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罗马抗击匈奴的沙隆血战

谋略天下
谋略天下: 战役计谋 » 外国战役
在法国东北部的香槟平原上,座落着法国小城沙隆

  (Chalons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冲积平原,地势略有起伏,马恩河蜿蜒流过,

  两岸长满高大的白杨树。沙隆城外五英里的马恩河边,一个小山包突然隆起,周

  围依稀可见人工开凿的堑壕。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里是古战场,千百年前

  有一支军队曾经在这里掘壕据守,做最后的抗争。如果有当地人路过,他会告诉

  你这个山包名叫“阿提拉营地”。

  公元451 年9 月20日,就在这块平原上,爆发了欧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

  会战。会战一方是日落西山的罗马帝国,而另一方是号称“上帝之鞭”的阿提拉

  领导的匈奴帝国。双方在这次会战中总共投入超过一百万的兵力,会战虽然只持

  续了一天,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有十六万人在这一天的战斗中丧生。会战以

  后匈奴军队败退到这个小山包附近据守,而阿提拉用木制马鞍堆起一座小山,将

  他所有的金银珠宝和妃嫔置于其上,他自己端坐在中间,打算一旦罗马军队攻破

  他的营垒,就引火自焚。

  领导罗马帝国联军击败匈奴王阿提拉的人,是罗马的末代名将,被称为“最

  后的罗马人”

