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洪荒神话
洪荒神话: 亚洲 » 印度

    从前在摩德罗国有一个美丽的公主,她的名字叫莎维德丽。她因为从阎王那里求得了很大的恩典,获得了 “忠贞妇人” 的美名。   

    摩德罗的国王马主没有孩子。他很苦地修行,希望得到子嗣。他向梵天的妻子萨毗多莉女神祭供并祈祷,女神赐给他一个  
女儿,便是莎维德丽。这少女长得美丽而有风姿,像一个仙女一样。她的眼睛灼灼有光,像莲花瓣一样明丽;她像一个黄金的雕像一样;她十分标致而娴雅。

    莎维德丽爱上了一个名叫萨谛梵的少年。萨谛梵虽然隐居在森林里的修道院里,但他是皇家出身的。他的父亲是一位有德行的国王,名叫耀军;他因为双目失明,被邻国的一个旧日仇人夺去了他的国土。这个失去王位的国王携带他的忠贞的妻子和独生儿子到山林中居住。这儿子渐渐地成长,成为一个英俊的少年。

    当莎维德丽把她恋爱的事告知她父亲的时候,坐在她父亲旁边的先知那罗陀说:“哎呀,公主选这位萨谛梵王子为丈夫,选错了!他很英俊,很勇敢,很诚实,很宽宏大量;他也很谦虚,很耐心,很友善,很正直;他具备一切德行。但是他有一个缺点,这是他惟一的缺点:他天生短命。从今天起一年后,他便要死去,这是上天规定的。一年后阎王要来接她回去。 ”

    国王对他的女儿说:“啊,莎维德丽,你已听到那罗陀的话了,既然这样,你去选另一个人做你的丈夫吧,这个萨谛梵在世的日子是屈指可数的。 ”

    那美丽的少女回答她的父王说:“骰子已经掷出去了,只能掷一次。一个父亲嫁一个女儿,只能嫁一次。一个女人只能说一次 ‘我是你的’。我已经选定了我的丈夫了,我只选一次,不能选第二次。不管萨谛梵是短命还是长命,我必须和他结婚。  ”

    那罗陀说:“啊,国王,你的女儿意志坚决,她一定要走她所选择的道路,毫不动摇。既然如此,我赞成把莎维德丽嫁给萨谛梵。 ”

    国王说:“那罗陀,既然你表示赞成,我就照你的意见做,因为你是我的师傅,我总是听你的话的。 ”

    于是那罗陀说:“愿莎维德丽婚事顺遂!现在我要走了。祝你们大家幸福! ”

    这以后,莎维德丽的父王马主到森林里去访问萨谛梵的盲目的父亲耀军,他女儿和他一同去。

    耀军对马主说:“您为什么到这里来? ”

    马主说:“贤明的国王,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的女儿莎维德丽。您收她做您的媳妇吧。 ”

    耀军说:“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王国,现在和我的妻子和儿子住在这森林里。我们过苦行者的生活,在这里修行。您的女儿过得惯森林里的艰苦生活吗? ”

    马主说:“我的女儿很明白,世间的幸福和苦痛是来去无常的,没有哪一处是肯定有幸福的。因此请接受她做您的媳妇吧。 ”

    于是耀军同意让他的儿子娶莎维德丽。萨谛梵很是高兴,因为他娶了一个才貌德行兼备的妻子。莎维德丽也很高兴,因为她得到了一个称她心意的郎君。她脱下了她的皇家衣服,取下了装饰品,穿上了树皮衣和红衫。

    就这样,莎维德丽变成了一个隐居修道的妇人。她尊敬萨谛梵的父母亲,并使得她丈夫很欢喜,因为她言语温婉,手艺高妙,性情温顺,爱情真挚。她过苦行者的生活,律己很严。但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先知那罗陀的可怕的预言;她心中一直在暗自想着他的可悲的话,她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

    最后,萨谛梵的死斯渐渐近了。当他只有四天可以活的时 候,莎维德丽发愿实行 “三夜斋”,三夜不睡也不吃。  

    盲目的耀军说:“啊,我的孩子,我为你十分悲伤,因为实行 ‘三夜斋’ 是非常艰苦的。 ”


    莎维德丽说:“贤明的父亲啊,不要悲伤。我坚守誓愿,一定要度过斋期。 ”
    耀军说:“像我这样的人,不能劝你违背誓愿;我只能劝你遵守誓愿。 ”

    于是莎维德丽开始绝食,由于她的严格的斋戒,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而憔悴。三天过去了,莎维德丽相信她丈夫明天就要死  
去,满心悲痛,彻夜不眠。
    最后,太阳升起来,那不吉祥的日子来到了。莎维德丽对她自己说:“今天就是那日子。 她的脸上没有血色,但显得很勇敢”。她默默地祈祷,虔诚地在神火中献了祭;然后她走到她公公和婆婆前,默默地合掌行礼。森林中的修道人都来为她祝福,说:“愿你们夫妻白头偕老,你永不居孀。 ”

