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下一主题 榆树
搜索

描写用语
描写用语: 自然世界 » 花草树木 » 兰竹
描写分类: 词组 短语赏析 
岁寒三友 翠竹亭亭 翠竹一片 绿竹婆娑 翠竹扶摇 翠竹成林 绿竹接天 新竹泛绿 竹影摇清 修竹繁密 竹影婆娑 松竹挺拔 枝条腾挪 青竹吐翠











瘦竹,它不似桃花那样妖媚迷人,也不似牡丹一身受宠无穷,它只是凭着那份绿那份对生命的执著,那份洁身自爱刚正不阿,挺立于苍茫大自然中,看它把春水叫寒,看它把绿叶催黄。


故乡的竹,满园满园地疯长,俨然一副无法无天的架势.修长的竹身,滴翠的竹叶,满地铺着黄叶,在阳光下,如碎银般闪亮。


两边的山上皆是翠竹,绿得新鲜而温柔,风萧萧的流过片片竹叶,想起卧虎藏龙中的竹林打斗。


竹子刚劲、清新、生意盎然。当春风还没有融尽残冬的余寒时,新笋就悄悄的在地下萌发了,春雨一下,它就破土而出,清风拂去层层笋衣,换上一身嫩绿的新装,活像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婷婷玉立在一片春光里。到了盛夏,它舒展开长臂,抖起一片浓郁的青纱,临风起舞,婀娜多姿。


竹,在土层、顽石的重压下破土而出;不怕狂风暴雨的侵袭,迎着阳光,向上,向上。它没有绚丽夺目的色彩,也没有婀娜多姿的体态,却是那样文静清雅,朴实无华,节节虚心,象征它有着谦虚的美德。


村头河畔,路边宅前,总能看到一丛丛、一片片的翠竹。它们,有的苍苍然,如同慈祥的老者,轻轻地拂着长髯;有的刚强雄健,伸着有力的长臂,好像山区的壮汉;有的鲜艳欲滴,如同素妆的少女,临风摇曳,婀娜多姿;有的刚泛出一层嫩绿,却又像一群天真质朴的小姑娘


杯形似竹,呈蛋青色。中间有三个节,还浮雕般的突出几片竹叶。


眼前出现了一片绿雾似的竹海,海中间,一条窄窄的石级山道,盘旋而上。


新竹是幼辈中的强者,静立一时,看看它往外钻,撑开根上的笋衣,周身兰芸芸的,还罩着一层白绒,出落在人间,多么清新


文竹是四季常绿植物,可是它的绿并不是四季一种绿:春天,它是新绿的,给人以清新自如的感觉;夏天,它是翠绿的,给人以生气勃勃的感觉;秋天,它是油绿的,给人以回归自然的感觉;冬天,它是苍绿的,给人以苍劲挺拔的感觉。


竹不开花。它没有牡丹的高贵,也没有君子兰的艳丽;它没有月季的引蝶浓香,也没有茉莉的诱人清香。竹朴素,不炫耀,不卖弄,因而不为人们所注意,在姹紫嫣红的春天,则更引不起人们的青睐。但它独特的美,却吸引了许多文人墨客,成为他们的爱物。著名“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不仅擅长画竹,在生活中还以竹自喻,他曾在《竹》一诗中写道:“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在这首诗中,郑板桥巧妙地抓住竹不开花这一特点,表白自己宁愿保持本色,也不愿钻营取宠的态度,这也是竹的品质的写照。


细雨滋润着竹林,像给每根竹子涂了一层油采,更添加了一层翠绿。


路边的一片翠竹刚泛出一层嫩绿,像一群天真质朴的小姑娘,站在你身旁,目不转睛地向你凝视。


清明节过后,竹地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接着,这些裂缝渐渐扩大,冒出了一个个像尖塔似的小脑袋,而且都戴着一顶顶黄色穗子的小帽子。它们,就是竹子后代——笋。


夏天,竹子拼命地吮吸着雨露,一个劲儿地生枝长叶,互相拥抱着,一兜竹子就像一把大罗伞。


我看到一片茫茫的竹林,被一场豪雨洗涤得凝碧流翠,绿生生的像一泓湖不向天边漫下去,染绿了风,染绿了雨,染绿了我的眼睛,染绿了我的心境。


竹竿笔直插云霄,竹根弯弯扎青山,任凭大风刮,暴雨打,毫不屈服,依旧稳稳地屹立在山坡上。


远看,那竹林绿得像一块无瑕的翡翠;近观,竹林又像一道绿色的屏障。


清风扫过,竹林轻轻摇曳,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像美妙的乐音盈盈飘来。


满山的翠竹,在风中摇曳,发出动听的声响,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演奏着一支深沉的乐曲。


