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王莽杀子邀清名之谜

谋略天下
谋略天下: 情感言情 » 历史
王莽杀子邀清名之谜(1)

  王莽(前45~23年),字巨君,是新王朝的建立者。西汉末年,王莽封新都侯,禄始元年(公元8年)称帝,改国号为新。其在位期间,企图以改革来扭转国家经济的颓势,反而造成了国内矛盾激化。更始元年(公元23年),新王朝在赤眉、绿林等农民起义军的打击下覆灭,其亦死于战乱。


  古代历史上有个处境很尴尬的朝代——新朝。它夹在西汉与东汉之间,往往被人忽略,而且整个新朝只有一个皇帝,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位皇帝还因锐意改革而毁灭了自己短暂又荒唐的一生——他就是篡夺汉朝二百年天下的王莽。


  王莽字巨君,他的姑母王政君是汉元帝的皇后、汉成帝的生母。自汉成帝时起,王家有九个人封侯,五个人做大司马。王莽父亲早死,没有轮到封侯,以致家境孤贫。王莽以孝顺母亲而有声名,他尊敬嫂子,照顾侄儿,生活俭朴,平日博学多览,手不释卷,为人谦恭有礼,折节力行,为一时人望之所寄。


  他的伯父大将军王凤病重,王莽侍疾尽心尽力,亲尝汤药,乱首垢面,一连几月不解衣带。王凤颇为感动,临死前将王莽托付给王政君。后王莽因此做了黄门郎,迁射声校尉。他赡养救济名士,家里不留余财,连自己的车马衣服都拿来分发给宾客。一次王莽的母亲生病,公卿列侯遣夫人问疾,王莽妻出去迎接,她衣不曳地,破布蔽膝。诸夫人以为是婢佣,后来才知道是王莽的妻子,都惊诧莫名。


  汉成帝死,哀帝即位,新的外戚傅氏、丁氏掌权,王家受到沉重打击。王莽因得罪傅太后,被免职归家。他闭门自守,儿子王获杀了一个奴婢,被王莽逼令自杀。但王莽在士人中的声誉日增。官员为王莽鸣冤上书的数以百计。


  汉哀帝死后,外戚王莽迎立中山王刘箕子为帝,是为汉平帝。平帝只有九岁,由太皇太后王政君临朝听政。王莽位居首辅,一切政令,都出自王莽。王莽着手清除权倾一时的丁傅外戚的势力,将皇太后赵氏贬为孝成皇后,令皇后傅氏徙居桂宫。又追贬傅太后为定陶共王母,贬丁太后为丁姬,接着再废傅太后、赵皇后为庶人,二人后皆自杀。丁、傅两家亲属都被免去官职,流放蛮荒之地。


  王莽又为已死的东平王刘云伸冤昭雪。立中山王刘宇的孙子继立为中山王。封宣帝孙三十六人为列侯。此外汉宗室、汉初以来功臣子孙都立了嗣。皇族中有因罪被废的,都恢复属籍;年老退休的官吏,仍享受旧俸的三分之一,以赡养终身。甚至庶民鳏寡,无不周恤。


  有一年盛夏大旱,郡国飞蝗成灾,王莽自己带头不吃荤,并出钱一百万,献田三十顷,以赈灾黎。满朝公卿,见王莽如此,也都纷纷捐田献宅。连王太后也省下自己的“汤沐邑”十个县交给大司农管理。王莽派使者去民间捕蝗。又废汉皇室的呼池苑,改设安民县,募贫民迁居,沿路饮食及所需田宅、器具、犁牛、谷种、食粮都由官府供给。在长安城中造五个里,有住宅二百区,让贫民居住。因此朝野上下,都交口称颂王莽的仁德。王莽奏言上古时市无二价,官无狱讼,邑无盗贼,野无饥民,道不拾遗,男女异路,应将古制颁示天下让臣民遵守。犯罪者按周礼处以“象刑”(以犯法者的画像示众,不必真的用刑)。