  的埃裘斯(Flavius Aetius)。公元五世纪的上半叶,罗马帝国已经分裂为

  东西两个部分,而帝国的版图也已是千疮百孔,无数的日尔曼蛮族部落在罗马各

  省份建立了独立王国。埃裘斯虽然无力阻止象海潮一般的蛮族入侵,但他利用他

  的政治智慧和军事才华同蛮族部落周旋,才使摇摇欲坠的罗马帝国不至于倾覆。

  公元451 年,埃裘斯联合西哥特人,在沙隆之战中击败了入侵的匈奴大军,并把

  阿提拉围困在马恩河边的营地里。面对垂死挣扎的阿提拉,埃裘斯突然犹豫起来,

  迟迟没有对负隅顽抗的匈奴人发动最后一击。

  1 历史背景

  公元前376 年,居住在多瑙河以北的成千上万的日尔曼人突然涌

  到罗马帝国的边境,要求得到庇护。他们携妇将雏,惊恐万状,仿佛后面追来了

  洪水猛兽。把这些强悍的蛮族赶得四处逃窜的“洪水猛兽”,就是匈奴。

  匈奴起源于蒙古高原,是文明程度很低的游牧民族。他们在公元一世纪中叶

  被中国的东汉帝国屡次击败,又受到蒙古高原新兴的鲜卑民族的挤压,不得不向

  西迁移。这以后匈奴民族在历史上消失了三百年,直到公元四世纪。这个时候的

  欧洲历史文献里开始提及一个非常丑陋和野蛮的民族,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里海北

  岸的顿河草原游牧。

  罗马史学家马塞林(Ammianus Marcellinus)对他所知道的匈奴人有过这样

  一段精彩的描述:“匈奴人比欧洲所有的蛮族还要野蛮很多。他们天生丑怪,四

  肢粗短,躯干壮硕,大脑袋,罗圈腿,整个身体的线条就好象是上帝用斧头在一

  块老树根上随便砍出来的一样。他们吃半生不熟的兽肉,或者是地里挖出来的草

  根,从来不用调料;穿粗糙的亚麻布衣服,或者是鼠皮袍子,一件衣服上身以后

  就再也不洗不换,直到破烂不堪。他们在马背上生长,可以几天几夜不下马。打

  仗的时候,他们很少排成整齐的队形,时而分散,时而聚集,来去如风,往往在

  敌人没有防备的时候就已经冲到眼前,而杀戮劫掠一番后又迅速离去。

  他们是非常可怕的敌人,在远处他们飞快地射箭,来到近前他们用剑与敌格

  斗,舍身忘死骁勇无比,当敌人拚命招架时他们会突然甩出绳套,将敌人缚倒在

  地,动弹不得。“

  公元375 年,匈奴人开始大规模扩张,他们向西攻灭阿兰人和东哥特人在多

  瑙河沿岸所建立的国家,向南攻克亚美尼亚,一直打到波斯和叙利亚。匈奴人以

  凶残闻名于世,他们所到之处烧杀掳掠,走后往往留下一片废墟,一地白骨。公

  元440 年,匈奴攻灭多瑙河南岸富庶的耐苏城(Naissus ),他们烧杀得如此彻

  底,以至于几年后罗马的使者路过此地,不得不在城外宿营,这时河边仍然能见

  到累累白骨,而城里尸臭冲天,让人无法靠近。

  进占匈牙利草原以后,匈奴人停了下来。此时的匈奴仍然是由各部落组成的

  松散联盟,部落首领之间的争执拖住了他们前进的脚步。但是这个局面并没有维

  持多久,公元433 年,阿提拉成为匈奴各部落的领袖,建立了强有力的中央集权。

  根据一个哥特史学家记载,阿提拉具有一个典型匈奴人的外形,他肩膀宽阔,

  躯干壮硕,一颗硕大的头颅,面色黝黑,胡须稀疏粗硬,鼻子扁平,深陷的眼窝

  里是一双鹰隼一般的小眼睛。他喜欢以犀利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来回扫视,让人不

  寒而栗。阿提拉和那些简单粗暴的蛮族首领完全不同,他是一位出类拔萃的政治

  家和战略家。阿提拉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冷静的头脑,从来不感情用事。虽然在

  连年的征战中表现出优秀的军事才能,阿提拉更愿意利用政治手腕达到他的目的。

  阿提拉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征服东罗马帝国。匈奴军队在色雷斯连续击败东罗

  马军队,最终迫使东罗马皇帝求和,答应每年进贡两千一百磅黄金,并割让多瑙

  河南岸大片土地。阿提拉又用武力使东哥特人和其他蛮族俯首帖耳,在东起伏尔

  加河,西至莱茵河,南抵多瑙河的广袤土地上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在阿提拉

  统治的二十年里,匈奴的首都布达城是欧洲的政治中心,欧洲各国派出的使者云

  集此处,争先恐后地献上自己的贡品,表示臣服。

  匈牙利草原相当狭小,据估计只能养活三十万头牲口,根本无法承受大规模

  的放牧;加之被征服民族的供奉颇丰,使匈奴人不用辛苦劳作就可以衣食无缺,

