把这个妇女的孩子螫死。但是,伊希思听到母亲的哀哭时,心里很受感动,她把手放在孩子身上,念动有力的咒语;于是毒汁从孩子身上被挤出来,他又活了。后来伊希思自己在沼泽地里生了一个儿子。她是在她变做鹰,在她死去丈夫的尸体上飞动的时候怀下这个孩子的。这个婴儿就是年轻的贺鲁斯,他小时候叫做哈波克雷特斯,意即群山之子。北方女神布托把他隐藏起来,以躲避他那阴险的叔父塞特的愤怒。但她不能使他免除一切灾祸;有一天,伊希思来到他小儿子躲藏的地方,发现他又僵死在地上,一个蝎子螫了他。于是伊希思向太阳神拉祈祷求救。太阳神听取了她的祷告,在天上停住不动,并把索斯派下来教给她使儿子复活的咒语。她念起有力的字句,毒药立即从贺鲁斯身上流了出来,空气灌进他的身体,他又活了。索斯回到天上,又在太阳舟里就位,那光华的行列又欢乐地前进。

    这时,盛着奥锡利斯躯体的银柜顺流而下,漂到海上,终于在叙利亚海岸的比布勒斯漂到岸上来。在这里一棵漂亮的“依里卡”树突然茁壮长大,将银柜包在树干里。这个国家的国王觉得这棵树长得不错,将它砍下来做了他房子的一根梁木;但他不知道盛着死去的奥锡利斯的柜子就在树干里。伊希思听到这种情况,便赶到比布勒斯来,化装成贫寒的样子,坐在井旁边,满脸泪痕。对谁她都不说话,直到国王的宫女走来,她温和地向她们打招呼,给她们编辫子。从她自己的神身里对她们吹出一股奇香。皇后见到她宫女头发的辫子,闻到她们身上散发的香味,便派人把这个陌生妇女接进宫里,让她做她孩子的奶妈。但是伊希思不给他乳吃,让婴儿吃她手指头,到了晚上,她开始把孩子身上一切凡人的东西都烧掉,自己变成一只燕子,绕着盛有她亡兄的那根梁柱飞翔,喃喃地哀鸣。但是皇后偷偷看着她干的事,她见到她孩子着了火,大喊起来,使他不能成为永生不朽。于是女神显露原形,乞讨屋顶的那根梁柱,他们把那根柱子给了她,她剖出银柜,倒在银柜上抱着它,
放声大哭,国王最小的一个太子当场吓死。她把树干用好麻布包扎起来,把油倒在上面,把树干还给了国王和皇后。至今这根梁木还立在伊希思的一座神庙里享受比布勒斯人的朝拜。伊希思把银柜装上船,随身带着国王最大的孩子,驾船而去。他们一到海上,她就打开柜子,把她的脸贴在她哥哥脸上,吻着他,流着眼泪。但孩子悄悄从她后面走来,见到她的事,她转头生气地看着他,孩子禁不起她一看,死去了。但有些人说并非如此,孩子是掉进海里淹死的。埃及人宴会时用曼尼罗斯的名字歌唱的就是这孩子。