  为了笼络人心,王莽欲自比周公,买通塞外蛮夷,让蛮夷假称越裳氏,献入白雉。远古周成王时,曾有越裳氏来朝进献白雉。群臣仰承王莽之意,上书称王莽德及四夷,早已超过了周公,以安定汉朝的缘故,应加封为安汉公。王太后在群臣蛊惑下,再三加封王莽,王莽十分做作地再三推辞,甚至托病不朝。最后才接受了安汉公的赐号,接受了名号,却把俸禄转成二万八千人的封赏。又有黄支国献入犀牛,廷臣都说黄支国在南海中,离京师三万里,以前从来没有朝贡,现在来献犀牛,是安汉公的威德所致。其实这些都是王莽一手安排。


  平帝十二岁时,王莽为平帝择婚。他下令选择世家良女造册呈入。所选的女子,多一半是王氏亲属,王莽的女儿也在内。王莽想让女儿当皇后的企图再明显不过,然而他又欲擒故纵地对王太后说:“身亡德,子材下,不宜与众女并采。”不料王太后误会了王莽的用意,以为王莽生性至诚,就下诏将王氏女一概除名。王莽正骑虎难下的时候,已有许多趋炎附势的朝臣陆续上书,请立王莽女为皇后。王莽总算如愿以偿。


  王莽的长子王宇因吕宽案,被王莽逼迫自杀,牵连数百人。由此他得到了大义灭亲、公而忘私的美名。


  王莽征集天下通古文今文经学及天文、历算、兵法、文字、方术、本草的士人数千人到京师,筑学舍万间容纳一万八百人。贤者为师,愚者为徒,都有免费的饮食供应。群臣都说周公摄政七年,制度始定,如今安汉公辅政四年,大功毕成,位置应在诸侯王之上。吏民也陆续上书,请求加赏安汉公。上书人数,总计四十八万七千余名。派往各地了解民情的八位风俗使回到长安,带回各地歌颂王莽的民歌三万字。可见王莽确实已尽得人心。太皇太后见得朝野上下如此,于是下诏给王莽九锡封典。


  王莽私下嘱咐大臣,上奏称王太后春秋已高,不宜亲省小事,此后政事尽归王莽裁决即可。之后朝中只知有王莽,不知有汉帝。平帝年已十四岁,渐渐懂事,恨王莽的专横跋扈,每次见到王莽,都面露愠色,私下也说了许多怨言。宫中的侍役多是王莽安插的耳目。王莽得知后,便先下了手,他在腊日进献一杯毒酒。平帝喝了酒后,腹痛难忍。王莽假意做愁眉泪眼的样子。并写了一篇祝文,情愿以身代帝,然后将祝文藏在金縢里。(金縢藏策本是周公因武王有病,愿甘代死的典故。)群臣都称誉王莽是再世的周公。不久平帝腹痛而死,时年仅十四岁。


  平帝年幼无子,群臣想在宣帝曾孙五人中推立一人,王莽借口五王都是已故平帝的兄弟,不能相继为帝,应在宣帝的玄孙中选立。宣帝玄孙有二十三人,王莽却找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刘婴为皇太子,号为孺子。


  这时谶纬禅让之说盛行,符命、图书,层出不穷。武功县长孟通在井中得到一块白石,上有红字:“告安汉公王莽为皇帝。”王莽派王舜将此事转告王太后,太后作色说:“这纯是欺人的妄语,不宜施行!”王舜说:“事已如此,无可奈何,沮之力不能止。又莽非敢有它,但欲称摄以重其权,镇服天下罢了。”王太后无奈,只好下诏封王莽为“假皇帝”。从此王莽身穿天子衮服,戴天子的冕旒,南面受朝,出入坐銮驾,自称为“予”。年号称为居摄元年。


  又有齐郡临淄县亭长辛当,夜里梦见天使对他说:“摄皇帝当为真皇帝,如若不信,亭中发现新井,便是确证。”第二天早晨辛当起来,见亭中果然有一口深百尺新井。巴郡也有石牛出现,上有红色的文字,大体都是上天命王莽为帝之类的话。王莽便改年为初始,以应天命。


