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明清时期战争综述

谋略天下
谋略天下: 战役计谋 » 神州大战
明清时期战争综述

  明(1368—1644年)、清(鸦片战争前,1616—1840年)是多民族统一国家巩固发展和封建制度渐趋衰落的时期。主要战争是:封建王朝的统一和巩固统一的战争、国内民族战争、反抗外来侵略的战争、农民起义战争等。军事技术有较大发展,古代火器达到鼎盛。军队装备和编制随之发生巨大变化,出现炮兵、辎重兵。作战指挥和战术运用相应发展。强攻城塞增多,各类坚固筑城相应产生。长城体系更加完善。海军与边、海防建设成就显著。农民战争达到空前水平。


  元末,爆发了红巾军为主的农民起义(参见元末农民起义)。义军首领朱元璋在江北红巾军掩护下,击灭江南仅帝陈友谅、吴王张士诚后,决定北定中原、南略沿海,以夺取全国统治权。洪武元年(1368年)初,朱元璋在南京称帝,建立明王朝。当年末,北征军占领元大都(今北京)(参见明灭元之战),南略军击灭浙江方国珍、福建陈友定及两广何真等割据势力(参见明攻闽广之战),中原、江南尽为明有,基本上推翻元朝对全国的统治。元顺帝脱欢帖木儿逃往上都(今内蒙古正兰旗东北闪电河北岸),史称北元。此时北元尚有军队数十万,分据上都、秦陇、云南、辽东,四川亦尚有明升之夏政权。在明军连续进攻下,北元主力扩廓帖木儿部精锐,被歼于兰州(今属甘肃)东,上都、应昌(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西达来诺尔西南)相继失守,新继位之北元主爱猷识里达腊北逃和林(今蒙古鄂尔浑河上游东岸哈尔和林)(参见明太祖第一次北征沙漠之战)。洪武四年,明军灭夏(参见明灭夏之战)。次年,集中步骑15万再攻北元(参见明太祖第二次北征沙漠之战)。征虏大将军徐达被诱中伏,伤亡万余人。明太祖朱元璋遂暂停军事进攻,开展政治攻势,同时加强边防,设卫所,修长城,屯田戍守。休整7年,洪武十三年至二十九年,又对各地北元军进行多次出击,皆获胜利(参见明太祖第三次北征沙漠之战、明太祖第四次北征沙漠之战、明太祖第五次北征沙漠之战、明太祖第六次北征沙漠之战、明太祖第七次北征沙漠之战、明太祖第八次北征沙漠之战)。平定云南(参见明攻云南之战)、辽东,将其势力逐至漠北(今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北地区)。北元主被部属杀死,部众奔散,北元政权基本灭亡,明朝的统治得到巩固。针对蒙古残余势力仍系主要威胁,又全为骑兵,机动性强等情况,朱元璋制订了“修葺城池,严为守备”,“来则御之,去勿穷追”(《明史纪事本末·故元遗兵》、《明太祖实录》卷78)的国防战略。朱元璋死后,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作战3年,终于击败建文帝朱允坟,夺得政权。朱棣即位后,为加强北部边防,采取五项措施:在西北建立赤斤蒙古及沙州(今甘肃敦煌西)、哈密(今属新疆)等卫,在东北建立努尔干都司,以巩固边防两翼;迁都北京,以加强军事领导;建立战略机动军,控制80万兵力于北京地区,以便于快速反应;扩大官马民养范围,改革马政,以保障军马供应;组织有限出击,以进攻来保障、巩固边防。此时蒙古已分裂为兀良哈、鞑靼、瓦刺三部,鞑靼最强,且不时攻扰明边。永乐七年,征虏大将军丘福率军10万出击鞑靼,轻敌冒进,在胪朐河(今蒙古境内克鲁伦河)遇伏被歼。永乐八年至二十二年,朱棣率军五次出击,每次均集中30万以上兵力,不作战役展开,亦不进行战略追击,进攻纵深以斡难河(今蒙古、俄罗斯境内鄂嫩河、石勒喀河)一带为限。过于谨慎的出击,虽未能尽歼蒙古主力,但已使其严重削弱(参见明成祖第一次亲征漠北之战、明成祖第二次亲征漠北之战、明成祖第三次亲征漠北之战、明成祖第四次亲征漠北之战、明成祖第五次亲征漠北之战)。朱棣死于第五次北征途中,明国防战略转为单纯防御。