    伊希思放好了银柜,到布托的城里去看她儿子贺鲁斯,一天晚上,泰丰借着满月的光辉猎杀一头野猪,发现了银柜。他认得里面的尸首,他把尸首剁成十四块,四处散开。伊希思用纸莎草编成一只小船,坐着船在沼泽地里到处寻找那些尸块。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坐纸莎草船的时候,鳄鱼不伤害他们,冈为鳄鱼害怕或尊敬这位女神。为什么埃及有许多奥锡利斯的坟呢,原因就在于伊希思每找到一块尸体就立即把它埋起来。但另外一些人却说她在每个城里埋一个他的偶像,伪称是他的尸体,为的是许多地方都可以供奉奥锡利斯。而且泰丰如要寻找真正的坟墓,也无法找到。不过,奥锡利斯的生殖器却被鱼吃掉了,所以伊希思按那形象做了一个来代替,埃及人至今在节日时还用它。历史学家狄奥多拉斯·西库勒斯写道:“除了生殖器之外,伊希思把身体的各部分都找到了;因为她想为她丈夫的坟墓保密,又想让希腊国土上所有的人崇敬他,她采取了以下的办法。她用蜡和香料捏成一个人像,正合奥锡利斯的身材,与他身体的各部份都相合。然后她到各个祭司的家里把祭司找来,让他们宣誓决不向任何人泄露她要交给他们的秘密。然后她对他们每个人暗地里说,她把埋葬尸体的秘密只告诉了他们,并提醒他们只要照她的话去做就能得到好处,她鼓动他们把尸体埋在自己的土地上,把奥锡利斯当作神来敬奉。她还要求他们献出他们国家的一种野兽,不论哪一种都可以,在野兽活着时就崇敬它,像他们从前崇敬奥锡利斯一样,等野兽死后,就像对奥锡利斯一样把它埋葬。因为她是鼓励祭司为其本身的利益去进行上述的供奉,所以她分出三分之一的土地给他们,用以服侍和供奉诸神。因此,据说祭司们关心奥锡利斯的利益,渴望满足皇后的要求,并为他们将要得到的利益所动,他们全部执行了伊希思的指示。因此,直到今天;每个祭司都认为奥锡利斯是葬在他们的国土里的,他们崇敬他们最初献出的野兽,等到野兽死了,祭司就在野兽的葬仪上重新悼念奥锡利斯。有两头神牛,一个叫阿庇斯,一个叫姆涅维斯,也是献给奥锡利斯的。有命令说所有的埃及人都要把这两头牛当作神来供奉,因为这种动物在所有其他动物之上,帮助了五谷的发现者播种并取得农业的普遍利益。”
    这就是奥锡利斯的神话或传说,是希腊作家所谈到的,是从埃及本地文献中多少有些零碎的记录和提示中演绎出来的。在丹德拉的神庙里有一长篇碑文,文中记载了这个神的坟墓的清单,另外一些文字提到他身体的各部分在各个神殿里被当作圣迹珍藏着。据说,他的心是在阿斯里比斯,他的背脊骨是在布西里斯,他的脖子在勒托波里斯,他的头在曼菲斯。照此说法,他的神体有些部分奇迹般地增多了。例如他的头在曼菲斯有,在阿比多斯也有,他的腿数量多得惊人,足有好几个普通凡人的腿加起来那么多。不过在这方面,比起圣丹尼斯来,奥锡利斯还算不了什么。据说丹尼斯的头现存的足有七个之多,全都是他的真头。

    埃及本地人的叙述补充了普鲁塔克的叙述,根据埃及的叙述,伊希思找到她丈夫奥锡利斯的尸体时,她和她妹妹纳福茜斯坐在尸体旁边,哀哭了一阵,在后世,这场哀哭成了埃及人对死者哭诉悼词的典型。她们哭道:“回到你家里来吧,回到你家里来吧!啊,神啦,回来吧,回到你家里来吧。你没有仇人啦!啊,漂亮的青年啊,回到你家里来吧,你来看看我吧!我是你的亲妹妹,你爱的人呀!你不能离开我呀!啊,漂亮的人啊,回到你家里来吧!……我看不见你,我的心惦念着你呀,我的眼睛要看你呀!回到爱你的人这里来吧,她爱你呀。安尼福,亲爱的!到你亲妹妹这里来吧,回到你妻子身边来吧,到你妻子身边来吧,你心脏不再跳动的人啊!回到你的主妇这里来吧!我是你的亲妹妹同你是一个妈妈生的,你可别离我远去了哇!神和人都面向着你,都一起哭你……我喊你哭你,老天都听见我哭,你倒听不见我的声音;不过,我是你的亲妹妹,你在世上真爱过她呀;你谁都不爱,就是爱我哟!我的哥哥呀,我的哥哥呀!”这段哀哭漂亮青年不幸夭折的悼词使我们想起对阿多尼斯的悼文。安尼福(即“好人”)这个称呼赋给了奥锡利斯,表明传统中普遍认为他为人们造福;它又是他最常见的称号,又是他做国王用的名字之两个伤心的姐妹没有白白地哀哭了。太阳神拉见她们哭得伤心,从天上派下豹头神阿努比斯,在伊希思和纳福茜斯,以及索斯和贺鲁斯的帮助下把被谋杀的神的破碎身体拼拢起来,用麻布带包好,举行埃及人通常对死人举行的一切其他仪式。然后,伊希思的自己的翅膀扇着坟墓的冷湿的泥土,奥锡利斯竟复活了,从此就在阴间做死人的国王。他在那里的称号是“下界的神主”、“永恒的神主”、“死人的统治者”。在那里,在“两个真理的大厅上”,他主持对死人灵魂的审判,由四十二个助手协助,埃及主要行政区各出一人,死人在他面前庄严地忏悔;死者的心在正义的天平上量过之后,他们或是得到终身有德永垂不朽的奖赏,或是按罪受到处分。  