  在长安求学的梓潼人哀章是一个地痞无赖,他投合王莽,私下制了一个铜匮,上刻传位王莽的谶言。哀章穿黄色衣冠,扮成一个方士,趁黄昏将铜匮交给高祖庙里的守吏,然后装神弄鬼地匆匆离去。守庙官忙报知王莽,王莽打开铜匮,上刻摄皇帝王莽,应为真天子,并署佐命大臣十一人,其中当然少不了哀章的名字。次日王莽率群臣入太祖庙拜受金匮禅位,定国号为“新”。废孺子婴为定安公,西汉就此灭亡。接着王莽照金匮策书按名授官。只有王兴、王盛两个姓名,是哀章捏造的,王莽遣人四处寻访,不久找到一个城门令史叫王兴,还有一个卖饼的叫王盛,当即把他们封为将军。


  王莽自称为黄帝虞舜的后裔,尊黄帝为初祖,虞舜为始祖。他仿行原始社会的井田制,称天下田为王田,不得私下买卖。如一家不满八口,田过一井,应将余田分给乡里。严禁私鬻奴婢,违令重罚。百姓养生嫁娶、宫室封国、刑罚、礼仪、田宅车服等仪式皆遵照西周制度,官职多半改为古代的名称。所有郡县名称,朝夕三变,连当地官吏都记不住。


  王莽废除使用已久的汉五铢钱,别造金货一种、银货两种、龟货四种、贝货五种、泉货六种、布货十种,共货币六类二十八种。种类错杂,名目纷繁,民间都搞不清,仍旧用汉朝的五铢钱。王莽将所有的五铢钱销毁,若民间敢使用五铢钱的便全家充戍。为了提高他颁布的布钱的地位,规定官民出入都带上以做合法的证明,没有布钱的旅馆不接待食宿,渡口可以加以拘留。公卿出入宫门时,也必须出示所带布钱。


  公元九年,王莽派使者收回汉朝赐给匈奴王的印绶,改授新朝印绶,又将匈奴改为“恭奴”、“降奴”,将“单于”改为“善于”、“服于”,匈奴单于改名为“降奴服于”。匈奴单于怒不受封,派兵攻打云中郡,杀死雁门郡、朔方郡都尉。这些无端的挑衅使一度平静的边塞又引起了战火。王莽召募天下囚徒、丁男、兵卒三十万人,分十二路攻击匈奴。公元十九年,王莽又一次大举集重兵于边境。但可笑的是两次发兵,都停留在边境上不出击。其实王莽是想借此将内地的穷人,送到边境上战死或饿死,以使国家显得很富裕,成就他一代尧舜的美名。王莽又贬西域诸国王为侯,多次无故侵侮诸国。并下令断绝西域诸国与内地的交通。公元十二年,王莽征高句丽兵击匈奴,高句丽侯率众逃遁。王莽诱杀高句丽侯,又改高句丽为下句骊,引起高句丽、夫余、诸族的不断反抗。句町国在西南,汉昭帝时封句町国君为王。王莽却改句町王为侯,又诱杀句町王。公元十六年,王莽发动二十万人击句町,兵士死亡约十分之六七。西南地区各族纷纷起兵而反。


王莽杀子邀清名之谜(2)


  王莽连年挑起战事,所需入不敷出,于是只有课重税于民间:盐税、酒税、铁税、山泽采办税、赊贷税、铜冶税等等多如牛毛。贫民无法谋生,富人也朝不保夕。揭竿造反的流民,四处攻城略地。王莽正与匈奴作战,顾不上这些,便亲自去南郊祷天禳灾,用五彩药石烧了一个北斗形的铜斗,号为“威斗”,用来象征性地平息天下的叛乱。


  一天,他梦见长乐宫铜人站起来走,醒来后看见铜人刻有“皇帝初兼天下”的文字,便命人磨去铜人的撰文。又梦见汉高宗庙里有神灵,就遣虎贲武士在高祖庙拔剑四击,户牖全被砍坏,以煮沸的桃汤洒在屋的四壁,令轻车校尉住在里面。