    莎维德丽心中暗自说:“但愿如此。 ”

    于是耀军对她说:“现在你的斋戒已满,你可以进早餐了。 ”

    莎维德丽说:“我要到太阳下山时才吃东西。 ”

    萨谛梵听到了她的话,便起来,掮了斧头,要到远处的丛林中去为他心爱的妻子采一点果子和药草来。他很强健,很沉着,仪表高贵。

    莎维德丽很温柔地对他说:“丈夫,你不要一个人去。我很想和你一道去。今天我舍不得和你分离。 ”

    萨谛梵说: “我不能到那黑暗的丛林里去。路很长而难走,你经过斋戒以后身体弱。你怎么能走那么长的路呢? ”

    莎维德丽把头靠在他胸口,说: “我的斋戒并不使我疲乏。真的,我反而变和更强健了。只要你在我旁边,我不会感觉倦。我决心要和你一起去;你不要阻拦我的愿望———这是一个忠贞的妻子要和她丈夫在一起的愿望。”

    萨谛梵说:“既然你一定要陪我去,我只得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得到我父母亲的许可,不然他们会责备我带你进入人迹不到的丛林中去的。”

    于是莎维德丽对萨谛梵的父母亲说:“萨谛梵要到深林中去为我找果子和药草,也去采神火用的木柴。我很想和他一起去,因为今天我舍不得和他分离。我也想去看看树林中的花。”

    耀军说:“自从你到我们这里来住以后,你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事。因此我们答应你这件事,但是你不要耽误你丈夫的工作。 ”

    莎维德丽得到了许可,就和她的亲爱的丈夫一向丛林走去。她脸上现着笑容,但是心中充满了忧愁。

    在他们一同走过的林地上,有孔雀拍着翅膀飞翔,太阳在蔚蓝的天空中灿烂地照耀着。

    萨谛梵柔声说:“明澈的溪流和开花的树木是多么美丽啊!”

    莎维德丽的心分成了两半:她用一半来跟丈夫谈话,她看着他的脸,跟随着他的心情;她的另一半心在等待着阎罗王的可怕的来临。但是她从不说出她的恐惧。

    森林中的鸟唱歌唱得很动听,但是对于莎维德丽,更动听的是她丈夫的声音。她觉得和他一起走路,听着他讲话,是很可珍贵的事。

    萨谛梵采集果子,把它们放在他的篮子里。最后,他开始砍下树枝来。太阳晒得很热,他出汗了。忽然他感觉疲乏,他说:“我觉得头痛,我的神志不大清楚,四脚发软,心里很难受。我得了病了,仿佛有一百支标枪在刺我的身体似的。啊,亲爱的,我很想躺下来休息一下,我甚至想现在就睡觉。 ”

    莎维德丽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用双臂抱住了她丈夫的身体;她坐在地上,她的膝枕着他的头。她记得那罗陀的话,知道那可怕的时刻已经来到,她丈夫的死期已至。她温柔地用手抚 摩着她丈夫的头,她吻他的喘着气的嘴唇,她自己的心跳动得很 厉害。森林暗起来了,左右是一片凄凉。  

    忽然从黑影中出来一个可怕的鬼。他身材高大,浑身黑色, 穿的衣服是血红的。他的头上戴着一个发光的王冠,他的眼睛是红的,看起来很可怕。他带着一条绳子。这个鬼就是阎罗王。他默默地站着,注视那睡着的萨谛梵。  
    莎维德丽抬起头来看,当她看见一个天神站在她面前时,她的心因忧愁和恐惧而发抖。她把她丈夫的头放在青草地上,自己很快地站起来,说: “天神啊,你是谁?你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  ”   
    阎王说:“你确是爱你的丈夫,你也修行苦行,因此我愿和你说话。你知道,我是阎罗王。你的丈夫的日子已经过完,现在我来缚他,要把他带走。 ”

    莎维德丽说: “我一向听人说,你派使者来带走世间的人,大神呵,你这一次为什么亲自下凡? ”

    阎王说:“这个王子心地纯洁无瑕,他的美德数不尽,他有万种才能。派使者来取他是不适宜的,因此我自己来了。 ”