这竹子一根根都一般粗细,一样长短,好像同年生的姐妹,修长、挺拔而又窈窕(yǎo tiǎo)俊美。


当夏日炎炎的午后,你走进那绿阴如盖的竹间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是一个清凉世界。


当春风还没有吹尽残冬余寒时,新笋悄悄地在地里萌发了。春雨一下,它就破土而出,活像一座座墨绿色的小塔。


春雨一下,鹅黄的春笋从土壤里钻出来,像一只只刚出壳的小鸡一样漂亮。


"沙沙沙","沙沙沙",小音乐家春雨姑娘在绿色的叶丛中弹奏着乐曲,并且低声呼唤着沉睡的笋芽:"笋芽儿,醒醒啊,春天来啦!"


春笋,一个个像尖锥似的,披着淡绿的嫩衣,在春风中微笑,在春雨中淋浴。


一串红的茎是碧绿的,像是哪个雕刻家用翡翠磨制出来的。它的叶子是椭圆形的。一朵朵小巧玲珑的红花像一个个小铃铛,仿佛你轻轻一碰,就会叮当作响。


一串红像是许多特制的冰糖葫芦插在那儿。


文竹,像松树那样四季长青,又像水仙那样温文尔雅。微风吹来,那交错层叠的枝叶婆娑起舞,好像碧绿的湖水泛起层层的涟漪。


多么美丽的文竹啊,像一座小小的绿喷泉。


文竹的样子很像松树,就好像是有人把松树变小栽到了花盆里。


毛竹也高,犹如苍天的长腿




春笋踏着杨梅雨的足迹,拔着节儿长


千千万万支竹笋,像伏下的奇兵,突兀而起。清幽幽的竹林中,软绵绵的腐叶里,崖壁的石缝中,都有冒尖的笋。有的调皮地躲藏在暗处,侧卧着身子,像是在洗耳聆听初春山泉朗朗的歌唱。有的性子急,仿佛是焦躁地期待了一个漫长的冬天,一听号令,猛地挺起身子,潇洒地沐浴在融融的阳光里。有的喜静,悄悄地守在野花如星的潺潺山涧。或者,默默地在一片浓浓淡淡的绿荫中侧目而立。有的爱闹,戏谑地挤成一团,仿佛是比试着个头的高低。笋是竹的童年。竹是美的,没有出土的笋则是沉默的。它深深扎根在浑厚的大地怀抱里,吮吸着泥土的乳汁,悄无声




一丛丛青翠的藤枝竹,竿细节长,密连成行,那么轻盈飘逸,又那么庄重质朴,犹如一群群绿色的天鹅,翩翩起舞。


重甸甸的积雪把竹竿子都压弯了,竹梢头连枝带叶,一顺溜地贴在山坡下面,像一群披头散发的野人。


人们似乎没有发现,苍茫的大山下面,数不清的笋,甘于冷清寂寞而又自强不息。它们不择地势,不分日夜,伴着质朴而坚韧的竹鞭,一点点地,一点点地,以惊人的毅力和钻劲,穿过粗砺的石隙,坚硬的冻土,盘根错节的树根,执著地积蓄着破土的力量。


一根根清修的翠竹,不管是风霜雨雪,不管是春夏秋冬,它们总是一套绿色的外装。在沙地黄色的衬托下,绿得像凝着一层油彩,使你怀疑它会不会连内心也是绿油油的。虽没有潇湘竹令人遐思的泪斑,也没有楠竹高大的躯体,可它们的绿啊,使你看了不由得想起"春天"两个字来,每一竿绿竹都以优娴的姿势立在沙地上或草丛中,显得那么潇洒。密密的枝叶平平地向四周伸展着,也许是嫌绿得还不够吧?却不知伸手向谁去索取?一蓬绿色的生命已经不平凡了,几百蓬这样的绿汇集在一起,世上还有什么颜色可与之相比呢?