  有人说黄帝时曾造华盖以登仙,王莽就造了华盖九重,高八丈一尺,金银装饰,以安有秘密机括的四轮车装载,穿黄衣衫的力士三百人在车上击鼓,口里不停叫着“登仙”二字。


  王莽征集天下的奇能异士,有许多人应召前来。有的说自己渡水不用舟楫,只用马匹就可渡百万兵士过河;有的说吃了仙丹,打仗时不饥饿;有的还说自己插翅会飞,一天远翔千里。王莽让那个会飞的当场试演。那人取出两片鸟羽编成的翅膀系在身上,两翼间有机关,用手一扳,徐徐飞起十几米,接着堕落在地。王莽为了夸示外国,就让这些人留在军中为将。后由韩博保荐了一个人,用四匹马拉的大车运入都城。这人叫巨毋霸,身长一丈,腰大十围,睡觉时枕鼓,吃饭用铁筷子。王莽让巨毋霸充当卫士。


  但这些奇能异士与巨毋霸并不能挽回新朝的分崩离析。天凤四年,全国发生蝗、旱灾,饥荒四起,王莽叫百姓煮草根以代粮,饥民起而暴乱,赤眉、绿林军相继揭竿而起。更始帝刘玄在绿林军支持下即位,派王凤、王常、刘秀进攻昆阳等地。莽军一触即溃,在昆阳之战以四十余万军不敌万余兵力的刘秀,巨毋霸也掉进河里被淹死。地皇四年,王莽率群臣至南郊,举行哭天大典,称“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绿林军另一支劲旅攻入长安,王莽赦免城中狱中的囚徒,授给他们兵器,并饮血盟誓说:“有不为新室者,社鬼记之!”更始将军史谌攻占渭桥,这些囚徒都跑得无影无踪。城中起火,王莽逃到渐台,渐台四面皆水,王莽还抱着符命、威斗等一些不管用的玩意,公、卿、大夫、侍中、黄门郎从官千余人随他上了渐台。城中少年响应,商人杜吴在渐台杀了王莽,校尉公宾斩其首,起事军将首级悬于宛市之中,王莽时年六十八岁。当时有人割王莽舌切碎分食,因为他的长舌一度欺骗了天下。


  白居易曾有诗:“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后人多偏袒刘汉,曹操尚不能免去白脸的指责,何况王莽。除《汉书》有一篇《王莽传》外,其他严谨的史料已荡然无存。《太平广记》云:“近共人读书,与言及王莽形状,有一俊士自许知史学,名价甚高,乃云:‘王莽非直鸱目虎吻,亦紫色蛙声。’”意思是王莽不只长着鹰眼虎嘴,而且紫色脸,声似蛙叫。


  鲁迅先生曾说:平民大众做奴才久了,连自己的利益和帝皇将相们的利益都分不清。指责王莽者对王莽最大的攻击理由就是王莽当了皇帝。其实王莽篡汉不具备道德的是非,平心而论,把王莽搁在两汉皇帝之间,也算得上一位有作为的贤君,只不过运气差了一点。说王莽沽名取直很难成立,他未在位时因自己儿子杀了奴婢,要儿子抵命;当了皇帝后,其禁止买卖奴婢的法令对前期的行为最具有说服力。而且若王莽并没有表面吃素菜,背后喝参汤,也没有公开将钱财散发,暗底下又去搜刮回来,绝不会逃过东汉史臣的刀笔。即使东汉史学也没有对王莽的清廉怀有异议。当时人把王莽当成圣人、周公来称颂多是出于诚意,王莽把儒家经典中描述的古代社会当成了可以实现的目标。如果王莽称帝前的作为只是为了篡权,为了给人看,那么在他当了皇帝后完全可以为所欲为地耽于逸乐,所以“表里不一”的评语王莽可以原璧奉还。王莽的所言所行,让人徒觉可笑,但从王莽个人来说却是真诚的,“侮食自矜,曲学阿世”非王莽的本质。若非要给王莽一句评价——愚昧的书呆子——应该比较合宜。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