    埃及人把奥锡利斯的复活看作是他们自己在坟墓以外永生的保证。他们认为只要死者的朋友对死者的身体做到像诸神对奥锡利斯尸体所做的那些事,那么每个人都会在另一世界永生。因此,埃及人为死人所举行的仪式完全是照抄阿努比斯、贺鲁斯等为死去的神奥锡利斯所举行的那些仪式。在每个葬仪上都表演昔日为奥锡利斯进行的神的玄秘,那时他的儿子、他的妹妹、他的朋友围在他支离破碎的残体周围,用他们的神文秘术把他的破碎身体变为第一个木乃伊,然后又采用新的个体生命从坟墓之外进入的办法使木乃伊复生。死者的木乃伊就是奥锡利斯,哭丧的妇女是他的两个妹妹伊希思和纳福茜斯;还有阿努比斯、贺鲁斯和奥锡利斯神话中所有的神都聚集在尸体的周围。这样,埃及的每个死人都成了奥锡利斯,也都名叫奥锡利斯。自“中朝”以来,照例都把死者称为“某某奥锡利斯”,好像他就是奥锡利斯神本身,还加上固定的形容词“说真话的”,因为说真话是奥锡利斯的特点。在尼罗河谷开发了数以千计的刻有碑文、绘有图画的坟墓,都证明表演复活神迹的戏剧是为了每个死去的埃及人的利益;奥锡利斯死了又复活,所有的人也都希望和他一样,由死亡走向永生。

    这样说来,在埃及似乎有一个普遍流行的传统看法,即:奥锡利斯是一个善良的、受人爱戴的埃及国王,他遭暴死,但又死而复生,从此被当做种供奉。雕刻家和画家遵循这个传统,照例都把他的形象表现为死去国王的人形皇身,缠着木乃伊的包裹物,但头上戴着王冠,一只没有被缠住的手里拿着权杖。所有城市中,有两个城与他的神话或回忆特别有关。一个是布赛利斯,在下埃及,据说城保有他的背脊骨,另一个是阿比多斯,在上埃及;据说它光荣地保存了神的头颅。阿比多斯原来是个不出名的地方,在死而复活的神的光轮辉耀下,自那古老王朝告终之后,就成了埃及最神圣的圣地。对埃及人来说,他在阿比多斯的坟墓,犹如那路撒冷的圣棺教堂之于基督教一样。每个虔诚的人都希望自己死后能安葬在靠近光荣的奥锡利斯坟墓的圣地上。确实很少有人那么富足能够享有这个极高的权利;且不谈圣城里坟墓的费用,光是从遥远地方运送木乃伊就够困难、够昂贵的了。然而许多人十分热衷于死后能吸收一点圣棺里发散出来的神气,他们让他们活着的朋友把他们的凡身俗骨运到阿比多斯去,在那里稍微停放一个时候,然后由水路运回,葬入他们原已在故乡准备好的坟墓里。另外一些人则在他们死而复活的神的坟墓附近为自己建造衣冠冢、树立纪念碑,期望能同神共享复活的欢乐幸福。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