  正统二年(1437年),云南麓川宣慰使思任发反叛,明军初战失利。六年至十三年,明廷调集10余万兵力,三次进击,方基本平定(参见麓川之役)。但此次用兵西南,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北部边防。此时瓦刺已强,吞并鞑靼后,于正统十四年大举攻明。太师也先自率精骑攻大同(今屑山西)。明英宗朱祁镇在太监王振挟持下,率京军50万反击。但到达大同后又怯敌退军,在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南)被瓦刺军追击,将士伤亡过半,英宗被俘(参见土木之役)。瓦刺军乘势进攻北京,兵部左侍郎于谦领导、组织了北京保卫战,击退瓦刺军,并加强了边防(参见北京之战)。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也先与明廷议和,送回英宗。天顺(1457—1465年)、成化(1465—1488年)中,鞑靼转强,进入河套(今内蒙古黄河以南),连年攻掠明边。明廷乃大修长城,并设总制府于固原(今属宁夏),统一指挥延绥(今陕西绥德)、甘肃、宁夏三镇明军。但边境战斗一直未断,通贡互市完全断绝。弘治(1488—1506年)时,达延汗统一蒙古,实力更强。嘉靖(1522—1567年)时,达延汗之孙俺答(阿勒坦汗)多次请求通贡,均被明廷拒绝。俺答企图以武力迫使明廷通贡互市,遂以河套为基地,不断进攻明军。明三边总督曾铣曾建议收复河套,未被采纳。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俺答攻入古北口(今北京密云东北),直迫北京城郊。明军不敢出战,任其劫掠京畿8日后撤走。隆庆(1567—1573年)初,礼部尚书张居正辅政,一面加强边防,修缮长城,整顿京军,一面改善与蒙古的关系,允其通贡互市。明军与蒙古的战争基本结束。


  俺答频繁进攻明北部边境时,东南沿海地区倭患又炽(参见明抗倭的战争)。抗倭名将戚继光、俞大猷等创建新军(参见戚家军、俞家军),用新战法,作战近20年,至嘉靖四十四年方获得抗倭战争的彻底胜利。万历二十年(1592年),日本侵略朝鲜,攻占王京、平壤等地。朝鲜国王向明求援。明军于次年入朝,击败日军,收复平壤、王京,日军退往釜山求和,战争暂止(参见明抗倭援朝的战争)。明军撤回后,日军增兵,继续侵朝。万历二十五年,明军应请再次援朝,初攻蔚山失利,次年增兵,明朝联军在露梁海战中重创日军,日军退走,抗日援朝战争结束。


  此时,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已崛起于辽东,在对明廷伪示忠顺、对女真徐图渐进思想指导下,采用先弱后强、由近及远的方针,统一了建州女真(参见努尔哈赤统一女真战争),并在古勒山之战中大败海西女真及科尔沁蒙古等九部联军。至万历四十三年,已吞并海西女真的哈达、辉发、乌拉三部,控制了东海及黑龙江女真,并组建了八旗军。次年在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西老城)称汗,建立后金政权。万历四十六年开始攻明(参见明与后金的战争),次年在萨尔浒(今辽宁抚顺市东浑河南岸),以集中兵力、各个歼灭的战术,打破明军的分进合击战策,全歼其四路中的三路,并乘势兼并叶赫部。后金军从此掌握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参见萨尔浒之战)。天启元年(1621年),又发动沈辽战役,克沈阳,破辽阳(今属辽宁),连下70余城,辽河以东尽为后金所有。次年又西渡辽河,占领广宁(今辽宁北镇),打开了进攻辽西走廊的门户(参见河西之战)。天启六年,努尔哈赤强攻宁远(今辽宁兴城),明将袁崇焕依托城防工事,发扬炮火威力,击退后金军,并炮伤努尔哈赤(参见宁远之战)。和硕贝勒皇太极继汗位后,再次强攻宁远、锦州,依然受挫(参见宁锦之战),遂避实击虚,迂回入边,深入至明朝腹地,实施破坏战略(参见京畿之战)。明崇祯二年(1629年)至十五年,五次取道蒙古入边,大肆烧杀劫掠,严重削弱了明的战争潜力。此间,皇太极还以武力迫使朝鲜与之结盟,利用矛盾击灭蒙古察哈尔部,以切断明之左右臂,解除侧翼威胁,并以围困战术迫降大凌河明军,进一步获得战略优势。崇祯九年改称帝,更国号为清。清崇德五年(1640年)清太宗皇太极将主要战略方向移向辽西。针对明军“凭坚城,用大炮”的特点,采用“困中带战,战中带困”的围困战及攻心战,包围了锦州(今屑辽宁)。明廷在西线农民起义陷入低潮时,调兵部尚书洪承畴总督蓟辽军务,此时已在宁远地区集结10万兵力。明军东调,使西线又趋紧张。崇祯帝朱由检命洪承畴迅速进军,企图解锦州之围后将兵力转用于西线。洪承畴被迫放弃且战且守方针,率军急进,在松山(今辽宁锦县西南)被围。除辽东总兵吴三桂等少数部队突围外,大部被歼。锦州、塔山(今辽宁锦县西南)等地明军,或投降或被歼,宁远以北全为清军占领(参见松锦之战)。