  所谓居移气,养移体,匈奴人逐渐改变了游牧的习惯,定居下来,也就慢慢地丢

  失了游牧民族的锐气。匈奴人的退化让人联想起满州的八旗兵,在入关后短短几

  十年就完全失去了战斗力,这大概是游牧民族的一个通病。由于匈奴人的牧马数

  量越来越少,不得不建立步兵部队以补充骑兵部队的不足。到阿提拉即位之时,

  匈奴军队从战术到组织都和欧洲其他蛮族没有太大差别了,战斗力也无法和刚到

  欧洲时相提并论。沙隆之战的时候,阿提拉的部队里匈奴骑兵只是少数,而绝大

  多数是其他蛮族的仆从部队。

  2 末代名将

  公元五世纪,罗马帝国已经进入风雨飘摇的晚年。罗马人几百年

  骄奢淫逸的生活方式已经将他们血液里的坚韧和锐气消磨殆尽,一个个变得懦弱

  消沉,庸碌不堪大用。从军在共和国时代曾经是人人敬仰的高尚职业,到帝国时

  代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躲避兵役惟恐不及。

  从公元二世纪开始,罗马军队里蛮族士兵的比例越来越高,日尔曼族将领也

  开始屡见不鲜。这样的部队和罗马人缺乏认同感,离心离德,于是将领反叛士兵

  哗变的事件屡有发生。

  每每蛮族入侵意大利半岛,一些罗马军团就要和皇帝讨价还价,不给足开拔

  费决不出战,罗马城因而几次被蛮族攻破,生灵涂炭。

  此时大批日尔曼人已经在罗马各个省份扎下根来,建立了各自的独立王国。

  其中比较重要的是西哥特人在高卢南部和西班牙北部,以及汪达尔人在北非迦太

  基所建的国家。西罗马帝国在与各蛮族政权的冲突中越来越力不从心,不得不默

  认他们的独立地位。如果没有埃裘斯这位罗马的末代名将苦心经营,西罗马帝国

  可能要早灭亡五十年。

  埃裘斯出生高卢的名门望族,他的父亲高登裘斯有蛮族血统,在罗马军队中

  累积战功,最后做到罗马帝国的骑兵统帅(Master of the Horse ),被封为伯

  爵。由于父亲的缘故,埃裘斯的青少年时期是作为人质在蛮族部落里渡过的,先

  是哥特人,然后是匈奴人。埃裘斯在匈奴作人质期间,结识了很多匈奴贵族,包

  括当时的匈奴王卢阿(Rhuas )和他的侄子阿提拉,颇受他们的青睐。埃裘斯从

  此和匈奴人结下不解之缘,他成年以后每每在罗马的政治斗争中遇挫,总是避祸

  于匈奴王帐下,而卢阿每次都出兵出钱帮他打回去。借助匈奴人的支持,埃裘斯

  迅速在罗马政坛上崭露头角,成为罗马帝国的高卢总督。他在高卢同西哥特人,

  法兰克人和阿莱芒人等等蛮族作战,屡战屡胜,从而奠定了他一代名将的地位。

  以后的二十多年里,埃裘斯俨然成为罗马帝国的顶梁柱,高卢蛮族们谈虎色变的

  人物。

  埃裘斯和匈奴的关系一直相当和睦,他和阿提拉自幼相识,两人交情甚笃,

  有点象郭靖和拖雷的关系。成年以后埃裘斯一直精心培育和阿提拉的这份友情,

  两人过从密切,书信不断。埃裘斯曾经给阿提拉找了一位博学多识的私人秘书康

  斯坦丘斯(Constantius ),帮助阿提拉打理外交,接待来自希腊罗马文明世界

  的使者;他还将自己的儿子送到阿提拉身边学习骑射。埃裘斯希望和匈奴帝国和

  平共处,他知道西罗马帝国对付境内的日尔曼蛮族就已经左支右绌,决不能再与

  匈奴交恶。由于青少年时期做人质的经历,埃裘斯对日尔曼人和匈奴人有相当深

  刻的认识。匈奴人虽然猖獗一时,但其势必不长久;倒是日尔曼人非常迅速地吸

  收罗马文化的养分,文明程度大大提高,加上他们本身坚韧强悍的素质,着实是

  帝国的心腹大患。埃裘斯的努力为西罗马帝国赢得了二十多年的和平局面,这段

  时间阿提拉多次进攻东罗马帝国,但一直和西罗马帝国相安无事。

  野心勃勃的阿提拉最终还是不满足于东罗马帝国的臣服,他早就对高卢和意

  大利的繁华富庶垂涎三尺。正巧这时罗马宫廷内爆发一桩丑闻,为阿提拉入侵西

  罗马帝国提供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公元449 年,西罗马帝国皇帝的妹妹奥诺

  莉亚(Honoria )和侍卫长私通被发现,皇帝瓦伦丁尼安(Valentinian )将她

  送进一个修道院软禁起来。生性风流的奥诺莉亚耐不住青灯孤影的修女生活,暗

  中写信向阿提拉求救,声称愿意以身相许。阿提拉立刻向西罗马皇帝瓦伦丁尼安

  索要奥诺莉亚,遭到拒绝后就起兵入侵高卢。

  3 沙隆血战

  接到阿提拉的战争动员令以后,从伏尔加河到多瑙河的匈奴部落

  和蛮族藩邦尽皆响应,派兵向莱茵河畔集结。等到阿提拉率领大军渡过莱茵河时,

  匈奴联军已经达到七十万之众,其中绝大多数是蛮族军队。大军所到之处,高卢

  名城一个接一个地陷落,惨遭屠戮和焚毁。阿提拉攻陷法兰克城市梅茨(Metz)