    萨谛梵的脸已变成灰白。阎王抛出他的绳子来,从王子的身体里拉出那灵魂来。灵魂和大拇指一般大,阎王把它紧紧地缚住了,压服了。

    于是萨谛梵失去了他的生命,他停止了呼吸。他的身体变得很难看,已失去了光彩,并且无力行动了。

    阎王把灵魂紧紧扎住后,就急促地转身,往地狱所在的南方走。他默默地、迅速地走他的路。

    莎维德丽跟着他走。她的心浸沉在悲哀中。她不能抛弃她的亲爱的丈夫。她跟着这阴间之王阎罗王走。

    阎王说:“莎维德丽呵,你回去吧。不要跟我走。去为你丈夫举行葬礼吧。你和萨谛梵的关系到此为止,你对他不再有妻子的义务。不要再向这条路上走来。 ”

    莎维德丽说:“不论我丈夫被带到哪里,或是他自己愿意到哪里去,我必须跟他走。我曾修过不少苦行。我坚守誓愿,不能退却。我已经和您一同走了七步路;哲人们说,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同走七步路,就成为同伴。既然我已经成为您的同伴,我要和您谈话;我要讲,而您必须听。我由于严守誓愿,和对丈夫忠贞,已在人间修了完美的德行。您不应该在现在将我和他分离,不让我得到幸福。您不应该说我和他的关系已经结束,而要我开始过另一种生活。 ”

    阎王说:“你转身回去吧!……你的话说得很聪明,很动人,因此在你回去之前,你可以向我求一个恩典,我会答允你的。我不能给你萨谛梵的灵魂,但除此以外,我愿给你你所要求的任何事物。 ”

    莎维德丽说: “我的公公因为双目失明,被人抢去了王国。天神呵,我求你恢复他的视力。  ”

    阎王说: “这个请求可以答允。我将恢复你公公的视力。……但是你走了这些路,已经很吃力了。你快回去,不要过分疲劳。  ”

    莎维德丽说:“当我和丈夫在一起时,我怎么会疲劳呢?我丈夫命运,也便是我的命运。我要跟着他,一直到你带他去的地方。……天神啊,我很珍重您的友谊,请您听我讲!看见一位天神是幸福的事,和他谈话更是幸福。和天神做朋友一定会有很大的好处的。 ”

    阎王说:“你的善言使我心里很高兴。因此你可以再求第二件事。除了你丈夫的生命我不能给你外,其他的事我都可以答允你。 ”

    莎维德丽说:“我希望我的贤明的公公能重新得到他所失去的王国。我希望他重新做他的人民的保护者。 ”

    阎王说:“这个请求可以答允。国王会回到他的人民那里去,做他们的贤明的保护者。……公主啊,现在请你回去吧,你的愿望已经达到了。  ”   

莎维德丽说: “一切人都必须听从您的命令。您带走生命,是根据上天的规定,不是凭您自己的愿望。因此您被称为 ‘阎罗王’ ———即按照法规统治的人。天神啊,请听我说。天神们的职责是爱护众生,按照他们的功绩给他们报酬。坏人是没有信仰,不虔敬的;但是圣贤人保护一切生物,甚至对敌人也哀怜。  ”


阎王说:“你的善言像对于口渴的人的甘露一样。因此你可以向我提出第三个请求;除了你的丈夫的生命以外,我都会答允你。  ”


莎维德丽说:“我的父亲马主王没有儿子。啊,我希望他能有一百个儿子。  ”   

阎王说: “你的父王将有一百儿子。你的请求已经答允了。 ……公主啊,你快转身回去吧,你不能再走了。你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了。 ”   

莎维德丽说: “我一直跟着我丈夫,并不觉得路长。真的,我很想走得更远呢。啊,阎王,您一边走路,一边请听我讲。您很伟大,很贤明,很有权力。您对一切人都平等待遇,您是正义之主。……人们信任天神,胜过信任自己;因此人们要设法得到天神的友谊。要得到天神的友谊的人,应该回答天神的话。  ”阎王说:“没有一个凡人曾经像你这样和我谈过话。公主啊,你的话的确讲得很动听。因此我想在你走之前,再答允你第四个请求,除了你丈夫的生命外。  ”

莎维德丽说:“愿我丈夫和我能生下一百个儿子,使我们的种族能绵延下去。天神啊,请您答允我这第四个请求。  ”

阎王说:“我答允给你一百个儿子,公主。他们将聪明而强健,你的种族将绵延下去。……啊,女郎,你不要再过分劳了,你回去吧,你已经走了不少路了。  ”

莎维德丽说:“啊,阎王,善人们必须永远修德。是善人们支持着宇宙。善人只与善人相交往,而不会厌倦。善人对别人施恩,而从不盼望报答。对善人施恩,决不会落空,不会损害光荣,也不会损失利益。真的,善人的主要职责就在行善,因此善人是众人的真正的保护者。”

    阎王说:“啊,公主,你越是说话,我越是尊敬你。啊,既然你这样爱你的丈夫,你可以向我求一个莫大的恩典。 ”