  天启七年(1627年),陕西爆发农民起义(参见明末农民起义),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等相继响应。至崇祯六年(1633年),已发展至24营、10万余人,活动中心由陕西移至山西。崇祯七年至十年间,农民军流动转战于陕晋豫川及湖广(相当今湖北、湖南)地区,各部时分时合,忽东忽西,以摆脱明军之围剿及追击,并寻找明军空虚、薄弱处,实施速战速决的袭击战。在优势明军改为重点进攻后,各部农民军或战败、或就抚,农民战争陷入低潮。当明军东调、西线压力减小时,各部又乘机复起。至崇祯十三年,原72营、100多部,汇合为以李自成、张献忠等为首的几支强大农民军。战争由游击战流动作战转为运动战流动作战,并开始实施进攻战略:李自成三攻开封(今属河南)(参见开封之战),五歼明军,破襄阳(今属湖北襄樊),下西安(今西安市),建立了大顺政权。崇祯十七年攻占北京(今北京市),崇祯帝自杀,明亡。当年内,张献忠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福王朱由崧在南京(今南京市)建立弘光政权,史称南明。


  李自成在西安时,清睿亲王多尔衮曾企图与农民军联盟共击明朝,去信未获答复,后来改以农民军为主要敌人,率军10万向关内进军。此时大顺军已占领北京,吴三桂降而复叛,请借清军助其抗击大顺军。多尔衮兼程前进至山海关(今河北秦皇岛东北),与吴三桂军协同作战,大败进攻山海关之李自成军(参见山海关之战),并乘胜追击,占领北京,李自成退回西安。多尔衮采用先西北后东南的方针,集中兵力攻李自成,同时伪称愿与南明议和(参见清统一战争)。顺治二年(1665年)初,清军攻占潼关(今陕西潼关东北)(参见潼关之战),李白成放弃西安向河南、湖广转移。五月间在通山(今属湖北)被地方武装袭杀,大顺政权亡(参见清灭大顺之战),余部在李过等率领下与南明军联合,继续抗清。清军攻克潼关后,转用兵力于南明。顺治二、三年间,连续击灭弘光、隆武、鲁监国及绍武四个南明政权(参见清灭南明弘光政权之战、清灭南明鲁王政权之战、清灭南明隆武政权之战、清灭南明绍武、永历政权之战),占领了江浙闽粤,并进军四川,在西充(今属四川)击杀张献忠,大西政权亡(参见清灭大西之战)。余部在李定国、孙可望等率领下向南转移,以云贵为根据地继续抗清;与此同时,郑成功在东南沿海,以厦门等岛为根据地进行抗清(参见郑成功抗清之战)。后均汇合在永历政权下,成为南明抗清的两支主力军。在李定国、郑成功等顽强抗击下,清军多次受挫。顺治十年,清廷以降将洪承畴为五省经略,对南明暂取守势。南明军内讧,孙可望降清。清军乃于顺治十五年发动攻势(参见清平贵州之战、清平云南之战)。李定国败走云、缅边境。郑成功企图挽救西南危局反攻南京亦告失败。顺治十八年永历帝逃往缅甸,在清定西大将军吴三桂追击下,缅王俘永历帝献予清军。此时郑成功亦转兵东向,击降荷兰侵略军,收复台湾(参见郑成功收复台湾之战)。康熙元年(1662年),永历帝被杀,李定国、郑成功病死,南明灭亡。清王朝确立了对全国的统治。此后进入了以维护、巩固国家统一及反击外族入侵为主的战争时代。