  以后,兵分两路,一路沿塞纳河向西进军,而阿提拉自率一路南下,兵锋直指名

  城奥尔良(Orleans )。

  阿提拉大军对高卢北部的蹂躏震惊了西罗马帝国的所有蛮族,大家都意识到

  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对抗匈奴的。埃裘斯抓住这个同仇敌忾的良机,四处奔走,

  施展他高超的政治才能建立一个抗击匈奴的统一战线。高卢和西班牙各地的日尔

  曼蛮族,甚至不列颠的凯尔特部落都派兵来援;和埃裘斯打了二十年仗的宿敌-

  西哥特王特奥多里克(Theodoric )也亲自领兵前来助战。当阿提拉顿兵奥尔良

  城下的时候,埃裘斯的罗马联军日益壮大,最后达到五十余万人,终于有能力和

  匈奴人决战。

  阿提拉得知罗马联军逼近奥尔良城以后,立刻撤围北去,同时命令在高卢各

  地劫掠的匈奴部队向香槟平原集结。埃裘斯率领大军尾随而来,两军终于在马恩

  河畔的沙隆附近相遇,各自摆开决战的阵势。罗马联军方面,由埃裘斯亲率罗马

  军团组成左翼,西哥特军队在右翼,而中央是阿兰人和其他蛮族。埃裘斯这样部

  署相当冒险,因为他把罗马联军最弱的部分放在中间,非常容易被匈奴军队从中

  心突破,将罗马阵线拦腰斩断;从另一方面讲,中心突破的匈奴部队也有被罗马

  从两翼包抄的危险,搞得不好会重蹈罗马人在坎尼的覆辙。

  埃裘斯面对他的老朋友阿提拉,走出一步险棋。阿提拉针锋相对,亲率匈奴

  精骑居中,把东哥特人放在左翼去面对他们的同胞,而其他各蛮族军队组成右翼。

  这个时候的罗马军队和凯撒时代相比已经面目全非。罗马军团的编制到此时

  已经缩小为一千多人。步兵的装备也有变化,全金属表皮的盾牌取代了木制盾牌,

  防护性虽然增强,但重量也大增,非常不利于步兵冲锋。罗马步兵从前惯用的重

  型标枪被一种超轻型标枪替代,这种标枪虽然穿透力远逊,但射程可达五十米。

  罗马军队此时的战术已经变得非常保守,一般都是组成盾牌阵等敌人来攻。与罗

  马军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哥特军队,以大量的重装骑兵为核心,战斗时由铁骑

  冲击敌阵,步兵随后掩杀,已经体现出后古典时代战争的特点。

  会战终于打响,匈奴联军首先发动进攻,在遮天蔽日的箭雨掩护下,匈奴精

  骑风驰电掣一般冲向罗马联军的中央,由各蛮族的乌合之众组成的中央阵线抵挡

  不住,被匈奴骑兵以楔形深深插了进去。这时匈奴骑兵开始向左旋转,包抄西哥

  特军队。阿提拉对战局洞若观火,他知道罗马军团早已今不如昔,只有西哥特人

  尚能一战,如果能将其歼灭,就胜券在握。这时匈奴联军的两翼也开始一起压上

  来,会战到此已经变为一场混战,而罗马联军形势危急。

  阿提拉没有看错,西哥特人最终力挽狂澜,为罗马帝国赢得了这场会战的胜

  利。年过六十的西哥特王特奥多里克亲率铁甲骑兵反击,结果中箭落马,被紧跟

  其后的西哥特铁骑践踏而死。失去首领的西哥特人只出现了片刻的慌乱,在王子

  托里斯蒙(Torismond )的指挥下迅速恢复了秩序。西哥特骑兵凌厉的反击将匈

  奴人压了回去,而慌不择路的匈奴骑兵迎头撞上了左翼罗马军团的盾牌防线,纷

  纷倒在罗马标枪的攒射之下。这时匈奴左翼的东哥特人也抵挡不住西哥特铁骑的

  冲击,率先败逃,沙隆会战到此才分出胜负。

  阿提拉率领匈奴残军撤回马恩河畔的营地,用匈奴人的大蓬车首尾相连,弓

  箭手密布其间,组成一道相当坚固的防线。入夜以后,战场上依然一片混乱。托

  里斯蒙率部追击时在黑暗中与他的大部队走散,结果误入匈奴人的营地,要不是

  他的随从拼死搭救,托里斯蒙几乎就去见了他的父王。埃裘斯也和他的罗马军团

  失散,不得不在西哥特人的大营里过夜。

  直到天亮时分,罗马阵营才意识到他们居然击败了匈奴王阿提拉。

