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侠的诞生

历史长河
历史长河: 朝代划分 » 春秋
侠的诞生

  像豫让、专诸、要离这样一批新型民间武士的出现,标志着侠已完全摆脱了“国士”的初始形态。他们与春秋前期的“国士”相比,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本质区别:

  首先,“国士”与国君、大臣们的关系,是君臣、主仆间的关系,他们的地位是不平等的;而春秋末期的武士虽是由“国士”和“游士”发展而来,但他们和国君、权臣关系的产生,已由被动的法律和行政上的被选拔、被统率关系,转变为“交游”方式的双方面的自由选择关系。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与所结交的权贵至少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赵襄子再次擒获刺客豫让后责问他:你最初曾在范氏、中行氏家里当过门客,他们后来都被智襄子杀灭了。你不但不为他们报仇,反而去投靠智襄子。智襄子被杀后,你为什么为他复仇之心这么强烈?豫让回答说:“范、中行氏皆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于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土报之。”意思是说,范氏、中行氏把我看作一般人,所以我也像一般人那样对待他们;而智襄子了解我是一名“国士”,所以我也就用“国士”的方式去报答他。

  豫让在这里所表达的是一种全新的观念。从表面上看,西周的《尚书·泰誓》篇就有“抚我则后,虐我则”的活,稍后的《孟子·离娄》章也有孟予对齐宣王所说的话:“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

  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但《尚书》和孟子的话与豫让所表达的完全是性质不同的观念。孟子们的话,其实质正如东汉赵岐在注疏中所说,是“臣缘君恩以为差等”,完全是臣下对于君恩级差的一种复杂心理的反映,它反映的是一种君臣关系。而豫让所要求的是一种理解,一种对于自身价值的认可。

  他与智襄子的关系,是一种关于人生价值共识的平等的对话;他为智襄子所做的事,无非是已被确认的自我价值的实现。因此,豫让要提出“士为知己者死”这样一种崭新的价值观。这里所说的“士”,就是作为侠前身的“国士”。这最初是由武侠提出来的民间社会的一个朴素的价值观,其实质是平民阶层要求人格的平等,从而成为中国大众文化精神的一个有机部分。

  新型武士与所知遇的权贵的关系是一种在人格精神上互相理解和尊重的关系。公子光在要求专诸去行刺吴王僚时,竟然对身为普通平民的专诸说:“我,尔身也。”意思是说,我的身体就等于是你的身体。也就是说,我今后的一切就等于是你给予我的。在等级森严的古代社会,一个贵族竟向平民说出这样的话,确实体现了一种新的观念。在这一点上,武侠义士是最为敏感的。别的尚可,权贵和朋友只要在态度上稍有不平等的表现,武侠义士立即拂袖而去,没有挽回的余地。

  其次,“国士”所待购是一种为国效力的观念,他们所从事的战事是一种公共的义务,而新型武士对所交往的权贵所持的是一种纯粹的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知恩图报的观念。他们的履难蹈险的行为仅是一种私人性质的事。当初,晋国的栾盈想同强大的范氏家族决战时,不知所养之士内心是否和自己一致。他故意躲在一旁,让部下询问门客:“今也得栾孺子,何如?”这批门客感慨万分,一齐回答说:“得主而为之死,犹不死也。”有的还流下了眼泪。栾盈听到这样的回答,立即走了出来向大家一一下拜致谢。

  栾盈和他门下的武士之间,已浸染了私人间的施恩与报答的关系。门客们考虑的只是栾盈对他们的恩德,并不顾及栾盈所从事的事业的善恶是非。知恩必报,这是武侠间的一个重要的行为准则。专诸之所以毅然允诺去力公子光刺杀吴王僚,就因为分子光数年如一日地照顾他的困苦的家庭生活,而且以礼相待,十分尊重他的人格。专诸并不考虑公子光的事业是否正义,只要公子光能自圆其说,专诸便喊出“王僚可杀也”的话语。在专诸这位民间武土的头脑里,没有君王神圣的敬畏观念,也无以下犯上、形同作乱的等级思想,“视刺万乘之君,若刺褐夫”。知恩图报,这是新兴的武侠阶层的新观念,也是中国大众社会的行为准则。

  再次,与“国士”们的纯粹征战行为不同,新型武士所追求的是一种超越时空的永恒的精神价值——“死节”。为了得到它,武土们能够做出常人所不可想象的冒险事业来,虽殒身而不惜。齐国权臣崔抒作乱杀死齐庄公时,在场的八名齐庄公私养的勇士全部战死。另一些在外的门客临难也不肯苟免,都赶回来一齐赴难。有一名监督渔业的门客申鹏回去赴难前,让手下的小官为其妻几老少而逃命。小官说:“免(难),是反子之义也。”意思说,如果我去避难,就违背了您所履行的死节之义了。于是,小官与申鹏一起殉难。豫让为了“死名之义”舍身替已经灭绝了的智氏家族复仇。当赵襄子再一次捕获他时说:“子之为智伯,名既成矣,……寡人不复释子!”豫让闻之慨然赴难。像这样一些为追求死节之名而自觉献身的现象,是以往的武士阶层所少见的。

  春秋末期,由于养士之风和墨家社团的推波助澜,在中国历史舞台上第一次出现了由处于“游士”状态的“国士”中蜕变而出的新型的武士阶层,他们以自由交往的方式为知遇者轻生相报,并以追求某种独特的精神价值为人生目标,虽殒身而不恤。

  这一社会现象表明:武侠这一中国所独有的社会群体已在母腹中孕育成熟,呱呱坠地了。武侠的历史翻开了正式的一页。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