  康熙十二年,平西王吴三桂据云、贵叛,靖南王耿精忠据福建、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据广东随之亦叛,史称“三藩之乱”(参见清平三藩之乱)。四川郑蛟麟、陕西提督王辅臣等起而响应,台湾郑经亦乘机进军福建。在叛军进攻下,清军节节败退。长江以南及川陕甘等省均为叛军控制。康熙帝玄烨采用剿抚兼施、以剿为主,先翦两翼,再全力攻吴的战略,至康熙十五年,王辅臣、耿精忠、尚之信先后降,郑经败退金门、厦门(今属福建),两翼瓦解。至康熙二十年,三藩之乱彻底平定。康熙二十二年,水师提督施琅进攻台湾,澎湖之战,郑军主力被歼,郑克塽降,统一台湾之战结束(参见清收复台湾之战)。


  清军入关忙于统一战争之际,沙俄侵占了中国北部要地雅克萨(今黑龙江漠河东、呼玛西北),并不断入侵黑龙江流域。统一台湾后,清军于康熙二十四年反攻雅克萨,沙俄军战败投降。清军撤走后,沙俄军复占雅克萨。次年,清军再次围攻雅克萨,在给予歼灭性打击后,签订了《尼布楚条约》,收复了雅克萨地区(参见雅克萨之战)。此时蒙古准噶尔部噶尔丹已与沙俄勾结,于康熙二十七年叛变,袭击正在抗击沙俄侵略的喀尔喀之土谢图汗部及车臣、札萨克等部。喀尔喀各部向清廷求援,噶尔丹不听清廷调停,并深入至漠南劫掠,迫近至距北京仅700里处。康熙帝派军讨之。战斗7年,在乌兰布通(今内蒙古翁牛特旗西南)、昭莫多(今蒙古乌兰巴托东南)等地痛歼叛军(参见乌兰布通之战、昭莫多之战),方于康熙三十六年平定。噶尔丹侄孙噶尔丹策零于雍正五年(1727年)复叛,不断袭击清军。八年袭科舍图,次年又败清军于和通泊(参见博克托岭、和通泊之战)。经多次作战,在额尔德尼昭之战中歼灭叛军主力后,噶尔丹策零于十二年请降(参见清平噶尔丹策零之战)。乾隆二十年(1755年),达瓦齐、阿睦尔撒纳及准噶尔其他各部再叛,清军两克伊犁(今新疆伊宁),连续进击,至乾隆二十二年全歼叛军,阿睦尔撒纳逃奔沙俄(参见清平阿睦尔撒纳之战)。历时70年之准噶尔贵族叛乱彻底失败,天山北路平定。平定阿睦尔撒纳期间,天山南路回部之大小和卓木、布拉尼敦和霍集占叛。清军转用兵力于南路,在库车(今属新疆)、黑水营等地(参见黑水营之战),重创叛军,其残部于乾隆二十四年被歼于叶什尔库尔诺尔,布拉尼敦及霍集占逃奔巴达克山,被巴达克山汗杀献于清军,天山南路亦平(参见清平天山南路之战)。从而结束了天山南北地区的分裂局面。


  乾隆初期,四川大金川藏民土司叛清,依山筑碉,据险固守,清军进攻屡次受挫。经4年战斗,清军改用迂回战术,避开碉堡,直攻其根据地,首领莎罗奔于乾隆十四年降(参见清平大金川之战)。乾隆三十六年,大、小金川复叛,败四川清军。清廷调集兵力,战斗5年,于乾隆四十一年完全平定(参见清再征金川之战)。稳定了中央政权对该地的统治秩序。乾隆后期,为保卫边疆,曾三攻缅甸(参见清平大金川之战)及反击廓尔喀(参见清反击廓尔喀人之战);为平定属国内讧,还曾进攻过安南。最后均因对方请和而恢复友好关系(参见清攻安南阮惠之战)。