    莎维德丽说:“啊,天神,您是赐恩典的人,您已经答允了我一件做不到的事,除非您把我丈夫还给我;您已经答允给我一百个儿子。因此我请求您,阎王啊,把我的亲爱的丈夫萨谛梵还给我。没有他,我就像死人一样;没有他,我不希望求任何幸福;没有他,我甚至不希望入天国;失去了丈夫,我不贪图荣华富贵;没有萨谛梵,我不能活下去。阎王啊,您已经答允给我儿子,但是您却把我丈夫从我怀中夺了去。请听我讲,赐给我这个恩典:让萨谛梵恢复生命,使您所答允的事可以实现。 ”

    阎王说:“好,就这样吧。我现在带着喜悦的心情释放你的丈夫。他立刻就可以恢复生命。以后他不会再遭受疾病的袭击,他会很顺遂。你们两人都会长寿;你们将活四百岁。你们会有一

百个儿子,他们将来会做国王,他们的儿子也会做国王。 ”

    阎王说完了以后,就回到他自己的住处去了。莎维德丽回到森林里她丈夫的冰冷而苍白的尸体那里。她坐在地上,把他的头枕在她膝上。于是萨谛梵恢复了生命。他用爱怜的目光看着莎维德丽,仿佛是到远处去旅行了回来一样。

    萨谛梵说:“我睡了很久;亲爱的,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呢?……那个拖我走的黑家伙到哪里去了?”

    莎维德丽说:“阎罗王曾经来过,又走了。你睡了很久,头靠在我怀里;现在你已经醒来了,有福的人!王子啊,睡魔已经离开你而走了!如果你能起来,我们就离开这里吧,因为天已经入夜了。 ”

    萨谛梵起来,精神恢复了,很强健。他看看四周,发现他是在森林的中央。于是他说:“啊,美人,我到这里来为你采果实,当我在砍树枝的时候,我忽然感觉一阵痛。我昏过去了,倒在地  上,头靠在你怀里,就让你抱着,熟睡起来,以后我觉得我周围都暗了,我看见一个黑色的人放着光辉……啊,最亲爱的,这是  一个幻觉,还是真有这事? ”  

    莎维德丽说:“现在天已经很黑了……明天我把一切告诉你
  ……王子啊,现在我们去找我们的父母亲吧。夜间的野兽都在出   来了,我听见它们的可怕的声音,它们高兴地在森林里走来走去。豺狼的嗥叫声使我害怕。”

    萨谛梵说:“黑夜使森林变得可怕,我们没法找到回家的路了。”

       莎维德丽说: “那边有一棵枯树在烧。我去捡一些树枝来, 点一个火,我们在这里等待到天亮再走吧。 ”

    萨谛梵说:“我的病已经好了,我渴望着见我的父母亲。我过去从来没有一晚不在家里住宿。我母亲已年老,父亲也年老,他们就靠着我。我们到这时候还不回去,他们一定非常焦急。 ”

    萨谛梵举起双臂,悲哭起来。莎维德丽擦干了他的眼泪,说:“我曾经修过苦行,曾经施舍过,也祭过神;我从不说谎话。凭我这一点功德,我祝你的父母亲受神保佑;我祝你,我的丈夫啊,也受神保佑! ”

    萨谛梵说:“啊,美人,我们现在就回家去吧1”

    莎维德丽把失望的丈夫扶起来。她把他的左臂放在她的左肩上,自己的右臂挽着他的腰,他们一同向前走去。……最后,明亮的月亮出来了,照明他们的道路。

    在这期间,萨谛梵的父亲耀军已经恢复了视力,他便和他妻子出去寻找他们的儿子。但是他们忧愁地、失望地回到了修道院。修道士们安慰哭泣的双亲说:“莎维德丽曾修过不少苦行,因此萨谛梵一定还活着。”

    不久,萨谛梵和莎维德丽回到了修道院,于是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父母亲都放心了。

    于是莎维德丽叙述了所发生的一切事。修道士们说:“忠贞贤慧的女士啊,你把耀军这个圣王家族从无边的黑暗和苦难中救出来了! ”

    第二天早上,有使者们来到耀军这里,告诉他说,那个夺他的国土和国王已经死了,是被他自己的大臣所杀害的。所有的人民都要求他们的合法的国王回去统治。使者们说:“国王啊,车子在等待着您。您快回到您的国土去吧。”

    使者们看见耀军已不再盲目,十分惊奇。

    于是,按照莎维德丽从阎罗王那里求得的恩典,耀军王回到了他的国土去做国王。莎维德丽的父亲马主王后来生下了一百个儿子。这样,贤德的莎维德丽,由于虔诚忠贞,把她丈夫的家庭和她自己的父亲都救出来苦境,使他们繁荣发达。她是大家的拯救者,她给大家带来幸福和昌盛。听过莎维德丽的故事的人,永远不会遭到苦难。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