竹子啊!它之所以要长得修长高飘,难道是为了让船夫们用肩头顶着它,去承受船载和逆流的重负么?它之所以要长得坚韧有力,难道是为了让船夫们被压成弯弯的一把弓么?它之所以要长得空心而有节,难道是为了显示自己有什么玄妙的性格么?都不是。这时我想到,它似乎只是为了让自己变成云梯,让翻了身的人民站在上面去剪彩云,摘星星,来装饰这些建筑物。竹子,过去同苦难的人民一起肩负着沉重的负担,而今天却支撑着,载负着人民去出色地完成新的历史使命。


一场春雨过后,竹林吮吸着滋润的甘露,孕育了好多"胖娃娃",它们探出了黄花花的小脑袋,向大地展示着自己旺盛的生命力。


春姑娘悄悄地来了,和煦的阳光从竹林的叶片枝杆中洒下了千丝万缕的金线,为竹林增添了生机。


一株株翠竹高耸挺拔,顶天立地,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它四季常青,象征着山区人民正直、质朴的品格和积极向上、艰苦奋斗的精神。


翠竹,你是那样的绿,绿得仿佛要流动;你是那样的茂盛,浓密的枝叶透不进一丝风;你是那样的挺拔,棵棵直指云霄。


太阳出来了,竹林绿色的缝隙中透进一道道金光,微风吹来,竹叶轻轻地摆动着,发出沙沙的响声,像是在向我点头微笑。


在我家后门的山上,有一大片青青的翠竹。夏日里,翠竹浓荫蔽日,一阵微风吹过,发出了"沙沙"的响声,好像一个个慈祥的老人发出的爽朗的笑声。竹林里的毛竹一棵棵高大挺拔,直插云霄;也有的刚出世不久,亭亭玉立;还有的纤细如针,别有一种风采。


早晨,乳白色的浓雾笼罩着大地。竹林也似乎浸在浓雾里了,碧绿的竹叶上挂满了露珠,只要轻轻一摇竹子,露珠就会"哗啦啦"地往下掉,落得我们满身湿漉漉的。一会儿,雾散了,阳光如利剑一样穿过竹梢,照射进竹林里。竹林热闹起来了,小鸟从这根竹子飞到了那根竹子,竹子便从睡梦中苏醒了,在阳光的照耀下展示自己那秀丽的"头发"。


清明过后,地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这些裂缝不知在什么时候渐渐地扩大了,于是冒出了一个像小尖塔的竹笋,而且都戴着一顶顶有黄穗的小帽子,它们就是竹子的后代--笋。笋,在春天温暖的怀抱里,迅速地往上长,听爸爸说,一个下雨的傍晚,笋能长高二尺多哩!


在这里,苍翠茂密的毛竹漫山遍野,山连着山,竹连着竹,无边无际。随着山势的起伏,恰如碧波万顷的绿色海洋,难怪人们早已把它形容成"竹海"了。"人山不见寺,深在万竹中,游人看不见,岗翠拔空蒙。"宋代高僧云庵禅师对宜兴毛竹的描写,多么贴切!毛竹浑身是宝,粗大的竹竿,是建筑、工艺品、乐器、多种用具和生活用具的材料。竹黄和竹壳还可造纸,竹笋味道鲜美,是蔬菜中的佳肴……


竹林中,一根根亭亭玉立的竹子,遮住了阳光,空气十分清新。人走进竹林仿佛到了"凉爽世界"。阵阵"丁冬"的溪水声,伴随着风吹竹叶"沙沙"的声音,奏成了一曲美妙而动听的歌曲。每天早晨,当熹微的曙光照射进竹林时,林子显得格外秀丽:小溪溅起的簇簇水花,在阳光下晶莹透亮;阵阵薄雾,似穿戴轻纱的仙女们在林中穿行。小山醒来了,打了几个哈欠,一阵凉风从浓荫深处吹来;露珠醒来了,在草叶上一个劲地眨巴亮晶晶的眼睛;鸟儿刚醒来了,蹦蹦跳跳地争着唱出黎明的第一支歌……


小溪畔,那一丛丛的尾竹,像绿色的彩笔,把天涂得瓦蓝瓦蓝的,把水染得碧绿碧绿的;院宅旁,那楚楚动人、身上泪痕斑斑的斑竹,结出一片片浓荫,掩映着座座竹舍;路径上,一簇簇的青竹,细长的竹枝,舞动的竹梢,像母亲慈祥的手,把青青的幼苗搂在怀里;山坡上,青碧如玉的翠竹,向荒山播撒出春意。可以说,行在故乡,亮在眼前的是竹,闪在身旁的是竹,竹乡的人们,祖祖辈辈与翠竹生活在一起。




春天,鹅黄的新笋从土壤里钻出来,像一只只刚出壳的小鸡一样漂亮,过三四个星期逐渐变成了一枝枝墨绿的新笋,接着变成嫩绿的新枝。那三四枝老竹围着新竹,像保护自己的儿女一样。






几场春雨过后,竹笋争先恐后地钻出了地面。新出土的竹笋有的是黑褐色,有的是嫩黄色。这些破土而出的竹笋,使足力气,直往上钻。每一次用力都留下一圈圆圆的印痕。那些老竹,主干的上部互生着一对对竹枝。这些竹枝互相交织,形成一张巨大的用竹枝竹叶编织成的绿网。整个竹林被这张"大网"笼罩着,人在竹林里,简直望不见天。