  清廷确立全国统治权后,各族人民的反清作战一直未断。规模稍大者,有台湾汉族及高山族朱一贵、林爽文等起义(参见清平天地会之战),云南苗族禄万钟、禄万福等反清作战,甘肃回族苏四十三、田五等起义,贵、湘苗族石柳邓、石三保起义等。但均因力量悬殊,很快被清军镇压。嘉庆元年(1796年),又爆发了规模空前的白莲教起义,波及鄂、川、陕、甘、豫五省,历时9年。初期,各部分散作战,其中以王聪儿部襄阳义军最强,流动转战于五省间,嘉庆三年在郧西(今属湖北)被歼。中期,王三槐、徐天德等部四川义军成为反清主力。嘉庆五年后,清军采用建寨堡、组团练,坚壁清野,剿抚兼施方针,致义军兵源、粮源发生困难,仅能活动于陕鄂交界山区。在清军围剿、追击下,嘉庆九年完全失败。此次起义,动摇了清统治基础,清朝始趋衰微。嘉庆后期,又发生福建蔡牵海上武装集团及河南天理教教民反清作战。蔡军一度攻入台湾,天理教徒曾经袭击皇宫(参见天理教暴动),但先后均被清军击歼。嘉庆末年至道光前期,英国侵略者及浩罕支持的张格尔,在新疆发动叛乱,战斗11年,至道光十年(1830年)方完全平定(参见清平张格尔叛乱)。十九年(1839年)鸦片战争爆发,进入了以反抗外来侵略为主的近代战争时期。


  明朝建立至鸦片战争爆发的472年中,共发生较大的作战800余次。开始出现了反抗外来侵略的战争。除抗倭战争、反击沙俄、廓尔喀战争和郑成功驱逐荷兰殖民军、收复台湾的战争外,还曾抗击过葡萄牙、西班牙的侵扰。入明后,火器有较大发展,不仅种类增多,质量也有所提高。金属管形火器和反推火箭,发展尤快。火器迅速发展,逐渐取代了砲(抛石机)和弩。军队装备随之发生巨大变化。火器在军队中的比例,不断增大,明中期火器手即占到全员的一半以上。进而影响到军队的编制更新,炮兵地位提高,骑兵数量减少,出现了独立的炮兵和合成军编制以及辎重部队。战斗队形随之发生新的变化:由大单元的密集队形,变为小单元的疏散队形。戚继光所练新军(戚家军)最为典型,以队为基本建制单位,每队12人,基本队形为二路纵队的“鸳鸯阵”;战斗时,根据敌情、地形,可变为二等分的两路纵队并列的“两仪阵”,或变为近似二列横队的“小三才阵”及基本上为一列横队的“三才阵”。湘西苗族反清部队还创造了散开队形。进攻战斗中,出现了“低姿”、“跃进”的接敌运动动作,防御战斗中,出现了散兵坑和掩蔽部的雏形。发射火器时,出现了跪射及使用防护板等。火器的发展,还促进了战斗方式、指挥方式及战术的发展。过去的战斗,主要是格斗决定胜负,冲锋过程亦即战斗过程,中下级指挥官率部队冲锋。此时,火力战斗已成为战斗的首要阶段;指挥使用各种性能火器的兵种协同作战,成为指挥官的主要职责,仅仅身先士卒已难当重任。进攻时,首先充分发扬火力,再利用火力战果实施冲击的战术,防御时,诱敌至预定的火袋或火制地带实施火力突袭的战术,利用炽盛火力或地雷阵迟滞、阻止和杀伤敌人的战术等,均成为常用战法。防御体系强度、韧性因筑城技术的提高亦较前大为增加。另外,水(海)军的水上作战,亦由接舷战、撞击战为主,逐渐发展为在较远距离上进行火力战为主。明代是中国古代舰船和海军发展的鼎盛时期。舰船名目多达数十种。过去用于拍击敌船的拍竿已经消失,而改为多以战船本身犁沉敌船。战船上较普遍地装备了各种火器,使水军使用的兵器增多;还创制了专门火攻的火器战船——子母舟。在海防建设上亦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为防御倭寇对东南沿海的侵扰,明初即在北起辽东,南至海南的沿海构筑了较完备的海防工程设施,并以沿海卫所为基础建立了较完整的海防体系,加之实行“近海歼敌”的海防战略,因而有效地抵御了倭患。随后因朝廷腐败,海军减弱,海防废弛,致使倭寇入侵猖獗。戚继光等在此艰难的情况下,采用水陆协同、陆上歼敌为主的作战指导,增筑沿海据点,组建训练新军,实行灵活战法,保障了海防的巩固和战争的胜利。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风雨兼程,勇往直前,加油共勉之! 靓仔美女 未来属于你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