  阿提拉此时如同一只受伤的猛虎,虽然缩在营垒里负隅顽抗,依然斗志不减。

  匈奴人的战鼓不分昼夜地响彻云霄,而托里斯蒙率西哥特骑兵几次攻击都被乱箭

  射了回来。在罗马阵营的联席军事会议上,大家七嘴八舌,有的主张强攻,有的

  主张围困,但埃裘斯却另有计较。他奉劝托里斯蒙立刻回国坐稳王位再说,以免

  夜长梦多。埃裘斯一语惊醒梦中人,托里斯蒙马上率军赶了回去。罗马阵营走了

  西哥特人,顿时显得势单力薄,众人的心气也没那么高了。这样拖了几天以后,

  罗马联军遂撤围而去。

  埃裘斯在这个关键时刻放了阿提拉一马,使得后世史学家一直困惑不解。埃

  裘斯有超出常人的政治眼光,他这个决定其实大有道理。埃裘斯一直认为西罗马

  帝国的心腹大患不是匈奴,而是高卢蛮族。保留匈奴这个外患可以让西哥特人为

  首的蛮族有所忌惮,不得不和罗马帝国继续合作。阿提拉一死,匈奴帝国势必崩

  溃,而高卢蛮族们肯定要掉转矛头来对付罗马帝国。况且这场会战几乎是西哥特

  人独力赢下来的,如果再让阿提拉死在他们手里,西哥特人势必威名远扬,以后

  会更加难以控制。撇开政治上的因素,埃裘斯恐怕也不想将他多年的好友阿提拉

  置于死地,他还是希望阿提拉能接受教训,恢复过去和平共处的局面。

  阿提拉撤回匈牙利以后,并没有接受教训,而是于次年领兵避开高卢,翻越

  阿尔卑斯山脉攻入意大利北部。这时埃裘斯就鞭长莫及了,因为他的高卢盟友都

  认为事不关己,不愿出兵援助罗马。阿提拉大军长驱直入,而西罗马皇帝瓦伦丁

  尼安已经逃离罗马。这关键时刻天主教教皇利奥亲自去见阿提拉,劝说他放过罗

  马。阿提拉居然被说动,遂撤了回去。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事件使罗马天主教廷

  威信大增,中世纪罗马教权在欧洲的统治地位就是从这里开始。

  5 帝国落日

  阿提拉在沙隆之战中侥幸逃生后,仅仅多活了两年。他的结局非

  常符合一个蛮族首领的身份。公元453 年,阿提拉迎娶一位日尔曼族的新娘,婚

  宴上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众人进得新房,发现阿提拉血管爆裂,倒在血泊中气

  绝身亡,而他的新娘缩在床角瑟瑟发抖。见到这个情景,匈奴贵族们纷纷拔刀将

  自己身上割得鲜血直流,因为根据匈奴人的习俗,英雄之死应该用武士的鲜血,

  而不是妇人的眼泪来悼念。阿提拉死后,他的儿子无法驾驭庞大的帝国,仅仅一

  年后东哥特人和其他蛮族就纷纷反叛,匈奴帝国遂土崩瓦解。

  沙隆之战后埃裘斯的事业如日中天,他也因此居功自傲,丝毫不掩饰对皇帝

  瓦伦丁尼安的蔑视。瓦伦丁尼安是幼年即位,前二十多年都由太后摄政,他人格

  卑劣,心胸狭窄,对埃裘斯的轻慢一直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本来埃裘斯的儿子

  和瓦伦丁尼安的女儿订有婚姻之约,公元454 年的一天,埃裘斯听说瓦伦丁尼安

  有意毁约,就亲自面见瓦伦丁尼安,言辞激烈地敦促他履行诺言。瓦伦丁尼安按

  捺不住,跳起来一剑刺入埃裘斯的胸膛,他的宦官佞臣们也一拥而上,将埃裘斯

  杀死,罗马最后一位名将就这样丧生于宵小之手。这件事公布以后,整个欧洲为

  之震惊,无论埃裘斯的朋友还是敌人都扼腕叹息。一个大臣直率地告诉瓦伦丁尼

  安说:“我不了解陛下和埃裘斯的过节,我只知道您刚刚用左手砍掉了右手。”

  仅仅一年后,瓦伦丁尼安就被一个忠於埃裘斯的匈奴族侍卫刺杀,而当时站

  在周围的群臣和卫兵都冷眼旁观,无人援之以手。失去了顶梁柱的西罗马帝国,

  苟延残喘了二十年后就被西哥特人灭亡了。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