我赞美翠竹,是啊!"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竹就是这样,牢牢扎根在山上,小道旁。砍去了它的躯干,还有在地里的竹鞭,挖去了它的鞭,更有那深埋在地里的竹根。它是那么具有顽强生命力。当地上冒出小笋子,不论压在笋身上的东西有多大,多重,它都不屈服。难怪人们用"雨后春笋"来形容某种新事物的发展极快,生机勃勃。我看这一点也不过分。竹,它总是无忧无虑地生长着,从不要人给它修枝、施肥、浇水,但它仍是生气勃勃的。


竹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有的被用来做箭矢、编制竹器;有的用竹子作栋梁之材,修建房屋;还有的做竹笛、萧等乐器给人们以欢乐;还有的被当做燃料烧成灰,它却毫无怨言。




水面路边,草间石畔,斑竹横斜,箭竹摇曳;馨竹繁茂,毛竹高耸。       


风轻悠悠地吹拂着竹林,竹叶在微微地颤动着,真像一张张细长的嘴巴在喃喃细语。


那矮矮的寒竹,展开宽宽的碧叶,挺着淡紫的竹子,以蓊蓊郁郁的泼辣,默默地装扮着山的美姿。


一支支茁壮的新竹拔地而起,高高地向上伸挺,一派箭破云雨的昂然气概,细看那层层的竹节处,还没有消褪的白色霜衣,衬托着稚嫩的新绿,不由你不感到一股强劲的活力。


春雨一下,竹笋就破土而出,请春风拂出层层笋衣,换上一身嫩绿的新装,活像天真活泼的小姑娘,亭亭玉立在春光里。


鹅黄的新笋从土壤里钻出来,像一只刚出壳的小鸡一样漂亮。竹笋越长越高,尖尖的脑袋,像一把锥子要把蓝天顶破了似的。笋长大了,变成枝叶青翠的竹子


从远处看,一片郁郁苍苍、重重叠叠绝不到头。到近处看,有的峻峭挺拔,好似当年山头的岗哨。有的密密麻麻,好似埋伏在深坳里的一支奇兵;有的看来出世还不久,却也亭亭玉立,颇有一番神采。


我们走进树林,只见松树的叶子还是青青的,松枝上挂着许多松球,散发着阵阵清香。枫树的叶子开始落了,一片片红叶飘下来,就像飞舞的彩蝶。树上结了很多果实,圆圆的,带着许多刺,连松鼠也不敢碰一碰。


文竹那叶子一层层,一叠叠,层层叠叠,交织成薄薄的翠绿色的云片,向四周伸展着,显得那样悠然淡雅。


喷过水后的文竹,更是好看,晶莹的小水珠,点点滴滴附在茂密的绿叶上,阳光一照,像无数奇妙的珍珠在闪亮。


文竹那粗枝老叶,颜色偏深,宽大平坦,显得稳重、严肃。刚刚萌发出的柔枝嫩叶青翠欲滴,给人一种清新润泽的感觉。


我爱翠竹,总喜欢到竹林中去读书或玩耍。仲春的一个早晨,我又一次走进竹林,但见那参天的翠竹,巨人一般耸立着,枝叶搭着枝叶,携手并肩,共同沐浴着春天的阳光,吮吸着春天的朝露。一阵山风吹过,翠绿的枝叶便发出“沙沙”地的声响,伴着鸟儿的歌唱。我的目光绕过竹林,落在那片在晨风中微微摇曳着的美丽的花朵上,那一朵朵娇嫩的鲜花争芳斗艳,似乎在炫耀自己的美丽和芬芳,也似乎在向竹林投来轻蔑的目光。而那翠竹只是挺直身躯,指向蓝天,默默地向上努力生长着。我情不自禁地走进竹林,抚摸着那一株株朴实挺拔的翠竹,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一


满山的翠竹,在风中摇曳。发出动听的声响,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演奏着一支深沉的乐曲。


冬去春来,窗外的小竹园里蹦蹦破士钻出了几枝小笋,春雨一场,直往上蹿,春风一阵,一枝一叶乍开了。


文竹不像玫瑰那样绚丽多姿,也不像月季那样娇艳惹人,而是以它那绿色的美给人一种舒畅的感觉。


秋天,百花开始落叶了,而文竹还是那样绿茸茸的,那绿丛构成的叶子一片叠一片,形成了一块绿阴,让人感到清雅、文静。

成功就是日复一日那一点点小小努力的积累

返回顶部